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07章 不吃亏,难道还能吃饺子?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07章 不吃亏,难道还能吃饺子?

    作品:《官神

        付伯举今年60岁,是国务院副总理,现阶段付家职务最高的一人,在付家说话就底气十足。www.00ksw.org可惜的是,付伯举膝下只有一女付朵朵,嫁给了邱绪峰。付伯举虽然级别最高,但付老爷子最喜欢的还是付先锋的爸爸付仲源,最器重的是付先锋,就让他心理不太平衡。

        不平衡也没有办法,他只有一个女儿,而且付朵朵也不热衷于政治,没有走向仕途。嫁给了邱绪峰之后,安心地做起了贤妻良母。他以后位置再高,也是后继无人。出于为整个家族考虑的大计,付家三代之中,也就只有付先锋一人而已。

        “先锋,你做事太莽撞了。夏想好歹也是正式的国家干部,副厅级的区长,你纵凶行恶,手段不但不入流,还容易让人看扁了付家。”三叔付叔才说话时慢条斯理,似乎永远是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但付先锋却知道,三叔比任何人都有心机,也最难对付,虽然他没有从政,但掌管着付家庞大的经济帝国,可以说,他才是付家最有权势的人。

        付先锋要开名品时尚,要在下马区席卷利益,也是要做出一番成绩出来给付叔才看看,也好在他面前扬眉吐气一次。

        相比之下,付先锋的父亲付仲源是三人之中最没出息的一个,一直担任部委里面的闲职不说,政治智慧一般,商业头脑没有,却一直最讨老爷子欢心,因为他最会说好听话,而老爷子也一直和他住在一起,爱屋及乌之下,老爷子也最喜欢付先锋。

        其实付叔才的儿子付先远也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只不过付先远和付叔才一样,只对经商感兴趣,对于从政兴趣阑珊,付叔才也就没有勉强付先远,由他自己发展好了。

        所以综合下来,尽管付伯举和付叔才都对付先锋不是很看好,觉得他心胸狭窄,不够大气,但付家三代之中,他是唯一的人选,也就按照老爷子的吩咐,尽可能地给予付先锋照顾和方便,也尽心培养付先锋,确保他成为付家的接班人。

        本来付伯举和付叔才还一直比较用心培养付先锋,只是……他刚刚弄出来的夏想事件,让人大失所望!

        不仅仅是大失所望,还痛心疾首,因为一天之内,付伯举在官场上连连受到数道阻力,原定他要提拔了几个手下,也被一股突如其来的莫名的力量给横插一手全盘否决,最气人的是,他分管的一摊子事情,短短一天之内接连出现几次重大的失误,他被何东辰点名批评了几句!

        付伯举大失颜面,也知道能够让他在一天之内接连受挫之人,必定是极有权威之人。暗中刚一打听,就有有心人透露给他,是吴家生气了!而且还特意强调说,是吴老爷子动了肝火。

        付伯举慌了,如果说京中老一辈儿之中他最怕谁的话,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吴老爷子。谁不知道吴老爷子冷面无情,轻易不怒,一怒之下,必定难以收场。付伯举震惊之余,不解好好的吴老爷子收拾他做什么?又是有心人特意提醒他,想要知道为什么,就得问问付先锋做了什么。

        还没等付伯举打电话给付仲源,付叔才的电话就先打了过来。付叔才气愤不平地告诉付伯举,今天一天,他在全国各地不少产业被当地工商、税务突击检查,罚款的罚款,查封的查封,一天之内损失超过1亿元!

        地方政府都不是没有政治头脑的人,而且目的性明确,只查付家的产业,且针对性极强,只要是检查的企业和项目,全部存在着或多或少的问题,没有一处落空,而且突击检查的时候,有新闻媒体随行,第一时间将检查结果向公众做了报道,意思是,不给付家任何缓冲的机会。

        摆明就是要直接打付家的脸!

        能够直接一点面子也不给付家,明目张胆地直指付家的产业,所有涉及到的当地政府,绝对在背后有一只巨手在统一指挥行动,要就是特意狠狠地整治付家一顿。表面上的损失是1亿元,暗中的损失以及长远的负面影响,超过10亿都不止。

        付叔才气急败坏,急忙打电话向付伯举请教应对之策。付伯举听了之后长叹一声,说道:“吴老爷子一怒,山河变色!叔才,立刻去找老爷子商量对策,事情出在付先锋身上。”

        两人相约赶到家中时,老爷子正一脸怒气,坐在客厅正中,声色俱厉地训斥付仲源。原来,老爷子刚刚接到吴老爷子电话,电话里只说了一句话:“上次说好的事情,我再考虑一下……”

        付老爷子有意在岭南省提名一个副省长人选,吴老爷子也答应下来。岭南是邱家的势力范围,邱老爷子最近和吴老爷子有走近的趋势,吴老爷子点了头,基本上就**不离十了。付老爷子想提的人是一个故交之后,他因此还向故交说了大话,说是没有问题。

