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98章 私情,闲情谁共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98章 私情,闲情谁共

    作品:《官神

        夏想和李财源都一脸期待地看着汤化来。www.00ksw.org

        汤化来一脸汗水,一脸莫名的兴奋。他在市政府呆得久了,又在副秘书长的位置上晃荡了足够长的时间,已经消磨了激情,更没有了上进的梦想。不过跟了夏想之后才没几天,就陆续介入了一系列的重大事件之中,就让他感觉到了自己的重要性。

        就在刚才,又发现了一桩天大的秘闻,而且看样子,还有可能在市委掀起一场风暴。

        刺激,太刺激了。过瘾,太过瘾了。

        汤化来伸手接过李财源递来的毛巾,胡乱抹了一把脸,一脸惊喜和羡慕:“夏市长,杨彬和涂市长有奸情!”又摇了摇头,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没想到,没想到,涂市长的口味太重了,连司机都成了入幕之宾,我还以为她多有品味……”

        夏想伸手制止了汤化来的乱扯:“说正事,别评论。”

        汤化来见夏想一脸淡漠,就知道夏想不是听到别人丑闻就幸灾乐祸的性格,就急忙回到了正题上:“我悄悄跟着杨彬,一路来到了芙蓉酒店,好嘛,原来人家早在酒店有长年包房,房间号还挺好——818,结果我摸了上去之后,发现开门的人是涂市长,两个人还对了对眼神,杨彬进去之后,我站在门口听了半天,没有听清两个人说什么……”

        汤化来得出了结论太轻率了,只看到两个人进了房间就断定有奸情,完全是一厢情愿的猜测,虽然夏想清楚女性官员有男情人,不是什么稀奇之事,因为他就知道有一名女市长和司机有了奸情,后来实在无法忍受司机的无休止的索取,提出分手,结果被司机一怒之下杀死并且沉江。事后为了掩盖丑闻,以女市长公干突发病情死亡对外公布。

        但以他的直觉判断,涂筠和杨彬之间就算有奸情,也犯不着大白天就迫不及待地到房间中苟合,肯定另有隐情。

        又沉思片刻,想起了一点,有关涂筠和杨彬之间的“奸情”,他在昨天和吕一可吃饭之时,听吕一可半遮半露地提了几句,就差不多心里有了底。他也听了出来,涂筠和杨彬之间有比较隐蔽的关系,暗中有来往,但具体是一种什么关系,吕一可也是不甚清楚,只凭猜测而已。

        而且两人之间的事情,在市委知道的人也不多。吕一可之所以有所察觉,是因为他过人的嗅觉和直觉。

        毕竟是老纪委了。

        至于涂筠是古向国之间有没有男女关系,吕一可未提,夏想就更不愿意妄加猜测了。

        夏想不说话,汤化来和李财源就都一脸激动地看到他,等他指示。

        夏想忽然问道:“化来,你回来了时候,路上遇到了什么情况没有?”

        汤化来摇摇头:“没发现什么情况,怎么了,难道涂市长和杨彬之间是清白的友谊关系?”

        夏想没有回答汤化来的问题,对李财源说道:“财源,下楼暗中察看一下,看古市长的车是不是在?”

        李财源应了一声,急忙下楼,不多时回来:“古市长车不在,人也不在市委。”

        夏想又微一思忖,就有了决定:“化来,你现在再回酒店,藏在一边,别让任何人发现你,就一直等,看看到底有谁从房间中出来。”

        汤化来尽管心中有疑问,因为他一心认定就是两人通奸去了,难道秘密约会不是有奸情,而是坐而论道去了?就算论道,杨彬也得有那个学问才行。不过夏想有吩咐,他不好反驳,只好当即返回了芙蓉酒店。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门开了,还是杨彬。杨彬一脸激动,明显是经过运动之后的满足表情,还能有假?汤化来一边埋怨夏想又折腾他一趟,一边想到强势的涂市长和杨彬在床上能玩出什么花样,正胡思乱想时,杨彬下楼不过两分钟,门又开了,从里面又走出一人。

        只看了一眼,汤化来就惊讶得目瞪口呆,差点没有惊叫出声,太厉害了,夏市长的眼光太毒了,他怎么就猜到了古市长也在?

        出来的人,正是古向国!

        古向国在门口停留一下,朝里面说了一句什么,就又下楼而去。至此,汤化来不再想象里面有什么香艳的场景了,因为古向国、涂筠密会在一起不让人感到惊奇,惊奇的是,两位市长和一个司机三人在一起密谋,不管密谋的是什么,三人聚集在一起,本身就给人无限联想的可能。

        正当汤化来以为事情已经办完,正要悄无声息地离开时,又有一人从房间中出来,一看见此人,他更是瞪大了眼睛,接连揉了几次揉眼睛,将眼睛揉得生疼才看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错,在门口站立的人,正是哦呢陈!

