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96章 机遇来临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96章 机遇来临

    作品:《官神

        邱家不缺能人,懂得充分利用经济的力量,以经济来影响政治局势,是极其聪明的手段,比起单纯的政治对抗要高明许多。www.00ksw.org政治利益,经济先行,在越来越注重经济效益的今天,岭南省一个省委书记的影响力,可以和西北等偏远地区数省相当。

        没办法,谁让人家手中拥有巨额的投资!

        当政治斗争上升到一定阶段,到了只依靠政治资源谁也对谁无可奈何之时,决定胜负的关键就在于谁手中拥有更多的经济资源。通俗地讲,就是看谁的钱多。

        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一样,世界上的老大,永远是最富的国家。武力并不是决定性的力量,手提核弹要饭的国家,看上去吓人,实际是外强中干,差不多饿得前心贴肚皮了。挥舞着大棒要饭,其实和低声下气要饭一样,是没有什么尊严的。

        不过似乎忽然之间,外经贸部和燕省省委之间的芥蒂不见了,外经贸部既没有再提商调的事情,燕省也没有就产业结构改革提出全新的政策,仿佛突然之间就风平浪静了。不过夏想却并不乐观,他仿佛嗅到了一股山雨欲来之前的气息,总觉得在事件背后还在酝酿着什么变故。

        因为他问了连若菡,吴才江是不是收手了。连若菡却说,吴才江已经置身事外了,但易向师不但没有收手,可能得到了上层的授意,还要继续对燕省的产业结构提出新的意见。现在已经不是调不调夏想的问题了,而是上层中有人对燕省的政策不满,又或者是,对叶石生或范睿恒不满。

        夏想无语,他再一次成为引发事件的导火索。但是这件事情,表面上看是挑战是事件,其实在他看来也是机遇是好事。

        吴才江本身职务不高,现在刚刚升到教育部任副部长,但他目前是吴家代言人的身份,基本上等同于吴家接班人,他的话就具有了相当的份量。夏想也有理由相信,连若菡最初找吴才江提出调他入京,吴才江不管是出于何种考虑答应下来,当时肯定没有和燕省叫板的意思。后来易向师故意挑了自己上班的第一天发出商调函,也许是想给叶石生一点难堪,也许是玩笑,相信巧合的可能性最小,但叶石生丝毫不给面子,反而激起了易向师对叶石生的旧怨。

        至于其后外经贸部对燕省的产业结构委婉提出批评,并且上报了分管副总理,恐怕就不仅仅是私人恩怨,应该叶石生的态度正好激怒了易向师,让他对燕省的不满再和对叶石生的不满一起发作出来,而他同时又知道上层有人对燕省的滞后和保守的不满由来已久,就借机提了出来……然后就有了何副总理出面的事件。

        何副总理出面,也不一定是总理或说国务院的态度,很有可能是他个人的态度。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夏想也无法猜测得到,以上也只是他粗浅地分析,要不是事关他的切身利益,他才懒得费脑筋去想燕省在上层心目中的形象。

        也不知道年后又会有什么重大事情发生?夏想无奈地一笑,算了,不想了,还是做好眼前的事情再说。

        转眼就到了春节。

        一放假,夏想就和曹殊黧前往单城,要提前回家,安排夏安的婚礼。本来还打算过年时接爸妈过来过年,没想到原定五一结婚的夏安,突然就提前到了年前。夏想也能体谅许宁的待嫁心情,也没多说什么。

        连若菡还想同夏想一起回去,夏想坚决不允许。现在连若菡身子不便,是一级保护动物,可不能到处乱跑。他请了两个保姆照顾连若菡,卫辛也是守在连若菡身边,说好了过年不回去,也要照顾她。夏想就放心了许多。