        没想到,一把年纪的吴老爷子当面答应的事情,说翻脸就翻脸,让他觉得老脸都没地儿搁了,忙打过去电话问是怎么一回事,吴老爷子冷哼一声:“我老了,不中用了,没有年轻人有锐气了。燕市巴掌大的地方,就能折腾起风浪,真是后浪推前浪……”

        付老爷子就知道事情出在付先锋身上,正好付先先刚从燕市回来,就叫来付先先一问。

        付先先正心中来气,付先锋就因为误会她和夏想上床就闹出了好大的一出热闹,她除了无比鄙夷付先锋的政治智慧之外,更嘲笑付先锋傻得可以,一件上床的小事,至于去打人家的一双腿?真是天下少有的傻叉!别说没上床,就算真上床了又关他屁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一个局外人,操的哪门子闲心?自己身体自己做主,她和谁上床,付先锋一个当哥哥的,又不是她的法定丈夫,管得着吗?

        付先先就添油加醋地将付先锋的愚蠢一说,还唯恐老爷子不够生气,故意落井下石地说道:“别怪我多嘴说自己哥哥的坏话,他不好好地提高自己的政治眼光,不想方设法为燕市做出贡献,天天盯着我和谁上床的鸡毛蒜皮的小事,爷爷,您还对他寄予厚望,我看还是免了,别让他出去丢付家的人了,赶紧叫回来拴家里得了。你看梅家的梅晓木、邱家的邱绪峰,哪一个不比他强上百倍?我去燕市,都不敢说付先锋是我哥哥,怕被人扔臭鸡蛋!”

        付先先尖钻刻薄的话一连串说出来,差点没把老爷子气得扬手打她一个耳光。好在付先先够机灵,话一说完转身就跑,还嘻嘻一笑:“老人家别动不动就生气,对身体不好,好了,我走了,你们也别想我,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老爷子直气得差点血压升高直接住院,好在付仲源好说歹说总算劝住了老爷子。老爷子生完了付先先的气,又开始生付先锋的气,让付先锋即刻返回京城。

        吴老爷子一怒,付家损失惨重,虽然不至于元气大伤,也是损失极大,面上无光。本来几家之间行事都有一个分寸,谁也不会对对方的产业或势力范围大加插手,吴老爷子此举有**份,也不合规矩。但如果真如付先先所说,是因为付先锋想要打断夏想的双腿才引起了吴家强烈的反弹,那么吴家是站在道义的一边,付家只能吃哑巴亏!

        讲理,理亏。拼实力,拼不过。不吃亏,难道还能吃饺子?

        付老爷子气得须发皆张,如果真如付先先所说,付先锋只因误会男女关系的事情而要打断夏想的双腿,那付先锋的所作所为就太让他失望了,他甚至动了要让付先锋回京的念头!

        否则任由付先锋胡作非为下去,不但政治生命完结,说不定连小命也能丢在地方上。政治斗争的惨酷性,老爷子深有体会,不翻脸还好,一旦翻脸,真有不死不休的死局。

        夏想是吴家的刺不假,但吴家的刺只能吴家去碰,别人碰不得。一碰,吴家就会不舒服,说不定还会疼。谁让吴家感到疼了,吴家就会让谁不舒服一辈子。

        付老爷子深知事情的严重性,急召付先锋回京,也是要当面问个明白,好商量下一步的对策。

        付先锋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许多门道,虽然也猜到是夏想受伤的事情东窗事发,他多少心中笃定,认为能够说服家人。不料一进门就被大伯和叔叔冷嘲热讽地说了几句,他就心头火起。

        付先锋知道大伯和三叔一向看不起爸爸和他,认为他们父子是付家最窝囊的人,对爷爷偏向他们父子一向不满,只要和他见面,大伯和三叔总是不忘敲打他几句,不是嘲讽就是居高临下的指示,让他心中十分不快。今天也是如此,又是当着爷爷和爸爸的面,付先锋的火就一下点燃了。

        “大伯,三叔,话不能这么说,你们不了解事情真相,就先下了结论,对我很不公平!”付先锋语气就有点生硬,“我知道在做什么,也考虑过后果,整个事件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付伯举怒了,一拍桌子,“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你什么级别?你有多了不起?现在事情连我都控制不了,你有什么资格大言不惭?今天一天,付家痛失几个好位子,都是厅级以上的关键部门,你掌控?你掌控个屁!”

