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80章 偷拍事件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80章 偷拍事件

    作品:《官神

        古玉好象平息了心情,自己主动走了过来,脸上红润已经消退,还大着胆子看了夏想一眼,说道:“没事,不怪小时,怪你,我都怀疑你明明能站稳,就是故意发坏。www.00ksw.org反正我就当刚才抱了一个毛毛熊好了。”

        夏想就急忙解释:“天地良心,我哪里有这么坏?”

        “就是,我也不相信他发坏。”严小时替夏想辩解,不过随即又说,“他要真发坏也不会当着我的面发坏,肯定要等就你们两个人的时候发坏,而且刚才也不会一只手放上面,肯定要两只手了……”

        古玉刚刚好转一点的脸色又红艳艳了,急道:“你还说?”

        好在一场香艳未遂的意外事件过后,严小时和古玉都又恢复了常态,不一会儿就又说笑起来。不过夏想却敏感地感觉到,古玉再看他时的眼神,多了一些复杂的情绪。

        第二天上班后,夏想先是在区规划局的陪同之下,视察了原人民广场的地段,又重新到了新规划的人民广场实地查看。下午,达才集团就来人和区政府接触,就批发市场商业圈的投资和规模,以及批地事宜进行了洽谈。

        达才集团出面的负责人是副总沈立春。

        沈立春最近事业有成,家庭幸福,身体比以前微有发福。因为和夏想一直合作良好,几次投资的项目都获得了成功,集团对他十分赏识,由排名最后的副总逐渐上升,现在已经是排名第二的副总,可以说在达才集团已经是一位非常重量级的人物了。

        一切,都得益于数次和夏想的密切合作,沈立春在内心深处对夏想的感激始终不忘。

        坐在夏想宽大明亮的办公室中,沈立春感慨地说道:“一转眼已经是一区之长了,领导升官速度之快,闻所未闻。”

        夏想笑骂:“嫌我升官快了?真不够朋友。”

        沈立春忙笑:“哪里,哪里!我的意思是,领导就是领导,与众不同,要不是我紧跟领导的步伐,哪里会有今天?”

        夏想和沈立春的关系不是一年两年了,两人之间早就有了足够的默契,夏想也就没有和沈立春客套:“明天是你侄儿满月,你提前到,照应照应,还在燕京大酒店。”

        沈立春听夏想的话就知道没把他当外人,就高兴地答应下来:“没问题,我不但要帮忙,还要送侄儿一份大礼。”

        “礼就免了,心意到了就行了,太贵重,显得生分。太轻了,你又觉得拿不出手,你也别为难了,就买一套儿童衣服就行了。”夏想也知道,沈立春肯定会有心意,如果他不说,肯定会有大礼出手。他只是想热闹热闹,朋友们相聚相聚就可以了,可不是为了收礼。但中国人又讲究礼尚往来,他就直接点明就行了,也让沈立春心中有数。

        沈立春就一脸笑意:“有数了,有数了。”

        达才集团对批发市场商业圈的项目非常重视,其他项目不管是豪华别墅,还是高档住宅,都没有副总出面负责,而批发市场商业圈却交给一位重量级的副总,显然,成达才对批发市场商业圈寄予厚望。房地产只是成达才的梦想,产业才是他的翅膀。而批发市场商业圈,是产业地产的第一步。

        接下来达才集团还会在近方北村的附近圈地1000亩左右,开发广义上的经济园区,初步决定命名为达才高新产业工业园,先完成初期的规划,然后以园林模式先建起一座园区的雏形,在园区内布置好花园、假山和池塘,修好道路,相当于建成一座园林式的工业园,坐等高新企业上门建厂或办公,到时再由达才集团和入驻的企业具体商议如何建厂或是建办公楼。

        可以说达才集团的产业地产的理念非常有前瞻性,最大限度地整合资源,包括整合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综合开发,集约化经营。一旦有企业入驻,可以节省大量时间,不管是建厂还是办公,达才集团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帮企业完成心中的设想。而且因为工业园前期的平整场地和修建道路工作已经完成,先到者可以先选择好的地点,或是根据不同的地点以不同的价位出售,等等,总之,依托达才集团雄厚的实力和信誉,还有其他方面的优势,达才高新产业工业园应该大有市场前景。

        当然,区政府要给予政策上的倾斜,比如对所有入驻工业园的企业在减免税收、人员奖励等方面给予适当的照顾。实际上进驻工业园对外来企业有很多的便利条件,比如省去了地皮申请等繁琐的手续,以及开工建设之时要和无数部门打交道的麻烦,前期工作都由达才集团完成了,所以在夏想看来,工业园的前景应该不错。

        成达才确实有商业头脑,产业地产的概念在后世经过他不懈的努力,慢慢地在国内推广开来。后来他甚至到沿海城市投资兴建了港口,以一个集团的实力,在一个港口的带动之下,为一个中等城市扩建了一座新区!

