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38章 第二阶段:招势用老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38章 第二阶段:招势用老

    作品:《官神

        古玉脸红了,偏偏忍不住看了夏想一眼,好象回答了严小时她喜欢谁一样——她伸手拧了严小时一把:“少取笑我了,你和晓木之间的事情才是一团糟,还有心思说我?还是先处理你的事情要紧。www.00ksw.org”

        严小时羞了古玉一下:“我的事情好处理,倒是你麻烦大了。不说你喜欢的是谁,就是一个范铮,一个郑毅,就够你麻烦了。”

        郑毅有一段时间没有露面了,众大集团的配件基地已经落成,就在小时建材厂的东邻,夏想此次来小时建材厂,也有实地考察一下配件基地的想法。因为不管是四牛集团的养殖场还是众大集团的配件基地,在落成仪式之时他都没有参加,都由付先锋和李涵出面,他不是被代表了,就是时间安排不开,总之,很明显地向外界透露了一个信息就是,养殖场和配件基地,不是夏想经手的投资。

        抛开严小时和古玉之间的取笑不提,夏想忽然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当即就问出了口:“古玉,郑毅最近除了忙配件基地之外,有没有向你透露他在做其他什么事情?”

        古玉被夏想惊讶地一问,也是一愣,以为夏想怀疑她和郑毅来往过密,不由不快地说道:“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去问谁?难道还要让郑毅留下请我吃饭,我再好好向他问个清楚?他每次来,都被我二话不说就赶走了,谁管他在忙什么!”

        夏想听出了古玉话里有气,不由笑了:“我只是问你有没有听到郑毅向你吹嘘什么,你没有听到就算了,用不着不高兴。”

        古玉就立刻消了气,歪头一想,又想起了什么:“郑毅好象说过他在京城见过什么副总理的儿子,说是有什么生意有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利润,他也想投资,付先锋没有同意,他就有点生气。他又说,他准备从他爸手中要10亿来下马区投资房地产,准备大赚一笔。”

        郑毅在城村西也有一块地皮,一直闲置没有开发。城西村的地皮一分为四,文泰房产一块,南新和广厦一家各一块,还有一块归了郑毅。现在只有文泰房产开发了文泰小区,其余三块地皮,还在闲置状态。

        夏想的打算是,南新和广厦的地皮,留待以后正常开发,郑毅的一块地皮,他另有妙用。现在听古玉说郑毅也真的有意进军房产地业,摇头一笑:“下次他再找你,再说到进军房地产的事情,你就告诉他,房地产市场风险很大,一般人玩不转,劝他打消念头。”

        古玉立刻听出了夏想的弦外之音:“你是想我用激将法骗郑毅上当?”

        “怎么能叫骗?”夏想嘿嘿一笑,兵不厌诈,战争中的计谋叫兵法,商业上的策略就叫智谋,他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这叫鼓励投资,为下马区的经济建设做出贡献。”

        下午回到区委,刚进办公室,夏想就得到了李沁的消息,元明亮动了,再次出面和江山房产接触,提出愿意以高价收购江山房产的全部楼盘,开出了令人心动的价格!

        元明亮的动作表明,他急了,在行政方面的手段无效之后,开始又祭出了经济的大旗,以巨大的利益来拉人下水。

        元明亮虽然不是政治人物,但他也有一定的政治智慧,自然清楚江山房产放出廉租房的风声,必然有政治上的利益诉求,换句话说,背后肯定有政治人物撑腰。如果说以前元明亮并不清楚夏想和江山房产之间的联系,现在也多少能想到一点什么,至少也应该猜到,江山房产和夏想之间,肯定有某种内在的关系。不管是哪一种关系,元明亮的举动证明,他有意利用金钱优势,来向夏想施出最后的杀招。

        也基本上是所有官员最难过的一关——金钱关。

        夏想会心地笑了,他没有直接打电话给萧伍,而是让李沁转告萧伍:“让萧伍放水,只要价格合适,全部出售给元明亮,只要他敢买,萧伍就别怕钱多了扎手。”

        李沁答应了一句,犹豫了片刻,还是大着胆子问道:“夏书记,我还是不清楚您还有什么杀招?好象您的招势都被元明亮用资金优势攻克了,除了下马河的问题暂时没有解决之外,江山房产眼见就要被元明亮收购到手,随后元明亮就可以借江山房产之口,宣布暂停廉租房计划了,等于是您的两个杀招,只有一个有效了,而且在我看来,下马河延期通水,并不能对下马区的房价带来实质性的影响,顶多延缓一段时间。元明亮有足够的耐心的话,他只要再等上几个月,还是可以完全得手。”

