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91章 第二轮较量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91章 第二轮较量

    作品:《官神

        胡增周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精致舒适的疗养院和会议中心,走马观花看了一遍,就赞不绝口,连连说好:“以后市里有什么会议,一定要来这里开会,太好了,环境怡人,各项设施都是一流,真的不错。www.00ksw.org”

        夏想就笑,趁机说道:“胡市长过年的时候,可以来疗养院住几天,有些家在外地的干部,过年的时候不回家,都在疗养院订了房间。因为刚刚开始营业,目前有一个试住活动,凡是省市处级以上干部,都可以在过年的时间,免费试住一个月。”

        胡增周不免心动,他家在外地,家中没有什么亲人,过年的时候也不回去。儿子远在外地上学,也说要和同学一起去旅游,不回来,只有他和妻子两个人,未免冷清。到疗养院来住一住也不错,清静舒适,事事不用自己操心。

        “试住期间,还提供各项免费服务,只是为了提高以后的服务质量,也请胡市长提出宝贵意见,以便改进。”夏想见胡增周心动,继续说道,“同时我也邀请了陈书记、王书记、方部长还有秦书记过年的时候也过来住上几天,一来凑个热闹,二来也多找找不足之处,另外,省里也有部分领导光临,具体还没有定好都有谁,但肯定会有两三人过来……”

        好大的一场盛宴!

        胡增周顿时呼吸急促起来。

        夏想的暗示再明显不过,如果胡增周参加盛宴,将会以私人身份和省市两级领导来一次近距离全方位的接触,不但可以成功地和燕市的几个重量级人物建立起私人关系,还可以进一步和省里领导接近,表达一下靠拢的想法。

        相比之下,崔向崔书记的诱惑力度,比起夏想省市两级的双管齐下,就弱了许多。不过胡增周仍有疑虑,关键是,省里会有谁出现?

        夏想好象猜他的心思一样,笑着继续说道:“省里确定下来的有宋省长和高省长,梅部长因为要回京城,不好确定日期,不过他也保证要过来看看,热闹热闹。还有马省长也口头答应也要过来,但住不住没有表态。如果胡市长在省里有相熟的领导,也可以请来,过年嘛,就是图个热闹,图个喜庆。难得领导们放松一下,建了疗养院,不就是为领导们服务吗?”

        够了,足够份量了,胡增周在一瞬间下定了决心,与其和态度不明脾气是不是合得来的崔书记合作,还不如就和夏想握手,凭他能请动省市两级领导中这么多重量级人物前来,相信崔书记再强势,也最终没办法拿夏想如何。

        胡增周更不想因为向崔书记靠拢,而在燕市被孤立起来。再一想夏想在遗留地皮的问题,明明有在燕市强行通过的影响力,还要煞费苦心地请他来参观疗养院,再借机提出过年时的一次交际盛宴,也是高看他一眼的恭敬的态度,不由对夏想的看法又好上几分。

        小伙子人确实不错,懂得造势更懂得借势,关键还会照顾别人的情绪,做事情留有余地,不硬来不蛮干,真是一块好材料。

        胡增周就用力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小夏,有心了。过年的时候,我就过来凑凑热闹,不要嫌弃我添乱才好。”

        “不会,不会,胡市长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夏想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就又乘机再加一把火,“我一直对胡市长有一种莫名的亲近之感,以前一直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直到收到了您的礼物,才注意原来我神交已久的书法家竟然就是胡市长之时,真是让我又惊又喜。作为我最喜欢的书法家之一,胡市长的字我一直铭记在心,曾经细细揣摩过一段时间。只可惜我在书法上没有什么天赋,否则有机会还想向您学学书法之道。”

        胡增周立刻喜笑颜开。

        对于书法的喜爱,胡增周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夏想差不多是第一个无意中赞赏他的书法的人,又是第一个让他亲笔署名的人。夏想的称赞让他大为开心,连连说道:“小夏,不要妄自菲薄,书法之道,天赋是一方面,勤奋也是一方面。我倒觉得你挺有才气,过年的时候,有时间的话我们就交流交流书法之道,怎么样?还有省委张部长也喜好书法,要不过年的时候,我也请他过来,我们三人一起坐而论道?”

