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97章 应对和反击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97章 应对和反击

    作品:《官神

        夏想忙恭敬地回应苏功臣:“怎么敢劳动苏书记大驾?我不让您接,您就想让我请您吃饭了,要是您出去接了我,我还不得天天请您吃饭?”

        “我就那么稀罕你一顿饭?”苏功臣哈哈大笑,亲热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不过话又说回来,让你请一顿饭也不容易,不是谁都能让你给面子的……”

        众人面面相觑,苏功臣和夏想之间有什么猫腻,两人说话,好象在暗指什么事情?

        夏想微笑不减:“苏书记这话说的,好象我多小气一样。www.00ksw.org既然您开口了,行,明天我就请您吃饭,您可不能不去。”

        苏功臣立刻点头,好象生怕夏想反悔一样:“你说的,我可是记下了。”

        一来一往,过了两招,直把众人看得一头雾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夏想却是心明如镜,知道苏功臣为的还是郭录的事情。

        年前白战墨落马之时,作为交换条件,苏功臣提名了郭录接替一直病休的刘大来担任下马区副区长,夏想答应了。后来就向市委提交了让刘大来病休的报告,市委很快批准了刘大来的病休,同时提名郭录为下马区副区长候选人。

        郭录上任之后,夏想并没有给予过多的照顾,倒不是他不履行当初对苏功臣的承诺,而是李涵担任了区长,在没有摸透李涵的立场和风格之前,他不会再向政府班子多伸手脚了,以免落人诟病。现在区政府里面,常务陈天宇是他的人,还有吴港得和曲雅欣两个副区长,再多一个排名靠后实权不大的郭录,不但没有什么帮助,反而会给人他过多插手政府事务的不好印象。

        燕省自从高成松下台之后,中央在给他定论之时有一句“过多插手政府事务”,由此,燕省大小官员,尤其是书记在插手政府事务时,总会多一个小心,避免重蹈覆辙。殷鉴不远,高成松堂堂的省委书记也被连降三级待遇,在没有混到省委书记之前,一旦犯事,就不是只降低待遇这么简单的事情了,肯定是毁了前途。

        夏想相信凭借他的政治智慧,肯定不会有被人指责过多插手政府事务的问题出现,但也要多一些注意事项不是坏事,况且李涵以前还曾经是叶石生的人,天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开了窍,又重新投到了叶石生的门下。

        如果夏想是李涵,早就和叶石生修补关系了。叶石生为人最是耳根软,只要李涵摆出足够低的姿态,哪怕表演一把,在叶石生面前痛哭流涕一场,绝对可以重新获得叶石生的信任。只不过并非人人都能准确把握一个省委书记的脾气,事关自身利益之时,往往又是慎之又慎。再有省委书记的光环又会给叶石生增加不少掩护,根据夏想的暗中观察,李涵迄今为止,还没有主动向叶石生表示忠心。

        不是不想,是不敢也。

        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让夏想没有照顾郭录的是,郭录似乎不太懂事,到了下马区之后,和他见面只是点头问好,连话也不肯多说一句,好象还在主动等他表示,郭录才会应声靠拢。既然郭录都不主动上门来汇报工作,夏想还真不在意政府班子有没有多一个向他靠拢的人。

        恐怕也是郭录自恃有苏功臣撑腰,有点傲然。不管如何,夏想对他的印象一般,也从来没有在李涵面前主动提起过郭录。

        今天苏功臣含沙射影地以吃饭为由,来暗示郭录的事情,夏想推脱不过,只好以请他吃饭为回答,答应下来。表面是苏功臣让他请吃饭,实际上苏功臣还是暗指他要和夏想、郭录三人一起坐坐,他要从中说和说和。

        姑且听之,姑且看之,夏想倒想看看在苏功臣的引荐之下,郭录还能拿出什么态度。

        夏想和苏功臣在一旁说话,胡增周就在一边微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既不走近,也不坐下。在场的人中,以胡增周和苏功臣级别最高,两位大领导一左一右,如众星捧月一样围着夏想,都站在不坐,所有的人就都坐不住了,一片忽啦啦的椅子挪动的响声过后,全体起立,向夏想、胡增周和苏功臣三人行注目礼。