        ……随后,夏想又将沈立春介绍给了陈天宇认识。

        陈天宇心里清楚沈立春的份量,达才集团的一个重量级的副总,任何一个地级市的市长都会奉若上宾。夏想将沈立春引荐给他,是对他的绝对信任,也是有意将一些重量级的项目交由他负责的具体体现,他就对夏想的信任充满了感动。

        原以为夏想会对他多少有提防之心,不会十分信任。没想到夏想还真有度量,不但对他信任有加,而且将许多区政府最重视的项目交由他全部负责,就让他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慷慨。

        陈天宇和沈立春寒喧几句,就试探着问了一句:“批发市场商业圈是下马区的重点项目,沈总要不要和白书记见个面?”

        和书记处好关系,至少打个招呼也是一种尊重的表现,沈立春却不以为然地挥挥手:“算了,不麻烦了,我以后在下马区只和夏区长、陈区长接触,其他事情,就懒得操心了。”

        言外之意就是,达才集团才不在意白战墨的态度。

        陈天宇知道达才集团有这份魄力,也有可以无视白战墨的实力。当然,更深深一层的含义就是,在下马区达才集团只相信夏想和他,以后也只和他们打交道。

        陈天宇就微微有些激动,能让达才集团高看一眼,全是因为夏想的面子。和达才集团处好关系,等达才集团的项目见到效益之后,他的一份沉甸甸的政绩就跑不了了。

        陈天宇再看夏想时,眼中全是敬佩和服从。

        下班后,夏想和沈立春一同来到楼下,刚要取车时,就见一辆火红的跑车风驰电掣一样冲进了区委大院,警卫连拦一下都没有来得及。

        跑车是法拉利的,大红的颜色夺人眼目,十分抢眼。但从车上下来的人却和跑车的风格大相径庭,她一身简单打扮,如同邻家小妹一样朴实,正是付先先。

        警卫一路小跑跑来,大喊:“同志,同志,请先登记!”

        夏想冲警卫挥挥手说道:“没关系,我认识她,你先去忙。”

        警卫一见夏区长发话了,忙点头退下。

        沈立春就笑着问:“谁?”

        夏想无奈一笑:“告诉你,你别吃惊,她叫付先先,是付先锋的妹妹。”

        沈立春大吃一惊:“领导,你的手腕太高了,直接把付先锋妹妹骗到手了,不得把他气死?再直接送他一个舅舅来当,他还不得住院?”

        夏想又气又笑:“能不能想点正事?你以为我和孙现伟一样是一头骚骚猪?”

        “对付付先锋,不管手段,只问结果。”沈立春因为和夏想走近,连带对付先锋也没有任何好感。

        夏想没理他,冲付先先微一点头:“付先先同志,又有何贵干?”

        “能不能不叫同志,多老土,直接叫我先先就可以了。”付先先倒是自来熟,先冲夏想嫣然一笑,又看了沈立春一眼,说道,“你好,我是付先先,没请教……?”

        沈立春冲夏想挤了挤眼,意思是小姑娘人不错,活泼大方,夏想装没看见。

        付先先只和沈立春说了两句,就对他歉意地一笑,也不顾现在是在区委大院中,转身伸手一拉夏想的胳膊:“借一步说话。”

        夏想知道她还是追问梅晓木的事情,就说:“我没见到梅晓木,只是接到了他的电话,他对你态度没有反应。”

        付先先却不放开夏想的胳膊:“我不相信,他不可能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你肯定见到他了,是不是在骗我?”

        夏想不知道的是,他想甩开付先先的胳膊,却被付先先强抓住不放的情景,却被楼上的白战墨看个正着。

        白战墨正和康少烨在办公室说话,无意中向窗外一看,却发现夏想和一个女孩拉扯不断,他就睁大了眼睛,心想堂堂的区长,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和一个女孩在区委大院纠葛不清?

        白战墨就以一种轻蔑的口气对康少烨说道:“夏想太不自重了,被一个女孩拉着胳膊不放。”

        康少烨顿时感了兴趣:“会不会是骗了哪个姑娘,被人找上门了?倒是一件稀奇事,虽然说他是区长,生活作风问题要不了他的命,至少也能弄他灰头土脸,白书记,有相机没有,我拍来下。”

        正巧,白战墨平常挺爱好摄影,伸手就从抽屉中拿出一部佳能的长焦单反相机,递给了康少烨,笑道:“书记偷拍区长,传了出去可不好听。”嘴上说得漂亮,心里却十分得意,没想到正愁找不到夏想的软肋,夏想却主动送他一件大礼,他岂收不笑纳的道理?

        康少烨知道白战墨故作姿态,接过相机看了看,说道,“尼康的广角,佳能的长焦,好,正好要用到长焦……”然后就冲着窗外就一顿猛拍,“没人知道照片的来历,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了不起,是我拍的,又不是白书记拍的。再说就是一个普遍的公民,对党员干部也有监督权。”

        康少烨动作倒是十分熟练,一口气拍了十几张,又说:“白书记的相机不错,10倍焦距很实用,正好拉近了场景,拍得很清楚……照片要交给谁?”

