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31章 豁然开朗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31章 豁然开朗

    作品:《官神

        叶石生说什么,夏想听什么,一连串点头说是。www.00ksw.org等叶石生批评完了,提也没提如何处罚他,又问了一句:“还有什么事情?”

        “最近身体状态不太好,看了医生,医生建议我休养一段时间,我想请一周的假,休息一下……”夏想还是一脸恭敬地说道。

        置身事外?叶石生一下没明白过来夏想在关键时刻怎么突然要跳出去,难道他身为当事人,假装请了病假,就能做到旁观者清?他心中隐隐有些怒气,为夏想的逃避态度而大加不满。

        “夏想同志,燕市市委常委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想来你也应该听说了,你现在的态度是对组织上的不满,还是索性撂挑子,给组织难堪?”叶石生就加重了口气。

        夏想还是一副恭敬的表情,连忙说道:“叶书记您误解我了,我一直深受叶书记的信任和关照,时刻铭记在心,不敢忘记,怎么会撂挑子?就算不能到下马区担任新的职务,我在领导小组也一样可以发挥光和热,一样可以指导下马区的建设工作,为燕市的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也好不辜负您对我的厚望。只不过确实是事发突然,在目前的形势之下,我还是置身事外好一些,我不想因为我让陈书记为难,让您为难。我一个人受点委屈没有什么,不想因为我个人的问题而给燕市和燕省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我也想趁此机会到静心想一想,解决一下个人的生活作风问题。”

        不等叶石生开口相问,夏想又补充说道:“她叫连若菡,是京城人,现在带着孩子住在京城,现在突然联系不上了,我想可能是她家里采取了控制措施,不让她对外联系。既然事情是我惹下的,我就要承担应有的责任……”

        叶石生不太明白夏想为什么抓住他的私生活的问题不放,自己已经不追究他的问题了,他还没完没了地提起,夏想不是不懂事的人,今天是怎么了?

        等等,连若菡?……叶石生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问道:“连若菡是不是远景集团的总裁?”

        “是的,就是她。”夏想一点也没有隐瞒,全部说出了实情,“对了,连若菡姓的是她妈妈的姓,其实她的爸爸姓吴,叫吴才洋!”

        叶石生本来一直坐在椅子上说话,听了这一句,顿时大惊失色,“呼”的一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连若菡是吴才洋的女儿?是真的?”

        夏想一脸无奈:“这么大的事情,我哪敢骗您?她本来带着孩子在国外,因为吴老爷子病情严重,我才劝她带孩子回来哄老爷子开心,因为老爷子最喜欢孩子,出于对吴家的尊重,我还让孩子姓了吴……”

        叶石生神色复杂,呆了片刻,又缓缓地坐回到椅子上,想了一想,轻轻摆了摆手,说道:“准你一周的假,去吧!”

        夏想走后,叶石生坐了半晌,忽然摇头笑了:“夏想呀夏想,我才明白过你,原来你还真够聪明,好一手以退为进,你还真难倒我了。”

        一开始叶石生以为夏想只是耍性子,干脆撂挑子不干了,以请病假的理由,扔下领导小组的工作不管,借以发泄心中的不满。可以说此举也有一定的效果,但绝对会给人留下轻浮的印象,得出了评语就是——不可重用!

        叶石生也不解为什么夏想突然之间变得没有了政治智慧,难道仅仅是一次仕途上的挫败?也是,毕竟还太年轻,没经历过重大挫折,有些情绪也正常。

        随后等夏想慢慢说出了原因,叶石生才恍然大悟,不得不赞叹夏想以退为进的办法实在是高明,因为他直接将难题留给了自己,然后跳到一边,静等事态发展。

        尽管夏想有点耍赖的意思,叶石生站在夏想的角度出发,夏想的做法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是在目前高压的局势之下,最稳妥最行之有效的办法。

        夏想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先以坦诚赢得了自己的好感,随后抛出重磅炸弹,说出了连若菡是吴家人真相——恐怕夏想也猜到吴家既然将手伸到了燕市,必然也会将手伸到燕省,所以他干脆将难题留给自己,让自己去做出一个无比艰难的选择。

        夏想不大表忠心,也不象有些官员一样,以痛哭流涕来换取同情,他只是将条件和方方面面的利益摆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取舍。

