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78章 排名,台前台后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78章 排名,台前台后

    作品:《官神

        郎市市委连同夏想在内,一共13名常委,组织部长位高权重,在市委的排名很靠前,却只被哦呢陈排到了第8名,基本上算是末流了,可见在哦呢陈的心目当中,刘一琳并无大用。www.00ksw.org

        刘一琳并未因为被哦呢陈看轻而流露出不满之意,神色之间还是淡淡的表情。她不管是言行还是举止,都有一种非常轻柔优美的意态,轻而慢,柔而缓,仿佛是万事不过心的超然。其实夏想也知道,刘一琳在超然的外表之下,有一颗不甘落于人后的上进心。

        从她刻意和梅升平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又非常小心地迎合梅升平的所好就可以看出,刘一琳,既是有心人,又有自尊心。

        “也不知上任常务副市长,在哦呢陈的惊仙居,排到第几号?”夏想饶有兴趣地一问。

        “您绝对猜不到。”刘一琳俏皮地一笑,没有直接回答夏想的问题,而是先招呼服务员上菜。

        上任常务副市长瑞根,因为年龄到点退下,夏想才得以接任。因为是顺利退下,并非调走或升迁,夏想也就没有太在意瑞根的简历。

        “是猜不到,按说以常务副市长的权限,在哦呢陈的惊仙居,应该不会排到前面,估计也就是8名开外了。”夏想随口一说。

        “呵呵,就说您猜不到。”刘一琳开心地笑了起来,30多岁的女人正是最成熟的季节,因为有知性美的缘故,她属于越来越耐看的类型。尤其是她明媚却爽真的笑容,直晃人眼。看多了,让夏想也感觉有些吃不消。

        官场之上,女性高官不多,漂亮的女性高官就更少了。刘一琳的漂亮属于端庄明媚的类型,能年纪轻轻就坐到了市委组织部长的位置,也不简单,肯定有强有力的后台。

        “到底多少?”梅升平也被吊起了胃口。

        “第一!”刘一琳语出惊人。

        夏想和梅升平对视一眼,都对对方眼中看出了惊愕之意。果然,怪不得要让夏想接任常务副市长,原来还有这个原因在内。这么说,夏想接替瑞根担任常务副市长,还真是一着妙棋。

        是呀,对别人来说是妙棋。对夏想来说,他就是至关重要的一枚棋子了。看来,他和哦呢陈之间,是必然要有交道可打了。严格说起来,其实他和哦呢陈之间,因为上次冲突,已经间接地过了一招了。

        直到此时,因为惊仙居的排名问题,夏想才意识到,他疏忽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就是瑞根的为人。回头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瑞根其人,从而可以更好地从侧面了解一下哦呢陈其人其事。

        饭局进行的时间不长,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不得不说,惊仙居的饭菜的水平确实不错,和一向以爱吃爱玩出名的燕市的饭店相比,也不相上下。饭后,几人下楼,路过楼梯的时候,夏想发现了异常。

        “怪事,从外面看惊仙居只有两层,这里却有楼梯通到楼上,看来还有第三层了。”作为设计人员出身的他,自然清楚个中设计的巧妙,他只是惊讶的是哦呢陈此人做事,还真有心机。

        “楼上是前三号的雅间,您的前任的房间,在左首第一个,要不要上去看看?”刘一琳眉毛一扬,也不知是故意刺激夏想,还是无意一说。

        刘一琳的用意夏想懒得去猜测,他倒还真想上去看个究竟,就一摆手:“请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梅升平一摆手:“我和一琳到楼下等你好了。”

        夏想到了楼上,发现楼上的一层面积倒是不小,只是布局大不一样。向左首一看,最里面有一处不显眼的房间,走近一看,果然下面写着一个大大的“1”字。

        不过让夏想惊奇的是,房间内竟然有人。

        瑞根退下之后,难道1字号的雅间还特意给他保留?官场上向来人走茶凉,莫非是哦呢陈和瑞根交情莫逆?

        不过随即一听,里面传出的却是女子的笑声,而且听声音还是两人,夏想摇头一笑,非礼勿视,还是不要再多看一眼,省得多事。

        转身要走,不想里面的人倒是机灵,听到了外面有声音,拉开了门,就惊讶地叫了一声:“怎么是你?”

        开门者正是陈茉,也就是金茉莉。夏想是从她身穿金色衣服上猜到她是姐姐的。

        “哦,在楼下吃饭,无意中走错了路,就来到了上面,抱歉,打扰了。”夏想歉意地一笑,转身要走。

        “请等一下。”银茉莉从里面出来,和上两次见面不同的是,她依然是一脸冰冷,不过因为灯光的缘故,打在她如花的脸庞之上,让她多了一丝冷美人的感觉。

        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冷美人,银茉莉之冷,既非拒人于千里之外,又不是高高在上的孤傲,而是一种冷峻,让人一见之下,不敢心生一点不安分的想法。

        “请问,您是不是新上任的常务副市长?”银茉莉问得很直接,一双美目目不转睛地看着夏想,有好奇,有疑问。

        金茉莉也和银茉莉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看着夏想,不过她的双眼之间,更多了一丝探究的目光。

