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82章 好事将近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82章 好事将近

    作品:《官神

        早晨起来,听到窗外的鸟鸣,呼吸着新鲜的秋天的空气,夏想顿时觉得神清气爽。www.00ksw.org

        “起床了,懒虫!”

        曹殊黧在外面敲门。

        夏想懒洋洋起来开门,则一拉开门,就听曹殊黧惊叫一声:“真丑!大流氓!”

        然后捂着脸红着耳朵下楼而去。

        夏想低头一看不安分的某处,无奈摇头一笑。再看到小丫头阿娜多姿的背影和轻盈柔美的腰肢,不由地在心中发了一个狠:反正快结婚了,就先再饶你几天。结婚后,看我怎么收拾你,看你还敢不敢跑!

        夏想终于体验到了无官一身轻的惬意,今天是他第三天在家中休息。说是休息,其实也是忙个不停,忙着布置新房,忙着写请柬,忙着买家俱,等等。

        结婚是人生大事,是必须亲身体验必须事事亲为一件琐事。父母提出要过来帮忙,夏想没让。老人年纪大了,在燕市又人生地不熟,就不必劳累他们了。

        曹伯伯在宝市又回不来,倒好,本来别人结婚都可以由双方父母操办,夏想和曹殊黧结婚,却成了两个人的忙碌了。

        还好,夏想和曹殊黧现在越来越能干,尤其是曹殊黧,比夏想想象中能干了太多,一点也没有市长千金娇气——对,现在是书记千金了——她不要别人帮忙,从新房的布置,到家具的挑选,再到婚纱的选择,都事事亲为,不叫苦不叫累,还坚持每天都下厨为夏想做饭,美其名曰提前进入状态。

        夏想也懒得管她,她不想做,就在外面吃。想做,就由她去。

        孙现伟也说了,让他直接送他一套家具得了,费什么劲自己去买。冯旭光也提出要送夏想一套上好的红木家具,夏想都没要。家是非常私人的地方,既然小丫头喜欢自己布置,就由她去忙,总得让女主人称心如意了才好。

        新房就布置在夏想分到的市政府的住宅楼里面,房间不大,但在小丫头的精心布置加细心打理下,非常温馨适意。夏想每天跟在曹殊黧身后,当起了甩手掌柜——本来他是负责拎包扛东西的苦力,但因为有蓝袜跟随的缘故,方格也就借机寸步不离地跟着,还主动承担了各种苦活累活,直接就解放了夏想。

        夏想也乐得轻松,就乘机向方格传授了一些如何讨好女孩的方法,把方格乐得喜不自禁。

        本来方进江想把方格外放到安县,跟在夏想身边,没想到局势突变,夏想被调到了省委办公厅,方格就暂时还留在燕市,估计一时半会还会呆在市委里面。他的工作也清闲,不再担任李丁山的秘书之后,关系暂时挂在市委办公厅秘书处,平常也没人给他安排具体工作。夏想要结婚,又有蓝袜在,就让他有了足够的理由天天当了小跟班。

        夏想的新房以清新淡雅的色调为主,家具也选了明快的色彩。幸好没让孙现伟和冯旭光送,以他二人的眼光,估计送来的家具都是中老年人士喜欢的款式。不过孙现伟和冯旭光见夏想不收他们的礼物,也有点郁闷,就想封一个八万八的红包,被夏想严辞拒绝了。

        夏想不缺钱,真要算起来,说不定比他们两个人加一起还富。他又觉得大家又是至交好友,礼物可以收,收钱的话就太见外了。最后孙现伟和冯旭光二人也没商量,却不约而同送了一对名表,寓意是表表心意。

        夏想一看是劳力士,少说也在三四万以上,也知道二人的心思,不收的话肯定不行,只好收下。好在他也心里有数,他和孙现伟、冯旭光之间的交情,从来没有权钱交易的嫌疑,一直是既在商业上合作,又交心,一对手表算是朋友之间正常的礼尚往来。

        一下到手两对,夏想就打算将其中的一对送给夏安,当成他们的结婚礼物。

        李红江也有礼物送。

        李红江别看有时人大大咧咧,心思挺细,送夏想的是一块燕市郊区的地皮,也不大,正好可以盖一处私家别墅之用。夏想想推辞,李红江就急了:“我知道别人肯定都有礼物送,我不敢送钱,怕你骂我俗。别的你什么都不缺,房子车子都有,送你女人,我怕被弟妹打。想来想去还是送一块地皮,可是我真心真意的心意。你要不收,等于不领我的情,跟我关系远。地皮也不是买来的,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去外地做生意了,留着没用,就转给了我。”

        夏想想了想,笑了:“你送我地皮,摆明了是想让我花钱盖一处别墅,好让大家以后过去聚会,是不是?好象我沾了便宜,其实还是吃亏了。盖一栋别墅得多少钱?你的算盘打得挺精明。”

