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73章 政治秀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73章 政治秀

    作品:《官神

        想要成为支点,不但要有政治智慧,还要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应变能力,否则支点就不是支点了,而是牺牲品和马前卒了。www.00ksw.org

        但夏想不想牵连到老古是不想,只是形势比人强。因为他刚才眼尖,已经看到老古站在远处向这里张望了片刻,张望是张望,却不过来,只是站着不动,似乎在等待什么。

        夏想一瞬间就有了一丝明悟,大概猜到了老古今天特意带他前来会场的深层次想法。老古大智若愚,虽然自称老粗,其实他一生纵横官场,心明如镜,他肯定知道今天会有吴、梅、邱、付四家的老爷子会来,他就特意带自己前来,说不定还是受人之托……老古不肯过来解围,夏想也不肯轻易放过他,正好吴才洋开口一问,他就微一思忖,就又抬起头来,伸手一指远处的老古:“我是专门送老古前来会场,他带我进来,非要让我在会场等他一会儿……”

        众人顺着夏想的手看去,见是老古,不由都变了脸色。

        夏想和老古之间的关系,知道的人不多,起码邱仁礼就不是十分清楚,梅升平也不过是略知一二,付伯举和付老爷子虽然听到过什么,但也不认为夏想和老古也有过深的交情,吴才洋倒是几人之中知道得最多的一人。

        几人心思各异,见夏想在关键时刻才抛出老古这颗重量级炸弹,心中都不免猜测,老古肯带夏想前来,是不是将夏想当成最近的人不得而知,但至少也表明了老古对夏想的信赖。夏想还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年轻人,连老古这样的人物也能走得这么近,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秘密不被人所知。

        吴才洋看了老古一眼,眼睛眯了起来。

        付伯举和赵泉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发现了惊讶,没想到,夏想竟然是跟着老古来的,刚才闹了半天,他偏偏就不说,直到最后关头才说出来,还真是一个沉得气的人。

        同时,也是一个心深如海的人。

        老古见众人都向他看来,还是不慌不忙,只是冲众人挥了挥手,没有挪动脚步。众人不解,既然夏想是老古带来的人,明显他可以看出来夏想现在需要他解围,为什么还不过来说个清楚?

        只见一人飞快地跑到老古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老古听了微微点头,然后才迈开大步,朝众人走来。

        来到几人面前,老古才不客气,呵呵一笑:“几个老头子聚在一起,欺负一个小年轻,是不是太为老不尊了?老了老了,要给年轻人做个榜样,尤其是你,老付,刚才板着脸的样子很吓人,我有好多年没见你板着脸了,没想到今天能见到……”

        付老爷子摇头无谓地一笑,没理老古。

        邱老爷子和梅老爷子也是点头一笑,没有答话。

        倒是付伯举微带不快地说道:“首长快来了,我们还是赶紧出去迎接一下,不要再耽误时间了。”他也清楚,老古一出面,夏想的事情就会不了了之,他就借机找了台阶,准备抽身而退了。

        赵泉新没说什么,只是看了吴才洋一眼,意思是老古来了,看吴才洋还有没有底气拿夏想怎么样。

        吴才洋冲老古点头示意,又对夏想说道:“你先不要走,等我忙完之后,还有话要问你。”

        “你不必问他话了。”老古摆摆手,一脸浅笑,“夏想是我带来的,你们谁想找他的麻烦,就得先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这一句话气势十足,立刻将吴才洋的气势压了下去。

        “意思是说,我,还有付总理、赵总理在内,都得因为你一句话,什么都不过问了?夏想本不该来会场,他来了就是他的过错,有责任就得追究!”吴才洋声音不高,但语气十分坚守。

        吴才洋也挺有意思,直接将付伯举和赵泉新拉下了水,他的意思很明显,付伯举和赵泉新想袖手旁观,休想,也得让他们出出力才行。

        付伯举和赵泉新好歹也是国务院副总理,被吴才洋将军,也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两人只好在心中暗骂吴才洋一句,就顺着吴才洋的话向下说:“不错,夏想级别不够,他如果没有受到邀请,他就是犯了大错,就得接受处分……”

        老古呵呵一笑:“谁说夏想没有收到邀请?”

        一句话说出,不仅所有人都愣住,连夏想也不敢相信地看了老古一眼。

        老古见效果达到,众人皆惊,更是开心地哈哈大笑:“夏想,走,跟我走,刚才总理说了,他对邹儒的几个经济学的课题研究很感兴趣,邹儒向总理推荐了你,总理就让你过去,他要和你好好谈谈……”

        老古说完,也不理会众人,拉过夏想就走。

        夏想心想好嘛,他终于还是被老古精心算计了一次,让他提前和四大家族过了一次招——也不能算是过招,算是试探了一下各自的底线。

        既然老古抬出了总理,夏想也就只能顺从,冲几人点点头,就和老古一起,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倒不是夏想故作姿态,非要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而是老古脚下加快,手上用力,几乎是拉着他飞奔,而且还小声对他说:“要走,就要走得义无反顾,连头也不回,就要留给他们一个目瞪口呆的背影!”

