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79章 第二波反击,风云变幻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79章 第二波反击,风云变幻

    作品:《官神

        但省委书记的话又不能不听,谁敢公开和一把手唱反调?所有的人都低头不语,唯恐惹了叶书记不高兴。www.00ksw.org再说眼前的情形大家都看得清楚,知道这件事情恐怕不象表面上看来那么简单,估计又是一场你来我往的争斗。

        夏想见时机成熟了,就解释说道:“其实黄林和刘旭两位同志对我还不错,也没有为难我,他们也是依法办事,也不怪他们……”说话间,他悄悄地向二人使了个眼色。

        黄林和刘旭如梦初醒,就算一时想不出来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是猜测到了大概,知道夏想的问题已经全然清楚,他们的心思就立刻转移到了朱纪元身上。

        听到夏想提到他们的名字,二人几步来了叶石生面前,先是恭敬地问了好,然后又简单解释了几句调查夏想的详细经过,最后又说:“经过纪委的认真调查和走访,确认夏想同志是一个清白的好同志。他被人设计,有人表面上送不值钱的烟酒给他,却暗中藏了10万元现金和5枚金币,并且躲在暗处拍摄了照片,想借机陷害夏想同志。夏想同志立场坚定,第一时间就将礼金全部捐赠给了慈善机构,是个高风亮节、两袖清风的好同志、好干部……”

        夏想没想到黄林和刘旭夸起人来也有一套,把他的形象拔高了不少,让他在一旁听了也觉得脸上发烧,心想原来自己还有崇高的一面。只不过做了应该做的事情,就成了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想想也是让人无语。

        听黄林夸了夏想半天,叶石生的刚才的一脸严肃才缓和了不少,点了点头:“对于夏想这样的好同志好干部,要爱护,不要动不动就想着如何如何,夏想同志还年轻,就有偶然犯一点小错误,也要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同志们,纪委的工作事关大局,事关党的生死大计,但我们每个人都年轻过,都冲动过,谁年轻的时候不犯一两个小错?不要一有一点问题就想一棍子把人打死,要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工作,才能有惩前毖后的效果。”

        叶书记又有了指示精神,有会做事的人,急忙拿着小本本纪录下来。

        黄林和刘旭连连点头,不敢多说。

        叶石生说完之后,看了古人杰的办公室一眼,关切地问道:“人杰同志没事吧?是不是受到惊吓了?”

        叶石生正要向前迈步,想要表现一下对古人杰的关怀,黄林却抢先一步很不礼貌地站在了叶石生的面前,正好挡住了叶石生的去路。

        叶石生微一皱眉,还没说话,黄林就生硬地说道:“叶书记,我有重大问题向您汇报!”

        夏想看了黄林一眼,知道他终于鼓起了勇气要站在古人杰的对立面了。这一步迈出,就再没有回头路了。如果黄林不能借此扳倒古人杰,他以后在纪委可就再难有立足之地了。

        夏想也不由暗暗佩服黄林的勇气,总算没有看错他,也不枉自己费尽心机拉拢他,终于派上了用场。

        叶石生停下脚步,问道:“有事尽管说。”

        黄林面露为难之色:“能不能请您借一步说话……”

        叶石生见黄林和刘旭二人都是一脸凝重,也知道恐怕有大事,就朝人群外面走去。黄林和刘旭急忙跟了上去,到了楼道的拐角之处,叶石生站定,背着手听黄林和刘旭汇报。

        听了黄林和刘旭的叙述,叶石生的脸色慢慢沉了下去,目光不经意向夏想投来,然后又落在房门大开的古人杰的办公室门前,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见他冲黄林和刘旭说了几句什么。

        黄林和刘旭就一起郑重点头,将手中的信件打开一封请叶石生过目。叶石生只看了几眼,就一脸怒气,又交待几句什么,二人就立刻匆匆下楼而去。

        叶石生就又向夏想深深地看了一眼,目光中大有深意,显然他也清楚了夏想大闹一场的剑锋所指——古人杰是崔向的人,他明白得很!

        叶石生除了高兴还是高兴,夏想不但安然无恙,还能乘机给古人杰下套,真是好手段。不过他在看了举报信之后,也是怒火中烧,朱纪元如果真如举报信所说一般无法无天的话,就是燕省有史以来最大的贪官了。

        叶石生心中非常愤慨,明明是你的人贪污受贿,你倒好,指使人陷害夏想,企图阻挠产业结构调整的大计,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叶石生也不理会众人,转身就要下楼。跟叶石生一同前来的人都急忙尾随而去,没走几步,叶石生又回头说道:“请端台同志到我办公室一趟。”

        纪委办公室主任卞秀玲忙说:“叶书记,邢书记临时有事,出差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邢端台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会议取消,正好赶了回来,叶书记,您找我有事?”

