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62章 大变动小意外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62章 大变动小意外

    作品:《官神

        “放到平常,马省长的调离肯定早早就有风声传出了,但现在一直没有一点动静,我估计就是叶书记和范省长可能也不知情,就已经说明了问题——京城有人不想让燕省知道,就是想打燕省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好从容安排人空降过来。www.00ksw.org”夏想出于替宋朝度着想的考虑,详细地分析了一下局势。

        夏想一说,宋朝度立刻明白了什么,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就走:“失陪了,丁山,高海,你们先在,我回家去打电话……”

        宋朝度急急离开,连宋一凡也扔下不管。

        宋朝度的失态几人都可以理解,普通副省长和常务副省长虽然平级,但权力结构和序列相差不少,有时甚至距离鸿沟无法跨越。如果宋朝度能抓住此次机遇,一举拿下常务副省长的位子,基本上就相当于半步迈入了省部级的门槛,担任一省之长指日可待。而只要晋升为省长,省委书记的宝座也基本上不再遥远。

        关键之中的关键一步,怎敢不万分重视?况且夏想说得确实在理,秘而不宣的最大原因很有可能是高层想空降一人到燕省担任常务副省长,宋朝度决定争上一争,不能让燕省成为许多人的跳板了,他在燕省多年,也想借燕省的便利条件完成政治资本上的积累,此次机会如果被人抢走,下一次的机遇就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了。

        他不心情迫切才怪。

        宋朝度走后,李丁山笑着摇摇头:“很少见朝度慌里慌张的时候,今天见他的样子,又想起了以前在一起时年轻岁月,难得。人呀,不管走到哪一步都有坎要过……”

        夏想等李丁山的感慨完毕,才又说了一句:“省里的局势恐怕只是一方面,我还担心市里也有可能会出现人事变动。”

        李丁山和高海一起惊讶地问道:“又有什么风声?”

        夏想无奈一笑:“风声还没有,只是一种感觉。”他不能说出吴老爷子的手笔之中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隐情,只能含糊地回答李丁山和高海。

        李丁山和高海对视一眼,想了一想还是不得要领。高海将市委常委中一干人一一过滤了一遍,觉得每一个人都还不到点,动的话,升一步资历还浅,除非是平调,如果是明升暗降的话,恐怕当事人也会有意见。

        既然想不出来,几人就岔开话题,说起了下马区的局势。

        李丁山心中微微的遗憾是,史老的人情用尽了,否则如果史老插手的话,不管是燕省还是燕市,都可以将事情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只是如今史老因为他破格提拔的事情,动用了全部的人情,现在已经再难向人开口了。

        对于下马区的局势,李丁山的看法是,稳中求进,不以政治斗争为主,以经济建设为第一要旨。如果白战墨故意刁难,市里有陈书记、他和高海照应,不会掀起什么风浪,而且李丁山也相信,白战墨的政治智慧也比不过夏想。

        高海却劝夏想凡事以大局为重,不可弄险,更不可蛮干,毕竟要维护下马区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万一出现了一二把手不和的风声传出,不利于以后夏想的政治前途,也会让个别领导对他产生不好的看法。

        高海自身的经历是稳中步进,夏想和他的性格大不相同,也理解高海的规劝也是发自好心,就姑且听之。

        中午,夏想请李丁山和高海吃饭,另一群女士们则由蓝袜招呼——蓝袜现在差不多顶半个主人了,事事想得周到,让王于芬都无事可做,感叹地说她又多了一个女儿。

        下午众人都散尽之后,宋一凡才发现爸爸已经回家了,扔下了她一人。正好明天也不上课,她就索性赖下不走,非要住在曹家。不提宋一凡是省长女儿的身份,就是她漂亮如一个小仙女,说话如一只小黄鹂,王于芬和张兰也都十分喜欢她,没有人拒绝她撒娇式的要求。

        楼下三个卧室,曹殊黧在主卧室,由张兰和王于芬轮流陪夜,一个房间就留给了蓝袜,还有一个房间就当成了备用卧室,张兰和王于芬不陪夜的时候,就睡下。夏想自从曹殊黧生了孩子了之后,他就被无情地剥夺了和曹殊黧同床共枕的权力,直接被赶到了楼上。也是,他一个大男人在张兰和王于芬眼中笨手笨脚的,别说帮忙了,都怕他弄疼了孩子。

        结果孩子出世好几天了,夏想只抱了一次,才几秒钟就被别人抢走,再也不肯交给他。因为他一抱,孩子就哭得响亮。

        夏想就觉得他这个爸爸当得有点郁闷。

        宋一凡留了下来,就只得和他一起住在楼上了。楼上也有三个卧室,不过其中一个当了绘图室,只能算是两个了。其中一个夏想以前常住,就将另一个让给了宋一凡。

        蓝袜倒也细心,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件睡衣给宋一凡,还强调说道:“全新的,没穿过。方格给我买的,我觉得不适合我,就送你好了。”

