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66章 力所能及的好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66章 力所能及的好事

    作品:《官神

        夏想哑然失笑:“你就不能请海书记找一些资金过来?”

        海德长和付家关系匪浅,既然在邱绪峰升任宝市副市长出手相帮,只要邱绪峰开口,他指派几家企业来宝市投资,应该也是小事一件。www.00ksw.org

        “不是不想动用海叔叔的力量,我也和他联系过,宝市现在没有太合适的项目。勉强投资一两个项目也不是不行,但要考虑到后续发展,而不是光是为了单纯地追求政绩。当然,也要多替海叔叔着想,不能让他被上层挑了过错。现在上层有人对他不满,认为岭南省的步伐迈得太大了一些……”

        夏想点头,他可以理解邱绪峰的心思。现在产业结构调整闹得如火如荼,岭南省也被国家日报多次点名,甚至被程曦学当成了反而教材。当然程曦学是只挑过失不看成绩,也因为岭南省在推进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确实有些让人诟病的地方,都是在前进中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必交的学费。

        即使如此,任谁也不愿意被人拿着放大镜挑毛病。程曦学挑刺的水平高超,总是一针见血地指摘出岭南省不尽人意的地方,然后再夸大其词,大肆贬低一番,海德长不勃然大怒才怪。据说海德长甚至动了想用政治手段收拾程曦学的念头,但因为程曦学的后台过于强硬,海德长得罪不起,而且程曦学表面上又是学者的身份,打出的旗号又是学术上的讨论,让海德长只好组织舆论力量进行反击。

        此时正是最敏感的时刻,如果海德长指派企业来宝市投资,程曦学再来一篇置疑文章,就又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外资我来负责,相关政策你来负责,如何整合十几家中小企业,你想办法好了。不管是好言相劝,还是连哄带骗,反正只要目的达到,我不管你的手段。”夏想双眼中突然闪出一丝坚定的目光。

        邱绪峰吃了一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是你的性格,你一向喜欢将事情做得滴水不漏,怎么现在急躁了?”

        夏想又笑了:“不是急躁,而是我忽然觉得,在改革开放中,在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都有不可避免的阵痛。有时候,不能心慈手软。古人讲,慈不掌兵,用在现在也是非常恰当的说法,慈不掌权。一方面要按照政策办事,一方面也要雷厉风行,拿出敢为天下先的勇气。”

        “我觉得,如果由你来当这个副市长,肯定比我做得还要好。”邱绪峰和夏想共事多年,也了解夏想性格中坚韧的一面。他办事圆润是不假,但也有意气风发的时候,也有铁腕的时候。在安县有一次突发事件,夏想就是用毫不拖泥带水的铁腕手段处理得非常圆满,事后他仔细一想,如果再拖上一拖,就有可能引发更大的**。

        夏想没再和邱绪峰客套谁当副市长更好的问题,而是说出了他的整合中小企业的具体打算。

        夏想之所以突然产生了时不我待的念头,也是一向镇静自若的心思被以程曦学为首的保守派的穷追猛打弄得厌烦了,也终于体会到了宣传力量的威力。也是,天天如同一群苍蝇在你耳边飞来飞去,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说你的坏话,用各种手段打击你的积极性,用无所不其极的文笔来污蔑你认为正确的事业,还想方设法盯紧你的一举一动,伺机挑你的过错,时间长了,谁受得了?

        夏想就想尽快完成他心目中的大计,再次在单城市和宝市掀起产业结构调整的新一轮**,用实际行动来反击程曦学的无聊言论,只要出了成绩,达到了第一阶段的既定目标,就相当于在程曦学的脸上当众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不过夏想又不得不承认程曦学的厉害,他的文章确实犀利并且容易惹人发火。因为他列举的例子确实是产业结构调整中失败的重大案例,不管是国产品牌的沦丧,还是国产资产的流失,甚至是一些主导产业结构调整的官员渎职,因为贪污受贿被查处,还有一些人携款逃向国外,等等,无一不击中产业结构调整的痛处,说他是一叶障目不见森林也好,但他所举的活生生的例子让人又不能无视。

        奋起反击程曦学的专家学者,只能拿产业结构调整的成功事例和岭南省经济的飞速发展来反驳,只是当他们被程曦学聪明地将落脚点引到燕省之后,专家学者的反击的论点就不再那么强有力了,因为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成功例子只有单城市和宝市,而且只有几家企业,不具有普遍性,说服力也不够。

        现阶段的论战,表面上是在僵持阶段,实际上支持者一派稍微处于下风。夏想想到此处,不免微微有些着急。他也知道,僵持的时间越长,对自己一方就越无利。

        因为叶石生可能会在关键时刻退缩!

