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33章 一波未平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33章 一波未平

    作品:《官神

        邱绪峰想了一想,表示不解:“恐怕我们家老爷子出面,也没有那么大的面子。www.00ksw.org”

        “要的不是一定要说服吴老爷子,要的就是转移他的视线,要的就是让他知道表面上有梅家为夏想助威,暗地里有邱家说情,也让吴家感受一下夏想的份量。”

        邱绪峰明白过来了:“缓兵之计?梅部长的意思是,我想办法在幕后拖住吴家,您在台前出面力挺夏想?”

        “当然了,我是一个念旧的人,一直和小夏关系不错,现在他有了难,岂能坐视不理?梅家人一向重感情,不象有些人家,利益至上。”梅升平也不知道是敲打邱家,还是讽刺付家,反对他对邱家和付家的联姻心存芥蒂,有机会自然要冷嘲热讽一番。

        邱绪峰的表情梅升平看不到,但他从邱绪峰尴尬的咳嗽声中听了出来,他刚才的话达到了想要的效果,就呵呵一笑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精彩不?”梅升平乐呵呵地冲夏想点头一笑,“吃,开怀地吃,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不用担心。愁眉苦脸也没有用,要笑对明天。由我出马,肯定会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夏想见梅升平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得意,心想由大名鼎鼎的梅升平出面,也不知是福是祸,不管是哪一种,他都没有办法拒绝梅升平的热情,只好说道:“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感谢您的帮助,一直以来您一直对我特别照顾,我都记在心上,十分感念领导的恩情。”

        “再多说就见外了。”梅升平挥挥手,“在你面前,我也不说假话,也知道你能猜到我的用意,什么感谢感激之类的客套话就不用说了,也没用。你就记住一点就可以了,以后去京城,多看望看望晓琳,她毕竟一个女人,需要一个男人安慰,在我看来,她基本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

        又绕了回去,夏想只好点头应下:“一定,一定。”

        告别梅升平回家,走到半路上,就接到了邱绪峰的电话。邱绪峰先是埋怨他几句,怪他有事情不同他说,显然不当他是朋友,随后又说他决定请邱老爷子出面去找吴老爷子谈谈,让吴老爷子消消气,最好能收手……事情闹到如此地步,夏想也只好表示感谢邱绪峰的好意,不过对于惊动了邱家的老爷子,他也多少有点过意不去。不料邱绪峰却说:“我家老爷子和吴家那位有点交情,年轻的时候关系也挺密切,后来才慢慢因为政见上的原因疏远了,现在都退了下来,也就没有那么多不快了,乘机找个由头接触接触,也不是坏事。说不定你还算做了好事,因为你的事情而两位老人家经常走动,也有利于身心健康。”

        被邱绪峰一说,夏想也觉得邱绪峰现在确实比以前强了不少,做事情不但深思熟虑,也知道照顾别人的情绪,就感慨地说道:“我心里有数了,绪峰,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

        邱绪峰呵呵一笑:“就是,不说你帮宝市引进了多少外资,就是对我个人来说,也是受益于你的地方很多,再说官场之上,本来就是互相照顾……不说了,不说这个了。”话题一转,嘿嘿一笑问道:“我才知道梅晓琳生了孩子,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去,别乱说,我是好人,你别污人清白。”夏想死不承认。

        又说笑几句,才挂断电话。

        陈风的动作够快,显然也是担心夜长梦多,第二天下午,省委书记叶石生、省委组织部长梅升平一行到燕市视察工作,市委书记陈风、市长胡增周、市委副书记付先锋、市委组织部长方进江等人全程陪。

        叶书记一行在视察工作时指出,当前的经济形势下,为了加快建设下马新区,早日还燕市一片碧水青天,不仅要在招商引资上面多下功夫,更要在用人方面用用心思,要敢于提拔年轻人上去,勇于开拓创新,让有商业头脑的干部主持下马区的工作,才有利于下马区在保证投资商的利益和收益方面,走在全市乃至全省的前面。

        叶石生还重点指出,下马区既然是新区,就要有大胆创新的精神,要相信年轻人的才能,要给年轻人施展的机会。现在有些干部思想僵化,墨守成规,没有创新意识,也没有进取精神,才导致燕市在全省之中,被人称为“左市”。左倾思想要不得,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一切要向市场要效益,要想在市场的大潮之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改变思路,必须发现自己的不足,要努力学习,提高自身素质和能力,适应时代,否则终究会被时代的大潮淘汰!

        叶石生的发言目的性很强,有明显的针对意图,所有在场的市委常委听了之后,都暗暗心惊,都心里清楚叶书记的话锋所指,显然是针对常委会上的失控事件!

