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80章 经济班底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80章 经济班底

    作品:《官神

        尽管新闻媒体上报道的都是经过处理和过滤的信息,他还是从中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杨国英恐怕比较专断。www.00ksw.org

        不过推测毕竟只是推测,必须让曲雅欣亲自去接触一下杨国英才知道四牛集团有没有做出决定,不争取一下,夏想也难以心安。他可不仅仅是只为了一个下马区的利益,也是为了将奶源地建在下马区,也好从根源上影响四牛集团以后的错误决定。

        尽管他也清楚,其实添加三聚氰氨未必是奶农的所作所为,说到底还是厂家的默认或纵容,或厂家亲手所为,但四牛集团的养殖基地如果建在下马区,至少他就可以在事情有了征兆之时,名正言顺地直接以政治手段介入到养殖场的管理之中,最不济也要提前曝光出来,也胜过伤害成千上万的婴儿。

        身为三个孩子的父亲,夏想深刻体会到了父母对孩子的一腔深情。一想到会有无数婴儿因为喝万恶的奶粉而身患结石,痛苦不堪,甚至悲惨地死去,他就心中隐隐作痛。

        将心比心,他不敢想象夏东、连夏或是梅亭任何一个小小人儿就得了结石,坏了肾,他会是如何地痛不欲生。

        “如果需要一些不太光明的手段,你可以做出决定,需要什么尽管向我开口,务必要打动杨总,让她拍板。”夏想下定了决心,直接向曲雅欣表明了立场,“养殖场能否建在下马区,至关重要,不管动用什么手段,只要达成了目的,就都是大功一件。”

        夏想的坚定立场,让曲雅欣心神激荡,她一下站了起来:“请夏书记放心,有您这句话,我就是天天缠着杨总,也要让她松口。我会当成一件政治任务去完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曲雅欣俏脸微微涨红,却是一脸坚定,目光中也迸发出异样的神采,显得整个人都神采奕奕。她虽然穿着保守,但宽大的衣服掩饰不住丰满却波澜起伏的身材。

        夏想呵呵一笑,也站了起来:“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尽力而为就行。同时,你也要好好研究一下下马区的优势所在,让杨总相信将养殖场建在下马区,是一个双赢的决定。”

        曲雅欣回到办公室后,心情还久久难以平静,没想到夏想一下将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她,下马区有四五名副区长,他谁也不选,偏偏选中她,就是对她最大的信任,就让她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

        尽管她是一个女人,但她不想用女为悦己容来形容她的心情,现在她宁愿忘记自己的性别,只将自己当成夏想可以托付重任的下属!

        平静了心情之后,曲雅欣拿起电话打给了秋爰,因为她知道杨国英比较爱名,如果她能说服秋爰再为杨国英做一次专访作为开始,估计她和杨国英之间的接触,会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

        夏想安排好曲雅欣的工作之后,还是觉得不太放心。下午上班后,他又找来陈天宇和金红心,让他们两人分别搜集一下四牛集团的内部资料,并且研究一下杨国英的为人,同时吩咐陈天宇就四牛集团的事情也要做一下深入地分析,随时做好顶替曲雅欣的准备。

        夏想所要做的就是要保证万无一失。

        安排后一切后,夏想又想此事事关重大,有必要和李涵通个气,否则就显得他太独断专行了。

        夏想让金红心去通知李涵来他的办公室,他送走陈天宇之后,一个人站在窗前愣了愣神,忽然又想起随着四牛集团的事件的意外出现,随着赵康也想进军下马区房地产市场,随着和元明亮的大战逐渐拉开帷幕,省里的局势,也要越来越有清晰的风向才对……现在下马区大战将开,市里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据说陈风的离任已经提上了日程,而省里,钱锦松离任的消息已经传开,但接任者是谁,却无人清楚,就是说京里的较量还没有得出胜负……可以说,山雨欲来风满楼。

        但愿李涵现阶段不要生事才好。

        门一响,李涵进来了。

        李涵还要老样子,穿着中山装,戴着老式的眼镜,象一位中学教师,他低着头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一进来就说:“夏书记,城西村的地皮是怎么一回事儿?众大集团看中了城西村的地皮,准备拿来建厂,但天宇却说,您另有打算?”

        还真是事情都往一块儿凑,连郑毅也要起了城西村的主意?夏想微笑着示意李涵坐下,他也没有坐在座位上,而是坐在了李涵的旁边,摆出了平等交谈的姿态。

        “我找你来,正要说说城西村地皮的事情……”夏想知道李涵爱抽烟,就随手抽出一支烟递了过去,“我打算留着地皮给四牛集团建养殖场。”

        “什么?”李涵接过烟还没有点着,就震惊了,“四牛集团?养殖场?夏书记,这个决定太轻率了,一个养殖场不但带不来什么效益,不能促进下马区的经济发展,还有可能带来染污和负面影响,再说那么好的一大片地皮用来养牛,太浪费了,我觉得不太合适!”