        面对一个美女时,一般人或许还能镇定。面对两个美女时,就会感到有一点点的压力。面对两个一模一样的美女时,基本上任谁都会有点心里紧张。

        说实话,夏想也有一点,他微一迟疑,呵呵一笑:“明天新任常务副市长上任,到时你们就知道了。”他摆摆手,一转手,“再见。”

        走得很干脆,毫不犹豫,就让金银两茉莉对视一眼,一脸惊讶。

        金茉莉抢先一步,伸开双臂拦住夏想去路:“请等一下,夏……夏市长!”因为在室里的原因,她穿了紧身毛衣,伸展双臂之时,胸前两处高耸之处,傲然而立。而且她走得过急,离夏想近在咫尺,还好夏想收脚及时,否则一下就扑入了她的怀中。

        金茉莉注意到了夏想为了防止扑入她的怀中,硬生生收住了脚步,不由嘴角一翘,冲银茉莉使了个眼色。也不知道两人之间有什么秘密,反正银茉莉不服气地瞪了金茉莉一眼,一转身进了房间,不再出来。

        “夏市长,今天的事情太对不起了,是他们不会办事,冲撞了您,我向您赔礼道歉了。刚才我和妹妹在整理房间,亲自腾起房间来让您使用,算是一点小小的诚意。”

        小小的诚意?夏想吃惊不小,还未上任,就已经给他准备了天字第一字号房间,可是一份大礼,足够让他心惊肉跳的厚礼。

        天字第一号……对他目前的处境来说,可不是什么雅间,而是牢房。就算里面布置得再豪华再舒适,他也不敢迈着施施然的步子进去。哦呢陈敢抬举他,敢送他,他却不敢接下烫手山芋。

        不说此举是不是哦呢陈的试探之意,就是还未见面的郎市市委的一班人,艾成文和古向国对待哦呢陈是什么态度,他还一无所知,还有两人和哦呢陈之间又有什么关系,他也是不甚清楚。

        说实话,更不清楚哦呢陈此举是不是得自于谁的授意?

        既有美色,又有盛情款待,还有一份厚礼和名望,哦呢陈果然有一套。他的两个女儿如果充当他冲锋陷阵的排头兵的话,肯定会无往而不利,任何男人在金银茉莉面前,没有抵挡之力。双姝只需要一个暗示,一个眼神,绝大多数男人就会败阵。

        杀伤力太惊人了。

        “多谢盛情厚意,我刚来郎市,连住的地方还没有着落,吃饭的地方,就等等再说好了。”夏想的拒绝也挺有意思。

        金茉莉眼睛转了一转,又说:“每个市委领导在凯撒大酒店都有包间,您也有,您的房间号是……”她歪头想了一想,眼睛大又亮,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别说,她的样子既俏皮又妩媚,有少女的纯真却又有成熟的风情,果然是尤物,“对了,是8527房间。”

        夏想暗暗摇头,哦呢陈的功课做得很足,8527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房间号,5月27日是他的生日,真是细心到家了。

        “既然来到了郎市,吃住方面怎么还能让您操心?再说老贼无意中冲撞了您,就得向您表示一下歉意,要不,显得我们郎市人太不热情好客了。夏市长,您可不能拒绝我,要不,爸爸会骂我的。”金茉莉噘着小嘴,一脸委屈,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眼见就要快哭的样子。

        入戏很快,演技高超,不是一般人,夏想初步给金茉莉下了一个结论,然后就又笑了:“没关系,你爸爸通情达理,才不会骂你。如果他对你不满意,让他直接来找我,我来给他解释。”

        说完,夏想也不再给金茉莉表演的机会,转身下楼而去,头也没回。

        金茉莉咬着嘴唇,望着夏想离去的背影,眼中流露出复杂和愤愤的目光。

        夏想和梅升平、刘一琳走出惊仙居的大门时,身后的天字第一号房间之内,金茉莉和银茉莉分站在一人的两旁,目送着夏想几人离去。

        此人生得高大威武,但面相却十分白净,虽然50多岁的年纪,但保养得极好,乍一看好象不过40岁开外。如果只看面相的话,他倒是生得一副好官相,鼻直口方,相貌堂堂,怪不得会生了一对绝色的女儿。

        只是一双眼睛给人的感觉阴冷了一些,如果他的眼睛再多一些柔和和温情的话,任何人初见他之下,肯定会对他产生好感。

        不得不说,倒退20年的话,他绝对是一个英俊的男人。

        “爸,夏想不出所料,拒绝了我们的好意。”金茉莉紧盯着夏想的背影,似乎要从他身上发现什么秘密一样。

        “男人都一个德性,不贪财不好色的男人,我还真没有见过。夏想不过会装腔作势罢了,等着看,他早晚会上钩。”银茉莉也在盯着夏想的背影,不过她的目光不是在探究什么,而是隐隐有不平之意。