        李沁总是问题最多的一个人,夏想笑了笑:“你的问题太多了……本来我不想透露太多的,但对于你,又不得不透露一点风声,省得你日思夜想睡不安稳。实际上你说的问题,全部说到了正点上,江山房产出售给元明亮之后,下马区除了达才集团的山水相连城之外,似乎已经没有楼盘不在长基商贸的控制之下了,而且下马区也好象无地可批了,但是,在政治上,手段总是可以层出不穷的……”

        夏想说是要透露李沁一些什么,实际上还是点到为止:“很快你就可以看到了,不必心急。”

        李沁满心希望以为能听到答案,没想到夏想还是虚晃一枪,不由又气又急,又气又笑:“您算是什么领导?诚心吊人胃口,诚心让人睡不着觉……”可能是觉得后一句话过于轻佻并且容易引起歧义,她大着胆子说了一句,“虽然我喜欢上了齐亚南,但也不妨碍我对您的欣赏!”

        李沁的电话断了,夏想拿着话筒,无奈地笑了。有的女人欣赏温柔的男人,有的女人喜欢强势的男人,李沁显然属于后者。

        第三天,夏想就接到萧伍的电话,和元明亮谈妥了!

        元明亮提出的条件是,全部接手江山房产现有的楼盘,价格比江山房产对外公布的价格每平方米高出500元,而且全部一次性全额付款。当然,他附加的苛刻的条件是,江山房产的对外销售和对外形象,全部由长基商贸拍板,在签定合同之后,长基商贸的全部款项在36个小时之内到帐,到帐之后,长基商贸24个小时之内全部接手销售,同时,江山房产出面澄清廉租房的问题,不但要撤消关于兴建廉租房的声明,而且还要发表有利于房价上涨的言论。

        等于是说,长基商贸送了江山房产一份大礼,让江山房产不费吹灰之力就赚到了足够多的利润,但前提条件是,不但江山房产在建的楼盘的销售权归了长基商贸所有,江山房产对外的形象和宣传,也短时间内听长基商贸的指挥。

        萧伍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一口咬定价格可以接受,但声明不能公布,只同意悄无声息地没有了下文,不同意公开自打嘴巴——刚宣布的廉租房计划,就又急着跳出来翻悔,不利于江山房产的企业形象。

        因为萧伍的坚持,最后元明亮也同意了江山房产的条件,最后双方达成一致,长基商贸以10亿元的价格接手江山房产在建的所有楼盘,江山房产负责除了销售之外的所有基建项目的事宜,同时,江山房产不再公开发表不利于房价上涨的任何误导性言论,廉租房的问题冷处理,采取不主动、不提议和不回答的“三不”策略来应对媒体的置疑……夏想长出了一口气,至此,元明亮手中的全部资金已经被套牢在下马区,他想要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想要再在下马区兴风作浪,已经是无钱可用了!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也好象招势用老,无计可施了。

        当然夏想更清楚的是,元明亮之所以如此大气,如此豪爽,其实也是相当于送礼给他,向他示好。礼,夏想笑纳了,但该有的第二阶段的围剿,依然会如期来临。

        不过元明亮的动作也足够快,下班时,夏想就接到了元明亮的电话。

        “夏书记,明天是周六,不知您有没有时间?我想请您吃顿饭,好好谈一谈。”元明亮的声音有一丝笃定,还有一股刻意伪装的散淡。

        算是最后的晚宴了?夏想略一思忖,也觉得应该和元明亮见上一面了,散买卖不散交情,好歹也和元明亮认识一场,大家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天南地北,大老远地认识了也不容易,就算做不成朋友,做一个心平气和的对手,也是一种修行。

        “好,没问题,你来定时间地点。”夏想答应得还得爽快。

        “我最欣赏的就是夏书记快人快语的一面。”元明亮不着痕迹地轻拍了一记马屁,“明天中午,水上餐厅,怎么样?上次冬天的游船一聚,现在想起还是犹如昨日,转眼到了夏天,在夏天的游船之上把酒临风,肯定会另有一番风味……”

        难得元明亮也有感慨万千的时候,夏想也没有异议。元明亮在下马区来日不多了,不管成败,他总归要离开下马区,就象候鸟一样,一定会继续寻找更温暖更适宜生长的环境去了,权当此次见面为他送行好了。

        晚上下班回到家中,已经会遍地乱跑的夏东一下就扑进了夏想怀中。夏东先会跑,话却说不太清,只是含混地叫了一声:“爸爸!”

