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65章 好一场演戏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65章 好一场演戏

    作品:《官神

        夏想喝了一杯酒,又揉揉额头,无奈一笑,倒了高成松,肥了叶石生,便宜了范睿恒,还好,自己一方也不是没有收获,宋朝度进了省委常委会,李丁山进了市委常委会,高海也如愿当上了副市长,自己也成了常务副县长。www.00ksw.org

        但问题是,以后要全靠自己了,因为史老的力量已经用尽,人情已经用完,以后就没有了史老作为最大的依仗了。

        总体来说,有得有失,也不好说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至少目前还是一种胶着状态,没那么容易决出胜负。

        事在人为,夏想相信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就一定能想出办法,让天平朝自己的一方倾斜。

        “放心好了邱书记,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度过难关。不过有一句话我还想多说一句,希望您不要介意,就是在目前的状况下,您、梅县长还有我,必须保持高度一致,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否则很容易被对方打败。”夏想含蓄地点明了邱绪峰在常委会上不该表现出来的犹豫态度。

        邱绪峰脸红了,不知道是喝酒喝多了还是不好意思,他猛地一拍桌子:“我以前的勇气哪里去了?当官当了几年,胆子越来越小。我发现当官就和开车一样,进入官场越久,就越谨小慎微。路上开车生猛的,往往都是新手。老手从来都是四平八稳,不轻易超车,更不会超速。”

        夏想笑了:“我觉得我们也不用超车,更不用超速,我们只需要坚持当前的路线不放松,匀速前进,就能慢慢地让对方懈怠,最后就可以轻巧地超过他们。”

        独木难成林,想要战胜对手,就必须需要同盟的支持。

        邱绪峰重重地点了点头。

        经过此次事件,邱绪峰反而下定了决心,要和夏想、梅晓琳合作。政治上,果然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昔日的对手,现在却又坚定地联手,夏想倒没有觉得什么,邱绪峰却微微感到了有些不自在,毕竟当年是他首先将夏想当成对手的。

        在夏想还没有完全摸清局势之前,又一波浪潮来袭,市委常委、常务副市谭龙要视察安县。

        作为常务副市长,谭龙分管的摊子不少,城建和旅游也正好在他的管辖之内,谭龙明确指出要视察的,正是度假村和三石风景区。

        安县上下都动员起来,加快布置一切,迎接上级领导的光临。夏想作为常务副县长,必须全程陪同,所以相比之下他最忙碌,细心安排每一个环节,唯恐出错。

        要是陈风来还没有什么,谭龙来,就必须做到万无一失,不能让他挑出错来了。谁知道谭市长是真心关心安县的经济发展,还是有意为房玉辉等人壮壮声威,故意给夏想难堪来了?

        7月28日,谭市长一行数十人,浩浩荡荡来到安县。邱绪峰为首,梅晓琳和夏想其后,再后是一干常委和人大、政协等安县所有大小领导,全部到齐。

        谭龙红光满面从车上下来,先和邱绪峰握手,寒喧几声,又和梅晓琳说了几句,就来到夏想面前。他握住夏想的手,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夏县长,我们又见面了,怎么,不欢迎我?”

        “欢迎,当然热烈欢迎谭市长大驾光临了。”夏想也是一脸笑容,不失时机地免费送上一记马屁,“安县县委县政府早就翘首企盼谭市长能来安县视察工作,据说只要是谭市长视察过的地方,都会有经济腾飞的迹象。”

        谭龙听了哈哈一笑:“唯心了,唯心了,呵呵。”不过笑容中还是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完之后,却又话题一转,“听说度假村和三石风景区的扩建,都是你一手促成的?我倒想亲眼看一看,自从安县有了夏县长,到底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过于突出个人的功劳,谭龙的话有点含义不明,另有所指,夏想忙谦虚地说道:“哪里,谭市长过奖了,我不过是起到了一点点作用,充其量就是联络人,就算有一点点成绩,也是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谭市长的英明指导下,在邱书记和梅县长的亲切关怀下才取得的,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谭龙目光闪动,笑了笑,没再说话,转身和后面的人亲切握手去了。

        夏想看得出来,谭龙的到来,让房玉辉和邓俊杰面露喜色。房玉辉还好一些,努力保持着镇静,恭敬之中还有几分冷静。邓俊杰就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跃跃欲试的兴奋,双手紧紧握住谭龙的手,不停地说:“谭市长好,欢迎谭市长……”

        谭龙也很配合地特意拍了拍邓俊杰的肩膀:“俊杰很有朝气,有闯劲,好好干。”

        邓俊杰几乎眉飞色舞起来,他还特意挑衅似地看了夏想一眼。

        夏想暗暗摇头,相比强江海,邓俊杰这杆枪太生了,刚强易折,难成大事。

        夏想也就回敬他无谓的一笑,场面上的事情,也要分出一个高低出来,太浮了。官场中的事情,可不是谁的场面大谁就是胜利者。只有真正得了利益的人,才是笑到最后的人。

        迎接仪式过后,谭龙就在县委一干领导的陪同上,前往度假村。

        在人群之中,夏想故意落后几步,和**并肩走在一起。

        **有点不自然地冲夏想笑笑,他虽然一来安县就抱定了明哲保身的心理,但还是很快被房玉辉拉拢过去。也不怪**要向房玉辉靠拢,他现在失去了强有力的后台,在安县又人生地不熟,也急需一个同盟,所以和房玉辉也是一拍即合。

        其实初来安县,因为他只认识夏想一个人的缘故,对夏想还是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只是很快他就发现夏想在安县的位置如日中天,他自认夏想可能因为沈复明的原因,会对他有不好的看法,也就没有主动向夏想示好。