        李红江知道夏想收了,就嘿嘿地笑了起来。

        夏想转手就将地皮交给了萧伍,让他负责盖一处农家院,不用豪华,实用舒适就行。夏想的意思是以后可以当作一个朋友聚会的地点,因为以后燕市大兴农家院经济,周围郊区几乎是一夜之间建造了大量的农家院,成为了燕市人休闲聚会的好去处。

        结婚不比订亲,北方人还是最看重结婚仪式,所以夏想结婚的消息一传出,各方朋友都纷纷打来电话表示祝贺。关系好的,就直截了当地问在哪里举办仪式,意思是到时他要去光临。关系不好的或者资格不够的,就含蓄地问方便不方便多添一把椅子,让他也来凑凑热闹。夏想好交朋友,来者不拒,一一答应。

        婚礼还是定在燕京酒店,取好事成双的意思,而且齐东来也正式对外宣布,在夏想结婚的当天,燕京酒店整体停业,只为办好一次盛大的婚宴!

        齐亚南自告奋勇要亲自负责夏想婚宴的所有事宜。

        沈立春、楚子高、王林杰等人自然都有礼物相送,贵重与否,都是一番心意。但几人出手显然也不小气,夏想也就都一一记在心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婚事竟然惊动了成达才,成达才又亲自委托沈立春向他表示祝贺,并且也送上了礼物。

        夏想打开礼物一看,哑然失笑,竟然是达才集团在全国各地的项目地图。成达才还真是一名无所不用极其的商人,送他达才集团的地图,意思是让他明白成达才的扩张意图,含蓄地提醒他,让他在适当的时候,多为达才集团出谋划策。

        想必安县度假村的成功,让成达才对他更加高看一眼。

        沈立春解释说:“这副地图是成总最喜欢的一副,不仅仅是因为它是成总的心血,是成总亲手标注,而且这副地图是金丝地图,卷轴都是由翡翠制成,价值不菲。”

        夏想其实也看了出来地图的与众不同之处,听沈立春一说,也是感受到了成达才的信任,就让沈立春向成总转达他的谢意。

        高老、史老都有礼物相送。高老送的是一套《资治通鉴》,史老送的是《二十四史》,二老不约而同地送他史书,可见都是对他有所寄托。

        工商界的人士之后,就开始了官场上的朋友有礼相赠。

        让夏想大感意外的是,安县第一个送他礼物的人,竟然是**。

        **送了一只钢笔——派克的金笔。夏想理解**的心思,**在他的引荐下,后来和胡增周接触之后,迅速地向胡市长表示了靠拢。胡增周眼下在燕市也是无人可用,他对**的性格和为人也算了解,再有夏想从中说合,观察一段时间之后,觉得**确实还算可靠,就接受了**。

        **因此对夏想无比感激。

        邱绪峰和梅晓琳都有所表示,邱绪峰出手的也是一套线装书,是《四库全书》,古色古香,可以看出来非常珍贵。梅晓琳的礼物就有点怪异了,是一部最新款的手机,是机号一体的联通的CDMA手机,手机在,手机号就在。

        夏想就笑,是不要断了联系的意思。只要手机不扔,只要她交了手机费用,她和夏想之间,就永远有一个保持畅通的联系方式。

        其他人或多或少也都有表示,让夏想微微感到惊讶的是,房玉辉也送了礼物,而且礼物也算贵重,别出心裁送了他一个水晶镇台。

        是天然的钛晶,非常漂亮,放在书桌之上,有一种撼人心魄之美。夏想就想,房玉辉送水晶给他,是想表明他的清白吗?

        随后,李丁山、高海、方进江、秦拓夫也都有礼物送到,紧接着,陈风和王鹏飞的礼物也依次送到。陈风的礼物是一个屏风,上面画的历朝历代的官居一品的大员画像,含义深远。王鹏飞最随意,竟然送来的是一把藤椅,夏想一眼就看出是南方当地原产的上好藤椅,在燕市是绝对买不到的,王书记也算有心了。

        胡市长礼物最没有出乎夏想意料,是一副字,上书:“琴瑟和谐”,不过让他微微吃惊的是,落款之处大大方方地题上了胡增周的大名。

        胡市长终于肯署名了,夏想大喜,心想这份礼物算是意外收获,也证明了胡市长对他不再避嫌不当外人的真实想法。

        最后高晋周、宋朝度和马万正也有礼物托人送来,当然,礼物或是一本书,或是一支毛笔,礼轻情义重,作为省级领导,心意到了就行。即使他们只是打一个电话过来,夏想也是一样心生感激。

        马万正送了一盒好茶,宋朝度则送了一套文房四宝。

        喝茶修身,文房四宝可以养性,两位省领导莫非是在提醒自己,以后到了省委办公厅,要静下心来,不要浮躁,要好好地修身养性不成?

