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23章 寻找突破口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23章 寻找突破口

    作品:《官神

        “先不要了。www.00ksw.org”叶石生尽管现在对崔向印象好转,但他性格中的保守根深蒂固,一时之间转变不过来,“凡事不可操之过急,更不能轻率。单城市和宝市是取得一点点成绩,现在就上报上去,万一在接下来的调整中遭遇到重大失败怎么办?岂不是成了笑话!”

        崔向见叶石生下定了决心,也就没有再勉强。他也知道事情急不来,只能徐徐图之。

        走出叶石生的的办公室,崔向忽然觉得,他的行事风格和夏想越来越接近。他摇头一笑,自己一个堂堂的省委副书记,还要向才是处级的夏想学习处世之道,是不是有点丢份?再一想,只要达到目的,何管手段学自何人之手?目的才是根本,手段只是途径。走谁的路都是走,只要能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就可以。

        不成想,想要压制夏想,却被他借领导小组的名义逃脱,好在自己反而从他的手段中,学到了不少东西,也是意外收获。又转念一想,成立综合三处的话,安排谁去好呢?一定要安排自己人,也好一举两得,既牵制了夏想,又能分一杯羹。

        单城市申请资金的报告被叶石生压下之后,夏想就知道,肯定是崔向从中添乱。

        最近崔向和叶石生的关系不但大为缓和,而且有越走越近的趋势,让夏想也猜到了崔向的心思。在几次碰壁之后,崔向也明白叶石生虽然性格软弱,但也有底线,而且叶石生毕竟是省委书记,是一把手,真要发作起来,别人也会退让。况且有几次事件,也是崔向处理得有些轻率,不得人心不说,还给人独断专行的感觉,估计崔向也感觉到了他在常委会上,没有几人和他发出同样的声音,所以他以退为进,转而和叶石生走近,想慢慢获得叶石生的信任,再慢慢影响到叶石生的决定。

        必须承认,崔向确实聪明,深得将欲取之必先予之之道。

        对于崔向先和付家走近,又在常委中拉拢分化,并且和叶石生逐步走近的策略,夏想对崔向的警惕之心又加深了一层。任何一个身居高位的政治人物,如果能看到错综复杂的关系之中的最有利点,从而能够将有利点化成他自己的支点,就有可能掌握主动,达到目的。

        目前省委的最有利点是叶石生。

        叶石生性子弱,耳根软,如果和他硬来有可能触及到他的底线,但如果采用迂回之策,先接近,再事事听从,慢慢就会取得他的信任,然后凭借崔向的聪明和手段,逐步让叶石生被他假象迷惑,用花言巧语牵着鼻子走,最终叶石生有可能成为崔向的传声筒,而他浑然不知。

        如果正副书记发出同一个声音,就有相当大的权威。

        夏想最头疼的地方是,省委的其他常委中,除了钱锦松之外,其他人和叶石生关系都不太近,表面上的恭敬和来往是有,但私交一般。也不知是叶石生为人不喜私交,还是因为他在担任省长时,被高成松压得太死,结果被其他常委都瞧不起,没人当他是一回事。现在倒好,叶石生成了一把手,在别的常委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崔向充分利用叶石生性格中的缺陷,和叶石生已经站在了同一战线上。

        能不能想个办法,让钱锦松介入到叶石生和崔向的联盟之中,分化叶石生和崔向之间的关系?夏想苦思冥想,感觉眼前的迷雾之中,渐渐地透出一丝光亮。

        叶石生还是可以合作的同盟,人不坏,也没有太大的野心,只不过是被崔向抢先一步占领了先机。哪怕是钱锦松和叶石生紧密地走到一起,也比崔向好。崔向野心勃勃,他是马万正和宋朝度必然的下届省长人选的竞争者,没有合作的可能。

        崔向一旦当上省长,夏想明白,他在燕省精心筹划的一切,安县项目、单城市和宝市项目,甚至远景集团以后在燕市和燕省的发展,都会成为崔向下手的目标。政治上摘桃子还在其次,说不定会有何种手段,将项目转到他的人手中,政治和经济双丰收。

        6月的燕市,天气转热。随着热气一起席卷燕市的,还有一股涌动的暗流。在崔向事件还没有解决之前,夏想终于发现了顾曾事件的后遗症的影响是如此巨大!

