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25章 祸根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25章 祸根

    作品:《官神

        不过他一直没有拿定主意,到底要不要乘机得手。www.00ksw.org

        丛枫儿今天出去到西单购物,女人的天性就是喜欢买东西,她正转个高兴时,却不知道已经被人盯上了。

        早在丛枫儿来京城培训之前,白战墨就知道了丛枫儿的底细,而且他一直暗中让人盯紧了丛枫儿,正愁没有机会下手之时,丛枫儿却来到了京城,正合他意。今晚又是她一人出来上街,白战墨就动了坏心思,先是找了两个女人跟紧了丛枫儿,后来在丛枫儿出来的路上,将她劫持了过来。

        白战墨就是要报当年的仇,不仅仅是因为他被丛枫儿陷害,还因为他感觉受到了感情上的巨大伤害,他对丛枫儿还真动了感情。丛枫儿不但利用了他的好感,还玩弄了他的感情,就让他大感痛心。

        今天终于将丛枫儿绑来,没想到丛枫儿不哭不闹,还十分冷静,就让白战墨知道她不好对付。不好对付也要对付,再强硬她也是女人,女人就有柔软的地方,就硬不过男人。

        不过耗了半天时间,丛枫儿没有一点害怕,更没有交待真相,白战墨终于失去了耐心,三分钟转眼过去了,他对坐在椅子上的一言不发的丛枫儿恶狠狠地说道:“时间到了,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别怪我不客气了……”

        白战墨凶狠地冲上去,一伸手,就拉住了丛枫儿的上衣,一用力就扯下一个扣子:“再不说,我扒光你,看你还装什么大头蒜!”

        房间里有床有桌椅,地方不大,但布置得还算不错,不算眼前紧张、诡异的气氛的话,也算是男女幽会的一处好地方。不过就在白战墨动手的一刻起,忽然一股白烟从门外冒了进来,呛入了白战墨的鼻子,让他顿时大吃一惊:着火了?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突然房间的灯灭了,紧接着只听到门一响,似乎冲进来两个人,一人来到近前,白战墨还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就觉得头上被人重重地击打了一下,顿时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昏倒在地。

        白战墨昏倒之后,后面的人好象还不解恨,用力在他脸上踹了两脚,最后还恶作剧一样,又拿出墨水笔在他脸上写了两个大字:“混蛋!”

        两人之中,一人收拾白战墨,另一人来到丛枫儿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丛枫儿,是我,快跟我走。”

        丛枫儿喜出望外,她听出了来人的声音,是夏想,真是夏想。他简直是神兵天降,突然就闯了进来,突然就救了她,和传说中的身穿七彩金衣,脚踩五彩祥云的神话英雄没有什么不同,他就是她的传奇!

        丛枫儿喜极而泣,一下扑入夏想的怀中:“谢谢你救我,真的是你来救我,我开心死了。”

        收拾完倒在地上的白战墨之后,付先先来到两人面前:“行了,别搂搂抱抱了,赶紧走。”

        夏想几人迅速地离开院子,发动汽车,转眼就离开了现场。几人走后,白战墨才悠悠醒来,推开门一看,顿时又眼前一黑,差点又气昏过去——眼前一片狼籍,烧的烧,砸的砸,他在京城之中最值钱的一处私宅所珍藏的满清时的家具,全部付之一炬不说,连一些花瓶都砸得粉碎!

        损失惨重,真他妈的狠呀,简直就是杀人放火的强盗!白战墨摸了摸后脑上面的血,看到眼前被人打得稀巴烂的房间,欲哭无泪,心里恨得只想杀人。

        杀谁?他根本没有看清来人是谁?而且刚才又昏迷过去,没有听到对方说话的声音。他怀疑是夏想,但一没证据二没亲眼所见,凭什么指证夏想?再说就算能指证夏想,他是绑了丛枫儿在先,他哪里还敢说什么?

        只能吃哑巴亏了。

        白战墨气得直想骂娘,张了张口,却化成为无语泪两行,谁这么缺德带冒烟,摸黑打人不说,还毁了他精心收购的明清以来的古董,真狠!

