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49章 理想中的升迁之路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49章 理想中的升迁之路

    作品:《官神

        吴才江的心思他也猜测到了一二,也是出于爱护他的本意。www.00ksw.org本来最早的时候,他对吴才江确实十分痛恨。但后来的事情让他慢慢改变了主意,尤其是吴才江在知道他和连若菡的关系之后,不但没有一句反对的话,还替他隐瞒了真相,也让他心生感动,感觉吴才江其实对他也算不错了。今天的会面也是,一开始吴才江就提到了连若菡父亲吴才洋的问题,本意还是让他提前有心理准备,万一吴才洋知道真相之后,必然发作——吴才江的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但关切归关切,政治归政治。

        夏想自认他一路走来,脚步一直比较稳健。他不想当政治投机客,否则凭借重生的优势,想方设法依靠现在的人脉去认识未来的掌权者,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他所想的是利用自己的能力,尽可能地脚踏实地地向前迈进,尽可能地做出实事为百姓谋取福利,为国家争取实惠,有多大能力就施展多大能力,有多大权力就承担多大责任,而不是只做一个左右逢源、长袖善舞的政客。

        如果这样,他还不如不费尽心机暗中推动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的成立,还不如想办法周旋在崔向和叶石生之间,再巧妙地利用叶石生和范睿恒之间的矛盾,做一个游刃有余的墙头草岂不更好?他也有理由相信,凭他的人脉和关系网,只想钻研如何升官发财的话,升官速度肯定会比现在要快,也要更安稳一些。

        但他没有走一条权术的升迁之路,为什么?因为夏想既然重生了,既然选择了从政,就不想再只为了权谋和金钱活一世,他想有所作为,想为民请命为百姓造福为国家做出应有的贡献。

        不用说更多的豪言壮语,只有一句话让夏想一直心中难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肩上的担子有多重,身上的责任就有多重。他只想一步步走来,每一步都能留下沉甸甸的脚印,每一步都有老百姓因为他而受益而脱贫致富,他的升官是建立在百姓幸福的基础之上,这样的升迁之路,才是他一生的追求!

        说起来有些假大空,而且夏想也很少将自己放到高尚的高度。但仔细想起来,从坝县到城中村改造小组,再到安县,他的出现,也确实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给大家带来了切实的好处。

        在坝县,黄海因他的出现而过了小康生活,万志泽因为他的指点,在旅游路口开起了饭店,成为坝县草原上最赚钱的饭店。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因为他的出现,孙现伟投资蔬菜批发市场发了大财,钟义平也因为他的关照而改变了命运。在安县,旦堡乡无数果农因为他和梅晓琳的努力,解决了果树问题。欧阳铁衣老农最后也还清了债,还有了存款。也是因为他的出现,他救了一名工人的性命,因此在工人中树立了前所未有的威望。他还为安县建成史上第一个公园,还扩建了景区,兴建了度假村,打通了山水路,让安县和景县之间的距离缩短为不到一个小时……而现在在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他其实相当于变相为自己制造了难题。但在解决难题的过程中,夏想清楚,会因为产业结构的调整,会因为合资和引进外资的成功,为无数人带来就业的机会,让无数企业重获生机,让许多下岗的家庭重新恢复笑声。他就会告诉自己,再难再艰苦,所做的一切,因为造福了无数百姓,因为为许多人带来了希望,也值了。

        他也心知肚明的是,产业结构调整是一把双刃剑,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将自己误伤。但他有信心凭借自己的智慧和胆量,利用他点石成金的妙计和优势,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梦想。夏想也想做到高位,也想步步高升。但他更想要的是,在他高升的过程中,每做一件事情,每解决一个难题,都是为老百姓做的好事,都是为社会做的贡献,都是为国家做的成绩,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目前虽然取得了一点成绩,但以后还会面临着更多的困难,夏想也有心理准备。此次来京城,本来是注册学籍,和导师邹儒见面来了,没想到,一到京城就遭遇了一系列事件,也让他暗暗担忧,恐怕以后的道路会更加困难重重。

        早在邹儒提出让他也写一篇反驳程曦学的文章之时,他其实已经下定了决心,想要继续做出成绩,想要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继续深入地开展下来,他就不能只躲在燕省的领导小组的办公室之内,而是要适时地站出来,该大声说出自己的声音,就要大声说出,为产业结构调整的下一步,大声疾呼。

        因为逃避不是办法,也解决不了问题。而且向来他最不怕事情复杂化,越错综复杂的局势,越更多的势力介入,就越有可乘之机。势力一多,局势一纷乱,就有了乱中取利的可能,就有了更多的分岐!

