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68章 一是一,二是二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68章 一是一,二是二

    作品:《官神

        “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了。www.00ksw.org”古玉咬了咬嘴唇,又嘻嘻一笑,“那个郑毅怪烦人的,天天送花送礼物,我就是不喜欢他,怎么办?”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对于拒绝男人的追求,都应该有自己的一套技巧,我相信你也有,就不用我多教你了,是不是?”夏想就调笑古玉几句,其实他清楚以古玉的聪明,怎么会摆脱不了郑毅的纠缠?她不过是借机撒娇,想要看看她在他心目中的份量罢了。

        “嗯。”古玉果然不再多说郑毅的事情,却说了一句让夏想吓了一跳的话,“上次和你那个的时候,正好是我的危险期,然后就月经推迟了……”

        “啊?”夏想可是吃惊不了,不会又一枪10环,就一次就让古玉怀孕了?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也太神奇了,就急急问了一句,“现在好了没有?”

        “当然好了,又正常了,我还以为是怀孕了,结果没有,吓我一跳。”古玉拍了拍夏想的胳膊,“我还小,才不想生孩子。以后你注意一点,想欺负人的时候得算好日子,否则你别想碰我。”

        古玉轻快地跑了,看着她无忧无虑的背影,夏想不免感慨。有时候想想如古玉一样的性格也是难得的一种快乐,万事不过心,想生气就生气,但生气不超过三分钟,然后就又雨过天晴了。

        如果能把快乐当成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做人也能开心许多了。只是,绝大部分人做不到这一点。

        夏想开车回家,见时间还早,也就不太着急。基本上他在京城该见的人都见过了,就等明天和老古一起参加一个聚会,然后后天返回燕市,开始着手下马区的布局了。

        下马区,年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忙。

        快到家的时候,他见路边有不少卖水果的小摊,就下车买了点水果。记得小连夏最爱吃苹果,他就买了两箱苹果搬到了车上。

        这一点小连夏和他很象,他从小就是爱吃苹果。苹果号称水果之王,没有任何副作用,是温性水果,吃了既不上火也不败火,而且据说还可以提高智力,因此苹果又称为智力果。

        回到家里,夏想搬到苹果上楼,他今天心情不错,决定当着连若菡和小连夏的面,表演一下他削苹果不断皮的绝技。当年他初到曹永国家,就是用一手一气呵成的削苹果的手艺让曹殊黧叹为观止的。

        夏想悄悄地进门,打枪的不要,就是想给连若菡母子一个惊喜。他高抬脚,轻迈步,悄无声息地推开房门,一眼看到坐在客厅正中的人时,顿时愣在当场!

        连若菡在,小连夏也在。连若菡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一脸端庄。小连夏却浑然不觉气氛的凝重,正在地上追逐汽球玩。而在沙发正中坐着一个头发花白、身材高大、脸型方正的老者,尽管夏想并没有见过他,但他才见过吴才洋,又和吴才江熟悉,一眼就可以认出眼前的老者正是吴老爷子!

        天,吴老爷子亲自登门拜访,真是大大出乎他的意外!

        夏想原以为和吴家的过招应该先告了一个段落,短时间内应该没有什么接触了,因为年后各方力量动员起来,就是几家之间的碰撞了,他所需要的只是在需要燕省一二把手表态的时候,向叶石生和范睿恒递递话,周旋一下。基本上上次他和吴才洋之间的不欢而散,肯定会让吴老爷子也大光其火,就算不至于立刻出手打压他,可能也会在机会适合的时候,适当地通过一些渠道再敲打敲打他。

        而且在吴老爷子向连若菡提出暗示之后,他也没主动登门拜访,吴老爷子肯定也会对他大有意见,说不定又重新将他划归到了角落里面,万万没有想到,只不过隔了不到一天时间,老爷子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还是直接坐在了他和连若菡爱巢的沙发上,就让夏想一惊之下,有点摸不到头脑,大脑一瞬间就有点失神,不理解吴老爷子亲自登门到底意欲何为?

        夏想就抱着一箱苹果,愣在门口,样子极其古怪。

        正在追逐汽球的小连夏发现夏想回来,顿时高兴地跳了起来:“爸爸,爸爸回来了!”然后就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夏想的双腿。

        父子情深,可见一斑。

        夏想忙放下苹果,将小连夏抱在怀中:“儿子,想爸爸了?”

        “想!”小连夏想肯定地答道,然后用手摸了摸夏想的脸,“脏。”

        夏想搬苹果的时候,脸上有了点泥,他呵呵一笑,用手抹掉,然后才抱着连夏来到吴老爷子面子,恭恭敬敬地说道:“老人家,过年好!”

