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45章 论战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45章 论战

    作品:《官神

        夏想只好谦逊地一笑,见易向师示意他说两句,就镇静地说道:“其实以我的资格,是不配在诸位专家学者面前高谈阔论的,不过听易部长说,大家对谈判的过程很感兴趣,我就勉为其难地为大家说说当时的情景,就当讲一个故事。www.00ksw.org我既非经济学专业人士,也没有理论知识,幸好有我的导师邹老在一旁指导,有不妥之处,还请各位专家批评指正。”

        邹儒成了夏想的导师?诸位专家学者都向邹儒和易向师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邹儒点头承认:“我和夏想昨天正式确立了师徒关系。”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地想,谁说邹儒清高?谁说邹儒不通世事,他精明得很,在第一时间就收了夏想为弟子,等于先下手为强。以后夏想再有什么成就,就相当于是在他的教导之下做出的成绩,导师也会因为学生的成绩而水涨船高。

        许多人都不免懊恼,为什么自己就没有事先想到收夏想为学生?谁收了夏想为学生,谁在国内就会立刻名声斐然,甚至还有可能和夏想合作出一本关于如何谈判的书,肯定畅销。

        众人心思各异,但又都纷纷向邹儒表示祝贺。邹儒也不清楚别人的祝贺是不是发自真心,只管来者不拒,一律坦然接受。

        寒喧过后,大家依次落座,就由易向师做了简短的发言,并且为夏想和邹儒一一介绍了在场的专家学者,有外经贸部的专家,也有各大名校的教授,还有经济领域的研究人员,形形色色的人物会聚在一起,个个都是成就惊人的行业领跑者,无形中就给夏想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夏想自认在学识方面没有过人之处,毕竟没有人是全才,他缺乏在经济学方面的理论基础,清楚自己的不足之处,所以说话也格外小心。邹儒很少参加大型座谈活动,微微有点兴奋,和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一一打招呼,遇到认识的,就点头一笑,不认识的,就交换名片,问对方的成就和专著。

        夏想看了暗笑,邹儒在和人打交道方面,思想还是相当地单纯。

        想不到的是,不一会儿又来了几个学者,有人就主动为大家介绍,当介绍到一个一脸淡然冷静、言谈举止流露出一股高人一等的自得之人时,夏想顿时惊呆,因为他竟然是程曦学!

        程曦学既然在国家日报上对产业结构调整发出置疑的声音,他此次前来,肯定是来者不善了。夏想不免纳闷,易向师邀请程曦学前来是何用意?

        程曦学圆脸浓眉,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双眼睛,眼角上挑,而且双眼之间间距很宽,乍一看,颇有威武之相。

        他和夏想轻轻一握就松开了手,多打量了夏想几眼,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就是夏想?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的处长?好,好,到底是年轻人,有冲劲,有干劲,不过还是太年轻了一些。等一下有些问题我倒想和你探讨一下,等你演讲之后……怎么样?”

        夏想还没回答,邹儒就从旁边闪了出来,有意无意地就挡在了夏想前面,说道:“曦学,夏想是我的学生,刚刚入学,学问还浅,你身为堂堂的一流学者,打着探讨的名义来欺负我的学生,是不是不太厚道?”

        没想到,邹儒倒挺护短,对夏想的维护之意溢于言表。

        程曦学一愣:“夏想拜你为师?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邹儒冷笑一声:“我和夏想之间的私事,用不着通知你一声,对不?”

        程曦学被邹儒抢白一句,脸色不善地说道:“邹儒,你我之间有不同学术观点可以论战,可以争论,不必非要用话挤兑人,显得也特小气了。”

        邹儒又道:“论战没问题,当面争论也可以,真理越辩越明,我还真想和你举行一次公开的辩论会,就产业结构调整的利弊,好好向你讨教讨教。你发表的文章我也看到了,大部分观点,嘿嘿,不敢苟同。”

        程曦学反而笑了:“有争论是好事,你的反驳只能更加证明我的观点的正确。就象你刚才所说,真理越辩越明,欢迎论战。”

        邹儒说不过程曦学,眼见就要动怒,夏想轻轻一拉邹儒胳膊,插话说道:“邹老,何必意气之争,学术上的事情,还是放到学术上解决为好。”

        程曦学惊讶地看了夏眼一眼,别有用意地说道:“说得好,学术的事情放到学术解决,政治上的事情,放到政治上解决,邹儒,没想到你这个学生,倒比导师更冷静更有涵养。”

        程曦学以为他挑拨离间的话能激怒邹儒,不料邹儒虽然在人情世故上不太精练,但有一点,就是护短,一听程曦学说夏想比他强,也不生气了,笑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个人最大的可悲之处在于,不管他自认是什么学术界的泰斗,却教不出一个成材成器的学生,传出去说好听的,是认为他不会教学。说不好听的,还以为他藏私,不肯把真本事传给学生。”

