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89章 纷乱的常委会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89章 纷乱的常委会

    作品:《官神

        “众大集团初步拟定投资2个亿在城西村建造配件厂,也在区政府立了项,但有些常委对众大集团在城西村建厂有不同意,认为城西村的地皮最适合建造住宅小区,用来建厂有些浪费。www.00ksw.org这个问题稍后我们再详细讨论。”

        “最后就是文泰房产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夏想微一停顿,见李涵停止了翻看资料,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知道触动了他的神经,就暗暗一笑继续说道,“文泰房产的资料大家手中都有,是来京城的开发商,老总叫赵康,怀着一腔热情来下马区投资开发房地产。我们现在正是高举招商引资的旗帜,要多方为开发商创造有利条件,不能寒了开发商的心。文泰房地产也提出申请,想要在城西村投资高层住宅小区,在地点上就和众大集团起了冲突,是一个难题。”

        夏想说完,冲李涵微一点头:“请同志们畅所欲言,谈谈看法。”

        李涵首先发言:“基本上四牛集团的养殖基地没有什么异议,是曲雅欣同志拉来的投资,记她大功一件。现在问题的焦点集中在众大集团和文泰房地产都看中了城西村地皮上面,我个人的看法是,方北村一带适合建造一个工厂集中区,城西村因为距离城区比较近,还是适合建造住宅小区。”

        李涵话音一落,政法委书记李应勇一脸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流露出不解的神情。显然,李应勇不理解李涵偏向文泰房产的立场。

        统战部长祁胜勇和武装部政委关启明对视一眼,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不是说李涵比较偏向付书记的立场,为什么郑毅是付书记支持的人,李涵却没有站好队,却替文泰房产说话,是什么道理?

        组织部长慕允山和宣传部长滕非也是交流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解。慕允山和滕非虽然并不知道李涵是付先锋埋下的棋子,但也听胡增周暗示过,李涵可能暗中和付先锋来往密切。还有一点就是,郑毅最初是找李涵申请立项,申批地皮,到头来,怎么李涵不向着郑毅说话,突然偏向了一个才出现的文泰房产?

        下马区现在的13名常委,各自的立场都有点微妙。自从白战墨倒台之后,差不多相当于又重新洗牌了。

        现在夏想是书记,谁都清楚下马区现在被夏想牢牢掌握,不提他一把手的权威,就是团结在他周围的几名常委,都是身居要职。纪委书记卞秀玲、公安局长黄建军、常务副区长陈天宇、区委办主任傅晓斌,都是大权在握的实权人物。

        原先紧跟白战墨的几人,政法委书记李应勇、统战部长祁胜勇和武装部政委关启明,现在表面上一盘散沙,实际上都团结在了李涵周围。而新任的副书记庄青云,颇有特立独行的个性,似乎是中间偏向夏想一点的立场,实际上庄青云有主见,在关键之时的重大问题上,未必会支持夏想。

        慕允山和滕非有理由相信,庄青云在需要站队的时候,肯定会和他们站在一起,毕竟庄青云是胡市长一手提拔上来的人。

        也就是说,现在下马区的一干常委们,实际上还是分成三派,夏想一派势力最大,其次是李涵一派,虽然常委数量不多,但因为李涵是区长,是名正言顺的二把手,也是极有份量。最弱还是慕允山、滕非两人,当然,如果庄青云能够坚定地对外表明立场的话,而不是象现在的模棱两可,慕允山一派也将会在常委会上比重增大。

        只可惜,庄青云太谨慎了,一直没有流露出联手的意思,慕允山也就没有强求。

        私下里,慕允山和庄青云也接触过几次,并且流露出要在下马区发出同一个声音的意思,庄青云却假装没有听明白。不过架不住慕允山再三的提议,庄青云还是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下马区现在需要建建设,而不是破坏。求同存异才是发展的根本,白战墨就是前车之鉴。”

        慕允山对庄青云的回答很不满意,站队就是站队,又不是非要和夏想拼个你死我活,政治上的事情,向来都是利益最大,站队也是为了更好地将利益最大化,一盘散沙的话,在夏想的攻势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尽管慕允山也清楚,他也未必会和夏想有全面对抗的一天,因为经过他的观察,夏想不是大权独揽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人,相反,夏想行事还算周正,也很少徇私舞弊,更是从来没有听到了夏想贪财的传闻,实际上下马区有夏想担任书记,反而是一件大好事。

