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65章 何去何从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65章 何去何从

    作品:《官神

        v原来还是有埋伏,果然不是梅升平一个人,夏想哑然失笑。www.00ksw.org他也懒得开口去问还有谁来,忽然又觉得鱼杆一沉,又一条鱼儿上钩了。

        梅升平大为懊恼:“怎么回事?你今天运气太好了,鱼儿都主动向你手里跑……”

        夏想一笑置之,钓鱼运气不算个事,关键是去什么地方上任运气好才管用。正寻思时,忽然听到了一阵汽车的鸣响,抬头一看,一辆汽车稳稳地停在了他的车旁。

        人来了,是谁呢……梅升平起身相迎,夏想也紧跟着站了起来。值得梅升平亲自迎接的人,肯定来头不小。

        车是京城牌照的汽车,还没有走到跟前,车门打开,从里面跑出一个粉嘟嘟的小人儿,她穿着粉红裙子,又蹦又跳地来到夏想面前,一下就扑入了夏想怀中:“爸爸,亭亭想死你了。”

        原来是梅亭。

        夏想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惊动了梅升平亲自迎接,却原来是梅亭。既然梅亭现身,不用说,车中还有梅晓琳。

        梅晓琳穿了一身蓝裙子——她喜欢深蓝色,而蓝袜喜欢天蓝色,两人都钟爱蓝色,性情上却差了太多——她依然是短发,和以前相比,不胖不瘦,容颜没有清减也没有丰腴,恍惚间,仿佛时光流转,夏想一下想起了当年他和梅晓琳一起工作的岁月,似乎时间未曾流逝一样,梅晓琳还是当年的梅晓琳,不来不去,依然在原地站立。

        只是他也知道,时光流失不可挽回,他和梅晓琳之间,因为有了一个新生命的缘故,再也回不到了从前了。

        夏想也没有想到会是梅晓琳来,他笑了一笑:“欢迎梅处长来燕市视察工作,在梅部长的领导下,燕市的各大鱼塘发展态势良好,前景广阔,许多鱼儿都纷纷浮出水面,对梅部长的工作表示了感谢……”

        “噗哧”一声,梅晓琳被夏想逗乐了:“你也是一方父母官了,区委一把手,还乱说一通。”

        梅升平对夏想和梅晓琳之间的互动大感欣慰,呵呵一笑:“别站着说话了,走,继续钓鱼。”

        也不知梅升平为什么非要安排一个钓鱼的会面,夏想暗笑,也不多问,他抱着梅亭,和梅升平、梅晓琳又重新回到了鱼塘边上,坐下之后,夏想就没再钓鱼,而是抱着梅亭。

        梅晓琳此次前来,肯定有事情,他就等梅晓琳开口。

        果然,梅晓琳看了梅升平一眼,见梅升平专心致志地钓鱼,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就知道他任务完成,她的事情就只能由她来开口了,就迟疑片刻,还是大着胆子说道:“夏想,我要和郑书记一起到湘江省了……”

        “嗯?”夏想微微有点惊讶,记忆中,后世郑盛要到明年9月才到湘江省上任,看来时空偏差之下,郑盛要提前上任了。

        郑盛在团中央呆了将近10年,可谓基础扎实,资历厚实,前往湘江省履新也不算突兀。也许和四大家族势力的进一步壮大有关,团系也加紧了布局。

        梅晓琳成功赢得了郑盛的信任,随他前往湘江,也是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夏想惊讶过后,就笑着表示了祝贺。

        “郑书记应该是副书记、省长,你过去的话,会进省政府办公厅?”梅晓琳正处的年头不少了,资历也够了,她实际上比他资历还老,现在升副厅,也到时候了。

        “你可猜得真准。”梅晓琳开心地笑了,她现在比以前开朗了不少,因为有了人生目标,一是带好梅亭,二是当好官,当大官,所以也就有了上进心,“不出意外的话,就是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了,终于算是迈进了副厅,和你平级了。”

        梅晓琳比夏想大两岁,如果不是因为生梅亭耽误了仕途,现在早就是地级市副市长了,顺利的话,有可能是市委副书记了,应该比夏想早一步迈进副厅。

        “还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梅晓琳忽然紧张起来,双手交叉在一起,下意识看了梅升平。

        梅升平却假装没看见,双眼紧盯水面,一副十分投入的样子。

        梅晓琳咬了咬嘴唇,终于鼓足了勇气:“我向郑书记推荐了你,郑书记对你很感兴趣,托我告诉你,如果你愿意前往湘江省,他负责安排湘市常委副市长的位置给你。”

        湘市是湘江省的省会,不是副省级城市,副市长也是副厅,挂了常委,也算勉强可以。但湘江省太遥远了,远离政治中心京城,并非夏想所愿。

        夏想理想或是他认定被安排的下一步是到京城部委历练两年,因为现在大京城经济圈正提上日程,有重大机遇不容错过。再有京城有易向师,有陈风,所谓朝中有人好作官,也好有个照应。

