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82章 朱纪元的打算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82章 朱纪元的打算

    作品:《官神

        马霄也笑了:“借刀杀人最好,我们可以一边品茶,一边隔岸观火……还是先锋聪明,果然是在京城呆久了,不但手中的资源多,眼光也高。www.00ksw.org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这件事情告诉吴家?”

        “不急,不急。现在不是最佳时机。”付先锋胸有成竹地说道,“现在吴家知道了,顶多将夏想拿下。现在夏想才是一个小小处级,拿下他,也没有什么成就感。”

        崔向忙道:“现在是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时刻,现在拿下夏想,一举数得,绝对是不容错过的好时机。”

        付先锋还是摇头:“产业结构调整未必能够成功,就算能够成功,也是在上层容许的范围之内。现在告诉吴家,吴家也不会立刻动手,还会查实,再暗访,再确定夏想和连若菡儿子之间的父子关系,一拖就是一两个月之后了。我有两个好时机,选择任何一个都可以。”

        “哪两个?”几个人异口同声问道。

        付先锋要的就是众人被他引得团团转的得意,他自信地一笑:“一个是吴家老爷子做手术的前夕,如果他突然之间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恐怕上了手术台就下不来了,呵呵。再一个是如果时机不对,赶不上吴家老爷子上手术台之前,就在夏想提拔的前夕。相信夏想有领导小组的资历,下一步至少能提副厅。在他副厅眼见到手之时,再让吴家毁他前途,岂不比他现在只是一个处级更让人大快人心?”

        众人听了,一齐哈哈大笑。

        崔向也笑,不过心中却闪过一丝寒意,付先锋比他还要歹毒,第一招是想气死吴家老爷子,第二招是想气死夏想!

        招招致命不说,还选择了绝佳的时机,也不用自己出手,果然是大家族出身的太子党,连斗争手段都有站得高看得远的效果。

        因为付先锋带来的好消息,众人都胃口大好,又多要了几道菜,又开了两瓶酒。

        酒足饭饱之后,崔向见天色不早,提出离去,古人杰就大着胆子说道:“崔书记,难道放松一次,既然来了静心山庄,不如就彻底静静心,修修身,晚上就住下。您看有四间雅室供您挑选……”

        崔向顺着古人杰的手指望去,见周围有四块屏风分别放在东西南北方向,每个屏风后面隐约可见一道小门,门上有字,东边所题的是“曲径通幽处”,南边所题的是“醒掌天下权”,西边所题的是“桃源畅游地”,北边所题的“醉卧美人膝”,四方题字颜色各不相同,显然每一种颜色对应一个古装女子。

        崔向喝了酒,刚才欣赏舞蹈之时,又对黄衣女子的曼妙腰肢浮想联翩,见大家都有意留宿,也不好拂了大家好意,不过还是放不下省委副书记的身份,矜持地说道:“也确实有点头疼,休息一下也好。我躺躺就行,其他的杂七杂八的安排,就不好了。”

        古人杰比别人都了解崔向的心思,忙讨好地问道:“崔书记欲往何方?”

        崔向就假装眯着眼睛,看似随意地用手一指南方说道:“就这里就好,随意,随意就好。”

        南边的题字为黄色,刚才古人杰察颜观色,早就注意到崔向的目光在黄衣女子身上停留的时间最长,心中清楚崔向的偏爱,就冲黄衣女子使了个眼色。

        在黄衣女子的搀扶之下,崔向假装不胜酒力,微闭双眼,走进了“醒掌天下权”……其他几人都是会心地一笑,依次向东、北、西方而去,一场酒宴结束,另一场欢宴即将上演……和几人共赴欢宴相同的是,此时的朱纪元,正在京城的一栋两居室的房间中,也在丛叶儿身上畅游桃源。

        半晌之后,朱纪元翻身下马,喘了几口气,冲娇弱无力的丛叶儿张了张嘴。熟知他的习惯的丛叶儿立刻顺从地从茶几上拿起烟,帮他点下。

        深深吸了一口烟之后,朱纪元的目光越过玉体横陈的丛叶儿,落在远处的音响上面。丛叶儿无奈地起身,微带不满地说道:“每次在床上折腾完人家还不算完,还要在地上再折腾人家一次?你的习惯还真多。”

        牢骚归牢骚,丛叶儿还是光着身子下床,扭动着丰满的屁股去为朱纪元打开音响。

        朱纪元的目光就紧紧盯住丛叶儿的臀部不放,他最喜欢的就是丛叶儿的臀部长得非常完美,非常圆挺,弹性好,手感好,让他流连忘返。

        音乐响起,是朱纪元最喜爱听的豫剧。

        作为豫省人,朱纪元对豫剧的爱好到了痴迷的地步。他是当兵出身,转业后分配到燕省工作,一步步爬到了今天的高位,也算不易。因为从小家里穷,被穷怕了的他一直对金钱有特别的爱好,几乎到了爱钱如命的地步。