        一句“老人家”含义丰富,吴老爷子一皱眉,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快,但还是没有发作,点了点头:“夏想,我有话要问你,你坐下。”

        “不,我还是站着比较好,在您面前,没有我坐的地方。”夏想的态度非常不错,十分端正地站在吴老爷子面前,微微低头。

        “你也知道我是谁了,我们之间就不用虚套了。”吴老爷子也没有起身,坐着不动,然后又威严地看了连若菡一眼,“若菡,你和连夏上楼去。”

        连若菡迟疑了一下,看了夏想一眼,还是抱着连夏上楼去了,临走时还用目光向夏想示意,让他不要冲动。

        夏想明白,他肯定不会冲动,不会和吴老爷子发生什么冲突。如果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也不至于再和吴才洋一样,闹一个不欢而散的结局。夏想也打定了主意,今天老爷子说什么是什么,他不反驳不解释,也不争论,更不会试图去说服老爷子,他只管听,听了之后做不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老爷子凝神看了夏想半晌,想笑,却没有笑出来,而是叹息了一声:“其实你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可惜了,太可惜了……”

        他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然后又站了起来,用手一指外面:“还是到外面走走好了。”

        “我扶您。”夏想及时地扶住了老爷子。

        老爷子也不回避,任由夏想搀扶着,一老一少来到外面。

        院子不大,又是下午时分,夕阳西斜,北风吹来,颇有凄凉之感。

        吴老爷子走了几步,沧桑的声音说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人老了,有时候想的事情就多一些,就复杂一些,而且比年轻的时候,心软了不少。”

        夏想细心聆听,一脸微笑,就让吴老爷子心中暗暗赞赏,他刚才连说两个“可惜”,以他的地位,要是还在位的话,两个“可惜”足以让一个省委书记睡不着觉。就是现在不在位了,如果有一省大员被他当面说成“可惜”,也会吓得寝食难安,最少也要必恭必敬地向他请教到底可惜在哪里……夏想却浑然无事一样,问也不问为什么,对他所下的结论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就让吴老爷子不由暗赞一句,不管夏想是假装也好,是真心也好,这份镇静,就是他所见到了这个层次的年轻人中,绝无仅有的。

        连若菡的别墅院子不大,两人走了几步,迎着夕阳而立,两人的身影又斜又长。

        “我很喜欢连夏,他的出现,让我的病情得以好转。我也清楚,如果不是连夏,说不定我这把老骨头就挺不过去了,从这个事情上来说,你和若菡之间的事情,也不是说全是过错,也有有利的一面。”老爷子和吴才洋不同,他直接从亲情上入手,“世界上的事情,都是有利就有弊,没有十全十美的,所以我虽然怪你,但现在也不再因为若菡的事情记恨你了,做人要向前看……”

        “是,您老说得是,感谢您的宽宏大量。”夏想不接话,只是适当地表示感谢。

        吴老爷子忽然呵呵一笑:“夏想,你是想走中间路线,左右逢源,还是想依靠一家?”

        吴老爷子的问题很直接,夏想就不得不正面回答了:“我现在眼界还低,先治理好下马区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其实夏想还是打了个马虎眼,意思是,他什么路线都不走。

        但人在官场,不可能什么路线都不走,尤其夏想虽然年轻,但已经跨入了副厅级的行列,必须要有长远的目光了。因为到了厅级的时候,一旦主政一方,必须要有坚定的路线,否则也走不长久。

        吴老爷子见夏想避重就轻,十分不快地说道:“你帮助邱仁礼,同时联合梅升平,还介绍钱锦松和邱仁礼认识,每一件事情都对吴家不利,是不是我可以认为你已经站在了吴家的对立面,不顾若菡和连夏是吴家人的事实,非要和吴家作对到底了?”

        “老爷子……”夏想第一次诚恳地叫出了一声“老爷子”,然后他又微微摇头说道,“您说得不对,我这么做既不是帮助邱家,也不是损害吴家的利益,只是审时度势顺应潮流的举动。就象我在燕市,帮于繁然介绍李丁山和高海认识,只是认为在现在的形势之下,于繁然和李丁山、高海认识,有利于维持燕市局势的平衡,而不是为了帮于繁然联合李丁山和高海在燕市形成新的势力。同理,我帮助邱家,是认为邱家现阶段在燕省打开局面,比吴家、梅家和付家任何一家再在燕省增加力量要更有利于燕省的局势平衡,更能保持现在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所以我就帮助了邱家。”

        “好大的口气!”吴老爷子半是玩笑半是嘲弄,“刚刚还说只是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现在说起理由来,又是胸怀天下,心系苍生了,让人听了,还以为你是省委书记!审时度势?顺应潮流?年轻人,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局势?你知道以后是什么潮流?年轻不是说大话的借口。”

