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86章 第四波反击,瞒天过海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86章 第四波反击,瞒天过海

    作品:《官神

        张建国会意,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和人杰是多年的朋友了,对他还算了解。www.00ksw.org人杰为人稳重,但就是太重感情,重朋友,以前朱纪元在一件事情上帮了他一次,他就记在了心上。朱纪元在刚调任省机电办主任时,还算兢兢业业,人杰就对他印象很好。后来朱纪元说他在机电办因为住房分配问题,得罪了一些老职工,老职工就认为他贪污受贿,就纷纷到纪委反映情况。人杰接待了他们,通过了解情况之后得知是老职工们误会了朱纪元。后来纪委就陆续收到了朱纪元的举报信,人杰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认为还是有人在搬弄是非,为了不影响朱纪元的工作热情,不给一个厅级干部带来不利的影响,也是出于爱护一个干部声誉的考虑,就将举报信都截留了……至于后来朱纪元都做了些什么,人杰同志确实不知情。”

        “是呀,建国同志说得好,人杰同志从本质上讲是个好同志,好干部,不能因为偶而犯一点小错就完全否定他以前的成绩,不能将朱纪元的贪污受贿的犯罪行为归罪于人杰同志。”崔向就势接过话来,继续为古人杰辩解,“省纪委也不可能将全省每一个贪官都绳之以法,如果出现一个贪官,就都指责省纪委没有在贪官贪污受贿之前就发现贪官的犯罪行为,也是不负责任的指责。希望端台同志慎重考虑人杰同志的问题,不要轻率做出决定。要有治病救人的宽大胸怀……”

        宋朝度沉默半晌,终于发话了:“大家说的都有道理,我的建议是,古人杰同志已经不适合再在纪委工作了……”

        宋朝度只说一句话,就立刻闭了嘴,又恢复了一脸平静的状态。

        崔向疑惑地看了宋朝度一眼,心想宋朝度和邢端台关系一向密切,今天怎么没有和邢端台站在一起,要对古人杰的问题穷追猛打,反而要替古人杰说话?转念一想,也是,估计是马霄的话打动了宋朝度,并不是人人都下得了狠手的,宋朝度当年也和古人杰有过来往,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僚,也没有多少人不看一点情面就直接落井下石。

        邢端台是因为古人杰身为第一副书记却不是他的人,自然要借此机会将古人杰打得不能翻身,其他人,还是念及旧情的。

        马万正也发话了:“朝度说得对,我也觉得还是不要对古人杰同志立案为好,将他调离纪委系统,一是避嫌,二是也给纪委的其他人一个警醒。”

        “人杰同志最近身体不太好,出了朱纪元的事情之后,也是痛心疾首,非常懊悔,曾经流露过要主动退下的想法。我认为,不如直接让人杰同志退下,如此一来,相当于对纪委和省委都有了交待,同时,再让人杰同志做一个深刻的检讨。”崔向却突然抛出了一个让众人都大吃一惊的建议,“不管是从他个人的角度考虑,还是从朱纪元事件的严重影响来看,人杰同志不仅仅是不适合再在纪委继续工作下去,也不适合再担任任何领导职务了。”

        邢端台立刻开口反对:“我不赞成让古人杰退下,他在台上接受调查,才能给所有的纪委干部以警示作用。”

        “端台同志……”崔向语重心长地说道,“人杰同志做出深刻的检讨,再主动退下,也算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态度了,要给人杰同志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不要因为一件小事就抓住不放,毕竟人杰同志的错误也不算严重。”

        崔向的意思很明显了,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古人杰完全退下,以换取纪委对他网开一面,不再追究他的任何领导责任。之所以不再让古人杰担任任何领导职务,他的出发点也是博取在座常委的同情,以退为进,以完全退下来保全名声,将此事就此揭过。也就是说,朱纪元的案件到朱纪元为止,不再向上追究。

        古人杰退下之后,只要不再调查任何古人杰的问题,就永远也查不到他的身上。崔向也是为他自己着想。他也清楚,如果古人杰不完全退下,还在位的话,就算是一个闲职,也等于树了一个靶子,随时还有可能被人攻击,被人旧事重起。一旦退下,人走茶凉,谁还会对一个退下来的闲人穷追猛打?