        别说老古平常看上去不温不火,现在发起坏来也颇有一套,而且他一脸促狭的笑容,还有一点老顽童的味道,就让夏想看了也是大觉好笑。

        老古还真说对了,不止付伯举和赵泉新惊讶得目瞪口呆,就连吴才洋也一时震惊,愣在当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变化太快了,转眼间老古出现,转眼间老古带人就走,转眼间夏想扬长而去,酝酿了半天的局面,被老古片刻之间打乱,就有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更让众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老古和夏想一老一少跑得飞快,来到会场前台的时候,正好遇到总理从外面进来,总理一进门就看到了夏想,竟然主动朝夏想招了招手。

        夏想就立刻向前,站在总理的面前,必恭必敬地问好。因为离得远,几人都听不清楚总理和夏想说些什么,但从两人之间有说有笑可以看出,总理好象还真有事要找夏想谈!

        吴才江、付伯举、赵泉新都惊呆了。

        邱老爷子、梅老爷子以及付老爷子,也都是一脸惊讶,各人都是目光闪动,表情凝重,人人若有所思。

        梅升平和邱仁礼也是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忧虑。

        一个夏想,一个小小的副厅级干部,一个远在燕市下马区的区委书记,不但成了四大家族的支点,还成了各方势力的焦点,尽管众人都不清楚总理和夏想之间有什么话题要谈,有什么事情好谈,但从总理对待夏想的态度上可以看出,从老古对夏想的维护之上也可以得出结论,夏想,他走的是一条危险的道路,同时,又是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

        更让众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委员长随后也步入了会场——因为今天是非正式的聚会,有联欢的性质,要求没有那么严格,委员长进来时,也没有通报一声让人迎接——宗长归先和老古握了握手,听老古说了几句什么,就又主动向夏想伸出手去,还和夏想说笑了几句……而夏想,除了一脸恭敬之外,还有一种汇报工作的热切态度,在和总理说了几分钟话后,竟然又和委员长说了足足有两分钟话。

        委员长和总理都抽出几分钟和他谈话,夏想的面子真是大过了天!

        当然,众人也知道或许并不是夏想的面子大,而是幕后推手的面子大。幕后推手者,老古也!

        一场闹剧最后以没有收场而收场,在场的人都心里有数,局势,正在朝着未知的方向发展,尤其是吴才洋目光闪动不停,蓦然想起上一次夏想所说的吴家可能拿不下省委秘书长的话,心中不知何故闪过一丝不安。

        ……奔驶在返回燕市的高速路上,夏想一边开车,一边思绪纷飞,浑然不顾古玉在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回想起和总理、委员长的交谈,虽然只有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在老古的特意安排之下,已经收到了出其不意并且非常显著的效果,这从他从会场回到连若菡的别墅之后,先后接到了吴才江、邱绪峰和梅升平的电话就已经得出了结论,老古此次精心的安排,确实收到了震憾的效果。

        老古的目的达到了,委员长和总理的破例接见,让他在四大家族的心目之中份量大增,同时,又让四家都对他多了一些怀疑。

        吴才江的电话还好说,只是轻描淡写地问了问他和总理之间接触多不多,还有委员长怎么也会知道他,等等,夏想就含糊回答了几句,因为他也听了出来,吴才江是受人所托,并非他的本意。夏想总感觉吴才江自从外放到宁省而吴才洋返回京城之后,他对家族势力的扩张不再和以前一样大感兴趣,似乎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如何当好省长上面。

        邱绪峰的电话就直接了许多,开门见山地先是遣责了付家没事找事的恶劣行径,坚定地表示了要和夏想站在一起的态度,随后就又问起了夏想和老古的关系到底有多密切,还有他怎么会受到总理和委员长的亲自接见。

        夏想清楚邱绪峰是受邱仁礼之托来打探他的虚实,他也就半真半假地说是上了老古的当,实际上他也确实是蒙在鼓里。如果和付家的冲突纯属意外不是老古刻意安排的话,和委员长、总理的谈话是不是老古有意为之,他也不太清楚。不过他相信不管走到哪一步,都不会影响他和邱绪峰之间的朋友情谊。

        邱结峰呵呵笑了几声,也明白了夏想或许会走一条不靠左不偏右的中间路线,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夏想帮助了邱家很多,却不图什么回报,他没有资格和理由要求夏想,况且夏想本身就是一个和各家势力关系复杂的关键点,谁也别想完全将夏想拉拢到自己的阵营。

