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74章 出了大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74章 出了大事

    作品:《官神

        大家都非常喜欢这个年轻的副县长,因为他不但没有架子,还对修路非常内行,从来不瞎指挥,有不明白的地方还向大家请教,遇到有争执的地方,还以商量的口气和大家一起讨论。www.00ksw.org总之,夏想让他们见识了一个没有架子但有本事又态度亲切的官员形象。

        和夏想相比,高老和一干专家们,也给工人们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以高老为首,专家们都对工人们放下成见,一口一口“师傅”挂着嘴边,遇到问题还以请教的口气和他们商量,让从未见过省里专家的工人们,个个受宠若惊,觉得真是应了一句老话,官越大人心越广,就越没架子,就越平易近人。

        高老只管技术上的问题,夏想却将工人情况摸了一个底,一周时间,他就将卞金瑞失踪事件的真相摸了个**不离十。

        一天晚上,夏想叫上熊海洋,到山边散步。走到山沟前,他语重心长地说道:“老熊,知道我和你并不认识,却为什么将工程交到你的手中?”

        熊海洋一脸感激,连连摇头:“不知道,不过我会一辈子念着夏县长的好。”

        “不用念我的好,我只希望你能认清眼前形势。有人故意不让我们修路,现在工程停工,失踪工人事件还没有查出结论,你愿意就这样干耗下去?老熊,我是有心把你培植成安县第一批本土企业家,你可以不领我的情,但你必须要为你自己的前程着想,不要自己放弃到手的机会。”

        熊海洋听出了夏想话里有话,惭愧地低下了头。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熊海洋也了解到了夏县长的为人,在对夏县长感激涕零的同时,也深深陷入了自责之中。现在的他已经知道了谁才是一心为百姓着想的好官,谁才是真正的为民请命!

        夏想拍了拍熊海洋的肩膀,也不逼他:“你自己想想,路是你自己选择的,我不逼你。一条山路,连接两个县,也是一块试金石……”

        夏想转身就走,没走两步,只听身后“扑通”一声,熊海洋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夏县长,我对不起您。我不是个东西,我辜负了您的期望,我……我不配当一个男人。”

        夏想转身扶起熊海洋,欣慰地笑了:“知错就改就是好同志,来,到办公室说话,把一切事实讲清楚。”

        卞金瑞原本是厉潮生的私矿工人,私矿被收归国有之后,因为他技术不行,被遣散回家,他因此就迁怒于夏想,认为夏想断了他的生活来源。卞金瑞和熊海洋是一抬杠,他们两个人的媳妇是姐妹,虽然不是亲姐妹,也是堂姐妹,关系很近。卞金瑞就找到熊海洋,希望能找点活儿干,熊海洋就一口应承下来,让他跟着自己干工程。

        山水路的工程给了熊海洋之后不久,卞金瑞一天就神神秘秘地找到熊海洋,说他有一个发财的好办法,想让熊海洋配合他一下。熊海洋一听却大摇其头,因为卞金瑞想瞒天过海靠诈死赚钱。

        熊海洋当然不肯,卞金瑞就不停地劝他,最后抬出邓俊杰的许诺,说是事成之后,熊海洋除了现在到手的修路工程之外,新度假村的附近还有一条20公里长的山路,也要交给熊海洋。而且邓俊杰还夸下海口,帮他在市里找一些大工程,保证熊海洋在几年之内,成为燕市的大企业家。

        熊海洋本来对卞金瑞诈死的办法坚决反对,因为安全事故肯定会对整个工程带来不利的影响,但他架不住卞金瑞的软磨硬泡,而且卞金瑞还让他的媳妇出动,去说动熊海洋的媳妇,甚至告诉熊海洋,如果他不听话,就算完成了工程也拿不到钱,因为邓俊杰掌管财政大权,他不批示,熊海洋别想拿到一分钱。

        邓俊杰是安县人,家中在安县有一定的势力,卞金瑞又能说会道,在他的连哄带骗外带威逼利诱之下,熊海洋无奈之下只好接受了卞金瑞的计策……结果事发之后熊海洋才知道上了当,县财政确实出钱安抚了卞金瑞家里,但山水路的工程也被勒令停工,而且还有人四处散播谣言,说是山洞有鬼等等,再有卞金瑞的家属组织人到县委闹事,熊海洋终于明白过来,他被人利用了。

        但他又不敢说出真相,他认为自古以来官官相护,而且他不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打落牙齿向肚里咽,有苦说不出。况且在卞金瑞事件上,他也担当了并不光彩的掩护的角色。

        得知了全部事实真相之后,夏想沉默了片刻,看了看一脸惶恐的熊海洋,安慰他说:“自始至终你没有犯什么大错,但也有胆子太小的毛病,以后难成大事。我得惩罚你一下……”

        “我愿意受罚,我愿意受罚!”熊海洋连连点头。

        “晚上召集工人,你带头前往山洞走一趟,破除掉什么闹鬼的传言!”夏想斩钉截铁地说道,“将功赎罪,就不追究你以前知情不报的责任。”

        熊海洋感激得说不出话来。

        “最后一点,卞金瑞现在在哪里?”