        古人杰最好的选择就是淡出人们视线,被人遗忘。

        所以崔向才有了壮士断腕的决心,也是被邢端台逼迫之下,无奈做出的选择。

        邢端台仍然坚决地表示反对:“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让古人杰以纪委副书记的身份接受调查,并且对他进行立案。”

        崔向颇为不满地看了邢端台一眼,十分不快地说道:“端台同志不要意气用事。”

        钱锦松从宋朝度和邢端台不一致的发言中得出了结论,心中更加坚定了刚才的判断,就笑中从中调和:“崔书记和邢书记各抒已见,我的看法是,可以理解邢书记的迫切心情,但对崔书记爱护老同志的想法也表示赞成。从不让老同志寒心的角度考虑,我觉得还是让人杰同志退下为好,人杰同志一退,事情就算揭过去了。”

        “人杰同志是老纪委了,为党工作了一辈子,一向表现得都还不错。作为老同志,老党员,也确实应该适合给予照顾。”范睿恒表态了,他看了宋朝度一眼,又微不可察地目光从邢端台身上一扫而过,最后和叶石生交流了一下眼神,又说,“我的意见也是应该允许人杰同志退下,以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范睿恒也同意了让古人杰以退下换平安,看来,还真是法律不外乎人情。崔向看了马霄一眼,目光中大有深意,对马霄刚才一番声情并茂的演说深表赞赏。

        钱锦松见时机成熟,也点头说道:“我也附议范省长的意见。”

        叶石生本来在听了马霄一番演说之后就心软了,他和古人杰也认识多年,真要将古人杰治罪,也于心不忍,见连范睿恒也赞成让古人杰主动退下,就顺水推舟,说道:“就这么定了,端台同志也不要有意见,人杰作为在省委工作多年的老同志,要允许他有一个退下来的机会,况且现在也没有证据表明他是有意袒护朱纪元,是不?”又转向崔向说道,“请崔书记代表省委向人杰同志转达常委会的决定,另外请端台同志继续深入挖掘朱纪元的问题,并将材料汇总之后报给我……散会。”

        散会之后,没有如愿的邢端台却没有一点失望的表情,和叶石生悄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和宋朝度并肩走出了会议室。看到二人的背影一同消失在楼梯处,崔向心中忽然闪过一丝疑问,是不是中了邢端台的瞒天过海之计?

        崔向还真猜对了,他确实被邢端台耍了一道。

        经过突击审问朱纪元,邢端台发现古人杰扣压朱纪元的举报信确实只是无心之举,只是单纯地出于维护朱纪元的目的,古人杰并不清楚朱纪元的胃口有多大,到底贪了多少钱。

        虽然朱纪元也承认了是他指使人暗中陷害夏想,其中也有古人杰的手笔,但这件小事上不了台面,无法拿古人杰如何。光凭一个私自扣压举报信的问题,顶多给古人杰一个警告处分。但邢端台实在厌恶古人杰的嘴脸,想将他一脚踢开,怎么办?他就想出了一条瞒天过海之计。

        因为黄林和刘旭二人办事确实得利,将朱纪元的审讯控制得非常严格,外界一点消息也打探不到,邢端台就充分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性,在常委会上提交了要对古人杰立案侦查的提议。其实他的本意就是要逼崔向主动提出以退下换取平安,结果在各方势力的推动下,在宋朝度关键时刻的暗示下,成功地让他的计划得以实施,邢端台心中十分高兴。

        搬开了古人杰,以后纪委的工作就很好开展了,不但为夏想出了一口气,也将崔向在纪委的眼线斩断,此战一举拿掉崔向两员干将,夏想功不可没。

        尽管夏想没主动说明车祸事件和他有什么关系,宋朝度也没暗示,邢端台却一心认为夏想就是幕后推手,否则不可能事情这么凑巧。邢端台也是聪明人,宋朝度不说,他也不会主动去问,有了结果就可以了,何必知道过程?况且他也知道有些事情别人不愿意透露,他又何必非要问个清楚?

        只要事情的结果是朝着有利于他的方向发展就好。

        邢端台和宋朝度边走边说,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他就笑问了一句:“省纪委的第一副书记,又是一个打破头的位置。”

        宋朝度却说:“破获了朱纪元大案之后,端台,你也该动动位置了。”

        邢端台点头含蓄地一笑:“但愿!”

        二人分手之手,宋朝度愣了片刻,摇头笑了笑,自言自语说了一句:“端台也确实该动动了,朱纪元的大案一破,算是大功一件。夏想无意之间,又送了端台一份大礼。”

        夏想却没有意识到他做了一次好人,送了邢端台一份大礼,现在的他,正忙得脚不离地,正在准备最后的冲刺。

        梅晓琳为将台酒厂的广告谈妥了价格,果然低至了三折,而且梅晓琳的面子果然不小,挤进了黄金时段。本来黄金时段早就排满了广告,但因为有一个厂家出了点小状况,按照常理也不会被拿下。梅晓琳却觉得还是在黄金时段投放广告效果最好,只开口一提,汤馨敏就一口答应,将可拿可不拿的厂家直接拿下,换给了将台酒厂。

        以极低的价格杀进了原本没有可能进入的黄金时段,因为黄金时段的广告一般早在去年年底就定了下来,中间基本上没有更换的可能,却因为梅晓琳的出面,轻松到手,夏想也是十分高兴,将消息转告给齐亚南时,齐亚南欣喜若狂。

