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26章 洗牌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26章 洗牌

    作品:《官神

        天亮的时候醒来,夏想一睁眼就发现了白光闪耀的肉色——付先先只穿了三点,蜷着身子躲在床上,看样子挺老实,却不知何时将被子全部踹到了地上,她整个人就都暴露在夏想眼前。www.00ksw.org

        夏想摇头一笑,叫醒了付先先。付先先睁开眼,蓦然发现她近乎没穿衣服裸露在夏想面前,顿时惊叫一声,一下又钻进了被子里面,不敢出来。

        从她刚才的举动夏想可以猜出,表面上很开放很胆大很新潮的小魔女付先先,未必和她自己所说的一样,在男女关系上随心所欲。

        不管如何,此次来京,要感谢付先先的地方有很多。夏想又一次向她表示了谢意之后,就踏上了回燕市的归途。

        到了燕市,夏想没有回家,直接到了区委上班。区委风平浪静,除了各方势力因为付先锋担任市长在即正在重组之外,其他方面倒是没有太大动静,除了庄青云和慕允山之间一次公开的吵架之外。

        庄青云和慕允山因为提拔一名税务局副局长的问题,再次发生了碰撞,两人撕破了脸,在办公室里大吵了一顿,而且惊动了区委的所有人,引发了围观,并且造成了不良影响。

        夏想一回来就听到了晁伟纲的汇报,心里就想,表面上是庄青云和慕允山的矛盾爆发了,实际上,还是两股势力之间第一次摆到明面上的交锋。

        确切地讲,是书记和区长势力之间的第一次间接过招,因为现在一般都将庄青云当成他的人,而根据他的观察,慕允山最近向李涵靠拢趋势越加明显,如果慕允山不是认为有了更大的靠山,他怎么可能会和同一个阵营的庄青云当面吵架?

        况且,庄青云还是他的分管领导!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慕允山和胡增周渐行渐远,他这么做是向付先锋的投名状也罢,是故意示威也罢,夏想明白,慕允山向付先锋投诚了,或者说,慕允山今后在下马区将会和李涵保持一致了。

        也许是慕允山得到了付先锋的什么许诺,也许是他听到了李涵和叶石生之间关系的什么风声,总之,胡增周是彻底失去了慕允山。下马区的势力,第一次重大洗牌先由组织部长开始了。

        夏想正沉思时,傅晓斌来了。

        傅晓斌笑眯眯的先是问了好,然后才又一脸沉重地说:“慕部长向李区长走近了……”

        傅晓斌身为区委的大管家,又自认是夏想的跟前红人,为人又心思剔透,自然对区委的风吹草动全部记在心上,他听到夏想回来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前来汇报最新动向,一是显得他和夏书记之间关系密切,二是也能提升他在夏书记心目中的重要性。

        夏想微一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了此事。

        傅晓斌也清楚,如果他仅仅是向夏想汇报一下慕允山的动向,也显示不出他的本事,因为慕允山的动向在区委人人皆知,谁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他身为区委常委、区委办主任,如果目光只盯着事情的表面,也是无能的表现。

        傅晓斌就主动递过一只烟——他知道夏想除非有必要,一般情况下很少抽烟,但还是习惯上敬烟——果然夏想摆了摆手,他就呵呵一笑,及时收回了烟,自己点上:“领导,慕允山是靠不住了,不过滕非还有可以争取的地方……”

        夏想会心地笑了,身为一把手,手下有几名得力的干将,绝对是一件幸事。傅晓斌有眼色,会来事,虽然稍微有点势力,但人无完人,他还算是值得重用的帮手。滕非的去留,正是夏想的关心所在,回来下马区之后,傅晓斌是第一个向他提到滕非的人。

        可见,傅晓斌很清楚区委中的势力分布和所有常委的立场。

        滕非在下马区是和慕允山走得最近,但不要忘了,他是胡增周提拔上来的,同样也是区委常委,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他不可能事事跟随慕允山,毕竟他也是下马区的一号人物。再有在事关站位的重大问题上,他不可能和过家家一样,慕允山向东,他不向西。

