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20章 鸿沟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20章 鸿沟

    作品:《官神

        吴老爷子摇头一笑,心想夏想总能问到点子上,就说:“我当然是鼓励他,他为吴家出力,做事的手法再不符合我的原则,他也是吴家唯一的支点,必须要扶起来。www.00ksw.org不过我提议要采取曲径通幽的手法,不必非要态度强硬地一定拿下不可,可以借力打力,可以提出交换,甚至可以打着拿下省委秘书长的位置当幌子,最后时刻态度大变,来换取市委副书记的位子。可惜的是,才洋还是没有听进我的劝,一心认定他在京城已经站稳了脚根,他总觉得政治上的较量,还是以实力为第一,他忘了,当年一个政治局委员就因为气势过人,最终还是在常委会上表决时被一票之差丢掉了前途,落了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夏想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吴老爷子果然厉害,如果吴才洋按照老爷子的想法,现在燕市市委副书记的人选,绝对是吴家人!而吴才洋刚愎自用,非要强势力挺,结果惹得三家联合,再加上触动了中央高层的利益,最终落了一个一无所获的下场,也是一次惨痛的教训。

        姜还是老的辣,如果吴才洋在三家联盟形成之前,突然向中央高层提出交换条件,放弃省委秘书长的人选,来换取燕市市委副书记的位子,高层之中顾忌吴家的势力,多少也要给吴才洋一个台阶下,而且吴才洋只需要稍微向付家透露一点,愿意支持付先锋担任燕市市长,表面上看是吃了亏,实际上还是得到了实惠。

        但吴才洋却认死理,不知变通,或者说,拉不下面子,有了今日之败,也在情理之中。吴老爷子坐视不理,也是希望吴才洋从中吸取教训,不要因为他的个人能力原因,而让吴家逐渐走下坡之路。

        夏想还是由衷地佩服吴老爷子的思路,果然是谋局第一人,从大处着眼,却从小处落手,一点点蚕食别人的势力,侵占地盘,正是瞒天过海的高明之策运用到了十分娴熟的境界。

        相比之下,吴才洋的咄咄逼人,强势凛人,正是官二代的作风,又自认有强大的家族势力撑腰,自然懒得再运用迂回之计,直接就想仗势欺人,结果还是低估了形势,高估了自身实力。

        其实吴才洋的做法和后世许多官二代用权势压人,富二代用钱砸人是一样的道理,国内为什么家族企业很难传承下去?为什么官二代数不胜数,最后能出人头地的没有几人?大部分都是靠父辈的大树乘凉一代,再下一代就基本上泯然众人矣了,就是因为习惯了仗势欺人,习惯了认为有钱就拥有了一切,却不习惯动脑子。

        古往今来,智慧永远是取胜的第一条件。

        美国如此强大,世界第一,也不是处处炫耀武力,而是采取分化、拉拢和借力打力的手段,才在世界上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在中东,依靠一个以色列就让整个阿拉伯国家如坐针毡,在亚洲,利用日本、韩国和东盟对中国形成包围,在远东,利用几个欧洲小国布置反异装置,让俄罗斯如芒在背,整个世界都在美国智慧的布局之下,如囊中之物,更不用说利用台湾来制衡中国,只需要卖一些陈旧的过时的武器给台湾,既赚了钱,又让炎黄子孙陷入了内杠之中。

        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有不到300年历史的美国人就能将中国古人的战略智慧运用得如此娴熟,而我们却在抛弃祖先的智慧结晶,非要去捡西方早就弃之不用的所谓计谋,连拾人牙慧都不算,根本就是拾人唾涕,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吴才洋的举动,何止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根本就是双手空空,一无所获,一败涂地!

        吴老爷子现在是因为身体有病或是其他原因,暂时不再主导吴家的事务,也可能是有意逐步让吴才洋掌控大局。只是吴才洋太自以为是了,完全将老爷子一生沉浮官场的经验不拿来借鉴,反而非要刻意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做。吴才洋是固执也好,是性格使然也好,导致了最后的惨败,对老爷子来说,估计也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如果吴才洋能够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胜不骄败不馁,重新认清形势,以后再在重大选择面前,审时度势再做出决定,此次失败不过是痛失一个省委秘书长的宝座,不足为虑,以后再慢慢找回利益。忧的是,万一吴才洋还是没有痛定思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想要讨回面子或是公道的话,吴家因为有一个短视的掌舵人,就是一艘航空母舰,也有沉没的可能。