        成绩,成绩,成绩!夏想就觉得重任在肩,恨不得一身两用,恨不得一天有48个小时。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他又无奈地笑了,镇静,从容,遇事不慌,说起来容易,真要时刻做到还真是很难。就算他有心理年龄的优势,毕竟也有个人性格上的局限。

        夏想缓解了一下焦躁的心理,就又和邱绪峰谈起了太阳能到生活中运用的具体思路。

        “太阳能可以广泛运用到路灯上,不但市政的路灯可以采用太阳照明,小区、医院、酒店、公司都可以大力推广太阳能的运用,在推广过程中,自然少不了政府力量的介入。别的不说,单是全宝市路口的红绿灯全部采用太阳能的话,也是一项不小的工程。相信经过整合之后的太阳能生产厂家,能够化零为整,形成规模生产之后,就可以引进以上新型的太阳能产品。前期光是宝市的推广就可以为整合后的厂家带来不小的经济效益,相信有了这个承诺,会打动不少外商。再有,为了支持高精产业,我也可以向省委省政府申请,以支持清洁能源的理由向全省推广,只此一项,就可以确保投资的回报得到保障。至于以后产品再出口到国外,就是更大的效益了。”

        夏想又为邱绪峰算了一笔帐,虽然前期投入不小,但总体来说还是节省了开支,太阳能产品一旦投入,终身受益,在寿命有效期内,节省的电量就足以比前期投资要多。

        同时,也更有利于环保和低碳。尽管现在还没有开始倡导低碳,但爱护家园人人有责,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也算夏想为未来为子孙后代早做打算所做的一件力所能及的好事。

        邱绪峰深以为然:“政策上支持没问题,关键还是要引进资金和技术,目前宝市的太阳能厂家只能生产太阳能发电板,生产不了新型的太能阳产品。”

        夏想向邱绪峰交了底:“已经和美国的一家太阳能厂家进行了初步接触,对方也有合作意向,估计近期会来宝市考察。”

        邱绪峰大喜:“好你个夏想,说了半天原来已经有了眉目,还一直瞒着我,真有你的。对我你还信不过怎么着?”又一想,他又明白了什么,又问,“是连若菡牵的线?”

        夏想点头:“多亏了她,要不,也不会进展这么快。”

        邱绪峰感叹:“有一个贤内助就是福气了,你倒好,还有一个贤外助,服了你了。”

        夏想也是微微感慨,连若菡在替他联系太阳能厂家的事情上,确实尽了心。

        前两天夏想打电话给连若菡,连若菡接听电话时,还在哄孩子,她知道是夏想的电话,也没理会夏想,接通之后就将电话放到一边……“乖,宝贝儿,笑一个。妈妈告诉你,你是中国娃,长着黑眼睛黑头发,你有一个坏爸爸……”

        夏想知道连若菡在故意让他听,虽然知道她看不到自己的表情,还是无奈地笑了一笑,说道:“若菡,你就别骂我了,我天天记着你的好。”

        也不知连若菡有没有听到,反正她还是叽叽喳喳地哄孩子:“你长大后,要做一个全新的五好男人,千万别象爸爸一样拈花惹草。妈妈给你制定的标准是——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妞,不遛狗,一心只为养家糊口——要做一个负责、专一的男人,告诉妈妈,你能不能做到?”

        才几个月大的孩子当然听不懂连若菡的话,更不会说话,不过无巧不巧的是,小家伙竟然吚吚呀呀地哼了几句,好象是肯定地回答了连若菡一样。

        连若菡就开心地笑了起来:“真是妈妈的好儿子,真乖,来,亲一个。”亲完之后,她又说,“其实呀,你爸爸人也不坏,现在优秀的男人身边,哪一个不是有好几个女人?你爸爸还算好的了,就有两个。你长大后,肯定也非常优秀,超过你爸爸不成问题,如果只有一个女朋友的话,也太吃亏了不是?好吧,妈妈允许你有两个女朋友,嗯……最多不许超过三个,怎么样?”

        夏想正在喝水,顿时一口水喷了出来,正好把他刚刚写好的报告喷湿。连若菡太气人,也太好笑了,刚刚骂他一顿,拿他当儿子的反面教材。一转眼又觉得自己儿子谈一个女朋友吃亏,什么是人心?人心就是只许自家儿子留恋花丛,不许自家老公花心。

        恐怕天下女人都是一样的心思!

        不过连若菡夸他只有两个女人,想来大为汗颜。肖佳不算,认识最早,不算偷情,顶多算私情。而梅晓琳事件只能算是一次意乱情迷的偶然,只有事故没有故事,也不能完全算数。如此一想,夏想也就踏实了,看来,有时自我安慰也是大有作用的。

        连若菡指桑骂槐完毕,才又重新拿过电话,说道:“刚才我和儿子说话,你有没有意见?”