        夏想还是郑重向两位领导表示了感谢。

        婚礼的日期定在2002年的元旦,12月25日,父母和夏安一起从单城赶来帮忙,夏想还安排他们住在东龙小区。对于夏想结婚,夏天成夫妇高兴得合不拢嘴,一直盼望着夏想能够成家立业,终于算是心愿达成了。

        上一世的夏想,临死也没有结婚,更没有满足父母抱上孙子的愿意,让他们伤透了心。今生,他一是为了让父母安心,二来也是给曹殊黧一个婚姻的保障,三来也是想和小丫头成一个家,也好用来安置他们的爱情。

        而且身为官场中人,一直没有成家的话,多少会影响仕途——虽然也并不绝对。

        夏安也很高兴,对于曹殊黧终于能够成为夏家人感到欣慰。许宁的高兴是因为,夏想一旦结婚,她和夏安也就可以随时步入婚姻的殿堂。实际上,她也等得有点焦急了,等不及要赶紧嫁给夏安,也好名正言顺成为夏安的媳妇。

        许宁对她能嫁入夏家非常满足,以前不觉得,现在越来越佩服她的眼光卓越,早早就看中了夏安。谁能料到,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的夏安有一个过人的哥哥。现在夏安在单城市委可是吃香得很,不知道有多少女同事明里暗里地献殷勤。

        许宁就有了危机感,别和夏安谈了几年恋爱,最近新娘成了别人,她可就成了世界上最悲惨的人了。于是,许宁想要结婚的迫切感就十分强烈。

        可以说,夏想要结婚的消息传来,不但夏天成夫妇十分高兴,连许宁的家人也是高兴得如同过节一样。以前他们还觉得在夏天成夫妇面前气势许多,现在却不自觉地矮了几分。夏家上升的势头太厉害了,而且谁不知道,单市长马上就要接任单城市委书记,夏安是单市长的跟前红人,肯定会跟着水涨船高。

        夏天成有言在先,夏想不结婚,夏安就必须等着。现在夏想要结婚了,许宁就可以随时嫁入夏家,怎不让他们欣喜若狂?

        夏想不知道,他的婚姻大事,还牵动了远在单城的许宁家人的心思。

        曹永国虽然贵为宝市市委书记,但女儿结婚可是大事,也提前两天回来。市委书记的女儿大婚,宝市不少人都纷纷打听婚礼地点,准备到时备上厚礼,也好乘机讨好一下市委书记。宝市市委大院的人都知道,曹书记平常虽然平易近人,但求他办事可以,只要符合规矩,稍微有些不够条件,他也会放宽标准。但有一点,他从来不收礼。许多对曹书记为人非常敬佩的同级或下属,就准备到时到燕市祝贺。

        曹永国也知道官场上的人情往来不可避免,也架不住大家的热情,就说出了婚礼地点,但有一点,不收礼金。凡是准备礼金者,一律不让进门。

        话虽这么说,众人却心思各异。不少人认为曹书记肯定只是做做样子,哪个官员的女儿嫁人或是儿子结婚不收礼金?真不收礼金,难道拿了钱去,还能给退回来不成?

        27日,曹家和夏家两家人坐在一起,商议婚礼的细节。差不多商量妥当之后,夏想就跟随曹永国进了书房。

        夏想以为曹伯伯会语重心长地教导几句,不料曹伯伯只是笑了笑,又一脸无奈地说道:“肯定有不少人送礼金,收下不好,有变相送礼的嫌疑。不收也不好,同在官场,总不能当面驳了大家的面子,小夏,你说说怎么办?”

        夏想笑了:“曹伯伯不用担心,我早就想好了对策,保证既不收礼金,又不让大家难堪。”

        对于曹伯伯不想收礼金的做法,夏想还是非常赞成的。为官之人不能见小,虽然说收取礼金可以小赚一笔,别的不说,就是夏想自己的工商界的好友,他要是不拒绝的话,光礼金少说也能收上几十万,甚至百万都有可能。

        就算大家都认可这种灰色收入,不过夏想却不想收。对于金钱,他的**不大,也是因为现在从不缺钱的缘故。想要钱,可以从商场上去赚,现在曹殊黧的设计公司,粗略估算,一年一来赚个百十万不成问题。

        如果夏想想自己赚钱,也挂个设计师名头,他敢保证,一年也是轻松百万元到手。但现在他人在官场,就不得不避免落人口实。

        所以夏想对曹伯伯想到关键的一点,不收礼金的表现,对他也是高看一眼。曹伯伯不能说是官清如水的清官,但曹家家中的用具和他近些年来对曹家的了解来看,也就是一般家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小康之家罢了,也就是说,曹伯伯不是贪财之人。

        “哦?”曹伯伯大感兴趣,“说来听听。”

        夏想就卖了个关子:“就不用曹伯伯操心了,到时一看就知道了。”

        曹永国慈爱地笑了:“还跟我打迷藏?好,我就不管了。”

        坐下后,二人就省里的局势和应付之策,说了起来。对于夏想被突然调到省委办公厅信息处一事,曹永国也是气不过,还找卢渊源诉过苦。卢渊源也是无奈,告诉曹永国说,两个书记一个省长,再加一个组织部长都点头的事情,谁会反对?再说了,反对也无效。还有就是夏想到了省委里面,又不是一个人的省委,离大家都近,说不定还是好事。

        曹永国一想也是,觉得他还是关心则乱,没有深想整个事件的未来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