        夏想也是无奈地摇头,暗中叹息一声,吴才洋一向和老爷子不太和拍,有十几年的不回家的过去。也许连若菡的性格也遗传自吴才洋,也是和父辈不和,她甚至和整个家族格格不入,还好,连若菡遇到了他,慢慢消磨了个性,又是女人,有了孩子之后,夏想就感觉连若菡的性格温和了许多,一颗心全扑在了孩子身上,况且她对权势和名利十分淡然,性格没有再向越来越固执的方向发展男人,尤其是醉心于权势的男人,也许在没有登上高位之前,对外经常会流露出性格中隐忍、宽容的一面,目的就是为了拉拢人心,巩固势力。一旦登临高位,性格之中唯我独尊、自高自大的一面就会极度膨胀,容不得别人说他半句坏话,甚至还要将自己塑造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人,仿佛古往今来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他就是唯一一个神一样的存在。

        吴才洋虽然不至于如此狂妄,但他不接受别人的意见,连老爷子的提议也置之不理,也是自信膨胀到一定程度的表现。

        当年燕省的省委书记高成松,在初到燕省之时,也是踏实做事,勤恳做人,也为燕省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也被不少人认同。后来接任了省委书记之后,又因为得到了当时的第一人的赏识,就开始了个人主义恶性膨胀,自恃位高权重,目无党纪,独断专行,最终走上了严重违纪的道路。

        相信吴老爷子一生沉浸于官场之中,见多了省部级大员的沉浮,也亲眼目睹过政治局委员一级的人物也有身败名裂的时候,知道政治的残酷性和严重性,更明白平衡之策在政治之中的运用,他对吴才洋,应该还是恨铁不成钢的心思多一些。

        果然,吴老爷子迎着暖暖的阳光,却长长叹了一口气:“才洋和我之间,有隔阂,和若菡之间也不亲近,如果你能走近他,让他信任你,也许你能在一旁劝劝他,少做意气之争!”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大家族也不例外。吴老爷子一生心血,三个儿子却没有一人入得他眼,眼见偌大的基业有可能逐渐下沉,怎能不让他痛心疾首?

        吴老爷子的沧桑和沉重让夏想怦然心动!

        只是夏想知道,在吴老爷子看似真情流露的外表之下,也许是他一生政治生涯练成的不着痕迹的表演,但不管怎样,老爷子还是对他有所期待,还是希望他能加入吴家,是真心让他辅助吴才洋也好,或是看中了他的能力也好,老爷子今天和他见面,和他谈心,其实还是和他预料的差不多,是想让他看在亲情之上,和吴家站在一起。

        夏想还真不能和吴家站在一起,他的立场很坚定,早在认识连若菡之时,初步听说有家族势力之初,他就没有想过要借助家族势力走仕途之路。现今当他对家族势力有了更深的了解,而且也拥有了一定的关系网之时,更是清楚依附于家族势力,不是他的初衷。

        眼见快到了中午时分,不知不觉他和老爷子坐在椅子上已经一个小时了,夏想伸手搀扶了老爷子一把:“现在还是很冷,老爷子,别在外面坐得太久了。”

        老爷子见夏想避而不谈刚才的问题,知道还是没有打动他,心中微感遗憾,不过脸上也没有流露出来,而是用手一指房门:“走,去屋里喝喝茶,静静心。”

        说是喝茶静心,可能也是老爷子认为他是因为对吴才洋有意见,是意气之争,夏想也不明说,点头应下,就扶着老爷子走进了连若菡的别墅。

        一个小时后,夏想站在别墅的大门之处,目送着老爷子的汽车远去,心中却是一片平静。茶是好茶,味道甘美,话是好话,意味深长,但却一直不合拍,节奏不同步。走的时候,老爷子眼中一抹失望之色难以掩饰,夏想也没有多说什么,有些事情勉强不来。就算他答应了老爷子,非要和吴才洋走近,想影响吴才洋,也许还会收到恰得其反的效果。

        走走看看再说,吴才洋和他之间,还有很大的鸿沟需要跨越,急不得。

        夏想一个人在别墅里面愣了一会儿神,就又给梅晓琳打了一个电话。

        赶到梅晓琳家中时,梅晓琳已经请假提前回来,夏想敲开门,正看到梅晓琳拉着梅亭的手,站在门口,一脸浅笑地等他。

        梅亭长高了不少。

        打扮如花朵一样的梅亭眼睛转个不停,上下打量了夏想几眼,脆生生地说了一句:“叔叔好!”

        一声“叔叔”叫得夏想感慨万千。

        夏想蹲下身子,伸开双臂:“来,让叔叔抱抱。”

        梅亭看了梅晓琳一眼,迟疑着不肯过来,梅晓琳温柔地说道:“亭亭,以后让叔叔当你的干爸爸,好不好?”

        “为什么是干爸爸,不是亲爸爸?”比连夏小上几个月的梅亭,因为是女孩的缘故,说话非常清晰,也十分悦耳动听,让夏想听了心潮澎湃。

        梅晓琳无限幽怨地看了夏想一眼,夏想就接话说道:“因为干爸不能常在你身边,只能抽时间来看你,所以就是干爸爸。”

        梅晓琳也说:“有干爸爸总比没有爸爸强,是不是?快叫干爸!”

