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71章 免费宣传的东风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71章 免费宣传的东风

    作品:《官神

        齐东来笑道:“今天成了品酒会了?不是我托大,小夏,真要论到品酒,你和亚南还都比不上我。www.00ksw.org我一生喝酒无数,从最便宜的二锅头到最贵的茅台,什么酒没有喝个够?”

        齐东来将几种酒都喝了一遍,说道:“还是茅台最香,剑南春最绵,不过五粮液味道不对,好象有假,秦池的味道比以前好了不少,难道现在改进工艺了?”

        夏想笑而不答,对齐亚南说道:“亚南,你说说看。”

        齐亚南也都一一品尝了一遍,笑道:“照我看,还是五粮液最好喝,秦池最差。茅台太香了,我不习惯。剑南春也不是我的类型……”

        夏想欣慰地笑了:“还是齐叔叔厉害,刚才的几瓶酒中,只有茅台是真酒,其他全是假酒……”

        齐东来一脸疑惑,不敢相信地看向了服务员,服务员笑盈盈地答道:“齐总,除了茅台之外,其他几瓶酒里装的都是将台酒。”

        正在喝茶的齐亚南一下呛了一口,咳嗽几声大笑起来:“夏处长,您到底演的是哪一出?怎么给我们来了一手偷梁换柱?”

        齐东来明白了什么,赞道:“还是小夏目光敏锐,很清楚名气带来的附加值。我只喝出了五粮浪味道不对,剑南春却让我信以为真,惭愧。还自称一生品酒无数,看来,包装和名气,能无形中为一个品牌增加不少印象分。”

        齐亚南也明白了夏想的意思:“我明白了,在我这样的不懂酒的人的眼中,价格是第一位的,价格高,就铁定认为酒好。没想到,几百元的酒和几十元的酒,只换了一个包装,就让我感觉好喝了不少,心理暗示果然厉害。”

        夏想摆手让服务员下去,解释说道:“其实我也并不完全是考验齐叔叔对白酒的研究,真正能品尝出真假的品酒高人不是没有,而是太少了。我只是想以一个普通消费者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就是凭借将台酒厂的实力和酿造工艺,如果将将台酒厂进行改制,投入巨资大打广告,并且重新包装之后再推向市场,再含蓄地提到当年伟人的‘南有茅台,北有将台’的评语,以齐叔叔的眼光,胜算有几成?”

        齐东来终于明白了夏想刚才摆了一出乌龙的本意。

        齐氏集团以酒店业为主,现在开始涉足到洗浴业,所从事的都是高利润的行业。白酒行业齐东来虽然没有涉足,但他也心里清楚,白酒也是高利润行业之一,因为白酒无价,在酿造工艺相同的情况下,比拼的就是外包装和名气。谁的名气大,谁的价格就高,名气的附加值带来的利润差距十分巨大。

        夏想所说的投入巨资再造一个将台酒的说法,不是天方夜谭,而是切实可行的策略。

        但齐东来还是心中犹豫未定,毕竟白酒行业和他的酒店业完全是两个行业,隔行如隔山,就算有夏想策划投资茂盛酱菜的成功案例在先,但投资将台酒厂,所需要资金将会非常巨大,少说也要上亿元,再加上广告费用,估计要投入2亿以上的巨资……他担心一旦失败,将会拖累整个齐氏集团前进的步伐。

        投资洗浴中心,也需要巨资。现在才兴建一家洗浴中心,就已经动用了差不多近1亿的资金。齐东来不免踌躇。

        齐亚南却没有那么多想法,他对夏想有一种盲目信任,直接就说:“白酒行业利润可观,就算前期投入巨大,相信不用两年就能收回投资。又正好借助单城市是试点城市的便利条件,可以争取到许多优惠政策,我觉得投资将台酒厂可行。”

        齐东来微微点头,倒不是他赞成齐亚南的说法,而是对齐亚南能敏锐地意识到可以借助到哪些便利条件,而心中欣慰。齐亚南比以前成熟多了,看待问题也全面多了,不再象以前一样,简单而直接。

        齐东来含蓄地说道:“国家有规定,任何广告词中,不能提到伟人,哪怕是隐讳的提起也不行……”

        夏想明白齐东来的担忧,是认为广告费用投资过大,齐氏集团可能承受不起。

        对于齐氏集团投资洗浴中心的举措,夏想是持谨慎支持的态度。因为洗浴中心在后世发展到最兴旺的时候,已经完全成了藏污纳垢之地,是色情交易的场所。后来甚至发展到即使不是洗浴中心,陪酒陪聊的会所也成了风月之地,以至于再后来燕省就开始着手大力整顿娱乐业,关闭了许多有色情服务的洗浴中心,并且出台了严格的规定。

        尽管不可能完全关闭所有的洗浴中心,但对洗浴中心行业还是打击不小。夏想也清楚,齐氏涉足洗浴中心,必定也不可避免有一些隐晦的服务在内。每个行业都有行规,只要入行,就不可避免。齐氏做得好表面文章还行,做不好的话,被别人抓住了把柄,也很容易出乱子。