        叶书记力挺陈风之意,一目了然。

        叶石生和梅升平联诀来市委视察工作,燕市所有常委全体出动作陪,叶石生的讲话,在众人心中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谭龙在人群之中,不免心虚地看了付先锋一眼,却见付先锋一脸坦然,仿佛说的是别人一样,不由稍微稳定了心神。

        谭龙不比付先锋,他没有庞大的家族势力可以借助,最大的依仗是省委副书记崔向,虽然他在京城也有后台,但基本上不在要害部门,权力不大。而最近一段时间,崔向一向比较低调,在燕省很少有任何动作,只是向京城跑动得比较频繁,也不知道在暗中筹备什么。

        所以近来谭龙一直以付先锋为风向,紧跟付先锋的步伐。

        随后,叶石生又在燕市召开了一次小范围的会议,会议之上,梅升平又做了重要发言。

        梅升平的讲话完全是梅氏风格,简短有力,有的放矢。

        “同志们,叶书记的指示精神很重要,很有针对性,我们都应该严格按照叶书记的指示开展工作。我也就当前经济形势的人事任命问题,简单说上两点。第一点就是要任人唯贤,不要任人唯亲。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只有有能力有干劲有见识的好干部在重要的工作岗位上,才能更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才能对当前的社会主义建设做出巨大的贡献。第二,在干部任命上,要充分体现出组织部的重要性。组织部是干部之家,是为党为国家考查考核干部的核心部门,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机构比组织部更了解一个干部的成长历程,也没有人比组织部长更了解一个干部适合在哪个工作岗位上,就是叶书记也常常对我说,他平常主持全面工作,有许多照顾不过来的地方,燕省的干部把关,就全交到了我的手上,为此,我深感重任在肩。”

        梅升平的发言是在力挺方进江,言外之意不言而喻,他赞成市委组织部的提名。

        归根结底还是在声援夏想。

        如果说梅升平以上的发言还是四平八稳的话,没有引起太多人的触动,接下来他说出的一番话,就不得让人大吃一惊,让许多以前和梅升平接触不多的人,第一次领略到了梅升平强硬的一面。

        “下面说两句闲话……”梅升平的目光有意无意在付先锋脸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才板起脸,十分严厉地说道,“燕市是燕省的燕市,不是京城的燕市,在座的各位都是燕省的干部,除了陈书记和胡市长之外,都是省管干部,因为我来自京城,就说几句题外话,就当成聊天好了。”

        付先锋能猜到梅升平想说什么,心中强压怒气。也是,在座的诸位之中,有省委书记,有组织部长,还有市委书记和市长,还轮不到他说话,他不想听也得听下去!

        叶石生也十分配合地笑了笑:“就听升平说些什么,要严肃,也要活泼,呵呵。”

        叶石生一笑,众人都附和着笑。

        只有梅升平不笑,一脸严肃地说道:“既然是省管干部,说白了,考核和升迁,都掌握在组织部手中,没有我点头,没有叶书记批准,就算你们想调入京城,也没那么容易!我就奉劝大家一句,眼睛向上看是对的,但真正做事情的时候,还是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否则太好高骛远的话,很容易出现脚下悬空的问题。脚下悬空会有什么后果,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还没有上去,就会先摔下来!……好了,我的话讲完了。”

        连叶石生都有些愕然,梅升平的话也太直白太不留情面了,连他听了都觉得说得有点过头了,不过又一想,也是,梅升平是什么人?是梅家人,而且他又是省委组织部长,位置关键,又大权在握,再有他向来特立独行,说一点重话也不算什么。

        不过叶石生还是对梅升平如此卖力地维护夏想,深感不解。

        陈风一向和梅升平没什么来往,方进江也是,两人对梅升平高调敲打反对夏想任命的常委深感欣慰,也感觉面上有光,毕竟梅升平的话等于当众给了他们极大的支持。

        包括付先锋在内的一干投反对票的常委,都微微涨红了脸,不发一言。梅升平是何许人也,大家也心里清楚。不但是省委组织部长,也是实力仅次于吴家的梅家人,况且梅升平的话也句句属实,吴家再强势,再有权威,他们想要升迁,哪怕是想要调出燕省,只要梅升平不点头,谁也动不了!

        还有一点,梅升平不和他们一样,他不怕吴家!