        当然他不是保守之人,并非认为除了燕省和京城,就不能异地为官了。早晚他会走出燕省和京城的范围之内,前往远方,但应该不是现在。

        梅晓琳向郑盛推荐他,或许也有私心在内,夏想心中有数。同在一处为官,难免会经常在一起,又都是郑盛的亲信,更是少不了私下里的接触……梅晓琳的心思夏想自不用猜,他所感兴趣的是郑盛的态度。

        梅晓琳向郑盛推荐了他,郑盛答应得也算爽快,而且还有常委副市长虚位以待。虽然说同是副厅,一个是副省级城市的下辖区,一个是一般地级市的常委副市长,两者级别区别不大,但一个是实职正职,一个是实职副职,为官之人都愿意担任一把手,不想当二把手或者副手。

        不过郑盛的态度也颇是耐人寻味,因为他能知道自己,显然也在暗中观察过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且梅晓琳一推荐,他就欣然应允,还抛出了橄榄枝,就表明了团系也有接纳自己的意愿。

        问题是,他和团系还没有任何接触,就让他大感好奇,也不知郑盛的态度代表的是他自己,还是他背后的人。

        郑盛给出的职务也表明了一点,是试探性的,既有诚意,又不是诚意十足。如果诚意十足,少说也要抛出一个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如果是应付,只给一个一般副市长就可以了。但给出的却是常委副市长,就是可进可退的策略了。

        既有一定的诚意,又要试探自己的反应,有点意思。可进可退,进,可以到常务副市长,再到市长。退,一届之后就有可能闲置了。

        或许从梅晓琳的角度考虑,她愿意让他和她一起前往湘江省。夏想倒不是嫌湘江省太远,而是觉得突然之间站在了团系一派,有些措手不及,他也暂时没有向团系靠拢的想法。

        因为接受了郑盛的邀请,就相当于站了队……现在可不是站队的好时机。

        见梅晓琳一脸紧张等他回答,夏想就埋怨地看了梅升平一眼。以梅升平的政治智慧,他应该猜到了自己的立场,但他故意不告诉梅晓琳,还让梅晓琳从京城专门来说服自己,也是有故意发坏的意思。

        梅升平还是假装投入地钓鱼,神态之专注,仿佛钓的不鱼,是人一样。确实是在钓人,说不定在他心中,自己就是一条大鱼,他是鱼杆后面的手,而梅晓琳和梅亭,就是鱼饵了。

        不过夏想是一条聪明的大鱼,他轻易不会上钩。

        夏想有意以轻松的口吻说道:“我是北方人,眼见是冬天了,恐怕不好适应南方寒冷而潮湿的冬天,等明年春暖花开以后再说好了。”

        梅晓琳情急之下,没听出夏想话中的敷衍之意,以为他真怕寒冷,忙说:“没关系,南方冬天虽然没有暖气,但有空调。如果你受不了空调的干燥,我找人专门给你装一个自制的暖气,总可以了吧?”

        梅升平实在看不下去了,摆了摆手说道:“晓琳,你平常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现在犯了糊涂?夏想的话可不是推脱,是拒绝。他说的可不是时间不对,而是告诉你,时机不对。”

        梅晓琳一下清醒过来,微微一怔,随即满脸绯红。也不知是羞红还是涨红,反正她一把揽过梅亭,没说话,将脸扭到了一边。

        夏想也没劝她什么,呵呵一笑,扬起鱼杆就要钓鱼,却又被梅升平拦住,梅升平微带不满地说道:“你可以不和晓琳一起去湘江省,但她远道而来,你身为老朋友不陪陪,也说不过去。”

        夏想只好放下鱼杆:“明明是来钓鱼,却又成了陪人,梅部长,您的组织工作做得真是太到位了。”

        梅升平不理会夏想的嘲弄,嘿嘿一笑:“我钓鱼,你陪人,互不影响。”

        夏想抱着梅亭,和梅晓琳在鱼塘周围散步。不得不说梅升平还挺用心,鱼塘周围的景色还真的不错,远处是绿幽幽的青山和田野,不远处,还有一片长势旺盛的小树林。四周环境安静而怡人,除了风声和鸟叫虫鸣,城市的喧嚣全部没有,就让人心情格外放松。

        “最近过得还好?”梅晓琳不再提及前往湘江省的话题,而是说到了生活上面。

        “还可以,你也不错吧?”夏想一颗心全扑在梅亭身上,毕竟他有了两个儿子,对于梅亭格外的喜爱。由梅亭想到即将生产的肖佳,肖佳有可能也是一个女儿,也让他内心充满了幸福感。两儿两女,人生足矣。

        肖佳的预产期就在最近几天了,他不能时刻陪在她的左右,也是遗憾,不过幸好有丛枫儿和李沁——元明亮已经狼狈不堪地离开了下马区,长基商贸土崩瓦解之后,李沁一下就有了空闲时间,正好肖佳生产在即,她就主动回京,和丛枫儿一起担任起照顾肖佳的重任。

        “我……还行。”梅晓琳欲言又止,和以前的任性而为相比,现在的她,因为为人母亲的缘故,沉静并且成熟了许多,说话时,经常会风情流露地一拢头发,然后轻轻一歪头看夏想一眼。