        宋一凡十分高兴地打开包装,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声谢谢,蓝袜就急匆匆下楼而去,夏想就纳闷蓝袜的表现有点异常,随即一看睡衣就哑然失笑,原来睡衣近乎透明,薄如纱,轻如丝。

        原来方格还喜欢这个调调?估计看来他的阴谋没有得逞,蓝袜没有穿上给他欣赏,方格肯定是要失望了。不过转念一想宋一凡才多大,要是穿上这样的睡衣,岂不走光?就忙说:“太透了,也不适合你,回头还给蓝袜好了。”

        不料小女孩正处在逆反的年龄,夏想一说,她却偏要穿上:“怕什么?有什么?出去游泳的时候,还穿三点式,那么多人看都不怕。现在只有你一人,我穿了睡衣,还怕有人吃了我?我偏要穿。”

        得,当他没说好了,夏想摆摆手:“去穿吧,穿了好睡觉,晚安。”

        宋一凡古怪地一笑,转身出去。夏想以为她睡觉去了,就关门上床,准备看一会儿书也睡下,一天下来也挺累,毕竟儿子出世,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大事,不亚于一次重大的升职。

        刚看了几眼书,就眼皮打架,不一会儿头一歪竟然睡着了。夏想刚睡着,门就轻轻地被人推开,一身轻纱睡衣隐约可见里面春光毕现的宋一凡推门进来,本来一脸促狭的笑容的她一见夏想竟然已经睡着,不由一脸失望,气呼呼来到夏想面前,举手就想弹夏想一个脑奔。

        想了一想,又收回了手,看了夏想几眼,自言自语地说道:“没想到当爸爸也挺累,怪事,他又没有生孩子受罪,有什么好累的?”

        见夏想的床头柜上的灯还开着,上面放着一本书,书很厚,封面上是一个古装少年腾空飞起的形象,书名是《人间仙路》,再一看作者是:何常在,宋一凡随手翻了几眼,惊讶地叫了一声:“呀,没想到他还看网络小说,还是仙侠,不是说当官的人都头脑僵化,都是唯物主义者,怎么他也看修仙的仙侠小说,怪事了!”

        宋一凡不看还好,一看就入了迷,竟然坐在床前的椅子上,入神地看了起来。看了也不知多久,终于支撑不住,头一歪就睡了过去。

        半夜里,夏想迷糊中醒来,觉得有点不对劲,好象有人抱着他的胳膊。印象中,自从黧丫头怀孕之后,他就很再享受被人抱着胳膊睡觉的幸福了。不过胳膊上传来的感觉也不对,黧丫头的小手柔软滑腻,而现在抱着他胳膊的手虽然也滑腻,但比黧丫头的手稍微大了一点,而且更有弹性和活力。

        夏想一下就惊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只见宋一凡一只手抓着一本书,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屁股坐在椅子上,上身却爬在床边,以一种十分怪异的姿势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十分香甜,小嘴还不时动上几动,就差再流一点口水了。

        夏想的目光不经意又落在了她的腰间和臀部,优美的弧线,起伏的身姿,以及青春迷人的**,在薄如轻纱的睡衣的遮掩之下,反而更显出诱人的风情。所谓灯下看美人别有情调,是因为朦胧之美。现在宋一凡正在昏黄的灯光之下,又穿了一层近乎透明的睡衣,妙在露与不露之间,更是致命的诱惑。

        再看她的屁股微微翘起,姿态十分不雅,睡衣既轻又滑,因为斜着身子的缘故,睡衣已经褪到了大腿的边缘,露出了里面印着卡通图案的内裤。白腻的大腿微微分开,被灯光一打,反射出逼人的光芒和诱人的光晕。

        不知不觉中,宋一凡已经成长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大姑娘了,深身上下散发的气息,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个女人天生的对男人的诱惑力。

        尤其是她的双胸压在床的边沿,挤压得十分夸张,连夏想见了就觉得于心不忍,甚至还感觉胸前隐隐难受,他就忙伸手一推宋一凡,轻声说道:“一凡,快醒醒,你怎么睡在我床前了?别着凉了。”

        心里却想果然没有跟妈妈在一起的女孩在性格方面,缺少注意男女设防的一面。如果宋一凡有她妈妈和她在一起,经常传授一些女孩的注意事项,相信她不会也如此大方到不设防的地步。

        宋一凡迷迷糊糊醒来,一见夏想,反而惊叫一声:“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啊,还睡在我的床上,你……”她低头一看睡衣连大腿都没有盖住,急忙站了起来,还拉了拉睡衣,试图掩盖一下光洁的大腿,又气呼呼地说道:“夏哥哥,你太过份了,趁我睡着了欺负我,我告诉爸爸去……”

        夏想哭笑不得,忙说:“你自己好好看看,谁在谁在房间里?”

        宋一凡回头看了两眼,才完全清醒过来,脸上飞红,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又想了一想,脸更红了:“那你有没有在我睡着的时候乱看,甚至是动手动脚?”

