•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08章 运筹,正面交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08章 运筹,正面交手

    作品:《官神

        说准备动手,其实是让李财源做好前期的所有准备工作,只等时机了。www.00ksw.org

        夏想了解到涂筠还没有离开京城,他也就暂时没有回郎市,继续在京城活动。

        从农业部出来之后,他又和易向师见了一面。说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和易向师交流了,不过易向师一向公务繁忙,夏想只在他的办公室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告辞而去。虽然时间不长,但也从侧面了解到了一些动向,比如美国处处设置壁垒,对中国的出口故意刁难,其实不过是一松一紧的打压手段而已,但偏偏不少人一听美国不满,就如临大敌,而且如果被家长训斥一样,急不可耐地听话并且坚定地服从。

        就连易向师也是感叹,一是中国的企业一盘散沙,稀土出口简直就是贱卖孙子后代的财富,还有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政绩,什么都敢卖,甚至连祖坟也要挖了,只要有钱赚就行,根本就是一群鼠目寸光之人。

        官员无能,就是百姓之不幸,国家之大不幸。

        随后,夏想又和陈风见了面。

        来京城不见陈风一面,让陈风知道了,肯定埋怨他。夏想约陈风一起吃晚饭,陈风愉快地答应了。晚间时分,两人在一家还算肃静的中等饭店吃饭,没有讲究派头去高档的喧嚣之地,以夏想和陈风之间的亲密关系,早就过了务虚的阶段了。

        陈风清瘦了一些,不过气色不错,一见面,他就哈哈大笑:“以前在燕市,我总觉得你太绵里藏针了一些,以柔克刚是不错,但适当的时候也要怒发冲冠才有威慑力,总是埋头下一盘大棋,不适当露露牙齿,别人可不都是唬大的……没想到,真有你的,还真有胆量,好样的,我就喜欢敢为天下先的年轻人。”

        一上来就被陈风一顿猛夸,夏想有点不意思了:“陈主任过奖了,我也是被逼无奈,是自卫反击战,也不是主动出击。”

        “呵呵,你可瞒不了我。”陈风拍拍夏想的肩膀,一脸爱惜和欣赏,“我了解你,勃然一怒之下,必有后招,否则你就不是夏想了。”

        别说,陈风还真是了解他,夏想就嘿嘿一笑:“陈主任在发改委的工作怎么样?有没有新的去向?”

        陈风摇摇头:“不呆上一年半载,没有可能外放,而且现在也没有合适的位置,不急,在地方上呆久了,在部委慢节奏的环境中休息一下,充充电,也是一种不错的生**验。倒是你,刚从下马区脱身,又到了郎市的险恶之地,还真是一刻也不得闲。不过你正年轻,年富力强,郎市,将是你奠定基础的地方。”

        陈风也能看出他在郎市是一步险棋,以陈风的眼光,肯定也有一些想法。不过夏想见陈风今天兴致很高,就不想再提郎市的麻烦之处,就说:“郎市的问题,不提也罢,今天和您见面,只叙旧,不谈现状。”

        陈风哈哈一笑:“我知道你想凭借自己的能力打开局面,我也相信你的本领,你不想让我为郎市的事情烦恼,是好意,不过我还有一句话要说,你不听也得听……”

        陈风有话要说,不管好话坏话,夏想必须洗耳恭听:“老领导有吩咐,我不听就要挨批评的。”

        “挨批评是好事,总比事后再吸取经验教训强。”陈风语重心长地说道,“郎市的局势,我也有一点不成熟的看法,艾成文和古向国都大有来历,你和他们之间能维持表面上的平衡还好,维持不了,一定要有十足的把握,否则,反受其害。”

        夏想小吃一惊:“艾成文和古向国的背后,到底站着谁?我听梅升平说过,古向国是一号首长亲点的后备干部,真有此事?”

        “真真假假,谁能说得清?”陈风摆摆手,“或许只是一号首长无意中夸过古向国一句,就被古向国或是他背后的势力用来当成迷雾阵来流传了,谁也不会当面去向一号首长问个清楚,一号首长也没空理会一些无聊的小事,专门澄清什么,所以,姑且听之而已。但我也听人说过,就算不是一号首长点名过古向国,也有一名巨头之一比较欣赏古向国,至于艾成文,倒听人说委员长比较看重他……”

        夏想的筷子就停在半空,落不下去也收不回来,就和他在郎市的处境一样。

        原以为他卡在涂筠和古向国之间,在市政府班子被人架空,现在才知道,他其实是卡在艾成文和古向国之间,不,或者说是卡在艾成文、古向国以及他的幕后推手之间,相当于三个巨头各有一人在郎市,就看谁的人更有能力争夺郎市的主动权!