        不是哦呢陈和瑞市长关系密切,和古市长关系一般吗?怎么今天的密会他也参加了,难道说他和古市长才是真正的盟友?

        乱套了,完全乱套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完全颠覆了汤化来对郎市现状的认知,让他第一次产生了昏眩之感。

        哦呢陈走后,最后才是涂筠从里面出来。尽管涂筠面色红润,一副似乎刚刚承受了雨露的样子,不过汤化来再也没有了任何胡思乱想的想法,因为他知道两位市长,一个地下组织部长,一个司机,四人会议,绝对没有任何香艳的场景,肯定是有什么重大的图谋。

        究竟是什么,他猜不到,也不再乱猜,而是急急赶回了市委。夏市长太厉害了,经此一事,汤化来对夏想的判断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汤化来一到市委,就急忙向夏想汇报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他看向夏想的时候的眼神,全是敬佩和仰视。

        李财源一听,也是对夏想的判断力无比叹服,厉害,还真是跟对人,料事如神的领导才能在复杂的郎市的政治环境之下,立于不败之地。

        夏想听了,也是心中一沉,哦呢陈的出现也在他的意料之外,同时让他感到疑惑不解的是,难道哦呢陈一方面尊瑞根为天字第一号贵宾,一边对外制造他和瑞根关系最密切的假象,但实际上,他和古向国才是最大的同盟?

        哦呢陈复杂的背景和关系网,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弄得清楚,眼下没有时间去管哦呢陈的问题了,因为眼下以转基因为由头,一场恶战将起,他也要以此为契机,打响在郎市的第一枪。

        如果时间允许,直觉告诉夏想,涂筠身后的事情一定很多,可以深挖,深挖下去,或许可以连带打击到古向国的威望,但现在正处在转基因推广的节骨眼上,没有充裕的时间用来长远布局。

        涂筠是急先锋,如果能此时打倒涂筠,支持派的实力肯定会大减!涂筠和杨彬之间有没有奸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捕风捉影的事情也可以用来作文章,文章做足了,就会收到出人意料的声东击西的效果。

        等不及了,在郎市的第一次出手,先拿涂筠开刀了!

        夏想看了李财源和汤化来一眼,他现在的班底和下马区相比,不可同日而语,简直可怜得拿不出手。是该重建班底站稳脚根的时候了,而且接下来还有一场恶战要打,还有可能会有黑恶势力介入,不得不防,他心中就有了计较。

        夏想看向了李财源:“财源,你是怎么怀疑到肇事司机就是杨彬的?”

        李财源说:“一是时间上的巧合,乐雪刚出车祸不久,杨彬就被瑞市长开除了,而且还是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二是我又查了一查,杨彬表面被开除了,实际还工资照拿,福利照发,就是不上班而已,对外宣布是除名了,其实不是。三是我暗中了解到,杨彬被开除之后,一直在郎市住着,没有回老家,而且他自己还有一辆车,没事的时候,天天开着乱晃。当然以上只是我的猜测,没有证据,不过我不会放弃,一定要查到真凶。”

        夏想点了点头,对李财源的说法不置可否,却问了一句:“你上次的作风风波的真相,有没有对化来说?”

        李财源一下明白了什么,冲夏想一点头:“我一会儿就和秘书长好好聊聊。”

        见李财源明白了他的意思,夏想欣慰地一笑,转身进了里间的办公室。具体下一步如何操作,有具体经验的李财源心里有数,交给他去办,夏想百分之百放心。

        夏想在办公室思索了片刻,正要打出一个电话,手机意外响了,是郎市的号码。他在手机很私人,来郎市之后,并没有对外公布,知道他手机号码的人寥寥无几,会是谁?

        接听之后,是一个软绵绵又十分甘甜的女声:“夏市长,不知道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请您喝茶……”

        喝茶?喝哪门子闲茶?光听声音夏想听不出是金茉莉还是银茉莉,但能知道对方是茉莉其一,美人相约,既非吃饭,又非有事,而是闲情雅致的喝茶,个中意味,耐人寻味。

        哦呢陈要对他出手了?

        “你是……”夏想没有一口回绝,想再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郎市,有什么好的茶楼吗?”

        “我是金茉莉。”金茉莉也没有故意隐瞒身份,在夏想面前,小聪明要不得,“爸爸新开了一家茶楼,名字叫内阁楼,明天试营业,只邀请了三五个人来品茶谈话,就由我出面特意邀请夏市长,您可一定要赏光,否则爸爸非骂哭我不可。”

        内阁楼,很霸气的名字,意思就是执掌郎市的内阁大臣才有资格去了?