        “有人脸厚心黑,要钱要女人,都是直接开口,没有一点顾虑。有人在意名声,半推半就。还有的人,要的不是金钱和女人,而是有更大的胃口……”不用说,位于金银茉莉中间的人,正是郎市地下组织部长哦呢陈了。

        不过在他和女儿说话时,不见有一点口吃,而且话还说得很流利,就是语速慢了一些。

        “男人一生追求的,不就是财和色,还能有什么?”金茉莉好奇地问,她睁大眼睛微张小嘴的样子,绝对是迷死人不管偿命的致命诱惑。特别是好看的嘴唇微微鼓起,红润且饱满,再配合她略带夸张的神态,大部分男人对她的近乎萝莉一样的魔鬼面孔没有任何抵挡之力。

        尤其是当她以近乎纯真的嗓音说出问题之时,整个人就犹如一盘色香味俱佳的大餐,让人垂涎三尺。

        哦呢陈先没有回答她的疑问,而是爱抚地摸了一下她的头,叹息一声:“你呀你,都多大的人了,不要再装小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你说话的腔调对外面的坏男人有多大的杀伤力?”

        金茉莉一吐舌头:“我又不是故意装,我就这个样子,有什么办法?再说女人长得漂亮,不就是希望有更多的男人欣赏吗?”

        哦呢陈摇摇头,不再和金茉莉讨论这个永远也说不清的话题,而是回到了刚才的问题之上:“说男人一生追求的是财和色也不假,但一个人到了一定的境界,财和色唾手可得的时候,就会有更高的境界和追求了。夏想……不简单,还不到30岁就是常务副市长了。”

        银茉莉哼了一声:“哼,爸,在你眼中,好象哪一个人都不简单,最后还不是都被你打败了。”

        哦呢陈哈哈一笑:“我能有今天,最大的优点就是,尊重每一个朋友和对手,学习他们的优点,再放大他们的缺点,所以才一直立于不败之地。”

        “那今天和梅部长的冲突,怎么解决?”银茉莉似乎最关心政治问题,和金茉莉的着眼点不同,她早就收回了看向窗外的目光,而金茉莉的目光,还追随着夏想几人,眼神中明显流露出好奇和调皮。

        “什么冲突?哪里有冲突?”哦呢陈摆摆手,哈哈一笑,“梅部长明天就会离开郎市,夏市长嘛……我猜他也会一不小心就忘了还有冲突这码事。”

        银茉莉点点头,觉得哪里有点不妥,却又没有反驳,而是伸手一推金茉莉:“姐,别花痴了,人都走远了,还看。再说,人家夏想早就结婚了……”

        “他结婚了关我什么事,我看他又关你什么事?真是淡吃萝卜闲操心!”金茉莉很不满地瞪了银茉莉一眼,“还有,就算他结婚了又能怎么样,我喜欢的东西,就算别人先占了,也一样要抢回来。”

        “看,说你花痴了你还不承认,夏想娶的可是副省长的女儿,你可比不了人家。”银茉莉用手刮脸羞金茉莉。

        “副省长女儿怎么了?哼,既没有我貌美如花,又没有我柔情似水!谁娶了我是谁天大的福气,因为还有一个和我一样漂亮的小姨子免费奉送!”金茉莉嘻嘻一笑,去挠银茉莉的痒。

        银茉莉大羞:“去,撕不烂你的嘴!谁跟你一样见了男人就喜欢,我就不嫁人,就伺候爸爸一辈子!”

        两人嬉笑着闹成一团。

        哦呢陈看着一对如花似玉的女儿,如两朵美不胜收的茉莉花,焕发出夺人的光芒,不由笑着摇了摇头。一双女儿,是他最大的幸福,也是他最大的牵挂。别人可以动他的产业,可以分他的利益,但绝对不能动他的女儿一根汗毛,谁敢动,他就会让谁付出足够惨痛的代价!

        对于夏想,哦呢陈好奇多过敬畏,他并不认为夏想一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来到郎市能有什么作为,尽管夏想30不到就是副厅级干部了,但在他看来也是因为夏想在燕市有关系网的缘故,而燕市又是省会,所以有了便利条件。

        来了郎市就不同了,天高皇帝远,要凭真本事了……第二天上午11点多,郎市市委大院打扫得干干净净,布置得庄严而肃穆,大门大开,以市委书记艾成文、古向国为首的市委市政府班子全体成员,以及人大、政协的主要负责人,四套班子全部到齐,站在门口等候夏想的到来。

        当然,如果仅仅是为了迎接夏想,郎市市委也不会净水泼街,甚至连门口的花草都全部焕然一新,只因为送夏想上任的人来头太大,堂堂的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亲临郎市,郎市再托大,再自恃有京城后台,官场上的规矩也必须遵守。

        艾成文和古向国站在最前面,两人不时小声说上几句,再焦急地看两眼手表,通知说,11点20分会赶到,现在都11点30分了,怎么还没有人影?

        又等了十几分钟,还是不见人影,艾成文刚要问个究竟,他的秘书张尧急急跑了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艾成文顿时脸色一变:“怎么能这样?简直是胡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