        领导小组刚开始成立的时候,燕省电视台、燕省日报,都重点做过宣传报道。然而单城市的文化旅游签定协议之后,全省媒体噤声,夏想就知道肯定是马霄的手笔。

        宝市的万里汽车厂和玉灵商贸的合作正式签定协议,省委常委、副省长宋朝度亲临宝市,出席了剪彩仪式。宝市当地的媒体全体出动,轮番报道,不间断播出之时,随同宋朝度到访的省里的电视台和报社等媒体,带子都剪辑完毕,新闻稿也采写完成,发回总部之后,却没有播出,如同石沉大海一般。

        堂堂的省委常委、副省长出席轰动燕省的大型合资项目,省台和省报新闻上竟然没有同步重点播放,太不正常了。或许普通百姓没有什么感觉,但省委大院的人很清楚新闻和政治之间息息相关的内在联系,如果重要人物的活动在新闻上没有只言片语的介绍,没有在电视上露上一面,就说明出现了重大问题,说不定此人的政治生命有结束的可能。

        夏想由此事联想到前一段时间顾曾被调离燕省晚报,马霄一上任就抓住一件小事不放,小题大做非要开除主任,调换总编,现在看来,当时的事件只是一个借口罢了,马霄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将宣传口死死地抓在他自己手中。

        夏想来到省委大院上班时间也不短了,还从来没有去过宋朝度的办公室,今天他第一次来到宋朝度的副省长办公室,和他面谈事宜。

        宋朝度的办公室布置得还算简洁,看上去非常有条理,没有多余的东西。夏想坐在下首的沙发上,见宋朝度微微皱着眉头,正在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烟。

        烟雾从他身后的窗户飘向外面,外面的白杨树在6月的阳光的照耀下,已经恢复了生机,枝繁叶茂生长得格外旺盛,风吹过,叶子哗哗作响。在夏想的印象中,杨树的树叶应该是被风吹叶动时,声音最动听的一种。

        宋朝度却无心欣赏树叶美妙的声音,他心中有不满有怒气,也有不解。

        通过相关渠道他也清楚了内幕,省委宣传部内部指示精神,近期凡是试点城市产业结构调整的新闻,一律要提交省委宣传部审核,各媒体单位不得擅自播出。若没有省委宣传部批准而私自播出的,追究政治责任。

        一个追究政治责任,足够吓坏许多人!不管是省台的台长,还是省报的社长,都是具有极高的政治敏感度的政治人物,他们可不是媒体人,而是党的官员,是掌管着党的喉舌的要害职务,尤为重要。谁也不敢拿政治前途开玩笑,在宣传部门工作一着不慎就有可能前途尽毁,文字可以将一个无名之人塑造成英雄,也可以将一个有名之人贬得一无是处,杀人于无形之中。

        接到通知之后,省级媒体都将宋朝度的宝市之行的新闻提交到了省委宣传部,等批示。不料提交之后,就没有了下文。开始还有人催促,说是新闻要及时播出才有新闻价值,否则就成了旧闻,结果宣传部给的答复是:“领导正在审阅,审好后自然会有答复,催也没用。”

        结果一拖,就是一周。

        一周的时间,黄花菜都凉了。从事新闻的人谁没有一点政治头脑,就明白了是一回事,是省委里面有了内部矛盾,省委宣传部是故意要给某人难堪。

        某人,当然是指宋朝度。

        宋朝度不明白马霄的真正心思,到底是针对他个人,还是针对试点城市。到底是马霄的个人意思,还是得自于叶石生的授意。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夏想打来电话说要过来汇报工作,他就知道夏想也意识到宣传方面出了问题。

        以前卢渊源担任省委宣传部长时,还不觉得宣传方面有多重要,现在换了马霄,立刻就来了一手软刀子杀人,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夏想也猜不到马霄真正意图,虽然说马霄是付家人,但在宣传上卡试点城市和宋朝度的脖子,也未必是付先锋的主意,想必付先锋也不会做出这样无聊的事情。如果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也理应事先和宋朝度沟通一下,毕竟宋朝度也是省委常委。

        夏想微微一想,就说:“马部长是从东北某省调来的,会不会因为他的性格过于保守的原因,觉得现阶段宣传试点城市的成功不太合适,等取得了更大的成绩之后再宣传不迟?不过不管如何,他也应该事先打个招呼,而不是直接压下不放。”

        宋朝度微微有些怒意,一只手轻轻敲击桌子,说道:“马霄太不会做事了,这件事情,必须要找叶书记说道说道。宣传跟不上,就相当于得不到省委的认可,就会让别人心中猜疑领导小组是不是还有存在的必要!”

        宋朝度看待问题的高度当然要比夏想高,不过夏想还是觉得他对这件事件有点过于拔高了,或许宋朝度觉得落了面子,没有得到应得的待遇……也可以理解他的心思,现在宋朝度急于需要证明自己,本来兼任领导小组组长就是一次政治冒险,是替省委分忧,现在倒好,马霄轻描淡写就在宣传上扼杀了他的政绩,不生气才怪。

        “找叶书记理论没有问题,不过我觉得估计没有结果。我敢说,这件事情叶书记肯定知道,也心里有数,否则马霄也不敢刚来燕省,就大着胆子自作主张。就算叶书记没有点头,也是默认的态度,同时可以肯定的是,崔书记点了头。”夏想经宋朝度一说,也隐隐觉得抓住了一点什么。

        归根结底,还是和崔向有关,和崔向和叶石生走近有关。

        看来,崔向在省委之中的份量越来越重,大有成为幕后一把手的意思。

        夏想就想,崔向不会傻到想方设法打压领导小组,他和马霄联合出手的话,肯定是想借机提出什么条件用来交换更大的利益!

