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82章 组合拳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82章 组合拳

    作品:《官神

        基调定好之后,夏想让众人在正月结束之前,依次到区政府找陈天宇申请立项和申批地皮,完成前期工作。www.00ksw.org正月一过,就争取尽快开工。因为,下马区的春天很快就来临了。

        第二天,曲雅欣和杨国英接触无果,没能联系上。夏想就推迟了召开碰头会商议城西村地皮的归属,但李涵却催促得挺紧,说是众大集团在等区政府答复,有意于急着上马基地项目。

        夏想却不急不躁,劝李涵再等等。李涵犯了地方政府官员最常犯的错误,一见到投资就表现出迫不及待的态度,就很容易被投资商玩弄。政治上的事情有时和商场上的事情没有两样,都是兵不厌诈。历来上杆子的不是买卖,李涵如果不是被他压着,非被郑毅耍得团团转不可。

        夏想不由暗暗惋惜,政客就是政客,还是玩不过商人,尤其是小政客玩不过大商人。也是,许多大商人都是靠欺骗政客哄骗银行贷款发家的,在他们眼中,到地方上投资是幌子,套取贷款才是根本目的。

        李涵见夏想一直在拖,虽然心中愤愤不平,也没有办法。夏想是一把手,拥有拍板权。书记不发话,区长再有意见,也不好违背书记的意愿,自作主张。除非他直接到市委告夏想一状,但夏想又不是犯了什么大错,只是压了一压,又没有说不召开会议,就让他十分恼火。

        只可惜他现在和叶石生关系不是很好,否则李涵还真想到省委找到叶石生,向叶石生诉诉苦。还好李涵也有一定的政治头脑,知道任何地方一二把手之间都会有不少矛盾,一有矛盾就向上级反映,最后落不是的是他,而不是夏想。

        第三天,距离正月十五只有两天时,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元明亮又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

        元明亮送了夏想一份大礼——长基商贸决定出资500万元,在下马区举办第一届元宵灯会!

        元明亮的笑容很真诚,言语很热切:“长基商贸愿意为下马区的明天增光添彩,特意从京城和南方赶制了一批花灯,为下马区百姓奉献一场别开生面的元宵节灯会。”

        夏想先是代表下马区委区政府对元明亮的慷慨表示了感谢,随后又话题一转,以轻松的口吻说道:“长基商贸举办这样的活动,一举两得,不但为下马区的节日增加了光彩,又在下马区百姓的心目之中,建立了口碑,而且也让下马区再次成为燕市甚至燕省的新闻焦点,确实是一件意义深远的大好事……”

        元明亮听了出来夏想的弦外之音,知道夏想看穿了他想借机为长基商贸宣传的意图,也不掩饰他的真实想法:“500万元的投入,能够换取下马区和燕市百姓的好感,为长基商贸做一次全面的宣传,也值了。在商言商,夏书记一定会理解并且支持长基商贸的一片热情,是不是?”

        支持,夏想当然会大力支持了。燕市没有元宵灯会的传统,反倒是常山县几乎年年举办灯会,下马区成立的第一年就有灯会,对提升下马区的形象,奠定下马区在燕市百姓心目的位置,大有好处。而且元明亮也有更深层次的目的,显然是想借此元宵灯会,吸引更多的燕市市民前来下马区参观,因为下马区成立以来,来过下马区的市民估计还不到燕市市民总数的百分之十。

        一个元宵灯会,至少可以多吸引百分之十的市民前来游玩,无形中对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是一次利好的宣传,再加上口耳相传的话,又能让至少再有百分之十的市民了解并关注下马区,另外还有省市电视台的新闻,又是一次免费宣传的大好机会,一个投资500万的灯会,产生的宣传效应绝对超过1000万元的广告投放。

        元明亮,果然厉害,果然有眼光,果然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既准确又让人叹服。

        从表面上看,元宵灯会是长基商贸的无偿奉献,实际上,元明亮的暗中所图还是借机宣传下马区,再由此带动下马区的房地产销售,归根结底长基商贸还是得到了最大实惠。但问题是长基商贸藏在暗处,不明真相的人看不出来长基商贸会有实际上的利益,因此,不管是区委区政府,还是省市领导,必定都会对长基商贸大有好感,同时,普通市民也会对长基商贸印象深刻。

        元明亮的聪明之处在于,他深刻地知道,世界上还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多,因此,他的策略相当有力,也有效。

        “元先生为下马区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我当然会大力支持了,不但会支持,还会对你提出表彰。”夏想必须拿出应有的态度,他是书记,是下马区的主事者,他的态度代表的就是下马区的态度。

        “谢谢夏书记的支持。”元明亮一脸真切的表情,又说,“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您能满足我的愿望。”

