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54章 形势危急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54章 形势危急

    作品:《官神

        夏想的保证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顿时引来周围市民的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www.00ksw.org

        不少市民向夏想挥手,有离得近的还上前要跟夏想握手。

        “夏书记好!”

        “夏书记,我们相信你!”

        “我们和夏书记一起,保护下马河!”

        夏想微微有些感动,老百姓是最善良的人,他们最容易满足,最容易发动,也最容易受到伤害。怪不得古人将县令当成父母官,有时手握大权,看到谦卑、善良和满面笑容的百姓,确实有一种为人父母的感觉。

        如果每一个在其位谋其政的官员,都将百姓当成自己的儿女一样疼爱,都有身为父母的觉悟和情怀,天下大同早就实现了。只可惜,人人都有私心杂念,为官者更甚,因为有大权在手,有好处唾手可得,更因为百姓软弱可欺,对个人前途没有一丝影响,因此几乎所有官员都视百姓为公仆,将百姓当成屁民。

        可怜加可叹。

        夏想两世为人,对此感慨最深。上一世他虽然做生意,也曾拥有了百万财富,但在为官者眼中,一样是小小的屁民,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处长就能让他倾家荡产,还真应了古代一句话:灭门县令。

        今生他完成了从民到官的转变,其实骨子里,他还真没有将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官员,还是将自己当成普通百姓中的一员。建国以后大肆宣扬的封建社会的官员如何不堪,其实真要对比的话,现代的官员人心不正,比古人强上百倍。

        古人都是读书人,都是精英才可以为官。但自从满清有了捐官的制度之后,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当官了。现在也是如此,从最早的不识字的人可以当上国家领导人,到现在伪造学历,造假升官,或者只有学历没有品行,完全颠覆了传统的美德。

        所以才有不少专家学者疾呼,现在国内重学历不重品德的教育,是彻底失败的教育。因为一个人没有品德,没有道德,学历越高,对社会的危害越大,做起坏事来更是得心应手,因为他有能力但无所顾忌!

        就如曾经有一位老开国元勋所讲一样,新中国是用3000万人的生命换来的,谁来抢江山,谁就拿3000万人头来换!……这样的豪言壮语不是气魄,不是魅力,是识百姓生命如草芥的真实体现。

        夏想有一个出身贫寒的父亲,有一个文化不高的母亲,还有一帮现在仍在农村务农的亲威,也有许多在城市之中生活在底层的普通朋友,尤其是他经历过后世的信息大爆炸,经历过网络的洗礼,知道屁民、升斗小民的无奈和呐喊,自己也深刻地体会过底层百姓的悲哀和无助,他才不会当自己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人物,他就是普通百姓中的一员。

        从另一个角度讲,随着网络的普及,有多少没有眼光、不可一世的官员,被网民纷纷掀落马下,落了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许多人不明白的一点是,官员和百姓之间没有本质的差别,都是一样有贪心有私欲的普通人,真要将自己放到高处,就要时刻提防摔落下来的危险。

        而且夏想更清楚的是,他能做到洁身自好,也是因为自身有足够的实力,有大把的金钱,否则他也不敢保证不收取贿赂,只要当官,方方面面的诱惑太大了。送礼的人会千方百计的送礼,手中大权在握,难免会有所偏向,一偏向,就能收取大量的好处。

        但一旦收礼,就落人把柄,就总有被人抖落出来的一天。做贼心虚,试问哪一个贪污的官员,不是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会有纪委人员突然出现在面前,将他带走?

        夏想的心思有点飘远了,一阵急风吹来,将他惊醒,他用手一指离河边不到10米的地方,大声说道:“防洪指挥部就建在这里,人在堤在!”

        周围的掌声雷鸣一般响起,和风雨声交织在一起,让人热血沸腾。

        管新望站在后面,看着夏想慷慨激昂的讲话,心中复杂难言。

        夏想只比他大上一岁,却已经是堂堂的下马区委书记了,副厅级高官,手握大权,主政一方。原本他在认识卫辛时,向卫辛求爱,还认为自己是远景集团的技术工程师,月薪3000元以上,又一表人才,比起大多数人来说,要相貌有相貌,要才华有才华,要高薪有高薪,而且他还因为特殊贡献,被集团特别奖励住房一套,属于有房有车一族,卫辛眼界再高,也应该被他打动才是。

        谁知,在卫辛面前碰了软钉子。

        管新望确实很有才华,毕业于国内的名牌大学,又出国深造两年,回来后,加入远景集团,很快就受到重用和赏识。远景集团来燕市发展,他被高老指名带来燕市,只因他在土建和排水工程方面的造诣,无人可比。