        省委统战部部长张灿阳?夏想心想,胡市长也藏得够深的,他才知道原来他在省里的后台是张灿阳。

        对于张灿阳的为人,夏想并不清楚,但既然胡增周提了出来,就一口应承下来:“当然好了,张部长能来,疗养院也是蓬荜生辉,荣幸之极。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如果到时胡市长和张部长兴致大发,可否留下墨宝,也好挂在疗养院,为疗养院增添几分文化气息。”

        胡增周笑呵呵地一口答应下来,不过提出了一个条件:“不署名,不收打着润笔名义的礼金……”然后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还有小夏,我送你的字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要随随便便就传扬出去。”

        夏想心领神会地笑了。

        胡市长所说的不要随随便便传扬,不是真的不对外透露的意思,而是让夏想审时度势,该知道的人可以知道,欣赏的人可以知道,不懂得欣赏又没有资格的人,自然就没有必要知道了。

        同理,对以后挂在疗养院中的字,也是一样的处理方法。如果有哪位省领导看中了胡市长的字,那么字就是胡市长的书法。如果被某个省领导贬低,那么字就是无名之辈的字。

        中午,夏想请胡增周在森林居中吃饭,楚子高亲自作陪。兴致颇高的胡增周没有暗示让楚子高离开,而是谈兴颇高,和夏想、楚子高海阔天空地聊天。

        楚子高岂能不认识燕市的新市长,虽然有点诚惶诚恐,不过因为夏想的缘故,他现在也见多了省市的高官,倒也一直坦然应对,给胡增周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周一一上班,夏想就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外经贸部日前召开一次内部会议,就全国的经济形势做了报告,会上,易部长亲自发言,逐一点评各省的经济结构和产业构成,对西南和西北几省的发展提出了表扬,同时,对燕省的结构调整力度不够,产业的结构不合理提出了委婉的批评。

        当然外经贸部对燕省没有管辖权,提出建议也是业务上的指导,而提出的批评也正是燕省落后的产业的弊端,可以说一针见血,极有借鉴意义。外经贸部的内部会议对燕省的决策不会有任何影响,但一般会上报国务院,请主管副经理过目。

        本来一般各部委主管的行业,对各省都会有批评建议,但外经贸部选择的时机非常敏感,叶石生得知后勃然大怒,认为是易向师故意向他示威,当即打电话给易向师,亲自和他理论一番。结果当然是谁也没有说服谁……紧接着叶石生就接到分管外经贸部的副总理何东辰的电话,何东辰的声音是非常标准的普通话,说话的语速很慢,而且没有什么威严,仿佛在随意说家常一样:“石生,易向师给我的报告,我看过了,他对燕省产业的结构调整的建议,还是有一些见解的,你可以参考一下,看能不能从中借鉴到可以运用到实际中的经验。”

        何东辰在几名副总理中排名靠前,而且他最年轻,在国务院中是少壮派的中坚力量,有传闻再有一届甚至会入主国务院。虽然他的声音并不威严,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何总理认定的事情就要坚决执行到底,因为他有手腕有高超的政治智慧。

        叶石生惊呆了半天也没有坐下,电话中传来一阵阵的忙音,他才醒悟过来,难道是易向师请动了何总理向燕省施压?不会,易向师和他的争论,有意气之争,也有理论上见解的不同,但总归来说,不能算是完全的私人恩怨,而且据他了解的易向师,也不是不知深浅的人,不可能因为调动夏想的一件小事,而将矛盾捅到国务院!

        易向师不是没有政治头脑的人,那么何总理打电话这件事情只能说明,确实是何总理本人对燕省的保守微有不满。

        而且何总理亲自打来电话给他,是不是要传递一个政治信号?就是如果在他任期内能够让燕省的产业结构得到合理的调整,那么等何总理执掌国务院时,他还可以再进一步?

        叶石生的心思在一瞬间转了无数圈,最后却又冷静下来,决定还是小范围内召开一个会议,探探大家的口风再说。毕竟燕省一向保守惯了,他一个人想要推动改革,也是独木难支。

        夏想还不知道因他引起的第二轮较量已经开始,也确实易向师是找到了一个由头,借机对叶石生发难,倒也不是他真的要和叶石生解决私人恩怨,再说也没有什么真正的恩怨——易向师确实是对燕省的保守和落后不满,感觉燕省就如一艘腐朽不堪的大船,锈迹斑斑,却没有人主动修补,只管勉强摇摇晃晃地向前开。

        其实燕省有许多优势可以利用,但每一任书记和省长都非常保守,除了会大兴土木之外,发展经济、调整产业结构几乎从来没有成功过——不是不能成功,是不想成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正好借此机会,易向师想敲打敲打叶石生,看他有没有胆量在燕省推行改革试点。当年辩论时,叶石生可是慷慨激昂得很,到了地方上做了几年的省长之外,反而变得无声无息了。

        对于上层的争斗和考虑,夏想接触不到,就算知道也没有什么用处,他现在除了处理信息处的工作之外,就一心扑在钢厂和药厂的遗留地皮之上,眼见快要过年了,市里年前也要定下来地皮的归属,不能马虎。

        快下班的时候,夏想意外地接到了邱绪峰的电话。

        邱绪峰人在燕市,办完事后想要和夏想见上一面,问夏想是不是有时间。夏想微一思忖就点头答应了,邱绪峰现在和他关系反而有越走越近的趋势,是个可以合作的朋友。

        因为正赶上吃饭时间,二人就相约在东坡食府见面。东坡食府离市委不远,离省委有一段距离,夏想就开车前往,走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才到。

        邱绪峰已经要好了雅间等他。

        邱绪峰热情地和夏想握手寒喧,看得出来,他的笑容中有几分真诚。夏想客气几句,就坐下问道:“邱书记来市里办事?”

