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27章 叫板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27章 叫板

    作品:《官神

        在下马区有重大问题的发生如果夏想事先不知情的话,他的区委书记就当得太失败了。www.00ksw.org但现在他还没有听到任何风声,就证明了一点,就算是有重大事情,也是李涵单方面制造出来的重大事情。

        夏想就一脸镇静地坐到了首位,也是一脸严肃地说道:“同志们,今天应李涵同志的提议,召开了常委会,具体是为了什么事情,李涵同志没有向我透露,因此我就先不发表意见了,请李涵同志提出议题。”

        夏想的口气不冷不热,李涵听了眼皮跳了一跳,知道夏想的言外之意对他微有不满,忙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因为昨天夏书记不在下马区,所以今天的会议没来得及向夏书记提前打个招呼,是我的工作失误……”

        李涵的自我批评做得很没有诚意,只是一点而过,在座的常委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清楚今天的会议,恐怕不会有太愉快的气氛了。

        “在昨天的政府常务工作会议上,郭录同志提出目前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一片混乱,价格战不利于规范市场,也不利于下马区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更不利于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的良性发展,因此,郭录同志提议政府出台相关文件,规范一下开发商的市场行为,不能失去理性地大打价格战,或者是以任何促销名义进行的价格战。最后政府常务会议形成了决议,决定对下马区各大开发商进行约谈,就价格问题进行有效的沟通……”

        李涵的话顿时引起一片议论之声。

        什么,政府行为干涉市场?政府出面规范价格战?约束开发商不能自主定价?开什么玩笑,都什么年代了,政府还要干涉开发商的自主权?

        夏想微微皱起了眉头,直觉告诉他,李涵提议的背后,是付先锋阴冷的目光,是元明亮得意的笑容,是一只黑手试图以政府行为左右市场的阴谋——不得不说,付先锋这一次出手很犀利,水准很高,如果得手,就能迅速平息长基商贸面对其他开发商低价入市带来的压力。

        诚然,夏想也不是非要让几家开发商有钱不赚,但毕竟几家都是想真正立足于下马区,想要在燕市长久发展,就不能做出杀鸡取卵的事情。元明亮则没有后顾之忧,只管将价格炒到最高,然后陆续抛售之后,一走了之,以后下马区房地产市场是死是活,和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从长远计,房价即使上涨,也要必须平稳有序地上涨,任何非理性的强行的上涨,必然会有崩溃的下滑。现在下马区的房价就是非理性上涨的结果,他出于对市场的爱护,以整个下马区利益为出发点做出了平抑房价的努力,却触动了炒房者的利益,或者说,触动了付先锋、元明亮以及赵小峰的利益。付先锋在市长宝座还没有坐上之前,就已经开始从政治层面来出手制造问题了,经济利益,政治先行,果不其然。

        夏想前期努力了很久,又趁付先锋腾不出手之际,从容拿下几处地皮,为达才集团、天安房产、江山房产、南新房产和广厦房产谋划,岂能让付先锋轻易将成果毁于一旦?他目露疑虑之色,漫不经心地看了陈天宇一眼。

        陈天宇也没有提前向他透露一点风声,有点说不过去。

        陈天宇一脸愧色,暗中摇了摇头,又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意思是他也没有办法。夏想就有点纳闷,政府常务工作会议,陈天宇身为常务副区长,有重要的发言权,他不同意的话,难道李涵会强行通过?除非是谢源清也持支持的态度。

        夏想就又看了谢源清一眼,见谢源清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心里明白了几分。区长在区政府里面,说一不二,想要定下政府会议的基调不是难事,吴港得和曲雅欣反对的话,再加上有陈天宇反对也无济于事,首先有郭录提议,再有谢源清附和,李涵就完全可以借机拍板。

        谢源清的立场越来越倾向李涵了,有点让夏想不喜,有机会要适当敲打一下谢源清,他是吴才江安排的人,就算不一定非要和自己立场一致,也要不在明面上和自己作对才是。

        谢源清如果不足为虑的话,郭录的立场就有些微妙了。想起苏功臣在市委里面和胡增周走近,郭录却在下马区和李涵走近,两人到底是一路人,左右逢源的做法如出一辙。

        上次在胡增周的生日宴会上,夏想和苏功臣过招之后,事后,在苏功臣的召集之下,夏想和郭录坐了一坐,不过当时没有说太多有用的话,只是见了一个面而已。而且郭录还有点自傲,态度不够谦恭,夏想就对他印象一般。

