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79章 纯属意外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79章 纯属意外

    作品:《官神

        燕市现阶段的房价还算平稳,主要是燕市的炒房者少。www.00ksw.org而且燕市离京城近,又不是旅游城市,房价一直稳中有序地上升,还在可以接受的合理的范围之内。有些旅游城市的房价高得离奇,但当地百姓的收入实在是只够温饱,因为许多在旅游城市生活的市民,不但享受了超高的房价的折磨,还享受着生活用品高价的煎熬,而且面对司空见惯的风景,已经没有了任何美感。

        美感来源于舒适的生活,生活不惬意了,美好的风景也不过是平常的山水。

        话又说回来,因为下马区的通水,作为燕市唯一的一条内河,下马区作为唯一拥有下马河的城区,房价必然呈现非理性上涨的趋势。元明亮眼光也十分毒辣,不但看中了下马区是新区的优势,还清楚因为下马河带来的辐射效应,绝对可以高速地提升下马区的房价,他才不远千里前来燕市,手握200亿巨资,准备斩获巨额利润。

        尽管说200亿巨资无比巨大,有可能会吞食整个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但下马区扩容的速度极快,因为下马河的原因,附近城市包括京津,也可能会有不少人闻风而动,前来下马区购置房产。除了一些少数的炒房客之外,不管居民也有可能会在下马区购置第二套房产,如果说以后下马区的房产市场规模会占据燕市的三分之一,再加上层出不穷的豪华别墅和高档住宅项目,200亿巨资如果陆续投入的话,也不是一头可以挤爆下马河的巨象。

        抛开元明亮的事情暂且不提,再说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至少在10年之内,不会有任何饱和的可能。因此,在下马区投资一座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新型建筑材料加工厂,只要能够研发成功,只要能够投入生产,另外价格上合理,光在下马区的销售就有足够的利润空间。

        曹殊黧的想法不但可行,而且是目前最好的思路。要不是有外人在场,夏想就想上去抱着她亲上两口。

        有时候一个好的创意至少也要价值上百万人民币也不止,曹殊黧一句话相当于创造了一家高新企业。严小时不投资的话,夏想可以找到好几家投资商,在短短时间就上马新型建筑材料项目。

        严小时够聪明,只沉思片刻就敏感地发现了其中蕴含的巨大的商机,当即说道:“我投资,我投资!我先和夏区长达成口头投资协议,为了避免重复投资,避免资金浪费,只允许严小时一人在下马区投资小时新型建筑材料厂,其他投资全部免谈!”

        夏想见她急不可耐的样子,笑了:“3000万资金可不够,据我估计,少说也要2亿左右的投入才能最终由研发成功而生产出来产品。因为新型材料是一门新兴的产业,需要雄厚的技术力量,你从京城和南方高薪挖人的话,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新型建筑材料主要包括新型墙体材料、化学建材、新型保温隔热材料、建筑装饰装修材料等。国际上建材的趋势正向环保、节能、多功能化方向发展。

        严小时如果投资新型建筑材料厂的话,应该以新型保温隔热材料、建筑装饰装修材料为主,其中新型玻璃的发展趋势是亮点。

        玻璃作为住宅必不可少的建材,几十年来一直没有什么创新,但随着科技的进步,现在也有了不少新型玻璃问世。比如中空的两层玻璃,比如绿色隔热玻璃,以后再发展还会出现节能的低辐射和阳光控制低辐射的镀膜玻璃等等。

        镀膜玻璃是一种发展趋势,不但可以有效地防止紫外线,可以保温隔热,还有低辐射的环保特性。尤其是燕市的冬天有长达四个月的取暖期,玻璃的隔热效果好的话,可以节省不少能源。尽管价格可能不菲,但如果面向高档住宅和豪华别墅,绝对还是大有市场前景。

        严小时唯恐夏想反悔,一把拉住古玉的手忙不迭说道:“古玉,怎么样,动心没有?我们一起投资怎么样?大好的市场前景不能让别人抢走,对不对?别犹豫了,机不可失。”

        古玉对建筑材料没有研究,也没有什么概念,兴趣不是很大。可是架不住严小时的热情,只好试探着问夏想:“真能行?”

