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29章 近忧远虑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29章 近忧远虑

    作品:《官神

        “萝莉……是什么意思?”李沁一愣,虽然从未听过萝莉的说法,隐约也能猜到大概意思,“是小女孩?”

        夏想就笑:“大概是这个意思,总之不要担心长基商贸不会接受我们的条件,他们最终会让我们赚上了一笔,因为江山房产、天安房产和达才集团,都不缺现金流,资金链很牢固,不象一些全靠贷款维持的房地产商,急于出手。www.00ksw.org因此我们开出的价格虽然高,长基商贸也心里有数,因为我们的实力,再加上我们的名气,还有楼盘的地点比别人好上一等,销售前景看好,绝对值百分之八的加价。”

        “我还是不太相信长基商贸会上当,觉得提价过高,风险太大了一些。”李沁还是微微摇头。

        萧伍不客气地说了一句:“领导吩咐,我们照做就是,哪有这么多问题?”

        “领导也是人,也有犯错的时候,我是善意提醒他,过度自信就是自大了!”李沁立刻反驳。

        沈立春呵呵一笑:“成总告诉我——夏想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如果他解释了,你听不懂,你就跟着学就行,不要再问为什么,等结果出来之后,你再回头看过程,就明白为什么别人会比你高明了。”

        李沁就是直脾气,而且她在国外多年,养成了直接和上司争论的习惯,还是不满地说道:“我觉得夏区长有时太霸道了,说一不二,听不进去不同的意见,独断专行。”

        “独断有独断的好处,有时候在一些重大行动时,必须统一指挥,必须完全服从命令,否则很容易导致行动失败。”夏想漫不经心地说道,“李沁,我说你做,成功了,算你的功劳。失败了,算我领导失误,我承担责任,行不?”

        “行,一言为定。”李沁没仔细听夏想话里的漏洞,完全是不管成败他都没有好处可得,等她话一出口才意识到夏想虽然有时独断专行,不过刚才的话还很男人,有担待,就又让她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如果成功了,我当面向您认错。”

        “错?哪里错了?”夏想大度地一挥手,“有争论是好事,证明你也一心想做好工作,只不过是不同的意见而已,也证明你比他们胆子大,其实他们也不太服气,不过不敢说出来,就你敢当面顶撞我。”

        孙现伟嘿嘿直笑:“可不包括我,我服气,一直服气。”

        沈立春笑而不语,萧伍和齐亚南都一起点头,异口同声:“口服心服。”

        李沁一下笑了:“好,我保持沉默好了,怕了你们了。”

        此次会议定下了基调,保持百分之八的提价,齐氏集团正式进军房地产,具体事宜由齐亚南和李沁着手操作,夏想不再过问前期的准备工作。

        下午回到办公室,接到了历飞的电话,已经和豫省警方进行了接触,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和当地驻军会面之后,对方也同意了放人,正在请示上级,说是最晚今天晚上有回音。

        历飞有点小兴奋:“领导,我已经见到王大炮和牛奇了,牛奇就不说了,死硬,见了我一句话也不说。王大炮倒是一个活宝,见了我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直说我是亲人解放军,奶奶的,要不是有外人在场,我非得卸他一条胳膊不可!不过我有点担心,王大炮有点脑子不够使,他知道的肯定有限,如果牛奇又死不开口的话,还真不好把事情闹大。”

        夏想知道历飞的心思,也是一心想替他报仇,就交待说道:“审案的事情先不要多想,你目前的任务就是将王大炮和牛奇平安带回,切记,路上不能出任何差错!”

        历飞打起精神,向夏想做了保证。

        但愿路上不要出差错才好,夏想现在也有点被王大炮搞得没了脾气,生怕再节外生枝。

        下班后他本来想回家静一静,想想付先锋拖延时间的意图到底是剑指何处,刚进门就接到宋朝度电话,说是要来家里看看。夏想自然欢迎,忙让曹殊黧和蓝袜准备晚饭,因为他知道宋朝度不大喜欢在外面吃饭。

        蓝袜现在基本上成了半个家里人,白天上班,一到晚上就过来,她一是和曹殊黧感情深厚,二是现在越来越离不开夏东了,对夏东喜欢得不得了。

        虽然夏东刚出生之时,就有严小时和古玉要当干妈,但在夏想看来,目前最称职的干妈其实是蓝袜。因为夏东现在最喜欢让蓝袜抱,虽然也偶而做一些手抓蓝袜胸部的不雅的事情,不过一点也不妨碍蓝袜对他亲个没够。

        曹殊黧身材已经完全恢复,体形比以前更健美了不少,生育过后的身子丰腴而肉感,不胖不瘦,更称了夏想的心。她平常在家就穿一件很有小女孩特色的睡衣,有时候从后面看去还象一个没有毕业的学生,如果她不抱夏东的话,任谁见了也不会认为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还以为她是一个连男朋友都没有的小姑娘。

        宋朝度要来,曹殊黧不敢怠慢,虽然她也知道常务副省长和夏想私交很好,但也必须顾及他的副省高官的身份。当然,因为宋一凡肯定也会随同,她还是很高兴,她一直喜欢古怪精灵的宋一凡,从宋一一凡身上,她看到当年自己的影子。

        忙碌了一会儿的曹殊黧不经意一回头,发现夏想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不由心里一酸。他太累了,天天象个风车一样转个不停,铁打的人也受不了,而且还要承受方方面面的压力,又要应付各方面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一想起他曾经受过的坎坷,她不就由心疼不已,男人确实不容易,他们表面上风风光光,谁又知道他们在人后的落寞和悲伤?