        后来,也没有和他有过多接触。没想到,郭录不动声色地就向李涵靠拢了,也有点出乎夏想的意料,也就更坐实了他的猜测,李涵应该对外放出了他和叶石生关系不错的风声,否则,不会有许多中间派纷纷向他投诚。

        光是一个付先锋的话,李涵还不足以对下马区的中间势力形成虹吸效应。而且李涵和付先锋之间,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关系十分密切,许多人并不清楚两人之间有多深的交情。即使付先锋在表面上力挺李涵,市委还有市委书记,还有组织部长,还有常务副市长,等等,付先锋也没有太耀眼的影响力。李涵现在在下马区有坐大之势,除了省委书记的光环之外,任何人都不可能带来如此有效应的影响力。

        “而且……”李涵见他的话抛出之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下成了所有人的中心,眼中暗有得意之色,就又继续抛出一条重磅消息,“昨天我去省委向叶书记汇报工作时,叶书记也对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的价格混乱表示了严重关注,指示我要从大局观上看待问题……我想叶书记的指示精神就是让下马区委区政府适当从政策层面引导一下价格的混乱。因此,我向常委会提议,就下马区房地产价格问题进行讨论,请夏书记、各位常委发表看法。”

        夏想眯起了眼睛,意味深长地看了李涵一眼,李涵终于还是抛出了叶石生,以省委书记的光环压人,威力非同小可,绝对可以让不少人立场松动,他清楚,平常他总是最后一个表态,今天要提前表明立场,要给所有人一个压力。

        不料他还没有开口,谢源清就非常不合时宜地首先抢话说道:“市场必须要规范化,要不要政府有什么用?大家争相降价,还搞名目繁多的促销活动,实际上,降价损害的也有政府的税收。”

        夏想不快地看了谢源清一眼,如果说谢源清持一个居中的立场,或是阴阳怪气的说话也没有什么,但现在却是非常坚定地和李涵站在了一起,就让他对谢源清的忍耐到了极限。

        陈天宇看出了夏想对谢源清的厌恶,就及时站了出来,轻笑一声:“刚才李区长说了,事先没有向夏书记说明今天的议题,所以在夏书记还没有表态之前,其他常委最好先不要轻易发表意见,先听听夏书记的指示。”

        很明确的有所指,言外之意直指谢源清的不合时宜。谢源清顿时涨红了脸,“呼”的一声站了起来,用手一指陈天宇:“陈区长,你想骂我就明说,不用指桑骂槐。”

        “啪”的一声,夏想一拍桌子:“谢源清,现在是在开常委会,不是让你吵架的地方。如果你不愿意参加会议,可以现在出去!”

        夏想从来没有在常委会上发过火,今天是第一次拍了桌子,一怒之威,顿时让所有人都心头一凛,会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一脸骇然,大气都不敢出。

        李涵目光闪烁,刚刚提起的勇气一下消退了大半。夏想平常笑容满面,今天一怒,也是盛气凌人,让人不敢逼视,官威之盛,让他也是心生寒意,原来夏想不怒还好,一怒之下,也是官威流露,同时也让他心中明白,一把手到底还是一把手,权威不容侵犯!

        就算他抬出了叶石生,夏想不给面子也照样不给。表面上夏想是呵斥谢源清,实际上,就是对他刚才提议的直接反驳,表明夏想非常坚定的立场,不同意!就算他拿省委书记来压他一头,夏想在他抬出叶石生之后,第一次在常委会上拍了桌子,态度之强硬,语气之坚决,就是要给所有人一个警告,让所有人都知道,在下马区,谁才是主持全面工作的一把手!

        谢源清被夏想当面指责,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脸更红了,气呼呼地张了张嘴,终于还是低了头:“对不起,夏书记,是我太冲动了。”话一说完,就坐了下来,低下头,再也不肯说话。

        和李涵关系较近的几个常委本来想借机和李涵团结一致,要在今天的常委会上,向夏想一系叫板。没想到,夏想只拍了一下桌子,就立刻让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谢源清偃旗息鼓,已经准备好了发难的几人,都一下熄了心思,再也提不起了勇气。

        PS:第一更送上,祝兄弟们春节快乐!第二更正在码,不一定一定有,如果鼓励多的话,也有可能加班加点在晚上送上。如果没有,也请兄弟们体谅,呵呵,过年了,大家都要快快乐乐的,你幸福,所以我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