        “先给付书记过目,让他来处置。”白战墨心里十分高兴,感觉终于抓住了夏想的小辫子。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如果运作得当,也是可大可小。小,可以让付书记在市委里面对夏想点名批评。大,甚至可以让夏想作出检讨,不管他和那个女孩有没有关系,在区委大院之中拉拉扯扯有就失体统,有伤风化,有失官德,就能被人揪住不放!

        此事,不管大小都要弄夏想一个灰头土脸再说,白战墨暗暗打定了主意。相信付书记见到他的照片,也会十分高兴,说不定还会大大地夸他一顿。自从他来到下马区上任以后,好象付书记还从来没有对他的工作有过肯定。

        白战墨就十分期待付先锋的认可。

        夏想并不知道他再次被人偷拍了照片,如果他知道,心情肯定无比郁闷,因为是付先先主动拉他,他躲都躲不及,是付先先太热情了!

        夏想手腕一翻,胳膊一抖,就挣脱了付先先的手,冷脸说道:“有话说话,别拉扯,影响不好。”

        付先先看上去象是邻家女孩,但面皮一点不薄,反而嘻嘻一笑:“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好了,我不拉你了,行不?我真的很着急找梅晓木,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夏想几乎要发怒了:“你和梅晓木之间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要总纠缠我好不好?别说我真没见到梅晓木,就算见到了,也不会告诉你!”

        付先先也不知是真不明白还是假装,一脸天真地问:“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随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恍然大悟地说道,“哦,我明白了,你因为我哥哥而迁怒于我,别这样好不好?付先锋是付先锋,付先先是付先先,他们之间除了是一奶同胞之外,性格、爱好、世界观和人生观相差太大,完全不是一类人。甚至可以说,要不是他们是亲兄妹,付先先连认识付先锋的兴趣都没有……嗯,你满意了吗?”

        夏想哭笑不得:“你不用和我解释什么,我和你不熟,和梅晓木也不熟,所以你们之间的感情纠葛不要拿我当挡箭牌,好不好?我还有事,要下班了,请你让开好吗?”

        付先先噘了嘴,不情愿地“哦”了一声:“我……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也真的对你没有一点恶意,如果我的所作所为影响了你的心情,我只能说一声对不起。”

        夏想见她小模小样地装可怜,不由暗笑,又说:“什么时候梅晓木露面了,我会向他说出你找他的迫切心情。不过我建议你别抱太大的希望,感情的事,是双方面的,单方面的热情再热烈,说不定还是浪费。”

        付先先点点头:“我知道,但不努力一下就放弃,会让自己留下遗憾。我再给自己半年时间,如果还不能打动梅晓木,我就转移目标。”

        付先先说完,冲夏想挥动着粉嫩的小手,然后一弯腰坐进了车内,一脚油门下去,跑车发出轰鸣之声,一溜烟儿跑得没有了踪影。

        沈立春盯着跑车的尾灯看了一会儿,扭头冲夏想一笑:“又是一个小魔女,果然出身在大家族之中,有个性。”

        夏想气得想笑:“有个性也不能总是耐烦别人。她和梅晓木之间有什么纠缠都与我无关,一个躲着不见,一个总来烦我,我何其无辜?”

        沈立春哈哈一笑:“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小女孩和小男生之间的追逐游戏,正是他们现在的年龄段的无病呻吟。不过……”他打趣地看了夏想两眼,“一直叫你领导,仔细一想才想到,领导其实连30岁也不到,也算是小男生,最不济也应该是自20岁之后的第一春,到现在正是第二春的黄金年龄。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既然梅晓木无情,领导何不有意收了付先先?”

        夏想又被气笑了:“祸害付先锋可以,祸害他妹妹算个什么事?要不你想个办法勾引一下付先锋的老婆,给他弄一顶绿帽子戴?”

        沈立春连连摆手:“免谈,免谈,这事孙现伟在行,我可不行。别的不说,我家那位要是知道了,我下半辈子就没好日子过了。”

        笑完之后,夏想和沈立春分手,各自回家。

        因为付先先一耽误,夏想回家就晚了半个多小时,回到小区后,刚停好车,正要上楼,忽然从拐角处闪过一个人出现,因为天色刚黑,夏想又没有心理准备,差点吓了一跳。

        待看清眼前来人款款而立,瘦弱苗条是个女子之时,夏想才放松了警惕,再仔细一看,她一身简朴的打扮,就和街上的一般女孩没有两样,普通牛仔裤,普通上衣,头上随便扎了一个马尾辫,面容憔悴,因为过于瘦削而显得一双眼睛格外大,下巴尖尖,再加她娇艳的容颜,当前一站,楚楚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