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33章 时机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33章 时机

    作品:《官神

        叶石生握着夏想的手说道:“夏想,好好将下马区建设好,等下马河全线通水的时候,我去实地看一看。www.00ksw.org”

        望着叶石生远去的背影,站在初春暖暖的阳光之中,夏想感觉到全身充满了力量,下马区的春天已经来临,夏天也为时不远了,许多事情是该掀开盖子的时候了……转眼间到了4月下旬,夏想从各方陆续汇总得到的消息,了解到了元明亮的动向——先是派人出面和文泰房产洽谈收购事宜,未果,随后又和南新、广厦两家开发商接触,再谈合作前景,也没有达成合作意向,再后元明亮还让人和江山房产、天安房产也有过接触,也是不欢而散的下场,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原因,价格谈不拢。

        所有开发商几乎众口一词,都咬定了高价,就让元明亮大为恼火。收购的话,必须付出让他肉疼的代价,想要赚到预期的利润,房价必须再上涨近千元才行。以下马区目前房价的上涨趋势,到明年也能达到元明亮期待的价位,但问题是,元明亮等不到明年了,他想要今年就全部抛售一空,然后顺利从下马区脱身。

        但不收购的话,他手中的房价卖不上高价,被几家联合的低价压得死死的,就让他的顺利脱身的计划受阻。同时,经过一系列事件之后,元明亮已经不再自欺欺人地认为夏想还被他蒙在鼓里,他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几大开发商有可能和夏想有什么秘密协议,是在夏想的默许之下采取了价格同盟,就是在故意针对长基商贸的围剿计划。

        长基商贸的长基超市已经开张营业,赢利前景良好。不过现在看来却成了一个笑话,原本元明亮想用长基超市来迷惑夏想,夏想却假装不知,却在暗中为他挖坑,回想起来,元明亮就恨得牙根直痒,好一个夏想,笑得挺真诚,手腕挺高超,也很毒辣。

        不过又一想,就算夏想知道了也无妨,反正布局已经到了现在,谁也奈何不了谁,就看谁有更漂亮的后招了,元明亮就决定再等等,不再提出收购几家开发商以达到控制房价的目的,他倒要看看,几家开发商的低价,能坚持多久。

        还真让元明亮猜对了,确实没有坚持多久,5月初,黄金周期间是销售旺季,年后新上马的几家楼盘都不约而同地提高了售价,再一次将房价拉升到了2500元以上的价位。起价2500元,均价基本上就达到了2800元,好楼层好户型也能达到3200元以上,离元明亮的心理价位已经不远了。

        元明亮心中暗喜,市场就是市场,不是人为就能影响的,商家逐利,关系再好也好不过利润,下马区的房价有提升的空间,傻瓜才不涨价,傻瓜才有钱不赚。

        同时,元明亮和付先锋经过协商得出结论,下马区现有地皮已经不多了,不足以支撑大规模的开发商进军下马区的房产地市场,换言之,下马区房地产市场没有饱和,但地皮接近饱和了,意思就是,房子升值潜力巨大。

        为了安全起见,元明亮又郑重其事地让付先锋安排他和李涵私下里见了一次面,知道李涵爱财的性格,元明亮出手大方,直接奉送了10万元的红包,就从李涵嘴中套出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下马区现在可以用来开发房地产的地皮十分有限,如果一次性全部投入开发,也能对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造成冲击,但问题是,一是没有可能剩余的地皮被一家公司吞下,二是也没有可能同时多家开发商瓜分地皮之后,同时入市,三是就算真有同时多家开发商入市的巧合,也不可能多家开发商保持一致的价格,因此再有数家开发商联合低价入市的可能性基本上已经可以排除了。

        没有了后顾之忧,元明亮大为心安,认为基本上大局已定,先前包括达才集团在内的几家开发商的搅局战略,只不过是做了无用功。尽管他也清楚还有一个远景集团一直没有任何动静,不过据李涵所说,远景集团在下马河的疏通工程之中,投入近百亿资金,其中还有30亿多的贷款,远景集团再财大气粗,也基本上被一条下马河完全牵制,腾不住手来开发住宅项目。

        下马河的预定通水日期是8月底,还有3个多月时间,到时如果计划顺利的话,元明亮基本上已经可以从下马区顺利脱身了,远景集团到时再腾出手来折腾,也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了。