        “没有,绝对没有。”夏想见风使舵,知道连若菡总喜欢没事敲打他几下,人家是有功之臣,生了儿子,虽然目前不能姓夏,但谁敢保证以后?再说毕竟是他第一个儿子的妈妈,绝对劳苦功高,“若菡,我想你们母子了,什么时候等孩子稍大一些,就回国来住,我也好随时看望你们。”

        连若菡轻轻地“哼”了一声:“净会说漂亮话,你要我们母子何用?你家有美妻,不用多久,又可以再生一个,到时又可以尽享天伦之乐,转眼就将我们母子忘得一干二净。”

        夏想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若菡,我对你的心意,还用再一次次重新提起你才放心吗?”

        连若菡就又心软了:“就你会说,就不让我说你几句?我想你了,又看不到你,骂你几句才心里舒坦。打是亲,骂是爱,傻子,知道不?”

        夏想也心中一暖:“我知道,我知道。在你面前装傻,只为博美人一笑而已。”

        “噗哧”一声,连若菡笑了:“还美人,我都是孩子妈妈了,身材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在我没有瘦身之前,我是不会回国的。”

        夏想完全理解女人的爱美心理,也对连若菡的决定表示了赞成:“赶在年前回来就可以了,孩子太小,坐飞机过早对成长不利。”

        说过家常,夏想就又含蓄地提出了让孩子姓吴的问题。

        连若菡听了,久久无语。

        平心而论,连若菡对老爷子还是很有感情的,也一直感念老爷子对她的疼爱和偏爱。她的远景集团在成立之初,得到过老爷子明里暗里的许多照顾,才在初期发展迅速,而且老爷子对她的偏爱到了让旁人嫉妒的程度,尽管也可能是因为对吴才洋背叛的不满而导致对她过于宠爱,但自小到大,她确实是因为老爷子的关爱而走得一帆风顺。

        只是让孩子姓吴,她心中还是有些芥蒂。

        作为她和夏想的爱情结晶,其实她最想孩子姓夏,甚至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取二人的姓,名叫夏连。但她也知道父亲的固执和老爷子的怒火,真要一怒之下祸及夏想的话,又非她所愿。不能姓夏,就姓连好了,就叫连夏,证明了二人之间的永不能割断的牵连。

        却又出现了吴才江想要孩子姓吴的事情,连若菡本能的是抵触的想法,但想到老爷子的病情,以及能够慰藉老爷子,或许会让他心情舒畅,有利于病情的根治,也是一件大好事。她又何尝不想让爷爷开心快乐?

        而且事情又是借夏想之口提出,连若菡就十分感激夏想的好心和宽容。

        迟疑再三,连若菡终于还是选择了妥协。如果是吴才江提出,甚至是吴才洋开口,她都不会答应,但为了爷爷的病情,她又没有选择。吴才江说得对,老爷子平生最喜欢小孩子,因为在他眼中,小孩子代表着吴家代代相传的兴旺。

        而她的孩子,又是吴家四代之中的第一人,他的出生,绝对会给老爷子带来不尽的欢乐。

        “姓吴可以,为了爷爷的病情,我可以答应,但名字要由我来起,就叫吴连夏好了。还有,你不许反对……”连若菡的声音有委屈,有无奈,也有一丝怜惜。

        夏想就说:“一切由你决定好了,我不和你争,只求你们母子平平安安就好,不管他姓什么,叫什么,他都是我夏想的儿子,这一点永远无法改变。”

        连若菡也终于说了一句温柔的话:“我也永远是你的,别以为我生了孩子就人老珠黄了,就想抛弃我,我还年轻貌美……”

        夏想忙不迭连说不敢。

        其实不是不敢,是不舍也。

        随后,夏想又说出了有意在美国找太阳能公司来宝市投资一事。

        连若菡以前对商业的事情并不是很上心,远景集团虽然做得很大,也是她一边玩一边渐渐做大。自从认识夏想之后,开始对商业感了兴趣。又因为夏想的主意,现在在美国的网络公司发展迅猛,公司规模也迅速扩大,现在已经隐隐有超越GOOGLE的趋势。

        连若菡因为生孩子的缘故,将公司的管理交给执行总裁诺顿,其他一应事宜,都有卫辛负责对外联络。卫辛相当于她的行政兼生活秘书,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练,卫辛不但熟练地掌握了英文,在和美国佬打交道时,也做到了从容应对,收放自如。

        连若菡待卫辛如姐妹,给她开出了5000美元的月薪。

        对于夏想的事情,连若菡不去想为什么,也不去想夏想想达到什么目的,只要他开口,她就会尽心尽力帮他完成。夏想一说,她就立刻说道:“公司的总裁诺顿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他应该认识一些太阳能厂家,我让卫辛联络一下他,让他帮忙联系有意投资的美国厂家。有了消息,我再通知你。”

        夏想十分高兴:“还是我家若菡好……”

        话音未落,就听见耳边传来儿子洪亮的哭声,连若菡立刻慌了神,只对夏想说了一句:“我去看儿子,再打电话!”随即就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