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68章 准备还击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68章 准备还击

    作品:《官神

        夏想摇头一笑,古玉其实性子很软,既温柔又恬静,是个不错的丫头。www.00ksw.org只是不明白以她的性格不太象有商业头脑,却能在玉石生意上大赚其钱,也是怪事。有时人都有复杂的一面,也许不一定精明的人都能赚到大钱。

        回到燕市,到单城市出差的方格和王林杰也回来了,二人向夏想提交了一份详细地关于单城市将台酒厂的报告。夏想仔细看了一遍,和他了解到的情况也差不多,心想其实将台酒不管是基础设施,还是酿造工艺,以及熟练工人,什么都不缺,缺乏的就是一个强有力的有市场经济头脑的领导,和敢于迈出第一步的勇气。

        第二天,夏想就将关于下一步单城市和宝市的改制企业的建议提交给宋朝度过目,宋朝度看后立刻上报给范睿恒,当天下午范睿恒就在上面批示:“想法非常不错,请叶书记过目。”

        宋朝度和范睿恒都是一样的心思,欣慰之余都不约而同地想,夏想是个干将。

        叶石生看后,心中大定,知道夏想果然没有辜负他的重托,始终在为下一步改制而殚思竭虑,心想夏想还是一个可靠的下属,只做不说,总在能关键时刻给人惊喜。他就在心中将夏想划归到了完全可以重用的一类干部之中。

        叶石生眼中的干部有四种,第一种是不说不做,在机关中类似于透明人,平常好事想不起他,坏事也轮不到他,基本上属于可有可无的角色。第二种是只说不做,这样的干部就是光会做表面文章,口头上的漂亮话说得顶呱呱,但真正落到实处的很少,凡是领导交待下来的任务,不管完成的情况如何,汇报工作时肯定是谎话连篇。第三种是又说又做,此类干部有一定的能力,也能完成不少艰巨的任务,但最喜欢的就是提条件,讲困难,爱宣传。第四种就是只做不说——叶石生不管别人喜欢什么样的干部,反正他最欣赏的人才就是埋头苦干,做出成绩又不爱宣传,只默默奉献,不要求回报,就是和夏想一样的类型!

        当然,叶石生并不了解的是,夏想并不完全是只做不说的类型,他有时会只做不说,但有时也会又做又说,什么时候埋头苦干,什么时候也适当宣传一下,让别人知道他的功劳,全看当下的时机。夏想之聪明,叶石生并没有完全看透。

        叶石生想了一想,就提笔在报告上批示:“同意,请单城市和宝市相关部门照此执行,叶石生!”

        签名的后面是一个实心的感叹号,代表了叶石生最认可的肯定。而且他批示的口气,完全是以命令的口吻,相当于将夏想的报告提升到了领导小组的名义,由此奠定了夏想在领导小组的仅次于宋朝度的实际地位。

        批示之后,叶石生似乎还感觉意犹未尽,就又拿起电话打给了钱锦松。

        钱锦松接到指示后,就又立刻打电话给夏想,让他去向叶书记当面汇报工作。夏想接到钱锦松电话时,刚刚和范铮敲定好稿件的事情,而且他也写好了一篇反驳文章,题目是《论纸上谈兵的危害性》,从正反两方面举例,对现今置疑产业结构调整的声音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并影射地指出有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并非是出于学术目的进行辩论,而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甚至是为了一己之私。

        夏想的文章比起第一批严小时等人的反驳文章,可谓入木三分多了,不但现身说法将燕省推行产业结构调整以来的大好前景展现出来,还展望了下一步的改制对普通民众带来的有利影响,可谓夏想的呕心沥血之作。因为夏想早就猜到他一旦上报了产业结构调整的第二步计划之后,叶石生肯定会紧接着就问他要第二批反驳文章。

        只是还是没有想到,叶石生的动作会这么快,他通过钱锦松转告让自己去汇报工作,其实是另有指示,也是说明,叶石生还真是心急了。

        还好,夏想已经做好了准备。

        夏想从宝市一回来,就一刻没有停歇,奋战一晚上完成了自己的稿件,又联系了严小时和范铮,让他们也及时交稿。刚好在接到钱锦松的电话之后,连同他的稿件在内的三篇文章,已然到手。

        夏想来到叶石生的办公室——第一次以处级干部的身份,单独向省委书记汇报工作,确实有点紧张。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在麻秋的笑脸相迎中,夏想一步迈进了燕省第一人的办公室!

        叶石生的办公室没有什么显著的特点,他接任省委书记之后,并没有用高成松留下的办公室,而是随意找了一间,按照他以前的省长办公室的风格装修一下,就搬了进来。夏想就心想,至少在办公室的装修风格上看,叶石生还是不太讲究办公条件的,是一个务实、低调的省委书记。

        别说,夏想虽然和叶石生也算熟识了,但在办公室的严肃场合见面,还是第一次,他微微弯腰,然后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叶书记!”

