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06章 主动出击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06章 主动出击

    作品:《官神

        “你对单城市的经济方面的建议,非常精辟,让我甚至一度怀疑,你是不是在暗中进修经济学方面的课程。www.00ksw.org不得不说,你的眼光很准,尤其是单城钢厂的通海铁路,一针见血地解决了内地钢厂的运输难题,我当时听了就拍案叫绝。小夏,我敢说国内许多经济专家在你面前,也会对你的设想赞不绝口。”钱锦松眼中闪出一丝光彩,可见他对夏想所提的修建一条专用铁路直通黄骅港的想法,确实非常欣赏。

        夏想微微汗颜,他是盗用了后世无数专家的心血,不过是提前几年提了出来而已。不过如果真能将铁路的修建提前几年,也是值得一试,可以让单城钢厂在即将到来的价格战之中,还有自保之力。

        “秘书长过奖了,我也是在研究了别的钢厂在沿海的港口城市兴建分厂的举措之后,才想到了这个主意,其实也不是什么创举,可能就是先人一步想到了而已。”夏想还是保持着十分谦虚的态度。

        “先人一步就是巨大的商机,落后一步就有可能步步落后,小夏,关于你提出了修建通海铁路的建议,我完全赞成。只要单城市上报省委省政府,我会大力促成此事。不过有一点……”钱锦松颇有深意地看了夏想一眼,“我是省委办公厅主任,你身为信息处处长,好象一直没有向我这个主管领导汇报过工作,有点不合情理,是不是?”

        “是,是,我以后一定尽量多向您汇报工作。不过崔书记是直接找我过去,领导发话,我也得听命不是?”夏想一口应下,也含蓄地点明了是崔向主动让他到办公室的事实,“崔书记还让我写一份思想汇报给他,我也写好了。”

        “崔书记有事吩咐你去做,也是领导对你的重视,一定要做好。”钱锦松点到为止,他和夏想之间不象宋朝度和陈风一样随意,能有今天的收获也算可以了,事情慢慢来,急不得,“思想汇报也给我留一份,顺便也告诉崔书记一声。”

        夏想明白了,钱锦松的意思是想给崔向一个信号,不要事事都绕过他这个省委办公厅的实际领导者。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夏想和钱锦松一到省委大院就分了手,一个奔常委楼,一个去主体楼。

        一回到办公室,夏想刚坐下,杨天客就敲门进来,满脸堆笑,将饭盒郑重其事地放在夏想的桌子上,讨好地说道:“夏处长,饭盒给您放好了,我还特意用开水烫了烫,消消毒。”

        夏想出于礼貌,点头说道:“太麻烦杨处长了,感谢,感谢。”

        杨天客连忙摆手:“小事,举手之劳。对了,夏处长,您和钱秘书长也关系不错?”

        尽管杨天客是以试探的口气,但夏想还是听了出来,他不仅仅是问自己和钱锦松之间的关系,而且可能还有事相求,就说:“关系一般,不是很熟。杨处长有什么事情就明说,我能帮上忙的,就伸手帮一把。能力之外的,也就没有办法了。”

        杨天客尴尬地笑了笑,听到夏想说关系一般时,就以为夏想是客气地推辞,就不想再提,犹豫一下,还是觉得试一试也好,就说:“我儿子也在省委办公厅工作,他在离退休人员工作处上班,我托了人想把调到市委,市委那边也同意了,但省委办公厅人事处不放人,我找了许多人也不起作用,看夏处长能不能给钱秘书长说一声……”

        离退休人员工作处负责原省委领导和办公厅离退休人员的管理和服务工作,在办公厅几个处室里面,还不如信息处。杨天客既然托了关系把他儿子调到了市委,肯定进了好的部门。关键是,杨天客和办公厅副主任计杰关系不错,有计杰发话,人事处还能不放人?

        夏想就问:“你请计主任出面不就没有问题了?”

        杨天客无奈地摇摇头:“人事处处长只对钱秘书长负责,谁的话都不听,计主任打了招呼,结果他说不符合规定,计主任也没有办法。”

        处处有矛盾和对立,夏想明白了几分,估计杨天客和计杰走得很近,而计杰是崔向的人,可能经常发号施令,引起了有人的不满。钱锦松虽然是兼任省委办公厅主任,但肯定顾不过来,权力下放,计杰因为有崔向作靠山,就有坐大的嫌疑。

        不过钱锦松也不是一点权力也不抓在手中,人事处一个部门,就卡住了许多人的脖子。

        又是小圈子的争斗,夏想有点不想插手,正想找个理由回绝,见杨天客一大把年纪,还一脸讨好的笑容,不由心中一软,可怜天下父母心,算了,就帮他一次。

        “我试试看,得找机会,你别急。”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而出面找钱锦松,只能说机会合适的时候,气氛也恰到好处的话,就随口一提事情就成了。