        自从担任了省机电办主任之后,朱纪元手中的权力大了,接触到了巨富巨商一多,眼界也就高了,对于别人小打小闹送他几万十几万,也就不再放在眼里。尤其是认识了区华关之后,朱纪元才知道什么叫挥金如土,什么是一掷千金。区华关为人热情,又豪爽,第一次见面就请他打高尔夫,到涉外饭店用餐,一天时间就花费了十几万。

        想起以前贫穷的时候,一天只吃一个馒头度日的情景,朱纪元就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恍如隔世,才知道这个世界之上,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的是有天渊之别。

        后来熟悉起来之后,区华关提出想利用燕省的进口汽车配额多倒手进口汽车赚钱,因为他的汽贸公司在京城,进口汽车的配额太少,一年下来也倒腾不了几辆,赚不了钱。朱纪元因为以前区华关对他的盛情,就一口答应下来,不但帮区华关弄到了上百个配额,还想办法转移到了京城。

        区华关大喜过望,出手就是300万的谢礼。

        朱纪元第一次见到300万的巨款,感觉和做梦一样。等区华关走后半天,他面对着眼前花花绿绿的钞票,差点没有高兴得晕了过去。他也是有钱人了,再也不用受穷了,再也不用过为钱发愁的日子了!想起以前在老家时因为贫穷还被乡亲看不起,朱纪元暗暗发誓,等他退下来之后,回到老家,为老家修一道路建一座桥,让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人都巴结他,都念他的好。

        再后不久,区华关又找到朱纪元,提出再弄一些汽车配额过来。朱纪元也尝到了甜头,毫不含糊地答应下来,让区华关尽管放心,他会尽快办妥。

        因为区华关的公司在京城,燕省机电办不能直接批给他,需要中转一下。朱纪元第一次是找燕省的一家汽贸公司的黄经理以燕省的公司申请之后,又转给了区华关,当然黄经理也得了30万元的好处费。这一次朱纪元不但找了黄经理,又找了其他地市的汽贸公司的经理联合申请,一共申批了300多个进口汽车配额。

        区华关听说朱纪元一出手就是300多个进口汽车配额,欣喜若狂,激动不已,他没有想到朱纪元不但上路,而且办事效率还如此之高,忙不迭地表示感谢。因为他深知朱纪元的谨慎,只收现金,就特意准备了900万的巨款酬谢。

        900万的巨款,装满了整整八个长约60厘米、高约20厘米、宽约20厘米的旅行包!不几日,朱纪元亲自开车到京城取钱,因为他开的是一辆捷达——朱纪元不敢开好车,怕被查——后备箱根本装不下,只好扔在了后座几包。一辆十几万的捷达车拉着近千万的巨款,朱纪元一路开车返回燕市,一路上兴奋得手都不停地发抖。

        转眼间成了千万富翁,朱纪元如果此时收手,也许还不会有人查到他。但人的贪心都是无穷的,有了一千万,想要两千万……又过了不久,区华关再次提出需要进口汽车配额。朱纪元二话不说就帮他批了400个,这一次不等区华关开口,朱纪元就亲自提出索要1000万的回报。

        区华关自然不敢怠慢,满口答应。

        在省纪委国宝事件事发之后,得到了古人杰警告的朱纪元慌了神,本来打算即刻收手,先老实一段时间再说,不过又听到黄林和刘旭已经暗中立案对他进行侦查,他又改变了主意,决定最后再大干一笔,逃向国外避难。

        因为虽然古人杰说黄林和刘旭并没有掌握到确切的证据,朱纪元却心里清楚,只要摸清了他和区华关之间的关系,再找到中转给区华关汽车配额的几个关键人物,案子必破。他对自己有信心,对区华关也有信心,但对中间办事的人没有信心。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在最后一次为区华关批了500多个进口汽车配额之后,朱纪元开口索要1600万的赃款。区华关自然不敢怠慢,但1600万的现金实在太多,就让朱纪元缓上一缓,容他凑钱。朱纪元也清楚他一次也拉不完1600万的现金,就答应下来。

        第一次从京城运到燕市400万,第二次运了500万,此次前来京城是要拿最后一批700万。

        朱纪元的钱共分三处藏匿,一处是在燕市的一栋两居室内,他找木匠打了一张床,床是中空的,里面存放了2000多万现金。一处是在京城的一栋民居内,有1000多万被他砌在了电视墙里面——早年在部队上他就学过瓦工,会干技术活儿。在燕市的家中还有1000万,被他埋在了楼下的小院里面。他住的是一楼,后面有一个不大的小院。

        还有一些零散的钱,给远在国外的儿子汇了几百万,给丛叶儿留了300万,毕竟情人一场,况且他也确实对丛叶儿有些感情。

        700万元已经到手,朱纪元的打算是,回到燕市之后,假装安心工作几天,然后化名偷偷办好出国手续,乘机逃走。至于他手中的几千万巨款,先存放原地不动,反正只有他一人知道,相信过上三五年也不会有人发觉。等风头过后,他就可以再悄悄潜回国,将钱分批取走。

        本来他还动过将钱交给丛叶儿保管的心思,但随后一想,还是对丛叶儿不太放心。人一走茶就凉,他和丛叶儿本来就是露水姻缘,将钱交给她,万一落个人财两空岂不后悔?