        郎市,就是一座上有火药桶,下有地雷阵,中间还有机关枪的兵家必争之地,他向上容易被炸得粉身碎骨,向下会触动无数地雷,也是没有葬身之地,只走中间路线,还要防备突然走火的机关枪。

        “该怎么走,我想你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我就不多说了。反正还是一句老话,不怕碰撞,就怕不能一招制敌,在敌人非常强大的情况下,不能给对手留下一丝反击的机会。”陈风非常坚定地目光直视夏想,“从你敢当众废了哦呢陈的手下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你有雷厉风行的一面。”

        夏想不好意思地笑了:“这事您也知道了?”

        “燕市在京城的眼皮底下,郎市,就是京城的眼睫毛。”陈风也笑了。

        晚上,夏想住在了肖佳处,看了看圆嘟嘟如美玉一样的女儿,心中充满了幸福感。

        当然,更感到幸福的是肖佳。她初为人母,心中有了着落,尽管不是儿子让她小有失望,但女儿的漂亮出乎她的意外,更主要的是,女儿象爸爸多一些一点不假,眉眼之间,象极了夏想,就让她每次抱起女儿就想起是她和夏想的结晶,就让她感觉和夏想拥有了密不可分的联系。

        血脉,永生不变,无法割断,也只有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变成亲情之后,才更长久。

        丛枫儿和李沁见到夏想,两人都有些激动,尤其是李沁,许久不见夏想,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想念。又知道夏想在郎市步步危机,就有了要到郎市和夏想并肩作战的心思。她的血液中流动着好战的激情,一想起曾经和元明亮之间惊心动魄的过招,她就对现在太过平静的生活,提不起丝毫兴趣。

        丛枫儿比起以前温柔了许多,和肖佳相处久了,她也有了想过安稳生活的想法,主要也是她经历过起落,知道生活的艰辛和不易。

        李沁故意磨蹭着不走,乘机向夏想提出了要到郎市替肖佳开拓业务的想法,肖佳倒没有意见,笑意盈盈地看着夏想。夏想想了一想,也觉得李沁作为一大助力,在商业上的帮助也大有可为,就笑着说:“我倒是没有意见,就怕亚南有意见……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李沁和齐亚南已经订亲,齐东来对李沁非常满意,认为完全可以肩负起光大齐氏集团的重任。

        李沁轻描淡写地摇摇头:“30岁之前,不考虑结婚。现在正是经济蓬勃发展的大好时机,不能结婚嫁人,否则就不自由了。”

        夏想点头同意了:“我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去郎市可以,但要处理好和亚南之间的关系。”

        随后,说话间又无意中说到了白战墨到郎市又当了付家的马前卒。

        丛枫儿听了,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一定想办法再找到他的漏洞,让他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夏想笑笑,以为丛枫儿只是说说气话,却没有想到最终白战墨还是一头栽倒,再也没有翻身,而背后的推手,正是丛枫儿。

        第二天一早,夏想听到的消息是,涂筠已经返回郎市,他也就没再停留,也开车返回。到了市委才知道,和他自己开车回来不一样的是,古向国派人专门到京城接涂筠回来——和对他不管不问的态度一比,远近亲疏一目了然。

        不仅如此,古向国还对夏想损坏公车的行径,不轻不重地批评了两句:“夏想同志,你去一趟京城就让人砸了车,也太爱惹事生非了。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一名**员,是国家干部,不要做出有**份、有损郎市市委形象的事情出来。”

        尽管没有亲见涂筠是如何地向古向国解释,夏想却十分清楚,涂筠肯定添油加醋向古向国说了他的坏话,只凭古向国对涂筠的偏见,他就可以断定,两人之间的关系,还真是亲密无间。

        古向国给出的解释是,涂筠的车是出了车祸,而且她还因公负伤,值得表彰。而夏想的车被人砸烂,据说是因为和人抢道,他又没有司机随行,就应该提出批评。

        夏想也没有反驳,虚心地接受了批评。还好古向国也给他留了几分面子,没有提出连修车费用也让他自己出。

        该退一步时,就得退上一步,谁让古向国是市长?夏想迈着轻松的步伐回到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李财源和汤化来坐在一起,两人一脸喜色,正嘀咕个不停。

        一见夏想回来,两人一下站了起来,都一脸期待地看着夏想,等他发话。

        夏想愣了愣神,忽然笑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看着我做什么?不用工作了?”

        李财源和汤化来对视一眼,知道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如果时机成熟,夏想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两人就都会心地笑了。

        两天后,赵小峰再次现身郎市,此次他前来不是一人,还有一个随行者,名叫杨威。

        杨威是威峰农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33岁的他,一表人才,就是个子极高,猛一看,象一座灯塔一样。待人接物颇有素质,一番交谈下来,就赢得了夏想的好感。

        杨威是赵小峰的代言人的角色,今后,他将会代表赵小峰在郎市进行主要的商业活动,而赵小峰身为大型国企的负责人,不方便亲自出面。此次前来,他主要是将杨威介绍给夏想的意思,同时,也是再和王蔷薇见上一面。

        赵小峰引荐了杨威之后,就私下里和王蔷薇会面去了,夏想没有随行。不知何故,夏想对和王蔷薇见面,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总觉得哦呢陈在咄咄逼人的面孔之下,也有可以被他看穿的漏洞,而王蔷薇却在慢条斯理的举止背后,有一团让人无法看透的迷雾。