        夏想当然明白众人不是看他的面子,是因为身后胡市长,身前苏书记,但众人的集体起立,表现得好象是在迎接他一样,他可没有觉得多有面子,多有排场,而是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是的,确实是压力,因为夏想注意到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是嫉妒,是不满,是愤慨,反正没有什么正面情绪,就让他感觉无意之中,他很不幸的成了众矢之的。

        尤其是市北区委书记孙爱勇的目光,更是如一只利箭射来,仿佛要一下将他身上射出一个大洞一样,全是不满和嫉妒。

        夏想就多少有点不解,他和孙爱勇平常没有什么来往,孙爱勇怎么对他好象大有意见?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过孙爱勇……夏想是没有得罪过孙爱勇,不过并不妨碍孙爱勇对他的嫉恨。因为孙爱勇身为市北区委书记,本是高配市委常委,理应在全市所有区委书记之中,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不料下马区成立之后,夏想横空出世,担任区长时还好一些,等夏想接替白战墨坐上下马区委书记的宝座之后,孙爱勇全市第一区委书记的桂冠,就让给了夏想。

        虽然夏想没有高配市委常委,但最年轻的区委书记、最英俊的区委书记、最有前途的区委书记、威望最高的区委书记、最受百姓爱戴的区委书记……等等,一系列的头衔都戴在夏想一个人的头上,立刻将他全市最一区委书记的光环压了下去,现在,在市委大院一提起全市最有名的区委书记,必是夏想,再也没人提到市委常委、市北区委书记孙爱勇的大名。

        孙爱勇年纪比夏想大了不少,理应比夏想更成熟更稳重,只不过人在官场,所图无非名利而已,现今孙爱勇完全被夏想抢了风头,自然心中不快,视夏想为最大的对手,尽管说来,他和夏想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而且现在下马区的经济规模还远远比不上市北区。

        但孙爱勇也清楚,以下马区现在的发展速度,不出两三年就有望超过市北区成为全市第一大区,到时说不定市北区委书记的常委头衔,就得拱手让人了。

        尽管到时他也到点了,也该升上一步,夏想就算进入常委会,也不会更不可能夺走他的常委名额,但市北区多少年来区委书记一直高配常委,如果从他以后丢掉高配常委的传统,也是他无能的表现。

        归根结底,还是夏想的光芒过盛,气势过旺,孙爱勇就一直对夏想不太感冒,而且意见大了。当然也和夏想一直和陈风关系过近有关,因为孙爱勇一向不受陈风重用,他还曾经向陈风表示了忠心,却被陈风置之不理。

        连带就让孙爱勇越看夏想越不顺眼。

        没想到胡市长的生日也请了夏想,而且夏想一来,苏功臣还起身相迎,就更让孙爱勇愤愤不平,夏想凭什么,他又不是市委常委,不过是一个副厅,就算他和陈风关系密切,陈风也即将调走,他还能嚣张多久?

        孙爱勇再看夏想不顺眼,场面上的应酬也必不可少,他也主动和夏想握手,笑道:“夏书记,最近很少见你来市委走动了,怎么,陈书记虽然快要走了,也要多来看望看望他才对。”

        孙爱勇含沙射影,暗中讽刺夏想见风使舵,见陈风将要调走,就不再和陈风走动密切……在胡增周的生日宴会上提到陈风,显然是故意给夏想上眼药。

        夏想一点也不生气,呵呵一笑:“陈书记是高升,也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再回燕省,再说我和陈书记之间,也不用经常有表面上的走动。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我认识胡市长比认识陈书记还早,我刚刚步入官场时,遇到的第一个贵人就是胡市长……说来话长了,以后有机会,我倒愿意给孙书记讲讲当年是如何认识胡市长的,真是一段让人怀恋的时光呀……”

        夏想的话一说完,胡增周笑容更盛了,苏功臣脸色变了一变,而孙爱勇却是哑口无言,顿时说不出话来。

        夏想的反击太犀利了。

        以后陈风也许会回燕省,不说燕市而说燕省,是暗指陈风什么时候重回燕省的话,说不定就是省长了,肯定会是名正言顺的省领导。随后话题一转,又重提和胡增周认识时的当年之事,既是还击孙爱勇的无理取闹,又是故意说给胡增周听。

        夏想说的也确实是实话,当年他就是认识胡增周在先,其后才认识了陈风。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是有意透露给胡增周一个信息,他夏想是念旧之人,一直记得当年的情谊,时刻未曾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