        “前景很好。”夏想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那好,我投资2亿好了。”古玉穿着一身再普通不过的衣服,如果不是她如花似玉的脸庞,只从背影看,如同一位邻家女孩,但一出口就是2亿的口气,偏偏说得又十分轻松随意,却又让人不觉得她是信口开河。

        夏想老妈在一旁听几人说话,听前面讲解什么新型建筑材料时,听不懂,也就没向心里去。等后来说到投资时,严小时张口3000万,古玉随口说出2亿时,老妈虽然没有具体概念不知道是多少钱,但也知道数目之大,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想象的金额。她就惊讶地张大了嘴,不停地打量严小时和古玉,心里想她们两个跟仙女一样的女孩子,在儿子面前态度好得不行,也没有一点高姿态,还以为她们就是普通人,没想到,个个是千万富翁,古玉还是亿万富翁。

        以前常听人说谁谁谁多有钱,有几百万,现在眼前就坐着两个有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人,老妈就觉得有点吓人,有点不敢相信。严小时和古玉又年轻又漂亮又有钱,还是单身,得有多少人追求,恐怕排队也得排出十里八里了。

        老妈心里想,嘴里就不由问了出来:“小时,古玉,你们有对象了没有?你们自身条件这么好,找对象的时候可得好好挑挑。”

        严小时和古玉对视一眼,一起哈哈大笑:“阿姨,我们都不急着嫁人,好男人不好找。要么就和夏区长一样成了家,要么就和夏东一样,还没有长大,想要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太难了,就慢慢找好了。”

        听她们夸夏想,老妈心里美滋滋的,嘴上却说:“夏想有什么好?我把他从小带大,还不知道他?又不会体贴人,又不会哄人,也就黧丫头让着他,换了别人才不会看上他。”

        此话一说,严小时和古玉笑得更欢了,两人一起促狭地看向了夏想,夏想就假装不好意思地一笑:“看什么看?我是好男人,成家立业之后,拒绝任何花花草草。”

        古玉心思单纯,也有大胆的一面,她正好坐在夏想的右侧,就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调侃说道:“阿姨,别太小瞧你儿子了,他呀,还是挺有魅力的。我爷爷都说了,如果我认识他早一点,就把我嫁给他。可惜黧丫头太聪明了,早早就把他霸占了,害得我只能望洋兴叹了。”

        夏想也就配合着演戏:“嫁给我,我天天气你。”

        古玉就一脸委屈地说道:“我天天委屈好了,反正任你打任你骂,等你打累了骂累了,我再给我做饭吃,你就是铁石心肠,我也能把你暖化了。”

        严小时笑得差点喷饭,曹殊黧也是笑逐颜开,说道:“既然你喜欢,就拿去好了,我让给你好了。不过好歹我也为他付出过感情,要收一点青春补偿费。”

        “要多少?”古玉一副财大气粗的表情。

        “要保证我和儿子下半生衣食无忧,少说也要2000万。”

        “夏区长就值2000万?”古玉一脸夸张的表情,“你要价太低了,我出8000万!”

        严小时也乘机捣乱:“我出1亿!”

        曹殊黧乐不可支,打趣夏想:“没想到你还挺值钱,要不,真卖了你?”

        夏想哭笑不得,被几个女人取笑,当着老妈的面,他又不好收拾她们,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别闹了,后天我儿子满月,你们两个,都想想送什么礼物?”

        老妈在一旁看着年轻之间的调笑,心里也是十分欣慰。虽然她也知道是玩笑话,不过还是为儿子被三个女人争来争去深感骄傲。她也看了出来,古玉和严小时说话时的口气虽然是玩笑,但也有半真半假的成份在内,就是说,儿子确实还真受人欢迎,她就心中充满了幸福和自豪。

        哪个当母亲的不喜欢自己的儿子被几名美女喜欢?而且三人之中,一个是省长的亲戚,一个是亿万富翁,还有一个是市委书记的千金!

        今天幸亏蓝袜没在,否则不一定闹成什么样子。

        夏想的一句话转移了严小时和古玉的注意力,严小时歪头一想,说道:“想不出什么好礼物,不如送他一套房子算了。”

        老妈吓了一跳,一套房子少说几十万,才满月的小孩就送什么房子,太有钱了不是?

        古玉却有主意:“我送他一套长命锁,用纯金打制,然后再镶上一块上等的翡翠,金镶玉,寓意金玉满堂,怎么样?”

        夏想点头:“古玉的礼物收下了,小时的房子不要了。”

        老妈一听才暗出一口气,儿子还算是一个清官,不收大礼,只收小礼。

        不料严小时却说:“知道你看不起俗物,是不是嫌我的礼物太轻,拿不出手?我知道古玉的一套金镶玉,得顶我两套房子。要不,我送一套别墅?”

        老妈吓了一大跳,一个金圈加一个块玉有那么贵?真够吓人的。再一想夏东还真是有福,才满月就有人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可比夏想小时候幸福多了。

        夏想笑了:“算了,别闹了,我养的是儿子,不是少爷。要给他自力更生的本领,不是什么都帮他安排好,那样他的人生也没有什么乐趣了。古玉的长命锁就收下了,小时你要非想送,就送一个儿童床好了,等他稍大一点,就让他自己睡,从小培养他的独立意识。”

        严小时不干了:“一个长命锁和一个儿童床,价值差得太大了,你是小瞧我没钱,还是觉得和古玉关系近,和我关系远?”