        夏想的做法,是叶石生所能想到的最聪明的做法!因为夏想此举不但不卑不亢,而且还让自己挑不出任何过错,同时也明白无误地表明了他的观点。

        夏想的观点就是,吴家人之所以出手打压他,是因为他和连若菡之间的事情。而他和连若菡之间不但有私情,还有了一个儿子。儿子姓了吴,为了吴老爷子的病情,特意回国。夏想虽然没明说,叶石生也能从中得出结论,连若菡不顾家族利益不要身份地和夏想在一起,对夏想的感情肯定死心塌地。而吴老爷子又十分喜爱夏想和连若菡的儿子,但因为连若菡跟一个有夫之妇在一起,从而迁怒于夏想……归根到底是吴家家事,叶石生就回过味儿来,重点落在家事上面……夏想明明是暗示,老爷子在一时震怒之下做出的决定,也许在日后还会因为连若菡的激烈反抗而后悔,也就是说,他现在出手替吴家收拾了夏想,等老爷子后悔的时候,别说会感谢他,说不定还会怨恨他当时多事。人老了,对连若菡和夏想生的孩子又无比喜爱,而且夏想也说让孩子姓了吴,明是讨老爷子欢心,实际上是一个巧妙的伏笔,老爷子越喜欢孩子,越不舍得就越中了套,只要连若菡一提出不再让孩子姓吴,老爷子肯定不干。

        不同意的话,就得拿条件交换,夏想就相当于掌握了老爷子的软肋。高妙的手段,将欲取之,必先与之,老爷子不知不觉中,还是中了夏想的计。

        叶石生豁然开朗,一下想通了许多。夏想明是将难题留他,其实也给了他答案,他已经有了决定——既然是吴家家事,就放手不管好了,否则很容易两头不落好。他既不想拿掉夏想前途,也不想得罪吴家,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个字:拖!

        夏想不是请了病假了吗?好,就答复兰成说,等夏想上班了再说。谁知道夏想什么时候上班?以夏想的聪明,在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他的病会好吗?肯定不会。

        叶石生心病已去,一下感觉轻松了许多,心想夏想这个小年轻也真不简单,多大的难题都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真是一个心思剔透之人。

        想了一想,他又想起了燕市的局势,就对陈风有些不满,市委常委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到现在也不打个电话汇报工作,也有点太拿大了不是?叶石生本想再等陈风主动前来汇报工作,不过毕竟事关夏想,他十分感念夏想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一心想扶夏想一程,既然他明白过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就担心陈风顶不住压力,万一做了妥协,夏想如果不能顺利担任下马区委书记一职,达才集团的投资就可能要黄。

        叶石生就对麻秋吩咐说道:“打电话给陈风陈书记,让他过来一趟。”

        麻秋却给了叶石生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陈书记刚刚打来了电话,他一会儿就到。”

        叶石生点点头,心中稍安。

        不多时,陈风就赶到了,他一见叶石生的面,就先解释一下没有第一时间向叶石生汇报工作的原因,一是因为和胡市长商议对策,二是接到了京城的电话。

        叶石生也就没有再过多计较陈风的失礼,直接问道:“常委会上的事情先不说了,我也知道了大概,事情也是因为夏想和连若菡之间的事情引起的,根源在吴家那位身上。夏想请了病假,我也准了。我现在担心的是你的态度,你对此事是什么看法,下一步的措施是什么?”

        “经过我和增周的紧急磋商,决定我们二人分别找常委们单独谈话,争取各个击破……”陈风在前来省委之前,也已经和夏想通过了电话,得知了事情的缘由,同时又和胡增周、李丁山、方进江开了一个碰头会,确定了下一步的方向,还是坚持扶夏想上位的原则不动摇,对于吴家操纵常委会的企图不能接受,必须坚持予以抵制。

        陈风尽管感受到了吴家带来的巨大的压力,但他对吴家事先没有通知而直接在常委会上来了一出突然袭击十分不满。燕市是他的燕市,吴家势力再大,对夏想再不满,也不能直接将手伸到燕市,想要翻云覆雨也要提前和他打个招呼才行——当然他对夏想和李丁山等人是这么说的,内心深处的更深一层的考虑却是和叶石生完全一样。

        吴家的家事,闹来闹去,最后还是雷声大雨点小,他又何必在中间落个里外不讨好?不过从本心出发,真要涉及到了他自身的前途和利益时,他未必会力保夏想,但至少不会出手收拾夏想。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出发,陈风都对夏想下不了手,他太看重夏想了!