        叶石生抬头看了夏想一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说道:“坐,先说说你的宝市之行。”

        身为省委书记,对他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也是难得的用心,夏想就明白,现阶段叶石生至少有一半精力被产业结构调整牵绊了,深入一想也是得益于程曦学首先发起的论战。如果没有程曦学的主动挑战,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就算取得再大的成绩,估计在叶石生心目之重,份量也不会如此之重。毕竟一个省委书记的事情很多,经济发展再重要,也重要不过书记的政治大计。

        但因为产业结构调整被程曦学的文章抹上了政治色彩之后,反而激起了叶石生的火气,现在他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关注,比起程曦学文章发表之前,不可同日而语。以前只是当成一次试探,一个应付了事的差事。现在则完全当成了一次挑战,一次应战,一场别开生面的政治事件。

        所以叶石生才不顾省委书记之尊,让夏想亲自向他前来汇报工作,就是因为产业结构调整的具体工作由领导小组实施,而领导小组的核心人物就是夏想!

        夏想就将他到宝市考察所得出的结论,详细地向叶石生做了汇报,同时,又将方格和王林到单城市考察将台酒厂,也一并说出。

        夏想的口头汇报,自然要比报告上详细并且生动多了,叶石生听了,心中更是坚定了信念。

        “关键还是前期投资和后期市场的把握,尤其是前期招商引资的难度最大,夏想,单城市和宝市的项目的资金,有了眉目没有?”叶石生最关心的还是资金,没有资金,一切设想都是空谈。夏想的报告之上并没有说明资金落实的情况。

        “正在努力落实,困难是有,不过,希望也有。”夏想没有把话说死,因为他也清楚叶石生对他寄予厚望,但越是如此,越得谨慎,“请叶书记放心,我会尽快克服资金方面的困难,一有准确消息,就及时向您汇报。”

        叶石生也清楚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夏想毕竟只是一个处级干部,不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不可能想要资金就有资金,得给他时间,就勉励了夏想几句,随即又说道:“第二批稿件……准备得怎么样了?”

        其实在开口之前,叶石生心中还闪过一丝愧疚,甚至还扪心自问一句,是不是逼迫夏想过紧了?领导小组的重担几乎都落在他一人身上,他才多大年纪,能不能吃得消?不过又一想夏想确实也是才华过人,就本着能者多劳的想法,还是觉得不怕夏想做得多,只要他都能做好,就越证明他能干,是个可以托付重任的干部。

        夏想早有准备,拿出三篇稿件,恭敬地交给叶石生,说道:“从宝市回来后,我就连夜赶稿,同时又让范铮、严小时都各写了一篇,刚刚汇总到我手中,还没有来得及提交给葛组长过目。正好您问起,就请叶书记批评指正。”

        叶石生强压内心的喜悦,夏想还真是及时雨,事事都能提前做好,可以说自从他和夏想接触以来,每一件事情夏想都能想得十分周全,甚至比他预想的还要准备充分。

        叶石生自从踏入官场以来几十年间,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由衷地赞赏,不带一丝偏见。

        等他仔细看完三篇文章之后,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拍案而起,赞道:“好文,好见解,反驳得好!夏想,你的文章反驳得痛快,犀利。严小时的文章绵里带针,攻防有度,缜密细致,让人挑不出过错。范铮的文章一张一弛,含蓄内敛之中,又有不少哲理性的深思。你们三人的文章各有特色,发在一起,绝对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声音!”

        叶石生正被国家日报和燕省日报上的文章气得肝火两旺,偏偏他又不擅长作文,否则还真想自己提笔上阵,对横加指责产业结构调整的专家正面论战。上一次领导小组的三篇文章发表之后,虽然也起到了一定的反击效果,但力度较弱,没有引起什么轰动效应,还被一些专家指责为小学生作文,抓不住关键点,说不到重点上,若不是早有夏想说过第一波反击只是投石问路,是示敌以弱,故意为之,他早就将葛山大骂一顿,指责他办事不利了。

        叶石生不比夏想,夏想只是领导小组的处长,舆论的攻击还落不到他身上。叶石生身为省委书记,任何置疑产业结构调整的文章,都相当于当面指责他的不是,让他面上无光,尤其是他性子软,更是时刻感觉如芒在背,恨不得一个电话就免了燕省日报社长的职务。

        但政治上许多事情,不是想如何就能如何的。即使他贵为省委书记,也不能在燕省为所欲为,就算高成松当政时风头一时无双,也控制不了燕省的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常委。燕省日报的社长无大错,发表置疑产业结构调整的文章,又是得自省委宣传部的暗示,省委书记是主抓意识形态不假,但也不能就具体工作去告诉省委宣传部长,说是在燕省日报上发表的哪一篇文章不太妥当……如此一来,就会落人口实,让人感觉他这个省委书记太小气,喜欢到处插手,什么事情都发表看法,还要宣传部长有什么用?