        众人都悲哀地意识到,他们不知不觉间竟然成了夹心馅饼,两大家族斗法的话,他们夹在中间,两头受气,弄不好还两边不讨好,真是苦也。

        又想到叶书记此次前来燕市视察,表面上没有就常委会事件发表看法,实际上讲话句句所指,无一不是对半数常委反对夏想的任命一事大为不满,而且在针对下马区建设的发言上,只差一点就说出了夏想的名字。

        叶书记和梅部长今天前来视察的目的,谁心里没有一个小九九?一时之间,人心浮动,都在重新权衡得失,唯恐一着不慎,落一个得罪了市委书记和市长,同时又让省委书记和省委组织部长不快的下场,以后还有什么好日子过?

        叶石生和梅升平的视察工作一结束,陈风立刻召开了紧急会议,深入学习叶书记和梅部长的讲话精神。会议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最后取得了一致共识,在今后的工作之中,一定要从实际出发,不好高骛远,一切的出发点要以燕市利益为第一。

        散会后,陈风兴致很高,一点疲惫感也没有,还特意找来方进江说话。在陈风看来,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大部分人动摇了,正好趁热打铁,明天再次召开常委会,将事情定下再说。

        方进江来到陈风办公室,却是一脸担忧,直接说道:“陈书记,我建议明天先不召开常委会,因为胡市长的态度突然变得模棱两可起来。”

        陈风一愣,随即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确实是不管在开会期间,还是单独会谈时,胡增周发言不多,态度也有点消极,他当时没有注意到,以为还是因为常委会上失利的影响,听方进江一提醒,他才想起即使在叶石生和梅升平开会时,胡增周也没有积极响应。

        难道是胡增周也受到了京城方面的压力?

        陈风想到做到,立刻打了一个电话给胡增周,正好胡增周还在办公室,就又被陈风一个电话叫了过来。

        胡增周一进门,陈风从他的表情就得出了结论,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胡增周在关键时刻动摇了!

        果然,胡增周还算有担待,直接交了底:“算我对不起夏想同志了,对于他担任下马区区委书记职务,我不支持不反对,我的意见是,夏想还是担任区长比较合适。”

        胡增周说完,也不多解释,点点头,转身走了。

        陈风和方进江面面相觑,一脸愕然。

        胡增周确实是无奈之举,他承受不了来自京城的强大的压力,只有妥协。他不象陈风性格强势,而且后台也没有陈风强硬。他也知道这么做有负于夏想,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的根基本来不稳,强顶着将夏想扶上位,得罪了本来关系不算密切的后台,就相当于堵死了升迁之路。

        但又不能对夏想没有一个交待,周立波也是他的人,是他提名周立波为区长,现在只好让他为夏想让位了,他甚至已经暗中做通了周立波的工作。

        第二天,燕市市委又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白战墨从西海省文州市为下马区牵线搭桥,拉来了近200亿的投资!

        200亿,已经超过达才集团承诺的百亿资金的一倍,白战墨身上的光环立刻完全将夏想掩盖!

        陈风听到消息之后,立刻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付先锋果然厉害,用的还是连环计。先是借吴家之手阻止夏想的任命,随即又用200亿的资金为白战墨壮威,双管齐下,让夏想的优势全无!

        吴家的出手是政治压力,付家的出手是经济威力,两相结合之下,大事可成。

        只是付家为什么非要力挺白战墨上位,白战墨到底是付家的什么人,值得付先锋如此精心策划,非要当上区委书记不可?

        如果没有吴家的出面,付先锋也不可能顺利扶白战墨上位,付先锋的聪明之处就在于借力打力,再在最后关头推波助澜一下,基本上一切都在按照他预定的形势发展。

        陈风长叹一声,失算了,最大的失算就是胡增周的临阵倒戈。叶石生和梅升平的压力对他影响不大,他是中组部直管的干部。

        陈风再一次深深地体会到了无力感。他知道,因为有了200亿资金所带来的耀眼的光环,再有胡增周的态度大变,叶石生和梅升平的视察带给的一众常委们的压力,又被化解于无形。他相信,再次提交到常委上讨论的话,夏想的任命极有可能再次被否决。

        怎么办?陈风手中拥有的重大的权力就是可以推迟常委会的召开。他不想失败,现在夏想是否通过任命已经和他的权威紧密相连在一起,已经不再是一次简单的任命了,而是一件彻头彻尾的政治事件了。

        陈风思忖再三,还是又给京城的后台打了一个电话。

        出乎陈风意料的是,京城后台听他再次提起夏想事件,打了哈哈之后,无所谓地说道:“人老了,火气来得快,也去得快,不过毕竟是我的领路人,我不好说他老人家什么不好,呵呵,他老人家又说了一句话——算了——算了就算了,领导说什么是什么,我也只好原话转告给你了……”

        放下电话,陈风一脸苦笑,这叫什么事?都已经形成了眼下僵持的局面,一句算了就完事了,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放?让夏想的前途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