        李涵的态度很坚决,直接就是完全否定的态度。

        从短期看,养殖场自然不如白色家电配件生产基地能够给下马区带来利益,从长远看,更不如上马房地产项目有利于提高经济总量,实际上夏想也清楚,他所做的上马四牛集团养殖场的项目,不但操作麻烦,前期工作繁琐,而且确实给下马区带来的经济效益不太明显,容易落人诟病。

        但有些事情又必须为之,也只有将奶源掌握在手中,才能从根本上杜绝三聚氰氨事件的重演,不让结石奶危害整整一代人!

        压力有,必须顶住。困难也有,必须克服。

        “四牛集团现在是全国百强企业,发展势头很猛,相信不出几年,就会扩建分厂。现在我们先将四牛集团的养殖场项目拉来的话,下马区就成了四牛集团的奶源地,必然会受到四牛集团的重视。”夏想也知道想要说服李涵也不容易,但他必须拿出对话的姿态,不能直接拿书记的权威粗暴地压迫李涵就范,“我们先下手为强,先在下马区建造了奶源地,等四牛集团扩建分厂的时候,下马区就是第一优先考虑的目标了。当然近期的好处也有,四牛集团是燕市乃至燕省的明星企业,奶源地建在下马区,也是对下马区的肯定,有利于下马区的对外宣传。”

        李涵沉思了片刻:“夏书记说得也有理,但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建造白色家电配件生产基地更有利于提升下马区的形象,众大集团也是全国知名企业,而且众大集团承诺的投资总额是5个亿!”

        李涵的理由也理直气壮,众大的投资也确实有利于提升下马区的形象,而且既有眼前利益又有长远前景,至少从表面上看确实诱人。

        但就算没有四牛集团的养殖场一事,城西村的地皮夏想也不会让众大集团拿去,他宁肯留下发展房地产项目。众大集团的白色家电配件生产基地名声不错,听上去也是高新产业,但实际上还是规模不大、技术层次不高的配件厂,而且还有可能造成重金属染污。

        夏想就如实说出了心中的担忧:“相比之下,我坚持认为还是四牛集团的养殖场更有长远前景……或者我们开会讨论一下?”

        “那就先开一个碰头会,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好了。”李涵的态度也能坚定,没有松动的迹象,“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既然我们达不成共识,就由集体决定。”

        夏想看着李涵一脸坚守的表情,也不和他争辩什么,看来书记和区长之间的第一次过招,就要面对面了。他点头一笑:“好,我看一下时间,尽快安排先开一个碰头会。”

        书记到底还是书记,有权决定会议召开的时间,李涵不好再说什么,点头走了。

        李涵一走,夏想将他没有抽上一口的烟扔到了烟灰缸中,摇头一笑,心想李涵终于还是露出了维护付先锋利益的一面,因为郑毅的项目,最早来燕市是寻求付先锋的帮助。

        付先锋自然不必露面,自有李涵从中周旋。作为下马区的一把手,夏想也不会将投资拒之门外,不符合下马区的利益,也不符合他的做人原则。他对郑毅本人没有什么偏见,只是对他选择的投资有点看法。但既然众大集团坚持要在下马区建厂,他也不能伸手阻拦不是?

        关键是,配件生产基地还想建在山青水秀的城西村,就有点浪费资源了。如果不是因为四牛集团的事情让他多少有点挠头,他只需要抬出城西村是留给房地产商开发高档住宅就可以了,绝对可以堵住悠悠众口。但现在他突然决定要上马养殖场项目,恐怕想要说服几个常委,要费一番力气了。

        幸好,他有傅晓斌可堪大用。

        快下班时,傅晓斌从夏想的办公室出来,一脸浅笑,直奔庄青云的办公室而去。领导既然交待下来了任务,一定要尽心完成。傅晓斌对夏想有信心,对自己的口才和能力,也有足够的信心。

        傅晓斌如何开展工作夏想不必操心,曲雅欣如何和杨国英接触他也不必担心,他眼下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和他的另一个经济班底会面,讨论和布置下一步的行动。

        会面的地点选在了沁园春饭店。

        沁园春饭店位于下马区长征大街东部,紧邻下马区第一家洗浴中心凤凰传奇。此时男女组合歌手凤凰传奇已经崭露头角,洗浴中心的老板是不是凤凰传奇的爱好者不得而知,反正凤凰传奇的装修挺有大漠风情。