        况且叶石生又非常爱惜名声!

        而且叶石生也清楚一点,他要是真这么做了,马霄表面上答应,暗地里未必会照做。马霄有后台支撑,又有国家日报的文章发表在先,他就有足够的勇气在燕省继续推行他的策略。

        叶石生又不想给上层留下一个心胸狭窄没有胸襟的印象,到了省委书记层次,要有放眼全省的眼光,也要有包容一省的胸怀,综合考虑下来,还是夏想所提的舆论反击再加做出实际成绩的办法最合适。

        今天刚刚看到了夏想下一步对单城市和宝市的改制计划,他就又拿出了第二批反驳的文章,质量上比上一次高了许多倍,尤其是夏想所写的一篇,痛快淋漓,简直完全说出了叶石生心中所想,骂出了叶石生想骂又骂不出来的话,怎不让叶石生喜不自禁?

        叶石生对夏想由欣赏,已经变成了喜爱,感觉夏想就是他从政以来所见过的最得意也是最得力的爱将。

        叶石生夸完三篇文章,见夏想站起来,想要谦虚几句,就冲他一摆手:“废话就不用说了,你等一下,我改动几个地方,然后立刻拿去发表。”

        夏想就连忙闭口不言,恭敬地站着不动。

        叶石生激动之余,竟然也没有坐下,而是站着改稿。他拿着红笔,在三篇稿子上指指点点,差不多写了有十几分钟,才放下笔,说道:“将稿子直接交给葛山,由他来具体安排。夏想,你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就是落实单城市和宝市的两大项目,有什么困难,直接来找我。麻秋……”

        叶石生说话语速很快,不给夏想说话的机会,直接叫麻秋进来:“麻秋,以后夏想来汇报工作,不管我有多忙,不管谁在,一律优先安排。”

        麻秋深深地看了夏想一眼,然后低头应了一声:“是,我记下了。”

        夏想知道,叶石生此时此刻,对他的信赖已经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离开叶石生的办公室,夏想又直接到范睿恒的办公室,向范省长汇报了工作。该有的态度必须端正,尽管说起来他和范睿恒之间的私交更深一些,但和叶石生走近,也要及时向范睿恒表态才好。

        范睿恒对夏想和叶石生走近,也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上一次范铮生日,夏想和宋朝度一起到了范睿恒家中作客,算是落实了几人之间的合作关系。而且现在夏想和范铮关系很好,二人之间的关系之密切有点出乎范睿恒的意外。不过也正是因为范铮对夏想时常挂在嘴边,倒让范睿恒对夏想的印象也越来越好。

        其实从一开始,范睿恒对夏想也是提防加利用的心理。但经过合作之后才发现,夏想为人远比他意料中精明,也更务实。再经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范睿恒也清醒地意识到,和夏想合作远比和他对抗要更有实惠,也更有好处,况且夏想也有向他靠拢的意愿,又和范铮关系深厚,不管是于公于私,他都没有理由不培养夏想为自己人。

        夏想和叶石生走近,对范睿恒的利益也没有什么损害,因为叶石生并不是一个喜欢大权独揽的书记,在培植自己人方面,叶石生也做得很有分寸,范睿恒没有理由不配合叶石生的工作,反正叶石生也快到点了,除非再升上一级,否则两三年后,他就到了省部级干部的年龄线了。

        正是心中基调定了下来,范睿恒对于夏想最近和叶石生之间的互动非常频繁,也没有太多想法。相反,他倒还是乐观其成。正是因为夏想审时度势,聪明地拉拢了叶石生,才保住了产业结构调整的大方向不变,否则叶石生被崔向几人争取过去,不但产业结构调整有可能停滞不前,燕省的局势也会被崔向暗中左右。

        由夏想出面和叶石生接近是最好的选择,范睿恒清楚得很,他不可能和叶石生走得过近,不仅仅是叶石生不可能会完全信任他,而是他事事向叶石生请示,会让他在政府班子里的威信大减,也会给上头留下不好的印象。上层不希望省长和书记不和,也不希望省长和书记太和睦了。否则省长和书记一心将一省经营成铁板一块,也不利于中央对各省的控制。上层靠平衡,一省之地,有争议有冲突有合作有对抗,才最符合上层的治理之道。

        再说,也不可能出现省长和书记完全同心协力的情况,毕竟两者之间有太多权力重迭的地方,谁都想自己说了算,有人的地方就有争议,有争议的地方,就有争名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