        当然陈风也清醒地意识到,只凭他一人之力,绝对无法和吴家抗衡,但他却不甘心前期努力毁于一旦,也是基于不让付先锋坐收渔利的考虑——陈风已经在夏想的暗示之下清楚了付先锋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付先锋假装置身事外,其实就是摆出一副超然的态度,不让人怀疑到他身上而已。

        只可惜,付先锋想要算计的人是夏想,而且如果夏想落选白战墨上位,最大的收获者就是付先锋。再假装置身事外,是不是既得了利益谁不清楚?陈风就对付先锋的做作无比厌恶,本来是吴家操纵了常委会让他难堪,他怒气发不到吴家身上,就完全迁怒到了付先锋身上。

        不过让陈风隐隐担忧的是,胡增周的态度大变,他由强烈支持夏想转变为有限支持,甚至提出了暂缓重新提名的动议。而陈风想要的效果是快刀斩乱麻,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服其他常委,将事情定死。

        于私,陈风确实是爱护夏想,于公,他也认为下马区非夏想主持全面工作不可,否则真有可能虎头蛇尾,落个不上不下的局面。倒不是说真是为了达才集团的百亿投资,达才集团虽然有口头协议,但在商言商,夏想如果不就任一把手,达才集团未必就真的撤资,但肯定会放慢投资的步伐,陈风相信成达才说到做到,真要如此,传了出去,也不利于下马区下一步的招商引资……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不管是从政治斗争的角度考虑,或是真心为了下马区以后的前景着想,陈风都不改初衷,依然要扶夏想上位。

        胡增周的变数说明,再拖下去,甚至有可能在自己的阵营之中再出现动摇者就麻烦了,陈风就急忙前来探探叶石生口风,他还不知道夏想已经出面给了叶石生答案,陈风就打算由他亲自出面说服叶石生,只要叶石生能顶住上头压力,他就有把握在燕市展开一场立威运动。

        陈风说话间观察了一下叶石生的表情,见他一脸笃定,流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心想难道夏想已经做通了叶书记的工作?真要这样的话,就省了他的大事了。

        陈风不太放心,继续说道:“然后争取短时间内再次就下马区书记和区长的任命议题提交常委会,争取一举通过,不会再拖久不决,否则不利于下马区全面地开展各项工作。我的汇报完了,请问叶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

        叶石生对陈风坚定不移地不改原则非常欣赏,作为燕市的市委书记,离省委不过几公里,离京城也就是300公里,时时刻刻会有来自省委和京城的影响,不定何时就有了想象不到的压力和阻力,身为燕市一把手,必须有不轻易妥协的性格,否则难以成就大事。

        “省委对你的工作是肯定的,但也要注意团结大部分同志,要民主,不要一言堂。”叶石生先讲了大道理,随即话题一转,又说,“不过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对于夏想同志担任下马区区委书记一职,就我本人来说,认为是一次有意义的调整。我也不便过多地干涉燕市市委的工作,但下马区事情事关重大,如果燕市市委有困难,省委省政府也会不遗余力地提供支持。”

        叶石生是不想落人口实,言外之意就是如果陈风提出,省委可以出面指导市委的工作。

        一般说来市委都不想省委插手具体工作,谁都想自己当家作主,尤其是对副省级的燕市来说,更不愿意省委指手画脚。但正如叶石生刚才所说,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眼下还需要借助省委的力量对其他常委施压,陈风就点头同意了:“希望叶书记到市委视察工作,就市委当前的工作提出宝贵意见。”

        叶石生犹豫了一下,没想到陈风直接邀请他到市委视察工作,他原本打算让范睿恒出面,因为毕竟他刚刚接到了兰成的电话,就高调到燕市力挺陈风,是不是有点太明显偏向夏想了?

        随后又一想,燕省谁不知道夏想是他的得力干将,关键时候他不力挺的话,夏想嘴上不说,也会寒心。想起夏想为产业结构调整承受了不知多少压力,不但要面对崔向的打压,还要和程曦学论战,同时又为单城市和宝市做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提拔他担任下马区区委书记本是题中应有之意,只是吴家节外生枝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他不出面为夏想助威,岂不显得他用人在先不用人在后,没有上位应有的气度和气魄?

        叶石生拿定了主意,说道:“好,具体时间你来安排,越快越好。”

        陈风探出了叶石生依然对夏想是支持的态度,对他的所作所为也表示了肯定,就大为放心,说道:“请叶书记注意一下省委个别人的动向,夏想的事件背后,据推测,付先锋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陈风就说出了整个事件给燕市带来的不利影响,以及付先锋将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的结论说了出来。

        叶石生轻轻一笑:“付家和吴家斗法,殃及池鱼……不过即使知道是付先锋背后出手,也找不到证据,否则倒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之身。”

        正说话间,麻秋又在外间通报:“叶书记,梅部长来了。”

        叶石生和陈风对视一眼,二人不约而同地心想,肯定又是夏想惊动了梅升平,一个吴家一个付家还不够热闹,现在又来了一个梅家。

        梅升平进来之后,见陈风也在,就先冲陈风微一点头,然后对叶石生说道:“叶书记,夏想请了病假,是不是因为市委常委会没有通过任命的事情?正好陈书记也在,可否说说究竟问题出在哪里?我问夏想,他偏不说,已经收拾好东西回家了,多好的年轻人,走时那么落寞,他为燕省和燕市做了那么多工作,我们就这样放手不管,怎么对得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