        元明亮心情大好,综合以上形势得出结论,不管夏想是不是故意针对长基商贸,不管他号称有多高明的商业头脑,反正他现在已经无计可施了,只能束手无策地看着他席卷了下马区的利润之后,然后得意洋洋地大笑而去。

        更让元明亮心中大喜的是,原先态度坚决的文泰房产,却又有了松动的迹象,主动向长基商贸提出了合作的意向——提起和文泰房产的合作就让元明亮心里来气,上次姜斌骗他说文泰房产不松口,要高价,其实是姜斌信口开河,文泰房产当时很有诚意地要和长基商贸合作,但姜斌却因为他个人对赵康本人不感冒有意见,而从中作梗,导致合作流产,一怒之下,元明亮开除了姜斌——而且文泰房产提出的价格也并不高,要价2800元。

        两个月前是3000元,确实很高。现在是2800元,算是合理。此一时彼一时,元明亮也觉得有了合作的气氛,就决定先将文泰房产收入囊中,然后再将剩余的几家各个击破,最后只留江山房产的江山如画小区和达才集团的山水相连城,以上两家,一家是经济适用房,利润空间有限,一家是高档住宅,太压资金。

        元明亮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看向窗外的下马河。河水哗哗,浪花朵朵,河两岸,无数新移植的柳树已经生根发芽,正在大好春光之中,展现勃勃生机。他不由心想,表面上的繁荣背后,谁知道有多少虚高的房价、物价在剥夺每一个人的血汗钱?不过也没有办法,现实就是如此惨酷,社会最底层的百姓,永远是待宰的羔羊。

        下马河全线通水的日期越近,下马区的房价就会越高。元明亮的打算是,先收购了文泰房产之后,然后再将东美西丽两处楼盘收购的话,他就再次拥有了在下马区翻云覆雨的控制力。

        元明亮决定亲自出面和赵康商谈收购事宜,反正现在已经摆到了明面上,不用再遮遮掩掩了!

        和元明亮气势大盛,光明正大地完成最后的布局相比,夏想反而显得格外悠闲。省里局势落定之后,平稳了一段时间,也没有太大的波动。省里毕竟是省里,能走到副省级高位的干部都不是等闲之人,人事变动对他们来讲只是一次正常的升迁而已,谁也不会主动去挑战别人的利益。

        与省里的平静相比,燕市也是出人意料的安然无奇。付先锋担任了市长之后,提出了“住在燕市,热爱燕市,建设燕市,美化燕市”的口号之后,准备轰轰烈烈地大干一场,要“三年大变样,建设新燕市”,不料雷声大雨点小,只提了一提口号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估计是在市委里面遇到阻力,而且还是方方面面的阻力,而且许多人认为付先锋上任以后会对夏想不利,谁知付先锋的市长权威并没有带来太大的改变,夏想依然是夏想,在下马区的工作十分顺利,在市委里面还是和以前一样有关系网,并没有因为付先锋的上任而带来什么改变。

        当然也有人心里清楚,不能从表面上看问题,付先锋担任了市长,还是会对夏想造成极大的制约,因为现在是平稳期,一旦出现重大问题时,市长的权威绝对可以将夏想压得抬不起头来。

        所有人都在等候一个时机的出现。

        夏想也在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

        所以当他在见到从美国归来的连若菡之时的第一句话就是:“若菡,远景集团能动用的资金有多少?”

        连若菡比原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多月回国,回国之后,只在京城呆了两天就赶来了燕市,不仅是因为她想念夏想,还有连夏也想念爸爸,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夏想有要事和她商量。

        根据时局判断,是该远景集团出手的时候了,因此夏想才在认识连若菡数年以来,第一次一开口就向她提及资金的问题。

        连若菡娇艳如花,或许是天气乍暖的原因,她脸色红润,少妇之美,更胜少女的青涩,初步有了珠圆玉润之态,让夏想见了也不禁为之心动。

        她猛然听到夏想问她资金,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嫣然一笑:“终于要动用我的力量了?知道我有大用了?哼,远景集团一直留在燕省发展,其实还是为了随时让你有力量可以借用。”

        远景集团的力量一旦动用,差不多就是夏想的底牌开始亮牌了。再打不胜这一仗,他就要输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