        管新望见到卫辛之后,一见钟情,被卫辛的婉约和似水柔情深深地吸引了。一直以来,他以为只有南方的女子才有温婉如水的气质,没想到生长在北方的卫辛,却比他见过的所有南方女子更有温婉可人的一面,就让他怦然心动。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在面对他的猛烈追求之下,卫辛一开始是冷冷地拒绝,后来是委婉地回绝,再后来,实在被他的热情打动,才勉强和他在一起坐了两次,但每次都是心不在焉。

        管新望实在无法忍受卫辛不冷不热的态度,就当面追问卫辛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她心目中的男人到底是什么类型。卫辛也许是为了让管新望死心,也许是自说自话,给自己一个梦想,她就对管新望说出了她心目中完美的男人形象。

        管新望当时并不知道卫辛说的是谁,也觉得卫辛的条件要求过高,她心目中的男人不可能有,只是今天,当他站在夏想身后,看到夏想指挥若定,以不到30岁的年龄,矗立人群之中,以坚定的信念和大无畏的精神气概,领导百姓抗击洪水,而且他不但年轻,又一脸英气,站立在风雨之中,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气概,就让他终于生发出一种非常悲怆的呐喊……既生瑜,何生亮!夏想就是卫辛中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形象!

        管新望也清楚,他和夏想无法相比,不但成就上没有可比性,就是在面对艰难之时的勇往直前的勇气,他也知道和夏想一比,还是差了不少。论起技术问题他头头是道,但真要面对洪水来临之时,他相信,他没有勇气站在河堤之上,面无惧色。

        不过他心中还存有一丝疑虑,也许在洪水真正来临之时,夏想也不会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勇往直前,或许也会退缩。政治家向来说话漂亮,真正落到实处,有几人能冲到最前面?

        到了晚上,雨没有一点要停息的样子,还是下个不停。下马河河水的下降之势减缓,隐隐还有回升的迹象。管新望在和陈天宇沿下马河转了一圈之后,回到防讯指挥部向夏想汇报工作。

        “下马河的河水总量持续上升,因为下马河地势较低,全市许多积水都排到了下马河内,形势比预计得严峻。”

        夏想一脸严肃,他也意识到了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虽然不是大暴雨,但主要是燕市要命的排水系统,老化而陈旧,就是现在这样的雨量也无法及时排空,结果燕市的积水汇聚成流,全部汇入了下马河。

        下马河不是燕市的生命之河,却是下马区的生死之河,夏想也是经验不足,没有充分考虑到全市水流汇聚的问题,现在他坐在临时搭建的指挥部之中,思索对策。

        下马河不能决口,一旦决口,对下马区的经济的打击也是致命的,比元明亮的计划还要彻底。下马区现在刚刚走向正轨,正是需要稳定民心,大力发展经济的时候,一场洪水,就可能将他所有的努力毁于一旦。

        包括他前期用心打败元明亮的计划。

        怎么办?夏想沉思片刻,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新望,万一下马河水位危险,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管新望是技术工程师,处理技术细节还行,大局观上就有所欠缺,想了一想,摇了摇头:“暂时没有办法,谁也没有想到百年一遇的洪水,会让我们遇到。有时在施工时,其实许多问题不是想不到,而是认为没有必要而忽略了。我觉得只有一个笨办法可以缓解下马河的河水成灾,就是在组织几十上百台大型抽水机,直接从河中抽水。因为现在水势上涨不快,这个办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河水上涨到危险水位。”

        管新望的办法不是夏想刚才灵光一闪想到的办法,但夏想也清楚他的办法不到最关键时刻,不能采用,因为不但危险,而且还有极大的不确定性。管新望的办法虽然保守了一些,但却切实有效。

        虽然是深夜,指挥部依然是灯火通明,夏想、李涵、陈天宇、傅晓斌,以及区政府的几名副区长,全部到齐,几人围绕着夏想,正在听夏想部署抗洪方案。

        下马区西部是荒山和荒地,可以随意放水,由陈天宇紧急向市政府求援,支持50台大型水泵,立刻抽水泄洪。现在是晚上10点多,水位再次上涨到了警戒线以上,形势十分危急。

        陈天宇答应一声,立刻行动起来。

        夏想又让傅晓斌负责指挥部现场的安全工作,负责后勤和各项杂事,人手不够的话,让金红心协助工作。傅晓斌也是一脸严肃地答应,立下了军令状:“保证完成任务,请夏书记放心。”

        现在正是需要团结一心的时候,夏想在下马区的绝对威望现在派上了用场,一道道命令发布下去,没任何人置疑,也没有任何人推三阻四,都打起精神,全力以赴投入到抗洪之中。

        因为不仅仅是因为夏想的权威无人置疑,而且所有人也心里有数,下马河是下马区的生死之河,一旦泛滥成灾,谁也跑不了,都要负相应的领导责任。

        晚上11点多,让人担心的事情发生,雨势加大,下马河的河水离决堤只有一步之遥了。

        夏想左等右等,不见陈天宇回来,怒了:“打电话给陈天宇,让他立刻回来。向市里借水泵也借一个多小时,太窝囊了。”

