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46章 应战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46章 应战

    作品:《官神

        扶持国企不是不可能,而是扶持起来的国企,除了靠垄断和压榨百姓之外,根本就没有在市场上搏击的本事,他们做得越大越强,反而对国家越有害,对人民越无利,有利可得的,只是一小部分的利益集团。www.00ksw.org

        中移动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的时候,电话费用高如天上明月。等中国联通出现之后,话费一降再降,而手机用户却飞速增长,终于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手机大国。

        如果不是中国联通带来的竞争,中移动现在还不肯低下高傲的头,做着春秋大梦,收着每分钟几毛钱的高额话费,却服务态度极差,对顾客摆出一副舍我取谁的独家气概。

        中国国企的劣根性就是想依靠垄断旱涝保收,想要国家的政策扶持,就是想做半官方半企业的公司,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谁都想做税务局一样的公司,把做生意当成收税一样,自然赚钱。

        垄断企业的态度就是,离了我,你没法活,所以我说什么你就得照做。

        比如煤气公司,比如供水公司和电力公司,比如最令人恨之入骨的中石化和中石油,无一不是国家扶持的大型国企,结果如何?结果所有大型国企年年大喊亏损,他们的员工收入却是最高,他们年年要开听价会涨价,说涨就涨,想涨多少涨多少。全国百姓都是案板上的鱼,所有的国有企业都高举屠刀,都想多割一块肉。

        相比之后,夏想倒更愿意引进外资,引入竞争机制,否则垄断行业越巨大,百姓越吃亏,利益集团越得利,不是良性的市场发展之道。

        “国家的命脉部门和一些要害行业,自然要掌握在国有企业手中,但引进外资也是必须的开放之路。因为我们引进的不仅仅是外资,还有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技术。尤其是先进的技术——技术上的落后,就是科技上的落后。科技一落后,国家的竞争力就会降低,落后就会挨打。”邹儒立刻反驳程曦学的观点,“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是闭关锁国的思想,听你刚才一句话,我还以为回到了解放前。”

        邹儒的话,引起了周围众人一阵哄笑。

        程曦学脸色微变,不过还是镇静下来,说道:“就如刚才易部长所说,谁敢保证引进外资不是陷阱?引进了资金却丢掉了自有品牌,是划算的生意还是赔本的生意,这帐该怎么算?别的例子我就不举了,就说说中石化,中石化是国有独资企业,现在发展迅速,成立才短短几年,现在已经成为全球500强企业了,可见凭借我们自己的力量,一样可以成就大型集团。”

        夏想深深地看了程曦学一眼,心中猜测,难道程曦学是中石化的利益代言人?也是,要说国内哪一家垄断行业最怕引入竞争机制的,就是中石化和中石油了。

        作为国内最大的垄断企业,也是从来只涨价不降的暴利公司,夏想有亲身体验。他后世有两辆车,第一辆就是2003年购入,是一辆小排量汽车,当时油价每升1.95元,加一箱油都用不了100元。记得有一次他从燕市开车到坝上,来回1000多公里,才用了50升油,还不到100元油钱。后来换了第二辆大排量车后,油价一路从2元攀升到3元,直到6元多,他回一趟单城市,来回300多公里,要花费160多元的油钱。除去排量大油耗高的因素,也是增加了三倍有余。

        以至于后来私家车兴起之后,许多人都开始感叹烧不起油。

        当然,最让人咬牙切齿的是两大石油公司所谓的和国际油价挂钩的政策,表面上是做到了公正,其实是国际油价今天涨,国内油价明天就升。但国际油价降了半个月了,国内油价往往还没有动静。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国内所有的垄断公司都有相同的说辞,只要是有利于他们的,就是按照国际惯例该如何如何。凡是不利于他们的,就以中国国情搪塞。

        夏想就摇头一笑,问程曦学:“请问程教授,您平常在家的时候,如果空气闷的话,会不会开窗纳凉?”

        程曦学一愣,显然不明白夏想所问何意,不过还是答道:“当然会了。”

        “那如果打开窗户,放进来苍蝇和蚊子怎么办?”夏想一边继续问道,一边会心地一笑,看了邹儒一眼。

        邹儒笑而不语,只点点头。

        “苍蝇、蚊子不可避免,总不能因为外面有苍蝇和蚊子,就不开窗纳凉了。”程曦学还没有反应过来夏想问题的含义,略带不满地说道。

        “是了,程教授还是非常明白事理的。引进外资之中,有清风也有陷阱,总不能因为有陷阱,就不引进清风了。”夏想就顺势说道,“关键是要有一副好纱窗,只放进清风,而将苍蝇和蚊子挡在外面。至于那些掉进陷阱的企业,也不能怪外资设置陷阱,怪只怪自己无能或是太贪心。因为就算有陷阱,也是自愿跳进去的,没人逼着非跳不可。”

        夏想的话引得不少人点头赞同。

        “有道理,不能因噎废食。”

        “是呀,签定合同本来是双方的事情,既然自己签定了协议,就得按合同办事。发现不了合同上的陷阱,只能怪自己太笨,不能怪老外聪明。”

        程曦学被夏想成功地引进了圈套,也不生气,只是摇头一笑:“这个比喻就太想当然了,比较儿戏,不值得反驳。我倒是想问问你,中石化的成功又怎么说?”