        现阶段他和她之间没有利益交汇,也没有利益冲突,唯一的连接点是赵小峰,如无必要,他还真不想和王蔷薇有交集,至少目前是。

        杨威受赵小峰所托,向夏想提出合作意见。夏想作为常务副市长,完全可以代表市政府和杨威进行商谈。

        有一点让夏想微感遗憾,赵小峰并没有接受他的建议和远景集团合作,还是独立前来投资,不过投资额追加到了8000万,高出农业部3000万投资数倍。

        夏想和杨威商谈之后,将杨威准备好的详细意向书收好,送走了杨威之后,他又给连若菡打了一个电话。当天下午,远景集团的代表闪连也带着投资意向书来到郎市,向夏想递交了投资报告。

        闪连是远景集团的副总,35岁的他一脸斯文,个子中等。可能是因为听到一些什么,他在夏想面前很拘谨,不敢坐不敢以投资商的口气说话,必恭必敬地微微弯着腰,夏想请他坐下,他也摆手连说不用。

        最后夏想见他实在放不开,也就没有勉强,让他将报告书留下,就让他先回去等候消息。

        现在夏想手中有了两张牌,就看怎么打了。

        12月的郎市,进入了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在夏想来到郎市一个月之时,郎市召开了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常委会,正式讨论转基因技术在郎市的推广是否可行的问题。

        在召开常委会之前,艾成文又例行召开了一次碰头会,会上还是没有达成任何共识,夏想和张樱籍反对,古向国和涂筠坚持支持,他还是模棱两可的态度,最后所有人一致同意提交到常委会讨论决定。

        一旦提交到常委会,就相当于最后的决战了,胜负,在此一举。

        常委会人人一脸肃穆,因为有关转基因推广的问题,在郎市已经引起了不小的波澜,甚至在座的不少人都知道,夏想和哦呢陈之间的正面冲突也是因此而起,因此今天的会议绝对不会轻松,唇枪舌剑一定少不了,说不定还有可能拍桌子骂娘——开会时骂娘也许还真是传统,自从某山会议上骂娘之后,书记办公室、常委会,甚至全体干部大会,都有不少骂娘的声音出现。

        习惯就好了,骂娘,也是民主的一种表现,谁说不是呢?不民主,别说骂娘了,骂街都说不定要枪毙你。

        艾成文坐在正中,抽起了烟,完全无视上方挂着的“禁止吸烟”的牌子,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艾书记一向自律,虽然烟瘾挺大,但很少在常委会上抽。一抽,就证明遇到难题了。

        还是天大的难题。

        古向国一脸轻松地坐在艾成文的旁边,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今天是他的必胜之局。涂筠也是精神饱满,虽然没有浓妆艳抹,但还是看出化了妆,甚至还画了眼影,和刘一琳的几乎看不出来的淡妆相比,她就显得有点浓艳,毕竟她比刘一琳大了几岁。

        艾成文掐了烟,看了众人一眼:“同志们都到齐了,下面开会。今天的主要议题是农业部试点推广新兴农业的投资问题,为了切实落实科技兴农的战略,农业部的专家经过考察得出的结论,郎市最适合科技兴农的试点推广,而且农业部的专项资金由3000万追加到了5000万,支持的力度很大。不过,夏想同志也提出了新的思路,下面就请古向国同志和夏想同志,分别就农业部的试点推广和观光农业的思路,做一下详细说明。”

        古向国冲艾成文微一点头,接过话题:“农业部看重了郎市的农业基础,要在郎市试点推广,是好事。虽然有人拿转基因技术的危害来危言耸听,但国家没有明令禁止转基因就自有国家的长远考虑,而且农业部的专家也大力支持推广,就证明转基因技术并非如媒体宣传的一样,是洪水猛兽,是遗害子孙后代的技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不少人抱着陈旧的思想不放,故意颠倒黑白,想阻止农业部专家来郎市的推广,不是出于公正的立场,而是因为个人的私愤,是因为他和农业部的白处长有过节,所以才会不遗余力地反对新兴农业的试点推广……”

        古向国兜头一盆脏水泼出,只浇得夏想浑身湿透。谁不知道他和白战墨曾经共事,曾经有过不可调和的矛盾?而古向国混淆视听,直接污蔑他是出于私愤才全力阻止转基因技术的推广,就让夏想也是怒火中烧,几乎压抑不住要拍案而起。

        不过忍了一忍,他还是纹丝不动地端坐在座位之上,冷眼旁观古向国的表现。逞一时口舌之快不算什么,最后谁胜谁负才是最重要的。

        众人的目光都向夏想投来,有疑问,有幸灾乐祸,有期待,也有安慰和鼓励。

        让众人都大吃一惊的是,夏想还没有开口反驳,吕一可却突然插话说道:“古市长,要就事论事,不要搞人身攻击。你再含沙射影的说话,别怪我跟你拍桌子!”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