        回到单城,新房和一切用具都已经买好,夏想就帮忙张罗一些杂事。曹殊黧也不闲着,忙前忙后一刻不闲,张兰不停地让她歇歇,她也不听。

        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曹殊黧拿出了10万元,交给了夏天成,说道:“夏想当儿子的,这些年一直在外面,也不常在爸妈身边孝敬,他心里挺过意不去,就让我拿一点钱给爸妈。钱不多,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正好夏安要结婚,家里花销大,不够的话就还有。”

        夏天成忙推辞:“夏安结婚,哪里有夏想出钱的道理?我还在,就用不着当哥的出钱。你们刚结婚,用钱的地方多,自己留着,家里不缺钱。”

        夏安也忙不迭说道:“嫂子可别再拿钱了,再给爸妈钱,我都没面见人了。车是哥哥给的,工作是哥哥帮找的,我已经够坐享其成了,连爸妈也照顾不好,那我还有什么用?快把钱收起来。”

        曹殊黧笑着说:“你替夏想照顾爸妈,孝心无价,他留点钱给爸妈也是应当的。快收下,一家人别推三推四的,多见外。钱先存起来也行,就当替我保管了。”

        张兰怜爱地看着曹殊黧,觉得夏想的这个媳妇真是不错,别看年纪比夏安小,但有嫂子的风度,就收起了钱:“我就当替夏想存钱了,省得他乱花钱。殊黧,以后你多管着他一点,别让他大手大脚的,现在年轻能赚钱,到老了就赚不动了。要有存款才有保障。”

        曹殊黧笑意吟吟地看了夏想一眼:“他呀,别的优点不好说,就是不爱花钱的优点最好了,衣服什么的从来不主动买,又不爱大吃大喝,烟也少抽……”

        难得曹殊黧正面夸他一次,夏想还有点不好意思:“就这一点优点就被你发现了,我也太没有**了。”心里却想衣服是很少买,都让连若菡给买了,他都没有机会自己买。

        包括肖佳在内,三个女人中,连若菡最喜欢给他买衣服,肖佳最喜欢给他买皮带,曹殊黧却好象没有什么偏好,但细心一想,她是无微不至到什么都买。

        被关爱的男人是幸福的男人,夏想对此还算心满意足。

        夏安的婚礼定在腊月二十八日,地点在单城市最好的酒店单城大饭店,邀请了包括亲朋好友以及同事在内的一百多人,可谓济济一堂,盛况空前。本来燕市的许多朋友听说夏想的兄弟结婚,都纷纷要求前往单城市参加婚礼,夏想却没有答应。

        考虑到过年的时候大家的事情都多,而且如李红江、冯旭光等人前来参加婚礼,肯定要送礼,夏想就不愿意再承他们的人情,就婉拒了他们的好意。

        夏安的婚礼举行得还算成功,宾客如云,光是夏安的同事就来了不少,可见夏安的人缘还算可以。许宁的家人围着夏想,一脸讨好的笑容,说个不停,夏想也不厌其烦地一一应付。

        中途的时候,夏安红着脸对夏想说:“我也请了单市长,现在还没出现,估计不会来了。”

        夏想知道夏安一心盼望单市长出现为他捧场,但自己和单市长交往不多,也不好意思直接给单市长打电话,就劝慰夏安:“单市长也许回家过年了,不用放在心上。领导来与不来都是正常,不要对领导有所不满。”

        话音刚落,夏想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不认识的号码,夏想正忙,就有点不想接听。夏安眼尖,忽然惊叫起来:“哥,快接,快接,是单市长的电话。”

        夏想接听了电话,听到单士奇热情洋溢的声音从话筒传来:“夏处长,今天是夏安大喜的日子,我本来定好要过去一趟,可惜今天外地来了一个朋友,暂时脱不开身,抱歉了。”

        “单市长客气,领导公务繁忙,当然要一切以工作为重。”夏想寒喧几句,暗暗感叹单士奇会做人,身为市长也保持着足够的细心,也不容易,就又说,“听说过年后,单市长就要变成单书记了?提前恭喜一下高升。”