        杨天客原来以为他以前得罪过夏想,夏想肯定不会答应帮他,只是他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硬着头皮拉下脸面,拼着被夏想数落的难堪,为了儿子的前途,也开口求一下。没想到,夏想只是迟疑了一下,竟然开口答应了。

        杨天客喜出望外,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郑重地点了一下头:“谢谢夏处长,以后看我的行动。”然后转身走了。

        夏想也没在意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却不知道,他一次好心也间接帮自己逃过一难。因为计杰在暗中联合几个副主任,想对夏想提出的网络信息安全的设想,提出置疑和批评,要指责夏想激进和制造紧张气氛,却被杨天客泄密提前告诉了夏想。

        结果夏想充分准备了大量的证据和材料,在会议上当场反驳,让计杰指使的技术人员哑口无言,也让计杰准备好的慷慨激昂的批评发言稿没有用武之地。

        小插曲过后,转眼就到了3月中旬,在一次外经贸部的会议过后,再一次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进行了点评,同时,大报大刊开始发表产业结构的新一轮调整的文章,开始造势。不久,就正式确定了何副总理4月初对燕省进行视察。

        与此同时,燕省大小会议不断,许多秘书的日子都不好过,因为最近领导们的脸色都不太好,容易发脾气,都小心翼翼地,生怕撞到枪口上。

        夏想也是麻烦不断,先是严小时找到他——她的化妆品生意进入了瓶颈,销量似乎到了饱和状态,同时利润也开始下降,请夏想帮她想想办法。夏想就让严小时直接飞巴黎住上一段时间,把当地的化妆品商店逛一个遍,然后就会有了新的目标。

        接下来是连若菡的事情。连若菡6个月身孕,已经大了肚子,没法外出活动。夏想让她出国生产,她又不肯,最后好说歹说才算劝说成功,却又缠着他给儿子起名——已经B超得知了婴儿性别,是个男孩——夏想对起名不在行,想出的名字又总让她不满意,她又不停地让他想,弄得头大。

        最后总算送走了连若菡。卫辛现在和连若菡感情挺深,她现在也是大四了,就以实习的名义也陪连若菡飞往美国待产。

        连若菡刚走,高老就找到夏想,请他为钢厂和药厂的两块地皮出一个设计思路,初步定为多层住宅小区——这也是夏想的主意,几年后,燕市规定不再新建多层住宅,全部要向高层化发展。高层住宅有利有弊,许多有钱人还是愿意住6层以下的多层住宅,感觉空间亮堂,小区内可以正常地看到天空,没有那么压抑。

        高老也赞同夏想的意见,但要求他出设计思路,两处小区一处命名为珍藏苑,一处命名为典藏居,含义不言而喻,就是以后将会成为绝唱,值得珍藏和典藏。两处小区最大的卖点就是楼间距大,空间充足,全部是6层以下的建筑,抗震能力强,小区绿化面积高达百分之六十,当然,所付出的代价就是,房价要高出燕市平均房价许多。

        要的就是精品概念。

        夏想推辞不了,只好抽出时间设计出了草图,再让曹殊黧补充细节。曹殊黧对珍藏苑和典藏居的设计非常用心,亲自操刀,许多细节也精心打造,还对夏想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用心设计吗?”

        夏想摇头。

        “我要当成设计自己的家一样设计珍藏苑和典藏居,我非常喜欢不高的楼房,喜欢宽亮的感觉,你说,我们也在珍藏苑或典藏居买一套房子,好不好?”

        “不好,容易让人说闲话。”夏想急忙拒绝,虽然说连若菡在国外,但她总有回来的时候,珍藏苑或典藏居离莲居太近了,近到步行十几分钟就可以走到的程度。

        “有什么不好?”曹殊黧似笑非笑地盯着夏想看,脸上的表情好象是疑问,又好象是故意发坏,“高老给了一大笔设计费用,不要不好,要也不好,不如就当成购房款好了……你是不是担心离莲居太近,太方便了反而不好,对不?”

        夏想被曹殊黧说中心事,嘿嘿一笑:“净胡思乱想,好好设计你的项目,别走神。”

        曹殊黧得意地笑了:“别心虚,我又没怪你什么。”忽然就又叹了一口气,“一直以来我没有强求过你什么,但珍藏苑和典藏居的房子,我真的喜欢……”

        夏想第一次见小丫头幽怨的样子,不由心生怜惜,上前抱住了她,感受到她稍微丰腴了一些的身子,将下巴压在她的头发上,说道:“好,就依你,反正我是不管了,你自己决定就好。”