        但夏想毕竟也是人,是人都有私心,慕允山现在在下马区还没有太多的利益诉求,但谁敢保证以后不会有?联想到夏想和胡市长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还有夏想在市委里面隐隐成为于繁然一派的关键点的可能性,必须要做出长远打算,以防在利益冲突时,夏想一出手就将自己一方打得七零八落。

        慕允山也曾将自己的担心告诉了胡增周,胡增周沉吟良久,才说了一句:“我相信青云自有打算,他是一个善于谋划的人,现在下马区基本局势平衡,青云应该是在寻找最佳的时机。”

        胡增周没有说出的隐含的话是,现在表面上李涵处于弱势,是因为李涵还没有修补和叶石生的关系,一旦李涵重新打动了叶石生,成了叶石生的跟前红人,夏想区委书记的光环就被会李涵是省委书记跟前红人的光芒压了下去,到时矛盾就突出了。

        到时,庄青云的作用就凸显了。

        慕允山对李涵支持文泰房产的表态虽然有点疑惑不解,但也没有深思其中的原因,因为他对李涵的性格还不是十分了解,对李涵的行事原则还在摸索阶段,不管李涵是出于什么考虑支持文泰房产,作为区长,他都有足够的理由来为他的态度圆场。

        况且让众大集团到方北村建厂,也符合慕允山的看法。

        随后,陈天宇发言支持了李涵的说法:“李区长说得有道理,配件基地不太适合建在城区,因为染污比较严重。文泰房产的资料我也简单看了一下,是一家有实力有潜力的开发商,可以适当给予照顾。”

        陈天宇现在对夏想的一举一动所表露的含义了如指掌,知道夏想大概的立场是适当向文泰房产倾斜,尽量阻止众大集团拿下地皮,因此他就顺着李涵的话向下说。当然,他更清楚夏想的剑锋所指之处。

        卞秀玲先是一笑,才说:“我就不发表什么看法了,就是认为不管是什么厂子,还是在方北村一带最适合建厂,而且达才集团的达才工业园开始动工了,众大集团的厂房完全可以建在达才工业园中,可以节省不少精力。”

        卞秀玲说没有看法,实际还是明确地表达了她的立场。

        黄建军却是出人意料地弃权了:“我没有什么看法,弃权。”

        弃权也弃得干脆利索,就让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向黄建军多看了一眼。

        黄建军弃权其实出发点很简单,他最近事情多,和夏想走动少,刚才又没有听出来夏想是倾向于哪一家,没猜透的话就怕说错,索性不说好了。

        夏想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倒是谢源清还是老样子,冷不防说了一句:“现在有许多皮包公司都跑到京城注册,打出的牌子挺响,是什么京城的大企业家,大开发商,等等,谁知道是不是空手套白狼来了?我以前在京城,见多了这样的骗子到各地骗贷款的……”

        他先是抛出了他一惯的冷嘲热讽的腔调,然后又说:“我觉得众大集团不适合在下马区建厂,虽然有投资,但我看不出有什么长远前景,至于文泰房产,最好另外选个地点,城西村这样的好地段,还是要交给更有实力的开发商才是正途,比如长基商贸,比如达才集团。”

        谁不知道书记抛出议题,既然列举了众大集团和文泰房产两家,就是二选一的意思,没有让你另起炉灶重新布置,书记就是书记,是一把手,他只给你选择权,不会给你决定权,谢源清直接将夏想两个提议全部否定,就有点不识时务了。

        夏想倒没有什么,依然一脸平静,淡淡地看了谢源清一眼,倒是李涵目光复杂地打量了谢源清几眼,想说什么,又看了看在座的众人,终究还是忍住了。

        慕允山也清楚,实际上在项目审批和立项上面,主要还是书记和区长的职责所在,其他常委的意见虽然重要,但还是要以书记、区长为主,又不是讨论人事问题,他这个组织部长才有主要的发言权和建议权,但既然他身为常委,就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低调是对外低调,在内部开会的时候,你不表态,别人就会当你不存在,就会轻视你的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