        “是什么?”夏想饶有兴趣地问道,元明亮越来越有意思了,手段层出不穷,估计元宵灯会之后,下马区的房价将是一片上涨之声。

        “长基超市定于元宵节当天一早动工,我想邀请夏书记出席开工典礼并且主持剪彩仪式。”

        长基超市真要开建了?夏想一脸淡笑地看着元明亮,心思转了几转。元明亮妙计迭出,长基商贸大张旗鼓要在下马区树立形象,摆出了追求长远利益、扎根下马区的架势,一般人还真会被他迷惑。

        长基超市占用不了多少资金,但问题是,元明亮是真想建造一座超市赚钱,还是只是虚晃一枪?不过他主动邀请自己出席剪彩仪式,恐怕不会闹腾一场,然后就没有了下文,应该是真想上马超市了。

        夏想随手翻了翻日程安排,就一口答应下来:“长基商贸为下马区做了大好事,剪彩仪式我一定参加。”

        “太感谢了。”元明亮及时表现出了一脸的感动,“有夏书记出面,我就放心了,预示着长基超市一定能够在下马区大放光彩。”

        ……站在窗前看到元明亮走出区委的大门,夏想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元明亮,果然是心明眼亮之人,他的一系列的行动,两记重拳打出,如果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长基商贸暗中的勾当,说不定也会将他当成合法企业家的典范。

        自古大奸大恶之人,必有大智大勇——果不其然,元明亮大奸似忠,大恶似善,自己和他之间的斗争,现在开始才真正进入面对面的过招阶段。

        元宵灯会的具体安排和布置等相关事宜,自有元明亮和政府班子方面接触,具体由谁负责,夏想就交给李涵决定。

        下班的时候,他接到了古玉的电话。

        “领导,晚上我请你吃饭,赏不赏脸?”她的声音透露出一股阴谋的味道。

        “晚上有应酬……”夏想故意打着官腔,哼哈地说道。

        “那算了,我就和郑毅去共进晚餐好了。”古玉还挺机灵,立刻抛出了郑毅来刺激夏想。

        “郑毅最近和你联系多不多?”夏想意识到郑毅最近加紧了在下马区的活动,不由多问了一句。

        “你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否则免谈。”古玉嘻嘻一笑,又抛出了一个夏想感兴趣的问题,“还有,爷爷又让我带话给你,是关于赵康的事情。”

        赵康的事情夏想并未放在心上,但由元明亮最近的举动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利用几家开发商从正面和长基商贸对抗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搅局者,以局外人的身份进军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横冲直撞也好,不按规矩出牌也好,总之能够搅乱局面,好让元明亮头疼就达到了目的。

        联想到赵康做过皮包公司空卖空买的经历,如果他要来资金,进军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的话,绝对是一匹闯入和谐草原的野马,是一个合格的搅局者。

        当然,夏想想搅的是长基商贸的局,不是他的局。

        “好,你说地方,我一会儿过去。”如此一分析,古玉小丫头就非见不可了。

        “这才象话。”古玉高兴了,“7点,南花园,不见不散。”

        夏想放下电话,无奈一笑,古玉挺会挑地方,南花园是年轻情侣最爱去的步行街,有影院、餐厅和购物街,绝对是谈恋爱的好地方,不过对他来说,就有点不太合适了。有心让古玉再换个地点,一想古玉心思单纯,想得不多,他也不必非要计较这些小事了。

        下班后,向黧丫头请了假,夏想驱车前往南花园——他还是开的连若菡送他的沃尔沃,不开不行,他要是不开,连若菡肯定不干,会找他麻烦。车上了京城牌照,还是军牌,也是连若菡的意思,方便通行,而且停车免费。

        到了南花园,停好车,夏想还是给了看车老汉两元钱,让老汉疑惑地看了他半天,接过钱后还不太相信一向蛮横从不交钱的军队牌照汽车,也有主动交钱的时候?

        夏想来到花园广场,见古玉身穿灰色风衣,脖间系了一条飞扬的丝巾,下身居然破天荒地穿了一件长裙,配上一双精巧的小皮靴,站在人群之中,如鹤立鸡群,娇艳过人,人来人往之间,她是最夺目的一朵娇艳之花。

        古玉真的长成大姑娘了,夏想心中微叹,尽管他也知道其实古玉一直都是大姑娘,不过以前总觉得她象小女孩一样,而现在,却越来越显示出有风韵的一面。

        古玉见夏想出现,“呀”地一声惊叫,就跑了过来,二话不说拉过夏想的手:“快跟我去看看,我看上了一件衣服,陪我去试试。”

        夏想被古玉滑润的小手拉着,也不反抗,任由她脚步不停来到一家专卖店,一进门就发现了不对,他以为古玉是想自己买衣服,但却拉他来的是一家男士专卖店。

        “这件衣服我觉得特别适合你,快试试。”古玉拉夏想来到一套西装面前,小声地在他耳边说道,“我觉得你穿上这套西装,再到台上讲话,肯定又帅气又威风。”

        夏想哭笑不得,古玉怎么也有给他买衣服的嗜好,不太好,基本上他的衣服都是曹殊黧一手置办,偶而连若菡也喜欢给他买上几身,再添一个古玉给他买,他怎么穿得完?再说古玉的眼光也太高了,一套标价上万元的西装,她也敢让他穿?他可是区委书记,不是爆发户,也不是富二代。

        夏想就摆手拒绝:“算了,我不缺衣服,不要了。”他也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我是区委书记,穿一套上万元的西服,你想让纪委查我的经济问题?”