        单士奇呵呵一笑:“不瞒你说,今天我接待的老朋友就是即将到任的下一任单城市市长,对了,他叫王肖敏,是原章程市委组织部部长,说不定你也听说过他……”

        王肖敏和陈风关系不错,当年夏想在坝县里,他就曾经受陈风之托,差点调夏想到章程市委,现在原来小进了一步,来单城市担任了市长。

        挂断电话,夏想向夏安解释了两句,夏安脸色缓和了许多,不再认为是单市长故意不理他。

        不想过了不久,单士奇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夏处长,我见了王部长,他听说你的弟弟举行婚礼,就问方便不方便过来凑凑热闹,顺便也想和你见个面。”

        未来的市委书记加市长联诀来访,不方便也得方便,夏想忙提出要去迎接一下两位领导,被单士奇婉拒了:“你忙你的,我和王部长一会儿就到,别声张,谁也不惊动最好。”

        夏想将情况告诉了夏安,差点没把夏安吓得坐在地上,冷静下来之后,夏安欣喜若狂,书记和市长同时来访,面子太大了,脸上太有光了,他急忙找酒店经理给安排最好的房间出来。

        经店经理还不太情愿,说是临时安排不开。夏安就直接抬出了单市长,吓得酒店经理立刻紧张起来,二话不说迅速安排好了房间并且准备好了酒菜。

        单士奇来得挺快,十几分钟就赶到了。他一出现在门口,夏想就急忙迎上前去。

        单士奇亲热地和夏想握手,然后一指旁边的王肖敏:“见见老朋友,王部长一说你也在单城市,心情迫切,非要见你一见。”

        几年不见,王肖敏没什么变化,依然是脸色白净,面无表情,如果不认识的人,第一次见面时恐怕对王肖敏都不会有什么好印象。夏想了解王肖敏的为人,知道在他的严肃的外表之下,其实很好打交道。

        王肖敏紧紧握住夏想的手,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他乡遇故知,一别两三年,小夏成长的速度很快,让人叹为观止。我刚刚还听陈书记说,现在的你,在省委里面也是很吃香。”

        夏想就谦逊地笑:“陈书记是取笑我……我现在在省委办公厅,是信息处处长,每天忙完工作之后,还有大量的时间可以用来学习理论知识,最近自我感觉在思想方面提高了不少。”意思是他很清闲。

        “学习理论是好事,打好了理论基础,以后再结合实践,就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了。”王肖敏显然也知道省委里面的一些动向和传闻,对夏想能够从容应对表示满意,“总在基层工作,难免也有理论上的欠缺。在信息处工作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收集各方面的信息,可以综合无数理论知识为我所用,对今后的成长,也是不小的帮助。”

        话里话外就带有勉励的意思了。

        夏想见王肖敏和自己没有见外,知道他和陈风的关系还保持着密切,也就没有过多的客气,直接请单士奇和王肖敏入内。

        单士奇和王肖敏走过大厅的时候,刻意避着众人,但还是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单士奇。好在大家都有眼色,知道单市长故意避开大家自有原因,领导不主动露面,谁会自讨没趣上前去打招呼?所以大家只是私下里交流一下,知道了单市长亲临了夏安的婚礼,就足以说明了许多问题。

        对于单市长旁边的人,大家也有所猜测。最后还是一个知道单市长今天安排的人透露了天机:旁边的人,就是下一任市长王肖敏。

        所有人得知未来的书记和市长同时出现在夏安的婚礼之上之后,都目瞪口呆。

        许宁在众人羡慕加嫉妒的目光中,在听到单士奇和王肖敏在楼上的雅间后,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夏想陪单士奇和王肖敏入座,说了一会儿闲话,交谈中才得知王肖敏本身是单城市曲县人,回家过年的时候路过单城市,正好接到了单士奇的电话,二人以前也认识,就一拍即合见了面。随即听到夏想也在单城市,王肖敏就提出和夏想见上一面,因为他有事想找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