        被吴老爷子一通冷嘲热讽,夏想一点也不生气,吴老爷子的态度也在他的意想之中。今天吴老爷子不请自来,肯定是打着看望连夏的旗号。看望连夏也许是他的本意之一,但绝非全部目的,老爷子还是不放心,可能也知道吴才洋的态度不太好,才屈尊亲自前来,也是为了再和他接触接触,以免他死不悔改,在争斗中被吴家误伤。

        由此可见,吴老爷子确实还心存柔软的一面,或许他也确实比吴才洋更在意自己一点。

        夏想站老爷子身边,他正值当年,身材也不比吴老爷子高上多少,可见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身材高大面相威武之人,不过此时,夕阳照射之下,北风吹动之时,老爷子的背影在夏想眼中却是萧索,而且他还微微弯着背,花白的头发随风吹动,就如寒风中凋落的草木。

        一瞬间,夏想的心就软了下来,很想给老爷子一句贴心的安慰,很想给他一个郑重的承诺。

        但片刻之后他又恢复了冷静,知道政治立场必须坚定,来不得半点柔情和退缩。在事关重大原则问题面前,他的妥协不但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吴家的不负责任。

        况且他已经答应了邱家,不可能出尔反尔。别看现在邱家和梅家都和他关系不错,但只要他有一次反悔,就会立刻被两家打入冷宫,再难重新获得两家的信任。

        路已经走了一半,不可能再从头再来,何况就算从头再来,重新走上依靠一家的道路,也并非他的初衷。

        夏想就对吴老爷子的嘲讽报以一笑:“在没有见到最后结果之前,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选择就是正确的。我从认识若菡的时候就一直在想,是不是要走一条家族路线?依附于一个大家族,肯定可以少走许多弯路,同时也会降低风险,有家族势力的扶持,升迁的速度是会快一些,也更稳妥,但同时也容易成为了家族的政治牺牲品。”

        吴老爷子摆摆手:“自己没有能力,不依靠家族,也会在无形中成为别人的牺牲品。你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是好事,但不要忘了,吴家之中,才江对你有好感,至少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才洋也轻易不会动你。有这两点保证,你进入吴家的核心体系,有百利而无一害。”

        老爷子对夏想也确实做到了仁至义尽,他嘴上不说,夏想也能猜到老爷子的真实想法,他确实老了,就和普通的老人一样,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不想失去连夏。他对自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其实何尝不是对连夏极其不舍的心理?唯恐自己和吴家真正翻脸之后,连若菡再一怒之下带着连夏去美国,再不回头。

        或许在老爷子的内心深处,就将连夏当成了他生命的唯一的依靠。大病过一场的人,曾经经历过生死,对生死就格外在意,并且非常珍惜活着时的时光。连夏,是老爷子的幸运星。

        “不管走到哪一步,我都会劝若菡留下来陪您,如果她带着连夏要回美国的话,我也会拦下她,让她和连夏陪在您的身边。”夏想没有正面回答老爷子的问题,而是说出了老爷子最关心的事情。

        吴老爷子终于动容了,他上下打量了夏想几眼,想说什么,却只是化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你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年轻人,看待问题时的切入点非常准确,总能清楚每一个人最需要的是什么,怪不得你在燕省有广泛的关系网……”

        夏想只是静静听着吴老爷子的话,不发表意见,也不顺着向下说。

        吴老爷子就知道,夏想也是一个执拗的人,和连若菡一样,有时候表面上的恭敬和礼数不会少,但一是一,二是二,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极难改变。怪不得连若菡会和他走到一起,原来在他和气的面容之下,也有一颗固执的心。

        吴老爷子忽然用手一指远处的一个长椅:“走,过去坐坐。”

        夏想依然笑容不减,搀扶着吴老爷子来到长椅之上坐下。长椅的旁边是一个秋千,显然是平常连夏玩耍的地方。要是在夏天,院中一片青葱,再有连夏天真的笑声响彻,该是多么动人的一副场景。

        夏想本来想坐在老爷子右首,但北风一吹,老爷子正坐在上风头上,他就一错身,坐在了老爷子的左首,替他挡住了寒风。

        虽然是一个极小的细节,也让吴老爷子心中一暖,吴才洋也好,吴才江也好,还有吴家的第三代子弟之中,谁能有夏想一样的机心和细心,还有这一份难能可贵的孝心?他心中微微感叹,可惜了,可惜了呀,不能将夏想正式收入吴家的体系之中,真是一件天大的遗憾。

        不过也正是如此,才证明了夏想的难能可贵之处。他不求吴家的恩赐,却依然能够做到细心周到地对他敬重,这一份心境,一般人就做不到。就是吴才洋和吴才江也做不到不动声色,当然,也是因为两人地位太高,自恃身份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