        “他躲在景县,我知道具体地点。”

        反击的时刻到了,夏想忽地站起,下了命令:“老熊,你现在就召集所有工人,到山洞中走一圈,看看风景。”

        熊海洋不敢怠慢,急忙出去下令。夏想之所以急着让他立刻召集全体工人,也是为了下一步的抓捕计划不走露风声。把工人们都集中起来,打着破除山洞闹鬼传闻的旗号,可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不让他们有机会私下里通知卞金瑞。

        夏想有理由相信,工人之中,还有卞金瑞的眼线,一有异常情况就会给他通风报信。工人之间的情谊,不是外人所能想象的坚固,有时盲目到可以不顾法律的后果。

        听说有热闹可看,高老和一干专家也都纷纷走出房间,来到外面。作为坚定的无神论者,高老等人自告奋勇也随同熊海洋一起到山洞中看看,夏想劝都劝不住。

        不过高老和几个专家身先士卒,反而激起了工人们的血性,大家纷纷要求一起结伴到山洞里面。一时之间群情沸腾,场面非常热烈。

        夏想见时机成熟,大感高兴。其实他早就在白天去过山洞,里面除了一堆乱石之外,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什么危险。有高老在,反而让工人们更安心地看热闹,他就乘机离开人群,躲在僻静之处,拨通了邱绪峰的电话。

        邱绪峰本来已经睡下,听到了夏想汇报的情况,顿时睡意全无,兴奋异常,说道:“我立刻安排人手去景县抓捕卞金瑞,你负责安抚好工人。只要卞金瑞一抓捕归案,就可以即日恢复施工。”

        “我会通知景县方面,让他们先出人抓人,省得卞金瑞听到风声逃跑。”景县有江天在,让景县布置警力先抓捕卞金瑞,小事一件。

        邱绪峰对夏想一出马就能解决问题的本事大为惊讶,心中对夏想肯吃苦能和工人打成一片,非常佩服。他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拨通了纪启东的电话。

        纪启东接到命令后,立刻安排人手连夜赶往景县,领队的人,正是郑少烽。

        夏想在工地上破除山洞闹鬼的热闹已经散尽,工人们都回去休息,他却无心睡眠。天快亮的时候,刚迷糊睡着,电话忽然响了,里面传来了邱绪峰略带兴奋的声音:“夏县长,人抓住了。”

        夏想大喜,拨云见日,该是正面反击的时候了。

        卞金瑞被抓捕的消息,邓俊杰第一时间就得知了消息,他大惊失色,急忙找房玉辉商量对策。房玉辉听到之后,半天无语,最后只说了一句:“我也无能为力了,俊杰,你自求多福吧。”

        随后,房玉辉向谭龙汇报了情况,谭龙也只对房玉辉说了一句话:“从头到尾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和房玉辉所想的一样,谭龙已经决心要抛弃邓俊杰这颗棋子了。

        两个回合下来,卞金瑞就交待了全部事情。邱绪峰和梅晓琳两人一合计,就将事件的详细经过汇总成一份材料,直接报到了市委。

        夏想自始至终都在工地,没有露面。他知道市里有李丁山和陈风在,许多事情不用他操心。他现在一心扑在工程,争取再盯一段时间,把损失的时间补回来。

        半天后,夏想就接到了恢复开工的许可。在他的指挥下,熊海洋斗志高涨,发表了极有号召力的动员讲演。工人们也歇够了,都精神饱满地投入到施工之中。高老等人也是十分高兴,等了一周,终于亲眼见到开山凿洞的壮举,内心的激动可而知。

        夏想亲临施工一线,坐镇指挥,给了工人们极大的鼓舞。他们干劲十足,半天时间就干完平常一天的工作量。

        和工地上热火朝天的情景不同的是,燕市市委的常委会上,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地就通过了对邓俊杰的处理决定,除了谭龙说了一句“党和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要慎重从事”之外,就只有副市长何江华说了几句邓俊杰的好话,连谭龙关系最近的盟友陈玉龙也是一言不发,对邓俊杰事件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邓俊杰的做法可以说让在座的所有常委都大为不满。背后阴人虽然是官场上的常事,但邓俊杰确实做得过了一些,是无理取闹。如果夏想本身确实有事,他用一些见不得光彩的手段让夏想现形,也情有可原。但别人本来无事,他却故意栽赃陷害,情节就比较恶劣了。

        最后市委常委会一致通过结论,给予邓俊杰行政记过处分!