        因此,身为区委之中一个关键职务,宣传部长的立场,夏想也很看重,傅晓斌上来就提到滕非,也是让他心中欣喜,傅晓斌是个人才,能猜到他的关切之处,就是值得信赖的下属。

        “哦……你和滕非也有共同语言?”夏想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

        “昨天庄书记和慕部长吵架后,我见滕部长有点闷闷不乐,就拿上新到手的好茶去找他聊天。”傅晓斌爱抽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会意地笑,“聊着聊着,我就摸透了滕部长的想法,他和慕允山关系莫逆,无话不说,但又对胡市长很有感情,听他的意思是,慕允山也向他透露过让他转向付先锋的立场。”

        滕非左右为难的态度,差不多符合夏想的猜测。夏想对滕非的认识就是他为人尚可,但就是性格有点优柔寡断,立场摇摆。

        “滕部长人还算不错,晓斌,你以后和滕部长多谈谈心,交友交心,滕部长为人最重感情,你也最喜欢交朋友,是不是?”虽然滕非就算争取过来也不一定可靠,但夏想还是愿意争取一下,反正有傅晓斌出面,就算不能让滕非完全倒向自己的一方,也要让他保持一个中立的立场为好,不至于在常委上会发出反对的声音。

        傅晓斌心领神会,点头笑了:“我最喜欢交朋友了,上次和滕部长的谈话还算愉快,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开始,估计以后也会有不错的进展。”他前来向夏想汇报工作,就是要听取夏想的指示来了,看夏想对于拉拢滕非是一个什么立场。既然夏想表示了同意,就是对他的做法持赞成态度了,就让他十分得意他走对了一步,摸对领导的心思。

        傅晓斌喜滋滋地离开了夏想的办公室,琢磨着怎么继续深入发展他和滕非之间的“朋友”关系。他对于下马区局势的还是持乐观的态度,别看李涵现在初展手段,开始了和夏想之间的角力,但他还是深信最后的胜利者肯定是夏想。

        夏想在身为区长的时候就端掉了身为书记的白战墨,现在夏想身为一把手,还能对付不了一个二把手的李涵?主要是傅晓斌有点看不上李涵的作派,总觉得李涵有点做作,不够大气,和夏想相比,为人处世有点故作姿态。

        不过傅晓斌还是隐隐有点担心,夏书记最大的后台陈风即将调离燕市,虽然也听说夏书记和胡市长关系也不错,但胡市长性格不强势,就算当上了书记,也未必能压得住付先锋。付先锋和夏书记是死对头,他当上市长之后,能有夏书记的好?

        还有一天,最近下马区有一个传闻,说是李涵和叶石生关系不错,虽然未经证实,但见李涵最近在区委里面的作派,以及他越来越拿腔拿调的官腔,傅晓斌也心里清楚,恐怕传闻属实!如果李涵真的傍上省委书记这棵大树,会不会压夏书记一头?

        一个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要不要及时向李涵表示一下靠拢?万一李涵西风压倒了东风,他在下马区的日子岂不是就难过了?不过这个念头只是片刻闪过,随即他又否定了左右逢源的想法,表面上看夏想现在实力大减,但夏想总有出人意料的手段,谁知道他背后会不会有什么更强硬的靠山?再者说了,他傅晓斌可不是墙头草一样的人物,要坚定立场。

        傅晓斌坚定了立场,乐呵呵地又找滕非去了。

        中午时分,夏想分别给李沁、萧伍、孙现伟打了几个电话,商议下一步的动作。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现在是一片硝烟,纷纷高举促销的大旗,各项促销活动精彩纷呈,将整个销售市场鼓动得是热闹非凡。

        长基商贸控制的房源也是促销力度不小,又重新扳回了不少市场,毕竟基数最大。现在各处楼盘销售前景看好,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初步呈现出井喷之式。

        井喷,从GDP的角度来看,从官员的政绩来看,是好事。但从长远来看,井喷过后,必须会有疲软期。再加上现在的井喷是被元明亮刻意制造出来的假象,是强行提升出来的井喷,必然会有后果严重的后遗症。

        但现在初显井喷,也无法压制,因为还不到饱和的时候。

        是该让江山房产上马经济适用房的时候了,夏想心中有了主意。

        只是没想到,付先锋的手段来得既快又犀利!

        下午一上班,李涵就提议召开常委会讨论下马区的经济形势。一般区长提议召开常委会,事先会向书记透个风,但李涵没有事先向他打招呼,而且提议召开会议的语气又十分迫切,夏想没有压一压,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一进会议室,夏想就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同寻常,因为李涵的脸色不太好,同时和李涵关系较好的几个常委,也是一脸冷峻,仿佛有什么重大问题要发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