        真狠的人不是夏想,是付先先。付先先眼尖,看出了房间里面摆设的东西虽然简陋,但都有来历,少说也值不少钱,就又砸又放火,毁了个一干二净。

        夏想也没拦着,知道她喜欢发坏,再说他只顾上救丛枫儿了,也没有心思劝付先先什么。

        几人逃离了之后,丛枫儿才慢慢恢复了平静,才发现和夏想一起的是一个妙龄女孩,就误会了夏想和付先先之间的关系,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讲述了一下她被白战墨绑来的经过,又郑重谢过了夏想和付先先。

        夏想摆摆手,没说什么,付先先却说:“不用谢我,我不认识你,也不是为了救你,就是为了好玩。不过白战墨真不是个东西,想强暴女人。我平生最恨用强的男人,刚才忘了在他的命根子上踢上一脚。”

        丛枫儿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心想夏书记怎么认识了这样的一个小魔女?夏想知道丛枫儿有点误会了,就笑着解释了一句:“付先先是付先锋的妹妹,不过她有个性,嫉恶如仇,是一个现代侠女。”

        付先先乐不可支:“还侠女?你叫我小魔女最好,我可不喜欢当什么大侠。”

        将丛枫儿送到肖佳的楼下,夏想考虑一下,还是不再上楼,让丛枫儿向肖佳说明一下即可。丛枫儿没有意见,犹豫一下,还是来到夏想身边,俯在他耳边小声说道:“白战墨一直没有死心,还想找你的把柄想要害你。他当时问我的时候在录象,就是想让我说出是你指使,然后找人翻案。”

        夏想点头:“我知道了,你以后小心一点,别再一个人出去了。”

        丛枫儿坚定地说道:“吃一堑长一智,说不定什么时候,白战墨还会栽到我手里,等着瞧。”

        看她一脸坚定而且信心十足的样子,夏想劝道:“女人在男人面前,总是容易吃亏,你以后别做傻事了,对付白战墨,有我就可以了。”

        “不,他惹了我,我要让他偿还!”丛枫儿又有意无意地看了付先先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付先先望着丛枫儿的背景,古怪地一笑:“你的眼光还真不错,根据我的观察,她的床上功夫肯定不错,你看她走路的姿势,风摆杨柳,腰有力,腿笔直……”

        夏想忙打断她的话:“走,去你的住处,借宿一晚。”

        刚才丛枫儿说要继续找白战墨的麻烦,夏想只当她是随口一说,却没有想到以后还真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让东山再起的白战墨再次和丛枫儿狭路相逢……他没有想那么长远,只是由白战墨今天找丛枫儿的麻烦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丛枫儿陷害白战墨的事情,终究是一个漏洞,白战墨如果一直想要讨还回来,虽然经今天一闹,他估计暂时也不敢再找丛枫儿的麻烦,但不保证以后还会得了机会采取其他手段来让丛枫儿屈服。

        硬的不行,来软的,白战墨又不是一般人,他应该还有后手。

        由白战墨联想到付先锋,夏想不由无奈一笑,今天赵小峰的小三闹事,却又牵扯到了付先先,传到了付先锋耳中——本来付先锋已经以为他和付先先之间是清白了,现在好了,他和付先先又凑到了一块儿了,还真成了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洗不清就不洗了,今天就先在付先先家中凑合一晚上,反正现在付先锋已经认定他上了他的妹妹,他和付先锋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再也解释不清了。

        京城之行,等于他和付先锋之间的鸿沟又加深了几分,等于他和赵小峰有了间接的正面接触,还好,他也知道了赵小峰有小三的事实,虽然说一个小三对赵小峰的地位造不成任何影响,但把柄再小也是把柄,利用好的话,也是一把利器。

        至于白战墨,夏想暂时不想拿他怎么样。白战墨就算东山再起,还是等上两年,他从副厅倒下,再起的时候也顶多还是副厅,不足为虑。主要是付先锋担任市长在即,却和他误会加深,也不知他会怎么对付自己?

        下黑手应该不会了,付先锋经过上一次背后较量的失败,再有他现在升任了市长,应该风物长宜放眼量了,就要从大处入手了,而且现在的形势不比当初。

        但夏想还是隐隐担心,上一次付先锋就是因为误会了自己和付先先的关系之后,才痛下决心要对自己下手,现今再次听说自己和付先先在一起,他肯定还会恼羞成怒,又会有什么手段要施展出来?

        不管如何,应该是不会善罢干休了。

        夏想赶到了付先先的住处,才发现犯一个错误,付先先的房子比他想象中小多了,不但小,还只有一张床。原来以为她就算不住一个200平方的房子,少说也要住三室的房子,结果却是一室。付先先的理由很充足,她一个人住大房子也浪费,而且她胆小,一个人睡大房子,睡不着。

        外表开放似乎胆子很大的付先先,原来也有女人天生怕黑的一面。夏想笑笑,想走又觉得不够大方,就索性躺在沙发上,和衣睡下。

        折腾了一晚上,也确实累了,片刻之后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