        夏想还真是猜中了——宋朝度在找到叶石生之后,叶石生的解释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马霄向他做了汇报,为了照顾燕市及其他地市大型国企的情绪,同时也是为了谨慎起见,暂时还是不宜重点宣传领导小组的成绩为好,而且现阶段取得的成绩还不够,为了避免领导小组成员有懈怠的想法,以后除非再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否则试点城市的产业结构调整方面的新闻,尽量低调处理。

        叶石生用的是不容置疑的口气,而且也说得在理,显然是已经定下了基调。宋朝度也没有办法,只好表示接受省委的决定。意识形态本来是党委管,他作为政府的副省长,只有服从。

        夏想也没有闲着,他审时度势,认为下阶段单城市的通海铁路会提上议程,然后就是宝市的达富胶卷和茂盛酱菜,如果以上项目再通过立项和引进投资的话,基本上领导小组的成绩就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果运作得当的话,就算省委宣传部再压住不放,他也有信心惊动何副总理。一旦入了何副总理的耳,国家媒体做出正面报道的话,省委宣传部必须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否则就是天大的失职。

        只是达富胶卷和茂盛酱菜暂时还没有找到投资商,虽然说招商引资并不是领导小组的责任所在,但夏想的想法却是,既然是他劝动单城市和宝市主动成为试点城市,他就有责任为单城市和宝市开一个好头,帮助他们打开局面。

        万事开头难,一旦前期打开局面,树立起了成功的榜样,后期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周末,夏想约上了严小时,想和她谈一谈单城市投资的事情,当然,他还有更深层次的想法,要通过严小时来实现。

        二人约在好事咖啡见面。

        天气渐暖,夏想还觉得穿着半袖衣服微有凉意时,大街上的女人已经如百花争艳一般,争相穿起了花枝招展的裙子,露出了白皙的胳膊和大腿。严小时也不例外,也是穿了一身洁白长裙,曼妙如婚纱,轻盈如烟霞。

        不知为何,严小时的白裙让夏想一瞬间想起了连若菡,想起了他和连若菡初来燕市时,连若菡在国际大厦和他在一起时,就是穿了一身洁白长裙,美若菡萏。

        而现在的连若菡,已经快到了预产期,夏想正在着手准备飞往美国的计划。在连若函生产之时,他一定要在她身边陪她。他也希望,等孩子稍大一些之后,连若菡能够回国,他想有他陪在她身边,对她也公平一些。

        坐在一个半包围的座位里面,严小时见夏想神思有点恍惚,就笑他:“肯定又在想哪个女人?在我看来,只能女人能让你心神不宁,政治和经济上的大事,你都能从容应付。”

        夏想苦笑,这是夸奖还是讽刺?他没接严小时的话,看了一眼人淡如菊的她,说道:“小时之美,越来越有浑然天成的味道了,恭喜你由第一眼美女转变为百看不厌的美女。其中原因,恐怕还是因为文化的熏陶。”

        “错,大错特错。”严小时被夏想一夸,也是喜上眉梢,不过还是秀眉微皱,俏皮地说道,“女人之美,第一眼流于表面,第二眼来自于知性,第三眼是因为风情,至于百看不厌,就是爱情了。电视上无数女名星,有几个让你百看不厌?你说我是百看不厌,是不有什么暗示的意思?”

        夏想做了一个擦汗的动作:“咖啡厅也太小气了,大热的天怎么不开空调?”

        严小时呵呵直笑:“假了,太假了,夏想,你也有在女人面前不自然的时候?”

        “咖啡其实不太好喝,许多人爱喝,八成是赶时髦罢了,对不对?”夏想抿了一口咖啡,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小时,你是美女不假,对男人也有足够的吸引力,但对我来说,还是吸引力不够,你知道为什么吗?”

        严小时脸色微微一变:“是什么?你别乱说,要不我会生气的。”

        “男人喜欢高洁的女人,因为征服的过程充满了乐趣。男人也喜欢邻家女孩一样的女人,因为给人的感觉亲切而且容易接近。但男人最喜欢既高傲又性感的女人,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既有征服的快感,又有致命的诱惑。但男人都不喜欢一种女人,就是既美丽又圣洁的女人,犹如女神一样高高在上,对男人来说,只可远观只要欣赏却不能一近芳泽。”夏想笑眯眯地看着严小时,眼中流露出戏谑的神色,“男人都是实用主义者,如果一个女人不能用来亲近,他们就会敬而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