        “中石化的成功也不值得反驳。”夏想也是坦然一笑,“就如您刚才所说,垄断国企的成功太儿戏了,不值得一说。国家给钱给政策,我想在座的每一个人,谁当中石化的老总,谁都能成为风云人物。因为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想加油就得找我,没得选择。在这种情况下,1块钱的成本可以卖到5块钱,怎么可能不赚钱?全国人民每人给我一分钱,转眼间就可以造就一个千万富翁出来。”

        又是一阵笑声。

        也难怪,在座的诸位专家学者,虽然都是学富五车,但平常都是严肃有余活泼不足,夏想举例生动,说话又轻松,不由人不发笑。

        夏想也附和大家笑了笑,又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在一分钟之内造就一家比中石化赚钱一千倍的公司出来,只要政策允许。”

        程曦学顿时嘲弄地说道:“小朋友,说话要用大脑,不要张口就来,没法收场就不好办了。我倒想听听你的高见,就算你有政策,怎么可能一分钟造就一家大公司?还说什么比中石化赚钱一千倍,大家听听,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嘛!”

        众人也是一种哄堂大笑。

        邹儒脸色不太好看,不悦地瞪了夏想一眼,埋怨夏想乱说话,本来刚刚占据了上风,刚才的话一出口,就又落了下乘。

        众人也是纷纷发表看法。

        “小年轻,你的话太没有边际了,说话,还是慎重一些。”

        “在座的都是经济学方面的专家,都研究经济多年,你信口开河的话,也要分场合。”

        “我从事经济研究几十年,从来不知道做什么事情能这么赚钱?政策允许?再强有力的政策也不可能让你这么赚钱!”

        “胡言乱语,一派胡言。”

        连易向师也是一脸担忧地看了夏想一眼。

        夏想镇静自若地笑了笑,说道:“各位专家,我只是打个比喻,当不得真,只是形象地说明一下垄断的危害。石油是目前人类所知的最大的能源,也是日常生活中运用最多的能源,所以垄断才会产生暴利。越是和人类切身相关的事物,只要收费,就能产生巨大利润,当然前提是如果不顾人类死活的话。如果哪个国家出台一项政策,成立一家空气公司,宣布空气为国家财物,任何人呼吸一口空气都要交纳一定的费用——用汽油的人毕竟是少数,没钱可以少用或不用,但空气人人需要——真要如此的话,我想空气公司在一分钟之内产生的经济效益,恐怕比中石化多上一千倍都不止!”

        夏想的话自然是以半开玩笑的口气说出,但话一说完,在座的专家学者却没有一个人笑,都是一脸凝重,若有所思地沉默起来。

        夏想的话还真没有夸张,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中石化算什么?空气公司将是世界上最大的暴利公司!因为人人都需要空气,不呼吸必死。在死亡面前,金钱算得了什么!

        当然只是一种假设,这是不可能实施的政策,除非哪个国家想自取灭亡。但这个比喻却形象地说明了垄断的危害,如果科技发展到一个超级大国可以制造出一颗遮挡太阳的巨大卫星之时,他们只需要把卫星放在天空,向所有的国家收取阳光税,谁不交税,就用卫星将一个国家永久遮挡成黑夜。在这种情况下,垄断就是逼迫就范。

        只不过夏想所说的空气公司是霸道的强迫,而中石化一类的垄断公司,是软刀子强迫。除非你不开车,开车就得加他们的油。油价高是事实,但我没有非逼你用,是不是?是你自愿掏钱加油的,又没有人拿枪顶着你的脑袋。

        比喻不同,但道理是一样的。垄断产生的暴利不是向市场要效益,而是用效益来规范市场,没有竞争对手,没有成本压力,没有监督机制,想怎么赚钱就怎么赚,如果国内全是用政策来赚钱的国企,其实是极不明智的自杀行为。

        程曦学冷笑几声,想说什么,又觉得再和夏想辩论下去有**份,就只说了一句:“强词夺理罢了。”