        盛怒之下,付伯举说出了脏话。

        付叔才也是火向上冒,见付先锋耿着脖子一副不肯认输的模样,想起今天的惨重损失,再也忍不住心头恶气,一扬手将一杯茶扔到付先锋的脚下:“你考虑过后果?你知道现在后果有多严重?今天全国十几个地市,几个小时内,付家的产业被查封十几处,直接损失上亿元,间接损失不下10亿元,你掌控?你一个小小的市委副书记,连燕市都掌控不了,连自己的头脑都掌控不了,你信誓旦旦地要掌控一切,风大会闪了你的舌头!”

        付伯举和付叔才才不怕付仲源会难堪,反正付仲源无权无钱,说话没什么份量。

        老爷子也被付先锋的还不知悔改的举动气得浑身发抖,走到付先锋面前,一扬手,“啪”的一声,响亮地打了付先锋一个耳光:“叫你跪下,你耳朵聋了?还是我的话不管用了?”

        付先锋再也硬撑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泪长流:“爷爷,我委屈,我有话要说……”

        付仲源心中也有怒火,也一扬手打了付先锋一个耳光:“你还委屈?你让全家人都受你连累,你让付家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你还委屈?你事先不调查清楚就做出仓促的决定,你不是委屈,是政治智慧低下!先先说了,她和夏想之间清清白白,你只凭猜测就想打断一个副厅级干部的双腿,你是国家干部,不是黑社会!”

        付先锋惊呆了:“夏想没有骗先先?”

        “骗个屁!”付仲源也知道虽然付先先想到做到,性子大大咧咧,似乎非常随意,但她有一个优点就是敢作敢为,如果她和夏想之间有问题,肯定会承认,不会藏着,因此他怒火攻心之下,见付先锋一脸惊呆的样子,不由骂出了脏话,“你就是一头蠢驴,因为一点小事闹出了满城风雨,给付家带来了天大的麻烦,把爷爷气得不成样子,你罪过大了。现在还不知道反省,还嘴硬,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付先锋脑中空空一片,他当时下定决心对付夏想的最大动力就来源于夏想和付先先上床,当然,也是因为收拾了夏想之后,有利于他在燕省和燕市开展后续工作,整合资源,等等,不过促使他痛下决心的关键因素,还是他一厢情愿认定中的夏想骗了他的亲妹妹的事实。他本来是拿夏想和连若菡之间的关系大做文章,才让吴家出手,阻挠夏想当上区委书记一职,所以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夏想上了她妹妹。

        因为当时白战墨的照片非常清晰地显示付先先和夏想之间,拉拉扯扯,尤其是付先先的表情,好象和夏想挺熟一样,夏想还在躲闪,就象是得手之后不愿承认的表情,就让他怒火中烧。后来打电话时,付先先又是气喘吁吁的声音,就让他以为夏想正在床上和付先先颠鸾倒凤,一想到夏想恶狠狠地压在付先先身上的得意模样,摆明就是对他暗中拍照一事的报复,他就几欲发狂。

        再有正好康少烨汇报说是牛奇也想收拾夏想,他就精心策划了火树大厦事件。万万没有想到,夏想不但没事还名声远扬,同时惹得吴家震怒,最最关键的是,付先先和夏想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付先锋欲哭无泪,事情闹到了不可收场的地步,却原来他一直当成最大借口的动机并不存在,荒唐,太荒唐了!失败,太失败了!丢人,太丢人了!

        付伯举一脸厌恶地冲付先锋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付叔才叹了一口气,对老爷子说道:“爸,让先锋回京城算了,他太不稳重,太冒失了,让他在京城再呆上两年,等他年纪再大一些,当上一任市委书记也就差不多了……”

        付叔才的建议等于是将付先锋的前途堵死了,以后也不打算重点培养他了。

        付先锋大急:“不,不行,我不能离开燕市,我还有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局,正好趁夏想在京城的时机,好完成布局。爷爷,大伯,三叔,你们都不清楚夏想的重要性,虽然我出手有点冒失了,但从总体上来说,夏想受伤在京城养伤,符合付家的整体利益。”

        付老爷子虽然也是气得够呛,气都不顺,但他还是不忍心对付先锋下狠手调他回京,就问:“你又有什么后手,说来听听。说得好,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得不好,你就死了以后执掌一省的念头!”

        这一句话说得够重了,付先锋只觉心惊肉跳。爷爷还在的话,爷爷的权威可以压住大伯和三叔,让他们助他一臂之力。爷爷如果不在了,就凭夏想事件,大伯和三叔就有可能趁机判他死刑,让他从此断绝了升迁之路!

        付先锋知道,他的布局将是他获得爷爷首肯、得到大伯和三叔认可的最后的机会。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下马区刚才成立的时候,我就看中了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特意拉来了200亿的投资来下马区,目的就是为了席卷走下马区房地产的全部利润!”事到紧急关头,付先锋知道,他的游资炒作计划不能再隐瞒了,只有巨额利润才能打动大伯和三叔,“所以我利用吴家出手,阻挠夏想当上下马区委书记,扶白战墨上位,就是为了200亿投资的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