        ……饭后,严小时和古玉兴致勃勃地陪夏想上楼,细心商议了一番新型建筑材料的科研、生产和市场前景,夏想上网搜索了不少相关的资料,又根据他的实际经验一一列举了实例,就更坚定了古玉的投资信心。

        10月的天气,到了晚间气温下降得很快,不过并不冷,给人的感觉很舒适。夏想和严小时、古玉二美同居一室,秋风微动,满室生香。严小时是清香,古玉是淡香。严小时肤白貌美,古玉美人如玉,夏想位于二人中间,既有幽兰之境,又有颜如玉之思,难免不偶而走神,心猿意马。

        古玉不如严小时心思缜密,没有发现夏想的异常,严小时却尽收眼底,俯在夏想耳边悄声说了一句:“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是不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

        夏想被严小时说破了心事,一点也不脸红,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是你一厢情愿外加不切实际的想法,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的暗示对我没有作用。”

        “你的影子斜了,还说没斜?”古玉也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反正用手一指夏想身后的影子。

        得了,现在被严小时明着调戏,被古玉暗着捉弄,夏想无语了,就假装发狠地说道:“谈正事的时候,不要想歪了,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古玉一脸诱人犯罪的天真:“你能对我怎么个不客气法?”

        严小时干脆就是明目张胆:“随便你,我不怕,怕的是你。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是狐假虎威罢了,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实际上胆小如鼠。”

        夏想怒了,想起曾经在京城的一个夜晚,在一个宾馆之中,差一点的意乱情迷事件,脑中再次浮现出严小时身穿三点式的诱人风情,不由眼神之中流露了玩味的目光,打量了严小时身上关键部位几眼,嘿嘿一笑:“别说过头话,小心到时后悔。”

        严小时立刻猜到了夏想想到了什么,不由俏脸一红,伸手推了夏想一把:“看什么看,色眯眯的贼眼。”

        女人是世界上最口是心非的人,有时她们特别想引人注目,但又会莫名其妙地对男人的目光排斥。又在排斥的同时,还渴望男人目光的洗礼。女人是一种永远活在矛盾之中的非理性动物。

        夏想没有想到严小时伸手推他,脚下一晃,就向右倒。一下没有站稳,整个人就都倒在了古玉的怀中。

        秋天正是天干物燥的季节,因为干燥,人的皮肤就手感光滑,夏想慌乱之下,先是伸手抓住了古玉的胳膊,还没有来得及品味一下古玉肌肤的细腻和优异的手感,手一滑,脚下又正好踩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上面,就更加站立不稳,身子就重重地压在了古玉身上。

        古玉被夏想一推一压,居然还能站立不倒,没有被完全推倒!

        因为她正站在桌子前面,半个屁股压在桌子边沿,夏想如饿虎扑食一下扑了过来,她先坚持了片刻,随后一晃,就整个上身向后便倒,她一倒下,夏想也就跟着压了下去,不但压了个实实在在,夏想的一只手还无巧不巧地放在了她的胸前。

        这还不算,夏想的嘴还正好和古玉的嘴来了一次零距离的正面接触!

        于是,两人就以一个十分怪异的姿势,以一个女下男上的姿态,在一张桌子上面上演一出活色生香的肉戏——尽管并非真正的肉戏,但两人的姿势太暧昧了,各处的配合太到位,不让人不浮想联翩都不行!

        严小时先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她万万没有想到她轻轻一推,就会如推到多米诺骨牌一样,出现了眼前惊人的一幕,夏想和古玉之间的姿势和配合程度,犹如恋爱多年的恋人一样,轻车熟路,又天衣无缝,就让严小时在惊讶过后,不免怀疑是不是夏想乘机揩油,而古玉半推半就地从了。

        不过随后古玉一把推开夏想,“呀”地惊叫了一声,满脸通红,站起身来先是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还伸手擦了一下嘴巴,才愤愤不平地瞪了严小时一眼,又眼光复杂地看了夏想一眼,一转身躲到了墙角,背对着两人,一言不发。

        古玉的娇羞让严小时心中顿时明白了一个事理,古玉不但清纯如处子,还未经人事,连恋爱都没有谈过,说不定,刚才还是她的初吻!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正是小女孩式的娇羞!

        严小时就有点后悔刚才的举动,本是无心之举,说不定还促使夏想和古玉之间关系的突飞猛进。小女孩对什么最难忘怀?当然是初吻,当然是第一个侵犯她身体的男人,当然是第一个敢把她推倒的男人,何况古玉本身对夏想又有好感。

        严小时追悔莫及,刚才只一推,就等于将夏想推到了古玉的怀中,让她情何以堪?

        夏想是既得利益者,见严小时尴尬,古玉娇羞,他就只好装作难堪,咳嗽一说:“小时,以后注意一下,别乱推。刚才幸亏有桌子,要不古玉摔到地上,出了什么差错可不好了。”

        严小时一脸懊恼:“我知道错了,刚才就已经后悔了,你就别说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