        蓝袜将夏东交给了保姆,也帮曹殊黧忙活,她看出了曹殊黧眼中的柔情,小声说道:“有时我想,其实方格也挺不错的,起码他少心没肺,不让人操心,也不让人心疼,黧丫头,你说我要不要嫁方格,他向我求婚了……”

        “嫁,就嫁。”曹殊黧好象跟谁赌气一样,“你傻呀,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好男人,为什么不赶紧嫁了,难道还等着让别人去抢?你妩媚能比过严小时?清丽能比过古玉?等别的女人看上方格的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呀,说得还真是。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你现在一说,我还真有了危机感。”蓝袜立刻一脸紧张,“听你的,明天我就答应他,当他的新娘。”

        “咯咯……”曹殊黧又开心地笑了,“新娘新娘,意思是,你嫁他,以后就要既当他的妻子,又要象他的娘一样照顾他。新娘,就是新娶进门的半个娘!男人,有时得象孩子一样来养,他们也需要哄……”

        门铃一响,宋一凡和宋朝度到了。

        宋一凡一进门,只来得及冲曹殊黧和蓝袜一点头,就扑到夏想身边,拉住他的胳膊左看右看,又围着他转了两圈,才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不缺胳膊少腿,没毁容,还和以前一样帅,总算让我放心了。”

        小大人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不料她又说了一句话,就惹得众人一起大笑:“夏哥哥,你认不认识我是谁?我考考你,看你脑子坏掉没有?”

        “坏你个大头鬼!”夏想伸手弹了宋一凡一个脑奔,“你是不是咒我变成傻瓜?要不是宋省长在,我非收拾你一顿不可。”

        “你想怎么收拾我?”宋一凡学坏了,她邪邪地笑,笑容中有小女孩式的天真,但眼神中却流露了狡黠和挑衅,“难道你还敢打我屁股?”

        “咳咳!”宋朝度都觉得脸上挂不住了,“小凡,不要捣乱,去一边玩去。”

        宋一凡才不怕宋朝度,冲宋朝度做了一个鬼脸:“你是以爸爸的身份和我说话,还是以常务副省长的身份?告诉你,不管是哪一种身份,我都不听,哼!”

        夏想就哄宋一凡:“快去看看夏东,他会说话了。”

        “真的?会不会叫我姐姐了?”宋一凡对婴儿何时说话哪里有概念,立刻信以为真,不过随即又意识到自己给自己降了辈份,又改了口,“不对,夏东得叫我阿姨,我才不和小屁孩一个辈份。”

        一时哄笑。

        夏想就知道宋一凡是大家的开心果,笑过之后,他就和宋朝度到楼上说话。两人先是讨论了一下当前的局势,又说到了目前叶石生和范睿恒的僵局,夏想就说出了范睿恒的条件。

        “邱绪峰担任市委组织部长?”宋朝度有点不解,“范省长同意还好理解,梅部长能答应?”

        宋朝度的不解不无道理,以目前的局势来看,吴家和付家在燕省各有布局,基本上是四家之中,既得利益最多的两家。而梅家现阶段只有梅升平一人在燕省,随着燕省地位的水涨船高,梅家肯定不会满足于现状,也准备安插自己人来燕省谋局。

        市委组织部长如此重要的位置,梅升平会拱手让给竞争者之一的邱家?宋朝度不太理解梅升平的想法。

        夏想也听到了燕省已经和国务院就大京城经济圈的议题进行了接触,相信不用多久就会提上日程,快则两年,慢则三年,基本上就能落到实处。两三年的时间用来在燕省完成布局,即使是家族势力,也有些吃力。

        梅升平对邱绪峰的任命放行,也是基于有限合作的考虑。

        实际上四大家族之间的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既有分岐又有合作,其中梅家和邱家合作最多,又和吴家关系最远。而邱家和付家合作最多,和吴家和梅家的关系都不远不近,取中间之道。而吴家作为四家之中公认的第一家,三家都需要仰视,又都想吞食吴家的势力。

        吴家和三家合作都不算密切,说不上和谁远谁近,却又和三家都没有直接的对抗。相当于吴家为首,只要吴家发话,想和哪一家合作,差不多不管是付家、邱家还是梅家,都十分乐意,确实也是因为和吴家合作有天大的好处可得,也因为吴家的确实力远大于三家。