        程曦学虽然名满天下,但他的学生却没有成名成家者,也是一件怪事,也一直是程曦学生平最引以为憾之事。邹儒当着夏想的面阴阳怪气地说出来,意思很明显,就是故意要揭程曦学的伤痕。

        程曦学脸色一变,正要发作,见夏想在一旁云淡风轻地浅笑,忽然又冷静下来,摆摆手说道:“不和你做无谓的口舌之争,学术的归学术,政治的归政治,如果你想反驳我的观点,欢迎论战。如果你想当面和我辩论,时间地点由你选,我随时奉陪。”

        夏想在一旁就想,看来学术界之间的争论,也是一样的刀枪剑影,只不过比政治上的敌对稍好一些的是,学术上的争论只是观念上的不同,输赢可能只是事关利益和名声,不会涉及到身家性命。政治上的博弈,如果是死对头的话,就是不死不休的下场了。

        短暂的碰撞过后,基本该来的人都到齐了,易向师就又发表了讲话,首先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欢迎,然后又对夏想做了隆重介绍,最后就是今天的重头戏,请夏想亲身说法,讲述他是如何打赢了和柯达之间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夏想走到台上,先是深深地朝在场众人鞠了一躬,然后又谦虚几句,无非是才能不够,请各位专家不要当成学术上的汇报,只当一个故事来听,态度摆正之后,他才话题一转,步入了正题:“其实说服柯达前来投资并不是我们的胜利,投资从来都是双赢的结果,只有一个赢家的合资项目,是不存在的。所以说如果将我说服柯达投资的举动形容成胜利,是不恰当的说法,也恰恰说明了我们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不自信不成熟的心态……”

        夏想也不是故意做惊人之语,而确实是有感而发。后世在全国山河一片招商引资的呼声之中,有太多数不胜数的惨痛的例子,尤其是在此进外资方面,许多地方政府给出的优惠政策,几乎相当于给了对方自治权!也因此出现了一系列的刺激国民神经的事件,比如日本人压迫工人集体下跪,日本人在当年大屠杀的城市集体买春,韩国人在国人面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甚至是以高福利著称的欧美企业来到国内之后,也入乡随俗,对国人的压榨和国有企业一般无二。

        都是我们自己过于放低了姿态,才被外人看轻。一个人,如果自己不自重自爱的话,别人怎么会尊重你?招商引资是合作,不是求人投资,也不是靠出卖资源出卖尊严来换取同情和可怜。而且在严峻的现实面前,也不会有因为可怜和同情而投资的事情。只可惜,许多官员为了引进外资,不要说奴颜婢膝的笑脸和低声下气的做作,甚至在明知道对方不是什么财大气粗的外商之时,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也要配合对方演戏,将100万美元的外资吹嘘成1000万美元,然后对方投资100万美元,暗地里再贷给对方几千万人民币。反正亏空的是国家,政绩却是到手了。

        夏想也知道,他的话一出口,肯定会引来一片不满之声,果然话音刚落,就有人不快地说道:“信口开河。”

        “武断!”

        “还是太年轻了,说话太冲动了。”

        程曦学讥笑一声,说道:“谬论!”

        邹儒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就坐在程曦学身边,反唇相讥地说道:“夏想的谬论是建立在15亿美元的成果之上,不是和我们一样,天天纸上谈兵!”

        邹儒的声音不大,但会议室是一间小型会议室,话一出口,人人听得清清楚楚。刚才开口攻击夏想的几个人都是老脸一红,心想夏想的话虽然偏颇了一点,可是人家确实是实战的胜利者,可不是空口大话随便说说而已。

        程曦学也是脸上一晒,想说什么又觉得不太恰当,就忍了下来。

        就听夏想继续说道:“其实也不是我说服了柯达做出了投资15亿美元的决定,而是我告诉柯达,中国的市场将是未来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投资中国,对柯达的长远战略有利,也只有投资中国,才能帮助柯达摆脱目前的困境。我只是看到了柯达急于摆脱困境的心理,并且成功地让他们相信,只有投资中国才是他们唯一的机会。我不是从投资的回报率来说服柯达,也不是从优惠政策的角度来告诉他们来中国投资是多么合适,更没有任何不合适的承诺,我只是看到了柯达内部对数码相机市场的分岐,也发现有相当一部分董事对数码产品的前景看好,还有对总裁的决定有相当影响力的市场分析师也有几人支持数码相机的市场,因此,我就抓住了机会……”