        夏想,最善于运用出神入化的手段,在迷雾重重的局势中,果断出手,寻找最有利的支撑点。

        现在他就找到一个支撑点,就是舆论战。

        掌握了舆论阵地,就掌握了发言的至高点。在不明真相的群众越来越多的今天,谁拥有发言权,谁发言的力度大次数多,谁就是正确的一方!

        所以面对对方的宣战,面对程曦学打着学术名义的咄咄逼人的文章,夏想作为实战的胜利者,他现身说法最有说服力,他必须战出来,发出属于自己的强有力的声音。

        产业结构调整不能停滞不前,一旦停滞,将会是垄断企业之大幸,自由经济之不幸。国家已经吃了太多的政企不分的大亏,不能再走回头路。让更多的民营企业发展起来,加大民营企业在国民经济之中的比重,才能提高国家的竞争力。

        “写一篇反驳程曦学的文章,不仅仅是因为我答应了何副总理,更主要的是,我自己想要表达一个观点出来。”夏想沉着地说道,一脸感激地对吴才江说道,“感谢您的提醒,但我认为有时候不一定我不说话,别人就会觉得我好说话。我说话了,也许他们反而会觉得我比较浅薄,就会看轻我。被别人看轻,也是一件好事。”

        “小夏,你不知道程曦学背后站着的是谁!”吴才江加重了口气,脸色不太好看,“不要冲动,不要当马前卒。不管是哪一方胜利,你都有可能捞不到任何好处,都会成为牺牲品。况且老爷子即将退下来,二哥想要说话算数还需要一段时间,如果你惹翻了他们,在这段空白期内他们对你出手的话,你无路可退。”

        夏想也看出了吴才江的关切之意,心中也是暗暗感动,听他的意思,就算老爷子和吴才洋对自己非常不满,但真要遇到自己出了大事,他们因为连若菡的关系也不会坐视不理。

        只是夏想心中的想法已定,他不是何副总理的马前卒,也不是故意要博取一个虚名,他是顺应潮流而动,希望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如果任由对方在舆论上占据了上风,慢慢地在国内形成一股思潮的话,以叶石生的保守,肯定又会退回到原有的守城的状态,说不定领导小组甚至最后会名存实亡。到时别说借此机会推动市场经济的想法不能实现,就是他的前途、宋朝度的前途,以及整个领导小组成员的前途,都将毁于一旦。

        领导小组的失败,就预示着产业结构调整的失败。产业结构调整推行不下去,整个燕省还是停滞不前、不上不下的经济形式。而且说不定因为燕省的失败,会影响到何副总理的前途。何副总理前途堪忧,京中无人再敢主导产业结构调整的话,就又将陷入一个被动的怪圈。

        因为中国已经加入了世贸组织,按照规定,必须逐步地全面开放国内市场。不主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就会被其他国家认定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就会引起贸易纠纷。根据以往的经验,每起纠纷中国必输。与其被人打着赶着才前进,不如自己主动轻装前进。

        夏想不敢他说有多大的胸怀,有放眼全国的眼光,但他也知道星火燎原,知道他的努力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和影响。所以,他不能退缩。

        “非常感谢您的关心和爱护,既然柯达事件已经闹得纷纷扬扬,我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而且今天您也看到了,程曦学现身之后,已经和我站在了对立面。我主动迎战也是战,被动迎战也是战,不管是哪一种方式,都逃不过去。我就想,现在其实已经无路可退了,背水一战说不定还有可乘之机。”夏想一脸坚定,直视吴才江的眼睛,信心十足地说道。

        吴才江愣了一会儿,又无奈地笑了:“我就知道说不服你,你的性格看似随和,其实也有和若菡一样固执的一面。怪不得她会喜欢你,你们两个的脾气如出一辙。当然,若菡的固执在表面上,你的固执在内里。”

        吴才江也是点到为止,不会硬劝夏想。他也是出于对夏想的维护之意,更清楚如果出了问题,何辰东未必肯定出手保夏想,也只有吴家会尽力。他也只是未雨绸缪罢了,对方也不一定会真的拿夏想如何,毕竟高层之中支持产业结构调整的也不在少数。对方让程曦学出面,所图的也只是想保住他们的利益集团而已。

        “我是不管你了,不过有一点你得记住,不要试图撬动大利益集团的利益,你只要动了他们的底线,必定会受到猛烈的反击,不死不休。”吴才江郑重其事地交待了一句。

        夏想点头:“我心里有数。我也自认没有能力做出什么影响深远的大事,所求的无非是能在能力范围之内,多做一些于国于民有利的小事罢了。我也不主动去欺负别人,但别人欺负到了头上,也得把他们的手推开不是?”