        3月下旬,在邱绪峰到宝市上任一个多月后,付先锋也由京城空降到了燕市,担任市委副书记一职。王鹏飞到水恒市上任之时,夏想也特意前往为他送行。

        随着付先锋的到任,燕市的平衡局势再一次被打破。本来还有些摇摆不定的副市长何江华,在付先锋上任不久,就和付先锋迅速走近,再加上谭龙,三个人结成了一个牢固的同盟,成为燕市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同时,省里的局势也有新的动向,崔向和张建国越走越近,尽管张建国是军方的人,对地方事务发言权不大,但在常委会上也有投票权。而且崔向和政法委书记李炳文也关系密切,三个人也形成了一个小圈子。还有一个有利于崔向的消息是,宣传部长卢渊源调任邻省任组织部长一事定了下来,在东北某省的一名宣传部副部长,将调来燕省任宣传部长,名叫马霄,是付家的嫡系。

        崔向的力量日益壮大,对于即将到来的新一轮的浪潮,他踌躇满志,相信能够站立潮头。崔向也暗下决心,要在何副总理视察的时候,就产业结构的调整问题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有望一举得到何副总理的赏识。

        3月底,在何副总理访问的前夕,燕省召开了一次全省经济会议,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叶石生,省委副书记、省长范睿恒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省委副书记崔向主持会议,各市的党政主要负责同志,省直有关单位的主要负责人,企业界的代表参加会议。

        本来一般全省的经济会议都在年底召开,但去年年底出了外经贸部的一档子事,还有何副总理的电话让叶石生和范睿恒都有点顾虑重重,也就没有如期召开。年后在何副总理访问前夕召开,也是做出样子给何副总理看,表明了燕省对经济工作的重视程度,以及对何副总理的视察非常重视。

        因为要参加全省的经济会议,单士奇和王肖敏同时来到了燕市。曹永国身为宝市的一把手,也出现在会场。奇怪的是,宝市的市长任庆之没有参加会议,反而是邱绪峰作为政府班子的代表,来到了燕市。

        于是就在夏想的从中牵线之下,宝市的市委书记和副市长,与单城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就趁中午吃饭的机会,坐在了一起。

        曹永国和单士奇认识,也算熟悉,尽管没有和王肖敏见过面,但见面之后,就经济问题和当前形势,聊得还算投机。邱绪峰也进步了不少,自称和曹永国工作,学到了不少东西,不管是理论知识还是为官之道,让他受益匪浅。

        几个人谈来谈去,话题就转移到了何副总理的视察上面。

        王肖敏对夏想的看法非常重视,首先问夏想怎么看待何副总理的视察,夏想当着曹永国的面,又有诸位领导在此,也不愿意透露太多真实的想法,就说:“我觉得最后还是一个妥协的结果,就是燕省肯定要给何副总理一个答复,就产业结构改革的问题要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想全面推广不可能,但选择几个试点城市进行产业结构的改革是一条折衷之道,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曹永国和单士奇对视一眼,一起哈哈大笑。

        夏想不解,疑惑地问道:“我说错什么了?”

        “没有,不但没有说错,还说得非常好。”单士奇摆摆手,最后手又停在饭桌上的一盘菜上,敲着盘子说,“小夏,以你现在的才能和眼光,当个市长也没问题……我担心的是,全省十几盘菜,最后叶书记和范省长会点中哪一盘菜?”

        燕省一共11个地级市,估计所有书记的想法都和单士奇一样,不愿意被省委点中,成为试点城市。试点城市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试点卓有成效,成绩是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才取得的。如果试点失败,对不起,是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工作做得不到家,领导不力。

        四人之中,只有单士奇一人有点忧心忡忡,邱绪峰和王肖敏沉默不语,曹永国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夏想。

        单士奇又说:“小夏,你在省委里面,离省领导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传出,会点谁的将?”

        夏想摇头,看了王肖敏和邱绪峰一眼,笑了:“单书记不用担心,就算省里最终会折衷点将,也一时半会定不下来,因为各个地市都会摆出各种理由推脱,省里也会非常为难,不可能强行摊派,也不可能抓阄决定,最大的可能就是……”

        “妥协,除了妥协和平衡之外,无法可想。”邱绪峰接过话去,“一个一个市提名,再一个个否决,最后哪个市的支持力度最小,后台最弱,就是谁了……还是一场政治闹剧!”

        “我倒觉得,如果有哪个市主动向省委省政府提出申请,不但可以获得省里的好感,还可以主动要求政策上的倾斜,也不失为主动出击争取主动的好办法。”夏想突然说了一句,然后看向了王肖敏,“而且说不定,还可以收获意想不到的成效。”

        王肖敏一直没有说话,心中对夏想突然抛出的议题有些触动。单城市目前的状况其实就是正在调整产业结构,不管是修建到沿海的铁路,还是打出成语故乡的文化旅游牌,对于古城单城来说,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冲击,势必会给当地带来全新的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