        “干爸!”可能是出于对爸爸的向往,也许真是血浓于水,梅亭终于松开了梅晓琳的手,扑入了夏想的怀中,甜甜地叫了一句之后,又俯在夏想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声,“我以后就叫你爸爸,好不好?干爸爸不好听,我不喜欢。”

        女儿的小小心思,直让夏想心神荡漾,他紧紧抱住梅亭,也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好,以后就当成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不许告诉别人,好不好?”

        “好。”梅亭开心了,伸出粉嫩的手指,“拉勾上钓一百年不许变!”

        夏想就和梅亭拉了勾,偷眼看时,梅晓琳在一旁脸上带笑,笑里有泪,分明是开心的泪水。

        随后,和梅晓琳坐下说话。

        梅晓琳在团中央的工作平淡无奇,平常就是一些琐碎的没有新意的工作,她因为无意于仕途,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反正总比在家闲着无事可做强。

        梅晓琳穿了一身职业装,打扮很中性,脸上没有一点化妆,素面朝天。也许是心情好的缘故,微微有些光彩照人。在夏想认识的几个女人之中,梅晓琳不算最漂亮,身材也不算最好,皮肤也是中等偏上,相比之下,似乎最没有特色,但实际上,她还是有许多别人不及之处。

        首先,梅晓琳的性格最直接,比起连若菡的大胆,她对夏想很少客气,不管是置气还是故意,反正就是不被夏想左右,夏想也拿她最没有办法,因此在夏想眼中,梅晓琳的爽直之中,透露着几分难能可贵的可爱。

        其次,梅晓琳的漂亮不是知性美,也不是妩媚,而是一种很干净的漂亮。当年夏想初识曹殊黧时,曹殊黧留的是短发,给人十分干练利落的美感。当然现在黧丫头留的是长发,增添了不少女人的风情。而梅晓琳始终是短发,刚认识她时是,现在生了梅亭,也是。短发再加上她中性的穿着,还有一点也不化妆的素净脸庞,给人的感觉很阳光很恬然。

        还有,梅晓琳和以前相比,多了母爱的光辉,少了幽怨和抢白,说话时也淡然了许多,就更多了异样的女人味道。

        夏想暗暗感慨,生活改变一个人的力量十分巨大,梅晓琳成熟了,更有女人味道了,同时,又沉静了许多,可以说,她现在能够安心于团中央的琐碎工作,对她以后的成长非常有利。

        团中央第一书记现在是郑盛……郑盛,在团系中算是第三阶梯的人,因为在夏想重生之时,他刚刚担任了湘江省的省委书记,是中央委员,尚未进入政治局。

        但郑盛是60年生人,现年才44岁!44岁的正部级高官,如果说以后没有政治前途,谁也不会相信。等后世郑盛担任省委书记之时,才50岁。50岁的封疆大吏,5年之后才55岁,进入政治局几乎是可以预见的结果。

        况且他是团系之中一直颇受重用的一人。

        夏想就试探着问:“郑盛为人如何?你和他有过接触没有?”

        “郑书记……人很和善,好说话,戴一副眼镜,说话时慢声细语,比较好打交道。”梅晓琳一眼疑惑地看了夏想一眼,心想他和郑盛又不认识,可以说八杆子打不着,怎么关心起郑盛的为人了?想不通,但夏想有问,她还是细心回答,“我和郑书记接触过几次,他对所有人都很和气。”

        “我建议你以后多向郑书记汇报汇报工作,多和郑书记走动走动,向他多请示,对你以后的成长有利。”和梅晓琳之间,夏想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直接就说出了心中所想,“郑书记以后外放到地方上,肯定要从省长做起,如果有郑书记赏识你,他走的时候点名要你,你的仕途之路就宽广了。”

        梅晓琳一脸讶异,过了片刻才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你是我关心我的前途,还是别有用心?是不是叔叔也说我以后大有前途?我对仕途上的发展兴趣不大,你不用乱操心了。”

        梅晓琳有家族势力借助不假,但以后国内的政治形势会更加复杂,团系、太子党,还有隐性的家族势力,再有草根出身的部分高层,差不多是四方博弈,能多条后路就多一个保障,没有铁打的江山,也没有永不衰落的家族。

        “你不从政也是可惜,我觉得你用心当官的话,也不比别人差,嗯,不比别的女性官员差。”夏想说的是实话,梅晓琳漂亮是漂亮,但不是连若菡一样的无比动人,又不是曹殊黧一样的温柔可人,更不是肖佳一样的妩媚诱人,以上三女都不是当官的材料,国内官场也不允许一个绝色美女升到高位。梅晓琳有端庄之态,有家族背景,如果在工作中多用些心,不愁没有前途。

        夏想也希望她能成为国内第一位女性省委书记。尽管路途漫长也未必会成功,但有希望总归是好事,也让梅晓琳有追求有人生目标。

        “我希望你能成为国内第一个女性省委书记!”夏想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郑重其事地对梅晓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