        “哼,我就要了,怎么着?”古玉不知道犯了什么倔,拿过衣服就要给夏想试穿。

        一旁的服务员急了:“小姐,贵重物品,非买勿动。”

        夏想穿了一件普通的上衣,浑身上下没有什么名牌。古玉虽然亮丽动人,但她也不太讲究品牌,身上衣服都是普通牌子。高档专卖店的服务员就以貌取人,认为两人肯定买不起。

        当然也不完全怪她们没有礼貌,燕市的整体消费水平不高,买得起上万元西装的人也有,但很少。

        以夏想和古玉的年纪,还有穿衣打扮,怎么看怎么象小情侣,不象有钱人。

        古玉才不理会服务员的态度,一伸手就拿起了西装,以命令的口气交给夏想:“穿上试试!”

        夏想本不想买,但见古玉有点小性子,服务员又是一副俗不可耐的表情,他也就笑了一笑,穿上了西装。别说,还挺合身。

        “挺合适,要了。”古玉一扬手拿出一张银行卡,“要三套!”

        服务员一下惊呆了,知道遇到了真人不露相的有钱人,结巴着说不清话:“对,对不起,小,小姐,同样的款式,我们只有一套!”

        “那就再订两套过来,如果明天能到货,我就三套都要。如果到不了,就只要一套算了。”古玉一心想给夏想买一套衣服,显示一下她的好心好意,没想到还被服务员轻视,她的小心眼就生了气,非要在夏想面前找回面子。

        夏想哈哈一笑:“就要一套好了,别为难她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办,别耽误宝贵时间了。”

        夏想一句话,古玉就消了气:“那好,就要一套好了。”

        服务员忙点头哈腰地答应着,为古玉结算,然后精心包装好衣服,又亲自送出了门。

        夏想拎着一套西装,有点犯愁,要不是服务员多嘴,他还能劝说古玉打消心思。结果倒好,服务员一句话惹恼了古玉,差点让古玉给他连买三套。现在一套都不好收场,更不用提三套了。算了,回家就告诉黧丫头说是连若菡买的就是了。

        和古玉在峨嵋小镇吃过饭,古玉就又让夏想陪她散步。入夜后的步行街灯光灿烂,古玉就挽着夏想的胳膊边走边说个不停。

        “郑毅下了决心要缠我到底了,你说我怎么办才好?”古玉仰着小脸,热切地看着夏想,眼中全是期待,显然,她想让夏想说出她想听的话,“郑毅爸爸专程到京城又拜访了爷爷,一个月之内,他都三次去拜访爷爷了,也不嫌累。偏偏爷爷对郑毅爸爸还抹不开面子,对郑毅又有点好感,就非让我和郑毅处处看。你说我都跟你那个了,还怎么跟郑毅处?……你倒是说话呀。”

        古玉说了半晌,一直听不到夏想的声音,不由又气又恼,推了夏想一把。

        夏想倒没有走神,而是想起郑毅和付先锋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关系,而郑毅的爸爸郑朱又和老古的关系有多近?刚才古玉说老古抹不开面子,就让他深有感触,恐怕赵康的事情,也是老古抹不开面子的所作所为。

        夏想笑着揪了揪古玉的耳朵:“你又不喜欢郑毅,和他怎么相处?随他去,他怎么追求你是他的事情,你怎么拒绝他,就是你的事情了,反正当成不相干的人就成了。”

        “你真的不想我嫁给郑毅?”古玉还想让夏想说更好听的话。

        “其实许多人怀念万恶的旧社会,是因为现在人对古代有误解,认为古人可以娶好几个妻子,其实不是,古人也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夏想答非所问地突然说起了另外的话题,“除了正妻之外,就不能再娶一人了,以后进门的只能算是妾,而且还是纳妾。妾没有地位,不受法律的保护,说到底只是家庭财产的一种。当然也有有情有义的男人对妾也有真心,就让人生发出许多感慨,流传至今,就成了名句……”

        “恨不相逢未嫁时!”古玉倒也机灵,脱口而出,然后她又调皮地一笑,“幸好现在女人有了新的选择,不一定非要嫁人。古代女人如果不嫁人,肯定不行。但我可以一辈子不嫁人,我有事业,有能力养活自己,又不缺吃少穿,为什么非要嫁给一个男人一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