        声音非常响亮,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心里都打了个激灵,想到邢书记出差的时机出得巧,回来的时间也回来得妙,其中原因就很耐人寻味了。

        一场好戏要许多人配合才能演好,不少人再看夏想时,眼中除了敬畏,还有一丝复杂的情绪。大家都知道,又有人要倒霉了,而且恐怕后果还很严重。

        不过最让大家纳闷的是,闹腾了半天,连叶书记都惊动了,怎么古书记一直躲在办公室里不出来,架子也太大了,连叶书记来了也不迎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古人杰不是不想出来迎接叶石生,而是他先是被一群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军人一吓,几乎吓破了胆,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随后又发现军人前来明着是搬玉器,实际上还动手破坏他的办公室,将他锁得严密的一些举报信都故意撒落了一地,一开始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的古人杰,等他仔细一分析也就得出了结论,偷鸡不成反而蚀把米,他被人暗算了!

        设计暗算夏想正是在崔向的授意下,由他想出的主意。因为朱纪元认识不少生意上的朋友,社会上的人员交往多一些,古人杰就让朱纪元具体去安排实施。朱纪元自知得到古人杰照顾很多,古人杰发话,他当然要卖力去办。

        交给别人去办,朱纪元也不放心,唯恐被人出卖。想来想去,还是交给情妇最合适。他就对丛叶儿一说,丛叶儿就说她的妹妹丛枫儿是表演系毕业的高材生,拿下夏想是小菜一碟。朱纪元也算了下了血本,不但让小姨子亲自出面,还搭上了10万元现金和5枚金币。

        送礼的手法,是朱纪元从别人给他送礼的技巧之中学来的。

        丛枫儿大学毕业之后,一直高不成低不就,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姐姐跟了朱纪元之后,虽然只是一个情人,朱纪元对她倒也真心,给买了房子和汽车,还每年给100万的生活费,又帮丛枫儿也找了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姐姐既然开了口,丛枫儿不好拒绝,虽然觉得陷害人有悖良心,最终还是捱不过朱纪元的情面,只好答应下来。

        事成之后,朱纪元给了丛枫儿一笔钱。丛枫儿没要,给了丛叶儿,并且劝丛叶儿早做打算,尽早离开朱纪元,因为朱纪元太贪心了,早晚出事。丛叶儿也没往心里去,口头答应着,心里还想再多捞朱纪元一笔钱再说。

        丛枫儿却总觉得长久下去了不是个办法,朱纪元胃口很大,收起钱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眼睛都不眨一下。她就觉得朱纪元迟早会栽跟头。几天来她就天天去劝姐姐收手,早早离开朱纪元才好。她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她和丛叶儿的频繁接触,却被一直跟踪她的萧伍摸了底。

        古人杰自认多年从事纪委工作,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物和案件,也自觉设计陷害夏想的手段天衣无缝,绝对让夏想有苦说不出。他认准了一点,就是人性本贪,夏想见到送上门的钱财,不可能不收下。而且丛枫儿美艳无比,稍微流露出一丝挑逗之意,留下电话,夏想要是上勾的话,打来电话,再相机行事,拍下照片的话,一个经济问题再外加一个作风问题,不将他一棍子打死才怪!

        只是没想到的是,夏想收到了礼物,却没有打电话给丛枫儿,让古人杰微微有点失望,本想再拖上一拖,看夏想是不是还会掉入桃色陷阱,不料又接到了崔向的暗示,说是眼下到了关键时刻,最好现在出手。

        想想光凭一个经济问题也能拿下夏想了,就算不能置他于死地,也能让他丢掉前途,古人杰就策划发动了行动……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一天之间,风起云涌,竟然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让人眼花缭乱,让人始料不及,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天,不,仅仅半天多的工夫,古人杰就经历从天上掉到地下的悲惨经历,也再一次体会到了夏想翻云覆雨的惊人手段。是的,没错,是再一次体会,因为上一次在高成松下令整治夏想时,他就近距离观察,虽然不是切身体会,也是十分用心地研究了夏想是如何从容逃出了高成松的控制,当时他还得出了结论是,夏想只不过是一个幸运儿罢了,完全是借了宋朝度的势。

        只是当他亲身体会到夏想从容逃脱并且反戈一击的手段之时,古人杰仰天长叹,不得不叹服,夏想所依赖可不仅仅是幸运,而是他算无遗漏的计谋以及出神入化的手段。

        古人杰躲在办公室,看着一地的狼籍,尤其是被故意扔得到处都是举报信,他就心里清楚,完了,一切全完了。对方明是抢玉器,其实是借机将他的丑行曝光,而且目的很明确,就是剑指朱纪元!

        当他看到黄林和刘旭二人在外面,一封封将举报信捡起之时,古人杰就更加清楚,他暗算别人不成,反而被别人狠狠地摆了一道,输了,输得太惨了,一败涂地!