        夏想的机会就是以点带面,抓住最关键的一个点。

        已经支持数码相机的人,不用再费心去打动。完全排斥数码相机的人,也不用想着如何去说服他们——基本上是在做无用功——他只需要想方设法让中间摇摆的人相信数码相机的市场前景即可,因为在支持、反对和犹豫的三派之中,犹豫的中间派才是决定性的力量。争取到了中间力量的支持,就等于奠定了胜局。

        能透露的细节,夏想也都详细地说了出来,在座的都是行业内的领军人物,希望他的观点能多少影响到他们,让他们的学生以后在和外商谈判时,不至于为了政绩为了数据,而丢失掉更宝贵的东西。能做到多少是多少,反正他也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渺小,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不能透露的商业机密,以及他的个人秘密,自然就会隐藏过去,夏想斟酌着词句,尽可能让他的故事在精彩之余,也能将他的观点灌输到在座的每个人耳中。夏想的理念是,招商引资是好事,但一味追求GDP的数据并不是好事,可持续发展以及人民的幸福指数才是最需要关注的地方。过多地在意招商引资的数额,过分地计较GDP数据,不在意国民的幸福指数和人均收入,就算中国GDP是世界之一,也是纸上富贵,不过是一堆干巴巴的数字而已,国人感受不到国家的富裕带来的实惠,就没有归属感和认同感。

        等到后来中国终于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时,国民的幸福指数不升反降,人均产值还排在100多名以后,而世界上才不到200个国家!国家富裕了,百姓没有实惠,外不能扬威世界,内不能富民利民,再高的GDP数据又有何用?如果只是全部当成官员升迁的指标,当成在国际新闻中被别人称赞几句的虚荣,别说世界第二,即使是世界第一,在百姓心目中得不到认同没有丝毫份量,也是没用。

        国家首先是为自己的百姓服务的,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在国际上露面的。

        当然,夏想并没有影射国家政策,只是针对他和柯达打交道的过程中得出的一些结论,生发了一些感叹罢了。商业之间的谈判和国家之间的来往,有相通之处,就如和柯达刚接触的时候,美国人的策略就是,你和他讲道理,他就和你耍流氓。我们的官员一向认为,我们是礼仪之邦,不能和流氓耍流氓,却不知道,一旦我们和美国急了,真要和他们耍流氓的时候,他们又变得绅士起来,开始讲道理了。

        “我们和外商谈判,最缺少的策略就是,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企业的负责人,都是一个声音说话,不但说话的语气一样,甚至连腔调都一样。美国人不傻,相反还聪明得很,就知道我们统一了口径。任何事情一旦统一了口径,就有了天大的漏洞,就是只要对付住了一个人,就等于对付住了一群人,这就是我们在外面谈判时经常失利的重要原因。”

        夏想在讲完和柯达的谈判过程之后,做了总结性发言,“我们有五千年的历史,有相当丰富的谈判经验,为什么到了现在反而还不如古人了呢?谈判之前统一口径是应该的,但问题是,不能在谈判时被对方看出来。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策略,永远不会失效,即使是和美国人谈判,也是如此。在谈判中,我就是扮演的急赤白脸的那一个……该假装的时候,也要假装无所谓一次。你无所谓了,别人才会重视。就象谈恋爱一样,提出分手的那一个人,总是占据主动权。被甩的人,不管是舍不得也好,脸面挂不住也好,总要不依不饶地理论一番。他只要不依不饶,他就露怯了。谁露怯,谁就被动了。”

        现场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夏想知道,他的观点未必有多少人认同。在座的都是学院派,在对外政策上面,都是保守有余而进取不足,赞成他的观点才怪!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不过看到在座的众人大多还是持不以为然的态度,夏想还是不免失望。作为被豢养的学者,缺乏独立精神和直言的勇气,他们大多数已经沦落为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没有了学者应有的骨气和立场,也是一种悲哀。

        不过好在易向师连连点头,说道:“在和外商的接触上面,确实存在许多让人羞愧的情形,外经贸部也汇总了全国各省的合资事例,许多表面上是引进了外资,其实连自有品牌都被扼杀了,看似引进了不少资金,实际上沦落成了跨国公司的附属工厂,不但没有引进技术,反而连控股权都失去了,着实让人惋惜。”

        邹儒表示赞成:“易部长的话确实引人深思,夏想也以亲身经历给了我们警醒,在和外商打交道的过程中,要有理有据,更要不卑不亢,人没钱可以,但不能没有了骨气和原则。”

        “骨气值几个钱?”程曦学轻笑一声,不以为然地说道,“人穷志短,现在世界的形势是强者为尊,在没有成为经济强国之前,中国在国际上就没有发言权。想要成为经济强国,就必须大力发展经济。发展经济不一定非要引进外资,与其费尽心机和外国人打交道,引进外资,还要时刻提防陷阱,还不如大力扶持国有企业,打造出属于中国自己的跨国公司。”

        听了程曦学要扶持大型国企的话,夏想差点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