        说来也怪,不管是连夏还是夏东,最先会叫的都是爸爸,就让夏想充满了自豪感。连曹殊黧也说,夏想这个便宜爸爸当得又省心又称心,真是美死他了。

        至于梅亭是先会叫爸爸还是先会叫妈妈,夏想没好意思问梅晓琳。他倒是经常打电话给梅亭,扮演好“干爸爸”的角色,又不时地跑京城一趟,当面看望一下梅亭。总之,夏想和三个孩子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让三个孩子都对他有依赖和喜爱,也算是一个称职的好爸爸了。

        肖佳还没有生产,好象也快了,具体预产期在哪一天,夏想没记住。前一段时间也不时借到京城开会或办事之机,看望一下肖佳。肖佳大着肚子,一脸幸福,脸上时刻洋溢着母性的光辉。女人到了一定年龄,骨子里的母性就会发作,就会对孩子充满了期待,也渴望生一个孩子和她相依为命。

        下马区因为房地产市场的动荡和混乱,中介业务不太好开展,肖佳就让丛枫儿陪在她的身边。自从上次被白战墨抓走事件之后,丛枫儿平常警觉了许多。也很少再一人出门,就算出去,也有女伴和保镖陪同。而白战墨从上次事件之后,被夏想打昏,被付先先火烧私宅,就安分了许多,再也没有露过面,也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夏想对古董没有什么研究,不过事后也听付先先无意中说起,白战墨损失惨重。

        付先先后来真到了小时新型建材厂上班,一开始还天天缠着梅晓木,后来听说好象真的死了心,就三天打鱼两三晒网地上班,不过也确实为小时建材厂拓宽销售渠道做出了不少成绩,拉来了不少京城的客户,基本上小时建材厂销往京城的建材全是付先先的功劳。不过因为小时建材厂现在产能跟不上,付先先的功劳没有显示出来,但严小时心里有数,如果产能上去之后,付先先至少也为小时建材厂拉来了上千万的业务。

        也是一个让人看不透摸不清的小魔女。

        不过现在付先先一周时间,三天在燕市,四天在京城,天天忙忙碌碌,也不知道她在做些什么。夏想的想法是,反正她不来烦他就好。

        曹殊黧的设计公司蒸蒸日上,业务开展得非常顺利,蓝袜在家中待产,她就又聘请了一名职业经理,名叫冉冬夜,替她管理公司。冉冬夜长相甜美,圆脸大眼,戴一副红框眼镜,喜爱穿白上衣红裙子,乍一看,如同一名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其实冉冬夜是职业经理人,是毕业于美国的MBA,有丰富的职场经验。

        曹殊黧对冉冬夜的管理才能非常满意,夏想也和她接触过两次,也觉得她有着不亚于李沁的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至于她是不是和李沁一样有敏锐的目光和过人的才能,他没有太放在心上。只要曹殊黧觉得她可用,认为她可行,他才懒得操心太多。

        而且曹殊黧的设计公司,在管理方面也不需要太先进或者说太严格的流程,主要是对外业务的扩展需要用心,公司内部的管理倒不需要太上心,毕竟设计公司,各个设计人员需要的是宽松的工作环境来发挥设计才能。

        因为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的兴旺,因为整个燕市以及国内大环境,都是房地产前景广阔,因此曹殊黧的设计公司生意非常好,基本坐等客户上门就有做不完的设计,曹殊黧就能分出一半心思用在孩子身上。

        夏想亲子互动完毕,就坐下吃饭。听夏东含混不清地说话,听曹殊黧说起公司的趣事,就感觉生活的美好其实除了刀光剑影的过招之外,还有一种家庭的温馨让人感怀。

        说着说着,曹殊黧就说到了曹永国在西省的情况。

        两个月前,曹永国正式到西省走马上任,成为西省政府排名靠后的一位副省长。虽然排名不太靠前,不过曹永国上任之后,在政府班子里面还是颇为引人注目,一是因为他来自燕省,燕省和西省交界,一向来往较多。二是曹永国甫一上任,就迅速和省长邢端台走近,而且和组织部长卢渊源关系密切。

        一般的副省长,也许可以和省长说上话,但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和省委组织部长一向交集不多,组织部长未必肯卖一个副省长的面子,实际在不少人眼中,组织部长确实比一般副省长更耀眼,更有权势。不少副省长一开始以为曹永国是外来户,排名又靠名,来到西省之后,不会有什么作为。没想到,只一上任,就先被邢省长委以重任,并且和卢渊源来往过密,一看就是交情匪浅,就不让不少人大跌眼镜,对曹永国立刻高看一眼。

        曹永国上任两个月来,步伐还算稳妥,基本上也起到了邢端台和卢渊源之间的桥梁作用,算是站稳了脚跟。当然,王于芬也随同曹永国一同前往了西省,现在夏想已经替代了曹永国的位置,成为曹家名符其实的一家之主,领导着曹殊黧和曹殊君。

        夏想对曹永国在西省的稳健的步伐还是大感欣慰,曹永国为人务实,从担任燕市常务副市长时起,就一直多做少说,不出风头,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能有今天,也算是应得之意。只是有一点,夏想隐约听曹永国说起西省煤炭方面的困局,好象有大财团杀入西省,似乎有炒煤的迹象,就让他不免有些担忧,因为很不幸,曹永国正好分管资源一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