        他不由暗暗苦笑,真是自讨苦吃,明明知道当年连高成松都没有压下去夏想,他偏偏不信邪又来招惹夏想做什么?结果倒好,被夏想反手一击,不但轻松地反败为胜,还将他打了个落花流水。

        还真是落花流水了,看到一地的文件和东倒西歪的办公桌椅,古人杰欲哭无泪。他早就听到了叶石生现身在纪委楼之中,想出去迎接,实在是提不起勇气,也没脸去见叶石生,浑身被抽光了力气一样,坐在椅子上,半天站都站不起来。

        他也清楚叶石生肯定会看笑话,肯定会拿出痛打落水狗的态度,他又何必出去自取其辱?只听叶石生讲话就可以听出他对夏想十分明显的维护之意,他出去之后除了放低姿态,除了认错,还能说什么?况且他也知道他动了夏想就等于触了叶石生的逆鳞,本以为可以一巴掌将夏想拍死,没想到夏想如打不死的蟑螂一样生命力不但无比顽强,还聪明得让人感觉到可怕。

        可怕,确实太可怕了,他怎么可能想出如此环环相扣的妙计?怎么可能事事算得如此绝妙?关键是,怎么可能就能指挥动最厉害最保密的军队出动,连省委大院也敢闯进来,连省纪委副书记的办公室也敢打得七零八落!

        想不通不要紧,要紧的是,古人杰认输了,也服气了,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而且基本此战一举奠定了生死。生死两重天,他心里清楚,他的事情如果被全部抖落出来,不死也得无期。

        最让他感到后背冒出丝凉气的是,夏想怎么就眼光如此毒辣,就能让黄林和刘旭出头。谁不知道他们是纪委里面出名的铜碗豆,谁的面子都不卖?黄林和刘旭一旦接手了朱纪元的案子,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结果。而且二人是谁也不怕的杠头,只认死理不讲人情。

        当然,还让古人杰不解的是,夏想怎么就不见钱眼开,10万的现金和5枚金币就一点也不动心,还巴巴地捐赠给了慈善机构,想想就让人心疼。而且面对如花似玉的丛枫儿的诱惑,怎么就没有打电话过去?不爱金钱和美女,他还是不是男人?

        一直等他听到叶石生下楼,甚至还听到邢端台洪亮的声音传来,他才醒悟过来,老谋深算的邢端台不是出差了,是故意躲了起来,就是要等他丢人现眼之后,再出来收拾残局,才能显示出他关键时刻力挽狂澜的手腕。

        都是高人,都是精于算计的高人,古人杰连站一站的念头都没有,黄林和刘旭向叶石生汇报工作,故意躲得远远的,他都听到了,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叶石生不发一言离去,然后又高调让邢端台去汇报工作,显然是要讨论他的问题了。

        他有什么问题?想了一大圈,古人杰突然又清醒过来,对,他能有什么问题?不就是压下了朱纪元的举报信吗?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圆过去,扣压举报信的事情,纪委里面人人都干过,又不是他一个人!就算黄林和刘旭对朱纪元进行调查,不信他们能查出什么线索,朱纪元虽然有事,但他的交易都是在京城进行,而且经手的全是现金,朱纪元行事一向谨慎,就算有举报信,抓不住真凭实据,也不能拿朱纪元如何!

        对,必须立刻通知朱纪元,尽快毁掉证据,千万别留下什么把柄。至于自己扣压举报信的问题,回头先向邢端台做一个深刻的检讨,态度端正一些,姿态放低一点,邢端台又能拿自己如何?

        至于错抓了夏想的事情,也是依法办事,收到了举报就要查案,是纪委的责任,谁也不能说什么不是?不查证怎么证明夏想同志的清白和无辜?到底是谁诬陷夏想同志,就再派人调查好了,最后是不是有调查结果,就天知道了。

        古人杰想通之后,慢慢地恢复了精力,看着一眼窗外的夕阳,不由长出了一口气,真是风云变幻的一天,惊险无比,又波澜起伏,让人感慨万千。

        古人杰起身收拾了一下私密的东西,然后喊过秘书和办公室人员,让他们替他将办公室整理干净,他安步当车地下班去了。

        纪委的人望着古人杰远去的背影,不由议论纷纷,都不清楚为什么古人杰一开始连面都不敢露,现在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不过大家都感觉古人杰的背影不再和以前一样高大伟岸,而是落寞又寂寥。

        夏想度过了惊心动魄的一天,和古玉回到办公室后,方格和王林杰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吓得不轻,又惊讶得不行。

        方格是一惊一乍的性格,问东问西说个不停,还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王林杰还老成一些,关切地问了几句要紧的问题,其他的也就没有多说。

        夏想回来的消息传开,领导小组全体成员都来到综合一处看望夏想。人心各异,有人是真心希望夏想平安无事,有人是幸灾乐祸,看夏想有没有受到打击,谁让夏想这么受到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