        夏想第一次开口骂人,而且还是骂他的亲信陈天宇,就让不少人噤若寒蝉。

        不料夏想的话音刚落,晁伟纲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出去,陈天宇就一脸雨水匆匆走了进来,一脸愤愤不平:“夏书记,付市长不肯借水泵给我们,说是要将水泵全部拉到南山水库。南山水库告急!”

        南山水库的蓄水量是下马河的100倍都不止,不但供应了全燕市人民的饮用水,每年还要接济京城不少生活用水,是的,是接济,因为京城地少人多,水都不够吃,还需要从燕市借用。其实以京城的资源,养活不了京城的上千万人口,如果不是燕省在源源不断地供应京城各种资源,京城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了。

        南山水库告急,确实是更大的险情,但夏想的印象之中,南山水库容水量巨大,以现在的雨势,就是下上一个月也未必会有险情。付先锋不给水泵,显然是故意拿下马区一把。

        就连李涵也终于气愤不过了,怒气冲冲地说道:“南山水库平常的水量只有十分之一,现在才多大的雨,怎么可能有险情?付市长太不公道了,我找他理论去!”

        难得李涵当着众人的面指责付先锋,他转身走出指挥部,到外面打电话。过了不久就又回来,一脸气愤难平:“付市长说,水泵已经运向南山水库了,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真他娘的,关键时候,连水泵也成了紧缺物资了!怎么办,夏书记?”

        夏想领众人来到外面,下马河的河水以前是平缓而优美地流动,现在是轰隆巨响,奔腾不息。以前的河水是清澈而动人,现在是浑浊不堪而且泥沙俱下,在强光的照射之下,呈现出狰狞的汹涌之态!

        夏想站在河边,感受到脚下河水的震动和威力,心,沉到了谷底。付先锋在关键时刻,将市政府紧急调用的水泵全部拉到了南山水库,从理论上讲,付先锋是顾全大局。从私心讲,付先锋不无故意针对下马区的意图。

        但他的决定又合情合理,南山水库是燕市人民的生命水库,确实比下马河更重要。谁也挑不了付先锋的理,胡增周不能,叶石生也不能。

        夏想不但不能指责付先锋,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一句付先锋的不是,否则,就是他过错了。

        站在河边沉思了片刻,夏想猛然下定了决心,当即拿出电话打给了李沁:“李沁,立刻召集沈立春、孙现伟、萧伍和齐亚南,让他们全部动员起来,从工地上把所有的水泵拉上,运到下马河西部的荒山之处,开足马力,抽水泄洪!”

        施工单位都有自用的水泵用来抽水,但不是市里的大型水泵,抽水量就小了许多。但有总比没有强。

        李沁不是政府官员,只是一名前来下马区投资的商人,但她因为夏想的原因,一直关注下马区的局势,对于下马河有可能发生洪灾,也是时刻放在心上,晚上就一直没睡。一接到夏想的电话,立刻就知道事态严重了,急忙应下:“是,我马下去办。”

        十分钟后,李沁打来电话:“夏书记,所有人员都已经就位,就等您的吩咐。”

        “好,马上行动。”夏想穿了雨衣,晁伟纲同时又在身后帮他打着雨伞,还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滴水。十几个小时没有吃饭没有喝水的夏想,饿是饿得不行了,却一点也不渴,因为他几乎一直就和泡在水中没有两样。

        当然也不仅仅是他没有吃饭,在场的下马区的主要党政领导都没有怎么吃东西,夏想身为一把手以身作则,别人即使不情愿也要做出必要的姿态,况且大部分人其实也和夏想一样,忧心忡忡,担忧下马河的一场洪水将下马区的成绩席卷一空。

        趁等候各大开发商支援水泵的间隙,傅晓斌和金红心找人送来饭菜,夏想才感觉到饥肠辘辘,就和众人一起围在下马河的施工图前,吃了一顿下马区党政领导有史以来最和谐最寒酸的会餐。虽然饭菜简陋,但众人却体会到了团结一心的暖意,值此大难来临时刻,下马区还是空前地团结一致,当然,也和夏想不说空话大话假话有关,他处处身先士卒,也为所有人起到了表率作用。

        12点多,忽然雨势再次加大,下马河的河水已经漫过了河堤,向两岸呈蔓延之势,同时,下马区因为低势和燕市相比较低的原因,大街之上已经平地有了两尺多深的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