        四家之间的关系,因为现在多元化社会的缘故,比起以前的三国时代的三国之间的关系,可是复杂多了。就算四家之间互有对抗,也时常有拆台的事情发生,但都会放到暗处,表面上还是要维护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几家之间的争斗也不能太激烈了,否则会引发政局不稳。高层之中,不乏四大家族的人,但也有草根出身者,他们对家族势力持抵触和警惕的看法,甚至还会暗中想方设法逐步消弱家族势力对政局的影响力。

        此次在京城住院期间,夏想可谓收获颇丰,不但受到了总理的慰问,还近距离和许多人物接触,通过几大家族之间的出手和互动,以及关于总理对几大家族不感兴趣的传闻,就让他对高层之间的政治斗争的复杂性和残酷性,有了更深的认识。

        尽管他现在还算不上高官,一般而言到了厅级以上,才算正式迈入高官的行列。但凡事宜未雨绸缪,何况他和四大家族之间,或多或少都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官场之中,处处雷区,步步悬崖,不得不察,必须慎重走好每一步。

        总理就是对家族势力不太友好的高层之一。

        夏想在总理看望之后,心中也思忖了许多。既然总理无意间的路过是老古有意的安排,莫非是说,老古也是家族势力的反对者之一?

        夏想猜不透又不好直接向老古当面开口相问,有些事情,不点明反而更有意思,他也就抱了静观其变的心思,反正以他现在的级别和实力,还不足以介入到高层的博弈之中。

        但眼下燕省之中的四大家族的博弈,他已然不能置身事外了。

        宋朝度的问题,也在夏想的意料之中。

        “梅部长现在可能对燕省的局势,还没有进一步的想法,暂时也可能没有合适人选来燕省。他高抬贵手放邱家一马,也是聪明的选择,邱家以后肯定也会投桃报李。”夏想和宋朝度关系不错,就说出了他的猜想。

        当然也只是猜想,他也知道虽然他明面上和梅升平关系也可以,但还没有可以到让梅升平对他实话实说的地步。

        夏想也能清楚,梅升平对他既友好,又有戒心,毕竟他和连若菡之间的关系,让梅升平也好,邱绪峰也好,都有一定的戒心。再说就算关系再说,涉及到核心秘密时,谁也不会透露。

        宋朝度点点头:“这倒也是。”他站起来,在屋中走了两步,敲了敲额头,“政客就是政客,大京城经济圈只是一个远景规划,就已经有各方势力闻风而动了,以后燕省的局势,估计会越来越复杂了。”

        随后又说到了王大炮的落网将会给下马区带来什么样的动荡和影响,宋朝度和夏想的看法一样,就算动不了付先锋,肯定也会牵连到下马区的一些人,下马区,恐怕要有一番人事调整了。

        快吃饭的时候,宋朝度忽然想起了什么,笑了:“说起来你这个区长还一直不太合法,还没有通过人代会的任命……下马区的人代会,也该召开了。”

        “是该召开了,现在已经11月中旬了,最晚应该在12月前召开。”夏想笑着摇摇头,“最近下马区出了这么多事,估计大家都没有心思关心人代会的事情。相信王大炮的事情有了结果之后,开会的开会,上马的上马……”

        “下马的也会下马,呵呵。”宋朝度难道也开了一句玩笑。

        第二天中午终于等到了企盼已久的消息,历飞一行将王大炮和牛奇顺利押回燕市!

        消息传到下马区,下马区一片沸腾。长了翅膀的消息从区委大院一直传播到下马区的工地之上,顿时引发了工人们的狂欢浪潮,不少工地放假庆祝,许多工人自发地买来鞭炮。整整一个下午,下马区鞭炮声此起彼伏,响彻天空的同时,又震憾人心。

        小斗村的村民也是扶老携幼,走向街头,有人敲锣打鼓,有人放礼花,还有人到区公安局去送锦旗,都为主凶的落网而欢欣鼓舞。

        下马区如同过年一样热闹非凡,喜气洋洋。

        与众人的扬眉吐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白战墨紧皱眉头,紧闭门窗,躲在办公室里,心烦意乱。从来没有鞭炮声象今天一样让人听了倍感烦躁,他只想将所有放炮的人都抓起来才好。

        但鞭炮声还是从窗外顽固地传了进来,传到白战墨的耳朵中,让他心中的火气越来越盛,越来越烦躁不安。

        不是鞭炮声让他烦躁,而是王大炮和牛奇的落网让他烦躁,确切地讲,是康少烨的病情让他烦躁。因为他按照付先锋所说,到了二院通过关系找到一名熟悉的医生潘案,在确信潘案可靠的情况之下,白战墨说出了让康少烨抢救不及时的暗示,不料潘案却一口回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