        邱绪绪不说话,先是饶有兴趣地看了夏想一会儿,又意味深长地笑了:“夏处长,我就发现,你确实不简单,走到哪里都能成为各方势力的焦点……”

        夏想就笑:“邱书记的话可有幸灾乐祸的意思,我现在受了冷落,你还说笑,不够朋友。”

        邱绪峰哈哈一笑:“别的不说,你的性格我还是了解一些,有什么打击和冷落能让你沮丧过?这也是我最佩服你的地方,总能找到平衡点。”停了一停,他不再绕弯子,直接说出了来意,“我来找你,有两件事情和你说一说。”

        “请讲。”夏想见邱绪峰说得郑重,也是一脸真诚地回答。

        “王鹏飞书记将要调走,你听说了没有?”

        王鹏飞有望调到燕省的水恒市任市委书记,夏想也是有所耳闻,也并未太在意。按照王鹏飞的资历,也该执政一方了。

        夏想就点了点头:“听说一点,怎么,又有什么内幕?”他知道邱绪峰不会单纯告诉他王鹏飞要调走的消息,肯定还有隐情要说。

        邱绪峰摇头一笑:“就知道你能猜到什么,对你来说不算是好消息——会从京城空降过来一名副书记,他叫付先锋!”

        夏想立刻明白了:“付家人?”

        “不错,付家第三代之中的佼佼者!”邱绪峰感慨说道,“今年才36岁,比我不大多少,却已经是正厅了。”

        夏想吃了一惊,36岁的正厅不太吓人,但36岁的燕市的副书记,就有点吓人了。付家也挺有能量,居然拿下了燕市的市委副书记的位子。

        “听说,付家和你有点矛盾?付先锋来了之后,也许会对你不利。他比我有手腕,也有魄力多了,你得小心一些。”邱绪峰的话倒是出自真心,邱家和付家关系还算可以,但不够密切,相比之下,他更看重夏想和吴家以及梅家的良好关系,当然,还有夏想的本人。

        夏想表示了感谢之后,也没太把付先锋的到来放在心上,就又问:“那么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邱绪峰愣了一愣,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听说了外经贸部想要调你入京,如果你不想留在燕省省委,又不想去外经贸部,我倒有一个建议,你看是不是可行?”

        夏想看了邱绪峰两眼,心中明白了几分,邱绪峰是见有机可乘,乘机拉拢他来了,就笑:“说说看。”

        邱绪峰见夏想没有反对,暗中松了一口气,他怕夏想一眼看出他的目的,直接就回绝,没想到夏想还颇感兴趣的样子。

        “邱家在京城的势力不太广,在南方还可以,我想梅晓琳应该也和你说过一些。但在京城一些部委或是中央机关,邱家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夏处长如果觉得外经贸部不太满意,想去建设部或是团中央,我都可以提供帮助。”邱绪峰的态度非常真诚,语气也十分和善,尽量不想夏想产生误会,以为他在乘机收拢人心。

        夏想现在对于是不是离开燕省已经不再多想,走也好,留也好,他已经能够做到从容面对。只是突然之间,邱绪绪竟然提出可以助他到建设部或团中央,顿时让他眼前一亮。

        建设部倒没有什么,在后世改成了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职责范围更广了,权力也更大了,不过还是没有让夏想动心……而让夏想眼前一亮的是团中央!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国内的政坛上,越来越多的团系干部脱颖而出,走向了重要的工作岗位,以至于后世人们都称团中央为干部的摇篮。如果能现在进入到团中央,说不定可以认识以后走向中枢的大人物,最不济,也能认识一两个后世的封疆大吏。

        实话实说,夏想确实有点动心了。

        团中央的经历,对今后的成长绝对有利,可以说是党委的雏形,而且李丁山在团中央也应该有关系不错的中层朋友,毕竟他有十多年的团报的记者经历。

        慢慢冷静下来一想,夏想还是觉得可能还是无法脱离燕省省委,现阶段既然省委不放人,不可能邱家一出面,叶石生就妥协。现在已经不是他一个处级干部的去留问题,而是燕省省委的脸面问题。

        夏想笑着摇了摇头:“感谢邱书记的好意,省委里面现在有点特殊情况,可能有人觉得我能留在身边他才放心,所以我估计暂时离不开省委。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愿意到团中央工作一段时间,只是现在……还是等等再说,现在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