        夏想向来对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没什么好感,尤其是垄断的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多半还是半官方性质,他们比起单纯为房地产、医药或是某一种产品做广告的明星的威力大多了。明星做的只是广告,他们却是以专家学者的身份,掌握了一部分宣传机器,进行洗脑式的潜移默化的影响,有极大的隐蔽性。

        夏想没说话,邹儒接过话,说道:“其实座谈会就是一个强词夺理的辩论会,说来说去,都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理论上的东西,都是觉得自己最正确,只有放到实践中去检验,才能最后分出胜负。程教授,你的大作我已经拜读,大部分观点不敢苟同,也觉得你的说法站不住脚,我也有反驳的文章发表,到时还请你及时应战,别临阵退缩。”

        程曦学哈哈一笑:“我正等着反驳的文章出现,否则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岂不是太无趣了?好,我就等着拜读你的大作了,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二人你一言我一句,表面上语气平常,还面带笑容,其实也是刀光剑影,转眼间已经打了数个回合。

        易向师假装没听见,也是他对学术界之间的争论司空见惯,心里更清楚专家学者们背后站着的都是不同的利益集团,或是政治集团,或是经济集团,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再正常不过。

        不过他还是不愿意看到二人说个没完,就插话说道:“提醒大家一下,不要跑题了,今天的主题是请夏想同志为我们解读如何和外商打交道,如何在引进外资的谈判中,更好地寻找有利点。现在还有一点时间,大家有什么想问的问题,可以继续向夏想同志提问。”

        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笑容可掬地问道:“夏想同志,我想问问你,你不觉得你和柯达的谈判,有点冒险主义的倾向?和美国人打交道,身为礼仪之邦的中国人,还是不能丢了礼节,让他们看轻了我们。我们应该有理有据,进退得体,而不是耍阴谋诡计……我觉得你的谈判方法不可取。”

        “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夏想淡然一笑,“我们的礼貌不是忍让,更不是退让,该我们所得的利益,坚持不放松。再说在谈判中也讲究兵不厌诈,虚实结合,才能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夏想未能说服银发老者,他摇头说道:“堂堂正正谈判才是正理,你这样的手段,太冒险了,也不可取。”

        老者旁边一位50多岁的女学者说道:“牛老的话有道理,但我也认为夏想同志的做法也有可取之处,谈判就是一个互相试探对方底线的过程,不管用什么方法,能达到目的就成。”

        二人各有不同的附和者,由此就引发了一系列热烈的讨论。

        夏想也没有加入他们的阵营,坐在一边和易向师说了一会儿话。到了会议结束的时候,程曦学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说道:“夏想,你是坚定地引进外资的支持者,也是坚定地产业结构调整的推动者,就真的将自身前途全部放在了上面,不打算回头了?”

        “多谢程教授提醒,我觉得目前一切都好,不必走回头路。”夏想不卑不亢地回答。

        “我的态度是,招商引资可以,但还应该以扶持国有企业为主,而且引进外资,不应该对国有企业带来任何不利的影响。我对你谈判的技巧不作评价,但对你推动的产业结构调整的工作,表示反对。我会尽我所能,阻止你这种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行径。通过媒体或是其他渠道,我会不遗余力地推广我的观点,相信有一天,你会败在我的努力之下。”程曦学语气淡淡但又不失自信地说道。

        夏想也一脸浅笑,从容不迫地答道:“虽然我自认才疏学浅,但我始终认为我所做的一切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所以我也会全力以赴,努力做好每一件工作……当然,也包括迎接您的压力。”

        程曦学暗暗发笑,讥讽夏想没有见识,不知道他将要面对是什么样的对手,想了一想,还是懒得再多说,好象自己欺负他一个后生晚辈一样,只是最后说了一句:“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正确,但时间会证明一切。年轻人,你好自为之。”

        “我会的,多谢好心。”夏想依然态度不改。

        座谈会结束了,易向师致词之后,众多专家学者陆续散去。夏想也知道不可能一次座谈会就会改变许多人的看法,但也影响了一些开明的专家学者的思路,看到他们多少还是接受了自己的一些观点,夏想还是深感欣慰。

        只是意外地出现了程曦学事件,让他不免心中隐隐担忧。程曦学可不是普通的学者,他身为中大的教授,又是某些利益集团的代言人,甚至还有可能是某个高层的经济顾问,他的意见既代表了他本人的看法,又是某个高层的影射。

        一个产业结构调整,由点及面,由局部到整体,终于触动了高层中某人的利益,政治斗争从来就是经济斗争的延伸,以后,更有好戏上演了。

        等众人全部走完之后,夏想看了邹儒一眼,等他的安排。易向师出去送人去了,临走前,也没顾上和夏想说话。

        邹儒想了一想,说道:“也没什么事了,我们也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