        眼下有这个机会,拉齐氏进入白酒行业,总比以后专注投资洗浴中心埋下隐患要强上许多。

        “齐叔叔有所不知,其实据我估算,大概1亿左右的资金,就可以救活将台酒厂了。”夏想就抛出了他的诱饵。他知道1亿左右的资金对于齐氏集团来说,虽然有些吃力,但也能拿得出来,就看齐东来有没有勇气和信心了。

        “怎么说?”齐东来心思一动。他也清楚夏想的商业头脑,有过许多成功的先例,知道夏想做事情有分寸,不会信口开河。而且刚才他特意让人拿来一瓶秦池,言外之意已经十分清楚了,就是有秦池的前车之鉴可以借鉴。

        2亿元的话,齐东来确实不敢贸然进入白酒行业。但1亿元的话,想想庞大的市场前景,还有夏想出色的商业策略,就连一个小小的酱菜厂都可以盘活,何况一个曾经辉煌过的百年酒厂?他就不免心动。

        “5000万资金用来扩大产能,重新定位市场,重新设计包装,重新扩展销售网络,5000万用来央视的广告投入。除了央视的广告费用之外,在燕省的推广,是几乎不用花费一分钱的。”夏想一脸自信的笑容,侃侃而谈,“可以和单城市政府协商,配合单城市的文化旅游项目,捆绑在一起进行全方位的宣传,相信单城市政府也有专项资金用来推广文化旅游,搭上推广文化旅游的顺风车,这一项广告支出就会省下,粗略估计,少说也能节省3000万左右。”

        单城市政府自然不会花费3000元去为文化旅游项目打广告,但以市政府的名义进行推广,还是有许多便利之处,比如可以走通关系,在京城以及燕省的各大新闻媒体上,以新闻的形式播出,相当于免费的广告。如此一来,无形中打出了名气也节省了资金。所以说在国内政策上的支持就是巨额资金的支持,不说央视,单是燕省电视台如果拍一个单城市文化旅游的专题片,在介绍单城市悠久的历史时,重点介绍一下单城市自战国时就开始酿酒的传统,然后再连带推出将台酒厂,如此一来,比起单纯的广告更深得人心。

        如果合资成功,就再请省委书记和省长都前去视察,省内媒体又会连篇累牍地大幅报道,又是一波重量级的免费宣传。仅此一项,再加上因为媒体报道产业结构调整之时,作为成功案例时再不时地提起,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免费宣传的东风。

        夏想就将他心目中早就想好的策略说出。

        齐东来听了,不停地点头,心中对夏想的赞赏之意越来越浓。连他都没有想到的商业策略,夏想却如数家珍地说出,齐东来认识官员无数,从未见过如夏想一样懂经济有商业头脑,并且能够造势借势的官员。

        “以上宣传只是粗浅的宣传,只是让将台酒厂重新进入公众的视线第一步。第二步如果策略运用得当,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不但让将台酒厂家喻户晓,还能让将台酒深入人心,迅速地让人记住。”夏想见齐东来一步步被他打动,就抛出最后一个大杀器。相信此招一出,除非齐东来不想赚钱,否则肯定会当场拍板。

        “快说来听听。”成功地被夏想勾起了兴趣的齐东来,只听刚才夏想所说的战略就已经动心了,觉得眼下确实是大好时机。不料夏想居然还有后手,更是喜出望外。

        齐亚南在一旁感慨,连一向精明过人的老爸也被夏想成功地说服,想想老爸多少年没有这么激动过了,再看夏想年轻的脸庞上闪烁着自信的光彩,心想他再不自信的话,自己在他面前,不知道该有多自卑。

        夏想眼睛一扫,就将齐氏父子二人的心思尽收眼底。他之所以尽心尽力说服齐东来投资,也是觉得齐亚南是个可交的朋友,以后也有可以互相借助的地方,齐氏集团在燕市也不算特别数得着的集团,夏想有意扶他们一扶,好处总是让自己朋友得到才好。

        “齐叔叔有没有看到燕省日报上我和范铮、严小时发表的文章?”夏想问了一句。

        齐东来不解其意,让服务员立刻从大厅拿一份报纸过来,他将报纸拿在手中,说道:“当然看到了。你们的文章一发,燕省日报发行量大增,不少人想买还买不上,就连酒店的服务员也知道了上面文章,记住你们三个人的名字。”

        夏想点头一笑:“我的下一步策略是,等单城市的将台酒厂获得了投资,改制成功之后,打出了广告和名气,我会组织专家学者,就将台酒厂的成功撰写相关的文章,再发表在燕省日报上面,用来反驳对产业结构调整唱反调的人。齐叔叔您说,如果将台酒厂作为成功案例被无数专家的文章引用,这笔广告费用,该怎么算?”