        “拜托,我是你的大哥哥,没那么坏。”夏想无奈地笑了一笑,解释说道,“我也刚刚睡醒,没乱看,更没有乱动。”

        宋一凡才放心地拍了拍胸口,说道:“吓死我了,怎么就睡着了?还好夏哥哥是正人君子,万一遇到一个色狼岂不是吃了大亏?”

        夏想就急忙就事论事,告诉宋一凡女孩子要洁身自爱,要注意男女之间的设防,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沾了便宜,如是等等,只听得宋一凡连连点头,点完头之后,又哈欠连天地说道:“夏哥哥要是有一个女儿,肯定可以把她教育得十分听话。”

        一句话让夏想真地就想起了梅晓琳和女儿梅亭,就想以后一定要提醒梅晓琳好好教育女儿,要做一个矜持自爱的女孩,别让坏男孩骗了才好。

        不过对于小连夏和夏东来说,他们有一个帅爸爸,又各有一个漂亮的妈妈,长大后肯定是帅哥了。万一他们非常受女孩子的欢迎,万一女孩子人人都围着他们转,夏想也不好意思让儿子们拒绝她们的热情是不是?

        夏想暗笑,果然站在女儿和儿子的立场上看待问题,却有不同的结论。

        宋一凡轻手轻脚地回她的房间,走到门口还不忘冲夏想做了个鬼脸,小声说道:“嘘,保守秘密,不许乱说。”

        夏想别说乱说了,才不敢对外透露半分,谁知道了都不是好事。

        还好后半夜一夜无话,平安到了天亮。

        宋一凡又在曹家呆了半天才回去,算是玩了个痛快。

        因为夏东还没有出满月,夏想没有通知孙现伟、李红江等人,不过他们显然已经从别的渠道得知了消息,纷纷打来电话祝贺。最有意思的是冯旭光,直接让超市的送货人员送了一套儿童床、一套玩具、一套婴儿用品,还有一箱奶粉。

        王于芬开门时见到送货人员,惊讶地说是家里没买东西。送货人员却只是恭敬地请她签收,签收之后,二话不说送了一地东西,然后转身离去。夏想当时就猜到了是冯旭光的手笔,还没有来得及电话感谢他,他的电话就打来了。

        “老弟,恭喜,恭喜,终于在人生的道路之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当上了父亲,不但证明了你的能力,也给自己增加了责任。”冯旭光也有一个儿子,他对担任父亲的不易可是深有体会,“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就当是给小侄子的见面礼。真正的大礼,等他满月的时候,让你嫂子置办,我是懒得操心了。”

        说笑几句,冯旭光又说:“下马区缺少一个超市,老弟说说看,佳家超市要不要开一家分店?”

        下马区现在人气不算太旺,开超市可以聚拢人气,但不一定赚钱,所以他一直犹豫着没有对冯旭光提起此事。现在冯旭光主动提出,他就说出了心中的担忧:“超市好开,你看上哪一块地皮,我就可以做主批给你。但下马区现在人气还没有上来,一年之内估计难以赢利。”

        夏想是保守估计,其实照他的设想,应该是半年的赔本经营之后,就能转入赢利的轨道。下马区现在人气虽然不旺,但随着下马河的通水,将会迎来新的投资**,同时,也会涌进大量的工人和技术人员,再随着下一步房地产的兴起,以及各项基础设施的完善,下马区在半年之后增加十余万人不算什么。

        他之所以提一个一年期设想,也是留点后路,不想将话说得太死。

        冯旭光几乎没有丝毫停顿,语气之中还有一丝埋怨的味道:“把老哥当成外人了?只要能为下马区做一点贡献,为老弟的政绩出一份力,两年不赚钱也没什么,老哥要是有一点不耐烦,你就尽管骂我。”

        夏想心里热乎乎的,实际上两年来他和孙现伟、李红江等人走得挺近,和冯旭光来往不如以前密切了。主要是冯旭光的超市一直向外地扩展,他经常在外地出差,和他见面不多,夏想就不好意思向冯旭光开口。

        听了冯旭光的话,夏想呵呵一笑,知道了冯旭光的心意,就说:“行,没问题,上班后等你有时间了,先看好了地点之后,然后直接到区委找我。”

        下午的时候,又接到了陈风的祝贺电话。陈风先是恭喜夏想喜得贵子,然后又说:“正好成总下午要和我见面,你有时间的话,就过来聊聊。”

        夏想正想找机会和成达才面谈,听陈风一说,当时表示立刻过去。

        王于芬也看了出来夏想事务繁忙,她身为书记夫人,也见多了曹永国没完没了的公事,多少也能体谅到夏想的难处,就说:“家里有我和亲家照顾,也没你可做的事情,去忙你的好了。”

        蓝袜也说:“还是男人好,生孩子时省事,生完孩子后也没事,真是不公平。不过看你一心为公的份儿上,我就替你多照顾照顾黧丫头好了。”

        曹殊黧恢复得挺快,精神状态也不错,虽然稍微胖了一点,但美丽不减,也笑着对夏想说道:“你在家里我还觉得心烦,笨手笨脚地光碍事,你就等着儿子会叫爸爸了,估计才能帮上忙。”

        夏想就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