        凤凰传奇装修的好坏与夏想等人无关,因为他们是来沁园春就餐,不是到凤凰传奇洗澡。

        沁园春和李沁没有一毛钱关系,如果是齐亚南所开的饭店的话,可以识为齐亚南向李沁求爱的表示,但沁园春却是楚子高在下马区所开的第一家饭店,楚子高根本就不认识李沁是谁,因此尽管李沁对夏想怎么知道有一家沁园春饭店并且特意安排来沁园春聚会大感不解,夏想也没有对她做出任何解释。

        不过当夏想介绍了楚子高和大家认识时,李沁心中的疑惑才消散,因为她一眼就可以看出楚子高和夏想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而且楚子高一副典型的商人形象,既没有文化气质,又没有儒雅的感觉,就让她明白沁园春饭店和她的名字之间,是八杆子也打不着的巧合。

        沁园春的装修别具风格,一眼望去,是仿**的设计。推门进去,迎面是一副颇有气势的山水画,画面上是万里江山,而且还龙飞凤舞地题了一首诗:“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正是领袖久负盛名的一首词。

        里面的装修也很典雅,八仙桌,太师椅,老茶壶,还有巨大的火炉上面嘟嘟地烧着开水,都让众人感到新鲜和好奇,尤其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东西的齐亚南和李沁,更是连连称奇,欣赏个没够。

        当李沁得知饭店从里到外的设计都出自楚子高之手时,她就对楚子高的印象大为改观,因为她不得不承认楚子高确实很有经商才能,尽管处处匠心所显示的不是多么让人震惊的大智慧,但也算是难得的生意经。

        李沁就收起了轻视之心,也对自己的以貌取人大感汗颜。

        沁园春一共三层,夏想一行赶到时,一二层已经差不多坐满了人,到了三层的单间坐下之后,众人才发现单间的装修也是别具一格,居然还有老式的板凳。

        板凳当然不是让坐人的,人都可以坐在太师椅上吃饭,板凳是用来观赏的。但李沁和齐亚南见过小板凳,没见过长板凳,两人都大感好奇,兴趣大增,就不约而同地坐在上面。由于抢得过急,两人就紧紧地挨在了一起。

        齐亚南的手就不小心打了李沁的屁股一下,李沁明知齐亚南是无心之举,还是忍不住脸红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

        夏想发现了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心想有戏,齐亚南和李沁有越走越近的趋势,也算是一件好事。

        众人坐定之后,照例由夏想发言定下今天聚会的基调,夏想笑着敲了敲茶杯,说道:“有一种说法是,敲饭碗是骂师傅,我敲茶杯可不是骂饭店老板,是提醒大家静一静的意思……”

        众人都笑,楚子高也嘿嘿直笑:“领导骂我也没关系,反正我脸皮厚。再说领导批评是好事,不被领导批评的人,是被领导准备打入冷宫的人。”

        楚子高也挺会说话,一句话也逗得众人笑个不停。

        “今天聚会有三件事情。”夏想等众人安静下来,才清了清嗓子说道,“一是让大家认识一下楚子高,他是我多年的朋友,以后大家想吃吃喝喝的就来找他,他在吃喝上面有研究,也很讲究,还有珍藏的私家菜,据说养生美容,谁想吃,可以私下里和他交流一下。”

        楚子高冲众人抱拳示意。

        “第二件事情就是大家见见面,聚聚餐,然后研究一下下一步的动向,布置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年过完了,该收心了。”

        楚子高知道他该走人了,就借口下去安排饭菜,不等夏想再说下面的话,就主动离开了房间。

        楚子高一走,夏想又重新审视了一下在座的众人,沈立春、孙现伟、萧伍、李红江、齐亚南和李沁,除了远景集团不在场之外,基本就是夏想现阶段所能动用的全部力量了。夏想心中微微有些感慨,幸好他有一帮一直和他齐心协力的兄弟们,否则还真无法和长基商贸对抗到底,毕竟对方是超级巨鲸,是庞然大物。

        “第三件事情就是我要向李沁和亚南解释一下城西村地皮的问题……”

        众人都是一副洗耳恭听的神情。

        李沁对夏想的决定虽然不解,也有一点抵触心理,但见夏想当众点明要向她说明情况,也是心中微有触动。其实夏想除了有时有些专断之外,大部分时候,他还算是一个英明的上级,因为他做出的许多决定可能当时让人难以理解和接受,但事后却往往发现有着惊人的正确。

        但李沁就是不服气的性格,她虽然在夏想面前输过几次,不过都是小打小闹,迄今为止,夏想还没想让她见识过一次重大的英明决定,因此,她还是要向夏想问个明白,否则她就认为是她的失职。

        沈立春、孙现伟和李红江,包括齐亚南在内,都见识过夏想的先见之明有着多少惊人的成功率,所以他们对夏想的信任之中有一种盲从心理。当然也不完全是盲从,而是自从他们认识夏想以来,似乎夏想的决定就没有失误过,就让他们许多时候懒得再置疑夏想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