        和以前的直来直去相比,更多了让人心动的女人风情。

        女人的一生会有两次重大的改变,一是嫁人时,一是生育时。如果女人不能及时适应两次人生的重大转折,就很容易悲剧了。许多女人埋怨被男人抛弃,被孩子厌恶,其实更多的时候,应该从自身找找原因。嫁人,意味着角色的转变,就不和以前在自己家中当女儿时一样任性且娇气,要勇敢地挑起生活重担。

        为人母亲时,就意味着你必须对一个新生命负责,而不能再将自己当成可以依赖父母依赖丈夫的娇娇女了,父母终将老去,而丈夫也有可能远离你一丈之外,成为别人的丈夫,只有自强自立的女人,才会有可能把握住生活的每一次幸福。

        夏想和梅晓琳说着话,有一句没一句,却有一种暖洋洋和轻松的感觉。梅晓琳的转变让他大感欣慰,虽然说梅晓琳未必真的如久在官场的女人一样世故而世俗,但她现在至少给人沉稳、可靠的感觉,而不是以前喜欢刺人的性格,就说明她以后的官场之路,会越走越宽了。

        官场之上,最不需要另类的人,需要的是和光同尘,需要的是融入。一个人再有能力,再有水平,也强大不了改变制度和规则,因此,只有掌握了规则,充分在规则之中达到大自在的境界,才能在官场上顺水顺风。

        梅晓琳已经初步具备了一名官员应有的潜质,再加上她的家族出身,前途不可限量。

        回去的时候,梅升平一共钩了三条小鱼,都才半斤重,他无比懊恼:“以后不和你一起钓鱼了,把我的好运气都给带跑了。”

        晚上,夏想请梅升平和梅晓琳吃饭。饭间,又说到了郑盛前往湘江省上任的事情,就在近期动身。梅晓琳此次前来燕市,也是在临走之前再见夏想一面的意思,以后山高路远,再见面的话,就难了。

        饭后,夏想本来还想再多陪梅亭一会儿,却接到了邱绪峰的电话。当着梅升平的面,他不太好和邱绪峰多说,就挂断之后,告辞而去。

        临走前,梅升平叮嘱夏想:“如果你下一步想去京城,提前告诉我,否则,我要你好看。”

        夏想就笑:“行,没问题。梅部长有言在先,敢不从命。不过,我也有一件事情要麻烦您。”

        梅升平猜到了大概:“是谁接任下马区委书记的事情?你找邱绪峰就行了,还轮不到我多管闲事。”

        夏想当然知道下马区委书记的任命权在市委,他是想特意提醒梅升平一句:“叶书记如果想安排李涵的话,希望您到时能劝叶书记一劝。”

        梅升平微一点头:“知道你不放心下马区以后的发展……到时看情况再说了。”

        有了梅升平的保证,夏想多少放了点心。

        回去的路上,又拨通了邱绪峰的电话:“邱部长,有何指示精神要传达?”

        “少叫我邱部长,我听到害怕。”邱绪峰笑骂,“我现在怕了你了,感觉你对谁越客气,就和谁越疏远,然后谁就越倒霉。”

        “什么意思,说我是扫把星?”夏想也气笑了,“刚才我和梅部长在一起吃饭,怕他听到是你的电话就话多,所以就拒听了。”

        “不用解释了,我明白。”邱绪峰嘿嘿一笑,“我还以为你和梅晓琳正在鸳梦重温,还正后悔打扰你的好事……”

        “……”夏想无语,他认识的两位大权在握的组织部长,一个在他面前没正形,一个是不正经,再想到他们在别的官员面前板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笑,“说正事,说正事。”

        “下一步去京城?”邱绪峰说说正事就立刻转到了正事上面,“你面子不小,老爷子亲自告诉我——夏想该挪位置了,让他来京城好了,只要是邱家的势力范围之内,副司长随他挑,正司长的话,咳咳,估计他也不敢提……”

        得,几个老爷子个个人老成精,看到了机会,都出手抢他了。

        邱绪峰学邱老爷子说话倒是惟妙惟肖,夏想甚至可以想象到邱老爷子的表情。邱老爷子的条件也很有意思,而且还能说出他不敢开口要司长的话,也算看得十分透彻。

        夏想现阶段,还真不敢奢想一步迈入正厅。以他的资格升到正厅,还差了一些火候。但以他的政绩,也勉强符合破格提拨的条件,但有一点,以他现在的年龄,还不到30岁就升正厅的话,确实难以服众。

        夏想不贪心,不管是正厅还是副厅,他都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没想到的是,和他不太熟的邱老爷子对他也有几分了解,就颇让他有些惊讶了。

        不过对于邱家的拉拢,夏想知道只能婉拒了,和梅升平相比,邱绪峰对他虽然也算了解,却还是不如梅升平了解得深刻,否则,梅升平早就向他提出条件了。

        他也倒不是担心接受了邱家的邀请就会得罪吴家,而是和邱家走得过近,不符合他的原则。

        “替我谢谢老爷子的好心,不过我还是想多听听市委和省委的意见。”夏想先得委婉地一说,随后又半开玩笑地说道,“我是怕了你姐姐了,我得离她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