        金茉莉的声音娇艳欲滴,如风吹松林,只闻其声就足矣赏心悦耳了。

        世间美人不少,但人美同时又声美者不多,金茉莉两者全占,又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妹妹,人间尤物,概莫能出其上。

        去,还是不去,是一个问题。夏想清楚,如果不去,哦呢陈还会无所不用其极要将他攻克,当然他更清楚,表面上由金茉莉出面似乎是美人计的路数,实际上,以他对金银茉莉的观察,两美并非放浪之辈,只不过是充分利用女人的优势,再挑逗男人的幻想,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男人在财色一关面前,能从容过关者,寥寥无几。

        去也无妨,夏想一瞬间拿定了主意:“好,明天晚上正好有空,我就发发雅兴,去品茶会友。”

        “那小女子就恭候夏市长大驾了。”金茉莉的笑声从话筒的一端传来,声音欢快而轻灵,显然很开心,“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夏市长如果爽约,我到您的办公室去哭鼻子。”

        美人撒娇,男人骄傲,夏想却没有一点即将和美人相约的期待,反而心中隐隐有所担忧。哦呢陈在郎市无往而不利,所仗势的无非是一双如花似玉的女儿,以及他的黑道背景和地下组织部长的掌控力,想来他摆平每一个人的时候,都是三部曲。

        金银茉莉出面邀请,是礼遇,也是第一关。以黑恶势力人身威胁,是第二关。再以政治上的角力压迫对方就范,是第三关。

        一般而言,大部分人连第一关都过不去。但实际上对夏想来说,他已经和哦呢陈的手下过过招了,也在他的利益诱惑之下,没有退让,政治上的角力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已经有过一次交手,但想在政治上将他打垮,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因此对哦呢陈来说,不管是想让自己为他所用,还是想让自己和他成为同盟,又或者是为了眼前的转基因技术的推广,他现在应该加紧了对自己的收网,情急之下,有可能几种方法一起用上。

        夏想敲了敲了额头,都是白战墨,不,准确地讲是付先锋急于来郎市推广转基因技术,在他还没有完全站稳脚根之时,就不得不被迫仓促迎战了。

        还好,他也不是一点准备没有。

        夏想一个电话打到了燕市:“萧伍,准备找几个可靠的兄弟,今天晚上之前,来到郎市。”

        萧伍对夏想孤身一人前来郎市,十分不放心,早就想随同夏想一起前来,但夏想没有同意,他也没有办法。一听夏想召唤,立刻大喜:“是,领导,马上动身。”

        下午召开政府常务会议,并没有讨论转基因技术推广的问题,会议要求,认清形势增强做好经济工作责任感,抓好项目建设大力培育新的增长点。

        会议由市长古向国主持并讲话,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夏想,市委常委、副市长涂筠,副市长邵丁、赵新树、焦标出席会议。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廖建宏、任宾,市政协副主席李平克列席会议。

        会议指出,“边整合、边利用、边上项目、边见效”的原则,加大力度,加快速度,全面实施土地资源整合,达到土地资源要利用好、项目好、质量好、效益好的目标。做好农业产业化的前期工作,加快印刷业的资源整合,做好开发区的“占住”漆涂料有限公司的招聘和扩建工作,并且要尽可能降低广告事件对占住漆的负面影响。

        占住漆涂料有限公司是中日合资公司,是郎市最大的一家合资公司,负责华北地区和东北地区的生产和销售。

        对于占住漆,夏想印象深刻,在其他众多品牌没有兴起之前,占住漆曾经在国内兴盛一时,占领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市场。但后来随后国有品牌的兴起,占住漆的市场份额也逐年下降。

        占住漆广告事件,缘于占住漆在某杂志刊登的一则广告作品,画面上有一个中国古典式的亭子,亭子的两根立柱各盘着一条龙,左立柱色彩黯淡,但龙紧紧攀附在柱子上。右立柱色彩光鲜,龙却跌落到地上。

        画面旁附有对作品的介绍,右立柱因为涂抹了占住漆,把盘龙都滑了下来。广告登出之后,经网络传播,几天内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一段时间内成为各大论坛上的热门话题。因为滑落盘龙的创意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归根结底,是因为占住漆是日本漆。

        广告事件对郎市占住漆公司也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因为郎市有一座京东大学城,大学城学子众多,义愤之下,差点引发**。

        不管是谁在位,最怕的就是**,尤其是学生容易受到煽动,因此处理占住漆事件也是重中之重,而且又容易引发中日友好的争论。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处理,现在基本上事件已经得到了控制,正在平息之中。

        占住漆事件得到了平息,但大学城的前景还是郎市的一块心病。

        大学城始建于1999年,在2004年以前一直处于高速发展时期,但到了2004年之后,原开发商京城外企集团出现了资金链的断裂问题,因此,在04年5月,由郎市市政府接手大学城的开发,一直到现在为止,一年多过去,并没有什么进展,还是没有找到新的投资,目前大学城的后继项目,全部处在停工状态。

        夏想分管行政教育,大学城项目,也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但和邵丁分管的城建有交叉,基本上审批项目一块儿归他,寻找投资,就是邵丁的份内工作了。今天的会议的议题,重点落在了大学城上面,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涂筠又挑起了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