        700万的巨款分成几个旅行包放在楼下的车内,有过多次运钱经验的朱纪元十分笃定,有时候越是显出不在意的样子,越没人知道你包中是什么东西。往往将包抱在怀中,唯恐别人不知道是贵重物品的举动,才最容易被贼盯上。所以他只是随便将钱放在后备箱中,放心地停在楼下,也不怕被人撬了去。

        叮咚的豫剧曲目响起,朱纪元微微眯着眼睛,打着拍子,哼唱起来。不一会儿,丛叶儿又端来一杯热茶,他一饮而尽,又伸手在丛叶儿身上摸了几把,感受到她皮肤的滑腻,心中竟有些不舍。

        朱纪元由丛叶儿的丰腴白嫩的一身好肉,联想到丛枫儿的身上是何等的风光,不由心痒难抑。他早就想过要将丛枫儿也弄上床,都说姐妹花才好玩,也不知道丛叶儿的娇媚再加上丛枫儿的风情,该是怎样的**滋味?只可惜的是,丛枫儿对他表面上十分恭敬,但却是滑不溜手,嘻嘻哈哈说闹几句可以,动手动脚就不行,她和泥鳅一样滑溜,总能找到千奇百怪的理由,每次都能逃之夭夭。

        就让朱纪元越发见猎心喜。

        想了一会儿旖旎之事,他的心思又回到正事上,问道:“枫儿最近去了哪里?现在事发,让她躲得远一点,别让夏想发现了她和你的关系……”

        丛叶儿侧着腿坐在床上,她也点燃一支烟,轻轻吹了一口,叹了口气说道:“枫儿就在京城,具体在哪里我也不清楚,她最近没找我。上次的事情她后悔了,有点生我的气了,我也不敢联系她。你也知道她的个性,有时嘻嘻哈哈,有时又倔得不行,谁说都不听。”

        “你最近就先别回燕市了,就在京城住一段时间,反正钱足够你花了。”朱纪元又看了看丛叶儿一身好肉,又忍不住想起丛枫儿更曼妙的身材,心中百感交集,“枫儿是个好丫头,我给她留下100万,就当是送给他的嫁妆好了。”

        “真要走了?”丛叶儿心里很矛盾,既想摆脱朱纪元,又想从他身上多捞一些,本以为对他一点感情也没有,今天听说他准备跑路了,心里竟然还有依依不舍,毕竟都是人,在一起两年多了,也多少有了感情,“我就再等你5年好了,5年后如果你能回来,或者接我出去,我就跟你一辈子。如果不能,我就自己过。”

        朱纪元满意地笑了:“还行,算你有良心,我就再多给你留100万好了。我是先出去避避风头,黄林和刘旭两个人就象疯狗一样,我让他们盯上了,他们非得天天查我不可,早晚得出事。我改个名,去国外呆两年,再整容,改头换面之后再回来接你,到时风头一过,谁还记得朱纪元是谁?”

        “都怪夏想。”丛叶儿隐隐有些怨恨夏想,“他不贪财不好色,现在还真有这样的干部?枫儿也真是,她肯定没有尽全力,要不以她的手段,夏想还能不上勾?”

        “不提夏想了,不提他了。”朱纪元也恨夏想,他恨夏想没有上当,更恨夏想将计就计,结果抖出了举报信的问题。他也听古人杰说,省纪委现在对私扣举报信虽然没有任何表态,但没有表态就是最大的表态,就是正在酝酿表态,是在等待一个时机。

        时机就是等他朱纪元暴露,只要他被人查到真凭实据,古人杰必然受到牵连。到时再重提私自扣压举报信一事,古人杰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正是夏想成功地将祸水引到了他的身上,让他引火烧身,朱纪元就恨不得一脚踢死夏想。臭小子一个,不爱财不爱女人,还活着干什么,为什么不去死?

        只是恨归恨,他拿夏想一点办法也没有。

        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朱纪元穿上衣服,下楼从车内拿出200万交给了丛叶儿。丛叶儿高兴地收下了,又十分温柔地伺候了朱纪元一次。

        朱纪元毕竟是40多岁的人了,精力不支,沉沉睡去,一觉睡到8点。起来后吃了早饭,又叮嘱丛叶儿几句,就开车上路。

        朱纪元刚走不久,丛叶儿正收拾东西,有人敲门。她开门一看,竟然是丛枫儿,不由惊道:“你最近躲哪里去了,我一直联系不上你。”

        “姐,估计快出事了,听我的话,你现在马上走。”丛枫儿一脸焦急,她手中拿着一本护照,“给你办好了护照,去美国,去加拿大都可以,就是别留在国内。”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丛叶儿对朱纪元目前所处的困境还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因为她认识朱纪元以来,也听闻过几次要调查朱纪元的风声,每次都是不了了之,她认为这一次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