        燕省日报三篇文章一出,夏想、范铮和严小时三人不能说是燕省人人皆知,至少凡是看报关注新闻时事的人,都不但对文章的内容都十分关注,夏想三人的名字也是大部分都记在了心上。如果过一段时间,夏想三人再发表文章,全是引用的将台酒厂成功实例来进行论战,想也不用想,一夜之间将台酒厂就将会成为燕省的知名品牌。

        在商场之中沉浮一生的齐东来经夏想一点,再看不出其中蕴含的巨大商机,岂不白活了?他呆了一呆,突然就放声大笑:“夏想,小夏,能够认识你,是叔叔最大的运气,是亚南最大的福气。我出1亿5000万投资将台酒厂,就这么说定了,你再找别人投资,就是不给叔叔面子,不给亚南面子,不想再和叔叔来往,不想再和亚南交朋友了!”

        齐东来快语如珠说出这番话,就是要敲死夏想所说的话,省得夏想变卦,将天大的好事交给别人去做。

        齐东来也终于明白,夏想明是找他投资,实际上按照夏想的设想,几乎就是一条没有风险的阳光大道。

        夏想不慌不忙地将刚才的储蓄卡拿在手中,笑问:“我为齐氏铺垫了一道阳光大道,这个卡,是不是份量就太轻了?”

        齐亚南没明白过来夏想的意思,以为他真是嫌钱少,脸一红,急忙将卡收了回来,说道:“夏处长是齐氏的大福星,您说一个数,我眼睛都不会眨。”

        “如果我贪图你的钱,想乘机自己捞上一笔,亚南,你说我怎么会找你?会将将台酒厂的好项目交给齐氏?”夏想笑了,自斟自饮喝了一杯,“喝酒讲究对口味,交友贵在交心,我结交的是你这个朋友,是认为我们以后会有长久的利益,可不是为了眼前一点小利……”

        夏想点到为止,不再多说。

        齐东来明白过来了,知道夏想所图的长久的合作,齐氏集团壮大之后,有的是机会回报夏想。以后不管是为了夏想的政绩,还是个人前途,只要用得着齐氏的地方,齐氏定当竭尽全力,不计回报。

        齐东来主意既定,就伸手拿过储蓄卡,随手收了起来,说道:“和小夏认识时间也不短了,知道你志向远大,不在意蝇头小利。叔叔心里有数了,一些虚伪客套的话就不多说了,亚南以后跟着你,由你指挥。”

        齐东来这一句话就坚定地表明了立场,就是以后齐氏集团唯夏想马首是瞻,等于是将齐氏集团的命运和夏想紧紧绑在一起。齐东来心里明白,夏想所图的不是金钱,而是政治资源和经济后盾,以后齐氏集团在夏想升居高位之时,需要政绩工程的时候,就会当仁不让地冲在前面,宁肯赔钱,也要为夏想做出面子工程。

        夏想呵呵一笑:“我还是那句老话,交友交心,齐叔叔,我从来没有让认识我的朋友失望过……”该说的话一点而过,他就岔开话题,开始吃饭喝酒。

        酒足饭饱之后,齐东来又迫不及待地问起何时可以到单城市将台酒厂考察,夏想见他确实心情迫切,就当着他的面拨通了王肖敏的电话。

        “王市长,我是夏想……”寒喧过后,夏想直接切入正题,将齐氏集团有意向将台酒厂投资一事一说,并请王肖敏负责安排考察。

        王肖敏已经接到了关于将台酒厂改制的报告,心中大慰,夏想的设想和他的下一步的想法不谋而合,而且比他想得还要详细周全,就让他对夏想无比感激。一般省里成立的指导小组或是办公室一类的组织,基本上都是胡乱指挥一气,有没有成绩先不说,好象不先对各地市的经济结构指手画脚一番不能显示出他们的本领一样,往往弄得各地市是敢怒不敢言。领导小组自成立以后,因为夏想的缘故,从来是只提建议不乱指挥,尤其是夏想,对单城市做出的贡献,比副市长还要大。

        刚刚接到改制报告,夏想的电话打来,就有投资商准备前来考察,王肖敏已经不能用惊喜和震惊来形容他的心情了,他只是觉得无论任何语言都不能表达内心的喜悦以及对夏想的敬佩,当即一口应允:“随时可以来,由我亲自出面负责接待。有任何招待不周之处,你拿我是问。”

        王肖敏以市长之尊亲自向夏想许诺,是对夏想真心尊重的表现。

        夏想客套几句,就直接将电话交给了齐东来。齐东来和王肖敏简单说了几句,算是初次接触,并且约好了考察时间。

        齐东来从夏想随时可以和单城市市长通话,以及王肖敏话里话外对夏想的敬佩,就可以察觉到夏想的份量,也着实让他吃了一惊。夏想不过是领导小组的一个处级干部,能让堂堂的一市之长也对他高看一眼,可见他的人脉确实深广。

        晚上下班回家,吃过饭后,夏想和曹殊黧二人坐在沙发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电视。曹殊黧也不是很喜欢看一些无聊和肥皂剧,不过就是没事的时候打发时间,也主要是二人坐在一起说话。

        二人各自说了一会儿单位的事情,夏想的目光就开始不安分起来,在小丫头的身上扫来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