        齐亚南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在此时也能杀进黄金时段的广告,他的最好的打算是在央视一套投放非黄金时段的广告若干,有可能的话,在央视的其他几台能进入一个黄金时段的广告就不错了,再加上按照夏想的宣传策划,在燕省也将会是以新闻宣传的形式为主,广告为辅,他就打算投入6000万的广告费用,其中5000万投给央视,1000万用作灵活的机动资金,随时投入到燕省的媒体。

        但因为突然之间进入了央视收视率最高的一套的黄金时段,齐亚南大喜过望之余,当即决定追加2000万的广告费用,全部投放到央视的黄金时段。齐亚南见识到了夏想出色的商业头脑和惊人的能量,也是豪气顿生,既然想将将台酒做大做强,做成国内知名的白酒品牌,就要拿出背水一战的勇气和决心。

        夏想听了齐亚南的决定,表示赞成。广告投入是企业宣传过程中必不可少的支出,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和实力,只要产品的质量过硬,再加上广告做得好,市场之门就会大开。

        几天后,齐亚南到了京城和央视广告部正式签定了广告合同,定于9月15日正式播出将台酒的广告。

        宝市的太阳能中小企业的重组已经完成,夏想就让卫辛——卫辛前一段时间已经飞回美国——转告迈克,随时可以前来宝市签定正式协议。很快从美方传来消息,说是在9月10日可以成行。

        夏想大喜,正是他所想要的效果,两件事情并成一件,才能产生更大的轰动效应。

        相比即将到来的产业结构调整的第二波浪潮,夏想对于朱纪元一案的进展,并没有太多的关注。

        朱纪元案件进入了司法程序之后不久,燕省纪委第一副书记古人杰以身体不适为由,提交了病退申请。很快经省委同意,省纪委批准了古人杰同志的病退申请,并且在例行的公告之中,对古人杰给出了正面评价。虽然措词不是非常高调,但也让古人杰多少感到了一点欣慰。虽然他后来和崔向商议之后得出了结论,上了邢端台的当了,但事情已经定下,悔之晚矣,最后也没提任何要求,直接退下。

        崔向自此对邢端台恨之入骨,认为邢端台欲擒故纵,是个阴险小人。毕竟是他在常委上主动提出了让古人杰以退下换取平安,实际上如果古人杰不退下,邢端台也未必能拿他怎么样。可惜的是,现在后悔已晚。

        当然,崔向也同样痛恨夏想,因为他也从侧面打听到了内幕,得知确实是夏想在背后查到了朱纪元的贪污问题,又说服了黄林和刘旭对朱纪元穷追猛打的调查,至于高速路上的车祸事件是黄林和刘旭的手段,还是夏想在幕后推动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此事是由夏想一手操纵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当然,崔向却不会自责本来是他最先出手,想要陷害夏想才迫使夏想应战,罪魁祸首是他才对。

        崔向在夏想面前再次失利,朱纪元丢命,古人杰丢官,一时之间也有点疲惫,也没心思再想别的办法对付夏想,就等付先锋的锦囊妙计好了。

        夏想并不知道有人为了针对他,早就设计好了计谋,就等一个恰当的时机了……而他也在等待一个最佳时机的来临。

        对于夏想来说,在最近一段的日子确实有点焦头烂额,刚刚处理完古人杰和朱纪元事件,眼见第三波重量级的反击伴随着迈克的来华以及将台酒在央视的广告播出,即将来临之际,程曦学却又不甘寂寞,又在国家日报上发表了反驳文章。

        程曦学指名道姓地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提出了批评,指责单城市和宝市的所谓产业结构调整,名不符实,单城市只是新上了一个文化旅游项目,其他诸如老旧的国企的改制,没有任何成绩。宝市也是如此,不过是在原来达富和柯达谈判一年之久的基础之上,让柯达追加了投资而已。

        可以说,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推行半年以来,基本上没有做出太多的实事,更没有值得称道的成绩!

        程曦学的文章一出,叶石生勃然大怒。

        叶石生当即将葛山和夏想叫到办公室,让二人立刻组织力量对程曦学的文章进行反驳。葛山没有发话,只是看了夏想一眼。

        夏想也十分生气,因为论战进行到现在,基本上大家该攻击的方面已经攻击完毕,该采用的论点也差不多都已经用完,不会再有什么新意。程曦学估计也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论战,发现目前处于僵持阶段对他反而不利,所以就直接拿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说事,试图让叶石生自乱阵脚,也好改变目前僵持不下的局面。

        尽管说来其实程曦学一派还略占上风,毕竟程曦学的名声最大,而且在他的周围也团结着一批御用文人,确实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强大力量。邹儒虽然名气不比程曦学小多少,但以邹儒为首的支持派毕竟比较分散,有点各自为政的感觉,发表的文章就不如程曦学精心组织的文章有力度,有针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