        梅升平的电话就更直接了,上来就问夏想是不是早就想着向总理、委员长靠拢,所以才不会倒向四家之中的任何一家。夏想的回答也是干脆有力:“夏想就是夏想,不是别人。不会做损害梅家的事情,也不会做损害国家的事情,而且也不会不当梅部长是长辈……”

        梅升平沉默了小片刻,还是笑了:“行,我还当你是以前的夏想,以后也希望你不变初衷,一直是梅家的朋友。”

        平心而论,夏想其实对于梅升平、邱绪峰感情更深一些,对于老古,他总有一种莫名的疏离感,因为老古给他的感觉太神秘,让他有点摸不清路数。梅升平也好,邱绪峰也好,现在在他的心目中,确实如朋友一样亲切,并且他对他们的性格不能说了如指掌,也是做到了心中有数。

        但老古,表面上淡然,对许多事情漠不关心,但实际上或许是性格上的差异,又或者是军队和地方上的不同造就老古和他之间思路上的巨大落差,他总觉得和老古之间有些隔阂,沟通起来相对来说要困难一些。

        即便是深不可测如吴老爷子,阴冷如邱老爷子,夏想都不觉得难以对付,总有摸准他们脉络的时候,但对于老古总让他有一种无处着力的感觉。

        他要走一条自己的道路,老古也肯定有老古的政治主张,两者之间有重合的地方,肯定也有不交叉的地方,但总体来说应该说合作大于分岐。因此,他才在老古特意安排了一场政治秀之后,虽然稍微感觉有被利用的嫌疑,但老古也没有完全只是为了摆布他,也为他争取到了足够多的政治利益,所以他也没有太多的怨言,相反,还隐隐有些感谢老古。

        因为他不但得以和总理见面交谈——虽然总理曾经到病房中看望过他,但此次交谈意义重大——因为总理当面向他暗示,可能会采用邹老的经济主张,换言之,邹儒有可能会成为总理的经济顾问!

        而他的许多经济理论与邹儒一脉相承,尽管并非完全相同,也是有太多的相通之处,总理采用邹老的经济主张,而且还是在此时,在四大家族远远观望的时候,在只有短短两分钟的时间之际,非要刻意提上一提,显然,是非常明显的暗示,暗示总理摆出一条宽阔大道让他选择!

        是走家族政治路线,还是走邹老的路线,就标志着是远离家族势力,还是远离总理的好意……夏想当时没有任何迟疑,给了总理一个肯定的回答——他也一直在实践邹老的经济学理论。

        同时,另一个重大收获就是,如果说宗长归委员长和蔼可亲的态度并不出乎夏想的意料的话,那么宗长归一见面就问出的第一句话就着实让他吃了一惊:“夏想同志,你在火树大厦的所作所为我也听说了,你说说看,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话,你会不会还要救人?”

        夏想虽然不太清楚宗委员长到底是什么本意,但他表情亲切,语气轻松,夏想既不是豪言壮语,又不是轻描淡写,而是十分谨慎地说道:“委员长,人在关键时刻,不会想到太多,就只想到不管用什么办法,就是要救人。”

        宗长归对夏想的回答非常满意:“只有时刻将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到第一位的党员,才会在关键时刻救百姓于水火之中。夏想,老百姓永远是党和国家事业的基石,永远要将他们的疾苦放到工作的第一位!”

        宗长归的暗示夏想也听了明白,家族利益代表的是只是少数人的利益,为官者,应该摆正位置,知道自己代表的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家族势力之间有一定的利益冲突。

        夏想也从侧面回答了宗长归:“我会时刻牢记委员的教诲,永远将人民群众的利益摆在第一的位置之上!”

        尽管和宗长归、何东辰只有几分钟的交谈,但夏想也在心中有了基调,基本上清楚了委员长和总理的大概立场。如果他所猜没错的话,委托老古之人,就是两人中的其一。

        不管是谁,夏想心里清楚的一点是,他不需要及时表明立场,也不需要迫切地表示忠心,口号不管用,还是要看行动。

        从会场出来后送老古送家,老古还是什么都不说清楚,夏想也就没问,只说一些无关的话题。回去后就见到了古玉,古玉提出明天一早和夏想一起返回燕市,夏想就同意了。

        现在古玉坐在他的身边,向他说起她上街买东西的趣事,说得眉飞色舞,浑然和一个小女孩没什么两样,要不是夏想知道她的年龄,还以为她和宋一凡一样是事事都感到好奇的年纪。

        古玉见夏想有点闷,就以为他不高兴了,就不满地说:“拉着一张脸,是不是不喜欢和我一起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