        行政记过处分是要写入档案的,一旦入档,基本上就等于提前结束了政治生命,邓俊杰以后的仕途之路,如果没有奇迹发生,基本上就会止步于处级了。

        谭龙心情复杂地投下了赞成票,他明白,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如果再有迟疑,会给其他留下是非不分的不好的印象,以后再想和别人合作,就很难了。

        安县。

        邱绪峰向邓俊杰宣传了市委的处理结果,并且代表县委县政府,要求他停职反省一周。邓俊杰一脸灰白,双目无神,嚅嚅了半天,终于说出一句话:“我服从组织上的决定。”

        邱绪峰见邓俊杰接受了失败的现实,也就没再多想,假意安慰几句就转身离去。

        夏想期间回过一趟安县,因为不放心工程,就又再次返回,连连若菡回国他也没有来得及亲自到机场去接她。好在连若菡对他一心扑在修路上非常理解,一句抱怨的话也没有说。

        连若菡一回来,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因为市里已经提交了钢厂和药厂搬迁的动议,远景集团正式向市里提出开发遗留地皮的申请。

        进入9月下旬,山水路的工程遇到了开工以来的第一个难题。

        山水路向前推进了10公里有余,遇到了一处悬崖峭壁。如果绕行,不但时间上不允许,资金上也不容许。如果架桥,也是成本太高。只有打洞一条路可走,但问题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处的山石特别坚硬,连打坏几个钻头,都没有进展。

        夏想请来高老,高老提出了解决方案,设计出了全新的爆破思路,终于算是向前迈进了一小步。夏想几天没有刮胡子,头发也长得不象样子,身上的衣服也划破了几处,乍一看,和工人没什么两样,让高老大为感动,夸道:“小夏,我对你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你有如此干劲,能和工人们同吃共住,能和他们不分彼此,赢得了他们发自肺腑的尊重,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敬佩你的所作所为。”

        夏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我负责的项目,我就要负责到底,是为百姓负责,也是为自己承诺负责!”

        高老第一次严肃地地握紧了夏想的手,郑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送走了高老,夏想再一次投入到紧张的施工之中,他打算在天冷之前,至少将山路的雏形修好,至于上面是不是铺好沥青,可以缓上一缓,关键是整体打通最能鼓舞人心。

        一天突降大雨。北方的山石头多,土少,所以一向很少形成泥石流,但由于爆破的原因震动了山上的石头,雨一下,夏想就担心形成山体滑坡,就让熊海洋迅速组织工人转移到安全地带。

        熊海洋本来见多了山间的暴雨,如果是其他领导,他估计就应付一句,然后假装组织几个人工作一番,装模作样的转移一下了事,才不会真当一回事儿。一下大雨,工人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躲在屋里打扑克聊天,或者弄点小菜喝酒,对他们来说,下雨天就是难得的休闲一刻。

        但夏想在工地上断断续续盯了将近一个月有余,熊海洋也能看出夏想是真心为工人们的安危着想,就立刻紧张起来,大声吆喝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尽快转移到高处。工人们虽然不太情愿,但看到夏县长伞也不打,淋得浑身精湿站在雨中,一边搬东西,还一边指挥人群疏散,顿时都收起了散漫的心理,一个个兔子一样跑动起来,不多时,大部分人就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雨越下越大,几乎是瓢泼大雨,人站在雨中,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夏想和熊海洋一起清点人数,点来点去,发现少了一人。熊海洋被夏想的精神感染,自告奋勇要回去找人。夏想担心熊海洋的安危,说什么也要陪他一起去。

        到了工地上才发现,果然有一个人还坐在临时帐蓬中,正在从地上捡一个个硬币——他慌张之下,身上积攒了一堆硬币散落在地上,一共十几元,对他来说,十几元相当于一周的生活费,当然舍不得扔掉,就不顾危险非要一分不剩地全部捡回。

        夏想知道贫苦工人的清贫,也知道他们的执拗,就蹲在地上帮他捡钱。熊海洋心急火燎,因为他发现了山体有松动的迹象,就破口大笑:“你个蠢货,老钱,都什么时候了还捡钱?他妈的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老钱正好将地上的钱全部捡完,站起身才发现是夏县长在帮他一起捡,顿时吓得大惊失色,结结巴巴地说道:“夏县长,我,我……”

        夏想将手中的硬币塞到他的手中,催促说道:“别多说了,快走,山洪要爆发了。”

        熊海洋大怒,骂骂咧咧向前踢了老钱一脚:“还不快滚,难道还让夏县长再请你一遍?”

        老钱忙不迭跳出帐蓬,一路头也不敢回地跑向高地。熊海洋不敢怠慢,凭他的经验,他已经听到了山上隆隆的水声,是山洪爆发的前兆。他急忙扶着夏想冲出帐蓬,刚一出来,就感觉一股大风扑面而来,风中夹杂着水汽,耳边还传来巨大的呼啸声……不好,山洪爆发了。

        熊海洋抬头一看,老天,洪水已经冲到了眼前不足一丈之远,而他离高地还有几米远。正一愣神的工夫,忽然觉得身后一股大力推来,他不由自主身子向前一扑,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大喊:“兄弟们,接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