        吴才江呵呵地笑了:“我早就领教过你的手段了,你滑不溜手,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来,不说了,先吃饭了。”

        饭菜上齐了,吴才江招呼夏想吃饭。夏想随便吃了几口就饱了,总感觉吴才江还有话要说,就放下碗筷,等他开口。

        吴才江也真有耐心,不紧不慢地喝了一会儿茶,随意聊了聊邹儒,又说起夏想以后的打算,他就说:“两年之后你拿到了研究生学历,我想办法让你到中央党校进修一段时间,把基础打实,下一步就可以担任副市长了。在厅级阶段,最好走慢走稳,不要急,才能在以后走得更长远……”

        夏想虚心受教,一一记下。

        一直谈到很晚,吴才江看了看表,说道:“天色不早了,该散了。”

        下了楼,夏想还心中纳闷,难道他猜错了,吴才江没别的事情了?看他一脸淡然若无其事的样子,好象是事情都谈完了,不过不知为什么,夏想总觉得他还有话没说。

        夏想上了车,心想吴才江再不开口的话,他可就真的走了。刚发动汽车,吴才江才好象刚想起什么似的,冲他招了招手。

        真会装,夏想暗笑,有话早说了就完了,非要等到最后一刻?又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夏想几乎要笑出声来,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再会装,也有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

        夏想下车,恭敬地来到吴才江面前:“吴部长,您请吩咐。”

        吴才江看了一眼夏想的车,微微感慨说道:“看到若菡的车,就想到了她,还真是有些想念了。对了,我好象听到有风声说是付家在打听若菡的下落,你知道怎么回事不?”

        夏想摇头:“还真不清楚。”心想吴才江让他下车,不会就这点事情吧?他就故意不问,又说,“回燕市后我再打听一下,应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您还有事不?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吴才江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心想他是真糊涂还是装傻,看不出来自己还有话要说,不过见夏想真的要走,不由又气又笑,也就不再端着,而是直接说了出来:“最后一件事,你想办法劝劝若菡,最好让孩子姓吴。只要孩子姓了吴,任何事情都好说。老爷子年纪大了,查出了病情,难免会有不好的想法。如果让他知道吴家第四代后继有人了,对他的治疗也大有好处。老爷子最喜欢小孩了……”

        本来夏想还想在心里调侃一下吴才江,为他故弄玄虚而感到好笑。不料等吴才江说出上面一番话来,他的心情也莫名地沉重起来,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我尽量说服若菡,您也知道,她有主意,恐怕有点难度。但为了老人家,我会尽力。”

        吴才江也是孝心流露,夏想不忍拒绝他。他一直忍着不说,估计也是怕自己一口回绝。其实他还是不了解自己,自己有时固执,有时却又心软得不行。

        晚上回到肖佳的住处,夏想舒服地躺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事情,忽然就问替他削水果的肖佳:“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吗?从现在开始,要注意休养,少喝酒,尽可能不要太劳累了,好好养上一年身体,然后就生个孩子,好不好?”

        肖佳正在削水果的手一抖,不小心割破了手,她一点也没有察觉,愣愣地看着夏想:“你……你没骗我?”

        夏想发现了她的手流血了,急忙用纸巾捂住伤口,说道:“手都流血了,快找创可贴。”

        “不用你管。”肖佳一把推开夏想的手,将流血的手指放到嘴里,含糊不清地问,“我问你,刚才的话不是骗我玩?如果你敢骗我,我,我以后和你没完。别的事情你可以哄我骗我,只有这件事情不许。”

        夏想见肖佳含着手指,又双目圆睁,发怒的样子既泼辣又搞怪,不由笑了:“你一个人太寂寞了,多一个人陪你也好,只要你不嫌累就行。还有一点,不能因为生孩子耽误了赚钱大计,否则我也不饶你。”

        夏想倒也不是非强调让肖佳赚钱,而是怕她一听生孩子就完全分了心。

        肖佳“嗯嗯”地连连点头:“我保证生孩子和赚钱两不误,我会用一年时间好好安排好一切,保证平稳过度,保证不出任何差错。”说着说着,她的眼泪流了出来,“只要有一个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是我们永远在一起的保证。你不在的时候,我会把全部的爱寄托在孩子身上,陪他一起成长,陪他一起欢笑……”

        夏想也为肖佳的真情流露而微微感动,不忍看她流泪,就逗她说道:“哭鼻子对孩子影响不好,你再哭的话,就不让你生了。”

        “去,孩子还在你身上,我现在哭一哭有什么要紧?”肖佳眉目之间风情万种地白了夏想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