        夏想也不太清楚**患得患失的心理,就笑着说道:“安县的山水虽然不错,但还是比不了坝县的蓝天草地迷人。想起来在坝县的日子,总觉得每天都蓝天白云,满眼绿色,想想就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也就顺着夏想的话向下说:“是呀,坝县的空气质量非常好,除了冬天漫长一些之外,夏天和秋天非常舒适,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可惜的是,太偏远了一些。”

        最后一句话,**的声音流露出无奈。所谓偏远也是和心境有关,心远地自偏,如果是下去镀金,坝县就是一个出政绩的好地方。如果是升迁无望,没办法只能呆在坝县,当然感觉离权力中心无比遥远。

        “也是,过年的时候,我和胡市长在一起吃饭,他也流露出章程市太过偏远的意思,好象是燕省的城市也好,县市也好,只要在京城北面,就容易被省里忽视一样。”夏想呵呵笑了几声,又说,“我还不同意胡市长的看法,还和他争论了一番,最后结果胡市长还真被我说服了,因为我说,越是偏远的地方反而越好。一是出点小错容易被原谅,二是出点政绩容易闪亮。呵呵,结果胡市长一高兴,还差点喝醉。”

        夏想说完,就轻描淡写地看起远方的风景来。

        **心中却掀起轩然大波。

        夏想的话明白无误地传达了两层意思,一是过年的时候吃饭,证明胡市长对他信任有加,因为**也心里清楚,胡市长过年的时候是一个人在燕市过年,没有回去。二是夏想还和胡市长争论,居然还说服了他,由此可见二人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以前在坝县的时候,没听说过夏想和胡市长有过什么关系,怎么突然间,二人走得这么近了?

        **心中的震惊无以言表。

        尽管他也知道夏想和陈风关系不错,却不知道夏想和胡市长也合得来。对陈风,**不认识,所以也没有什么想法,但胡增周却不同,当年沈复明身为市委书记时,他是书记的秘书,没少和胡增周打交道。而且他也心里清楚,胡增周对他印象一般,甚至还有点反感。

        既然夏想和胡市长关系良好,那么是否可以说,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通过夏想传到胡市长的耳中?万一,万一夏想再添油加醋说一点他的坏话,因为以前不好的印象,再加上现在他正是落魄的时候,胡市长想收拾自己,还不是容易得很?

        再想到他在常委会对夏想提议的反对,**顿时惊吓出一身冷汗。

        一愣神的工夫,夏想已经走到了前面。**急忙起身去追,来到夏想身边,见周围人都没有注意他们,才又小声地问道:“夏县长,胡市长有没有提起我?”

        夏想看到**一脸的不自信和不安,心中一笑,脸上却还是平静如初,说道:“提了一句。”

        **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说,说我什么了?”

        夏想摆了摆手,故意留了一个悬念:“记不清了,当时话说得太多了,只是让我真切地感受到,胡市长和我一样,是一个念旧的人。当年在坝县,许多事情都过去了,只剩下了美好的回忆。”

        说完之后,夏想借故邱书记找他,大步向前走去。

        看着夏想远去的背影,**目光闪烁,体味夏想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夏想的暗示他听得明白,是告诉他,当年不管有过什么样的不愉快,都是往事了。当年**是站在沈复明的立场上,现在沈复明已经成了历史,大家就应该共同向前看。

        向前看……**的目光在房玉辉和夏想的背影之间来回跳动,最终还是落在了夏想的身上。

        到了度假村,谭龙众星捧月被人围在中间,以一副指点江山的气势对度假村项目指指点点,发表看法:“度假村的设想确实不错,有创意,思路很开拓,不过也有不足之处……”

        谭龙的架子拿得很足,话说一半,就是等别人端他。

        梅晓琳懒得捧他,邱绪峰身为书记,自然要及时表现,忙问:“请谭市长批评。”

        谭龙却看了夏想一眼,夏想知道他的意思,也笑道:“请谭市长批评指正。”

        谭龙拿足了架势,才咳嗽一声,说道:“度假村的想法是不错,不过建造的地点却不好。建在半山腰,不但施工时费时费力,许多有钱人一看还要上山居住,就打了退堂鼓。度假村,既然是度假,讲究的就是休闲放松,山脚下不是有许多空地,随便划一块儿合适的地方建度假村,岂不是更好?”

        夏想忍住笑,紧绷着脸说道:“谭市长说得也是,当时也是考虑在半山腰适合看风景,而且县里也投资建造了双向缆车……”

        夏想话未说完,邓俊杰就打断了夏想的话,急急说道:“谭市长批评得太对了,度假村建在半山腰,确实非常不明智,是一个大大的败笔。我和房书记经过深入地研究,一致认为随着安县经济的发展,一个度假村已经不能满足安县人民日益增加的物质和文化需要,所以为了进一步拉动安县经济,经过我和房书记周密的计划和不懈地努力,终于和吉成地产的乔总达成协议,由吉成地产出资,来安县三石风景区再兴建一处度假村,地点就建在谭市长所说的山脚下。”

        夏想被邓俊杰打断话,本来还心中不满,想要说他两句,不料一听到邓俊杰突然说出要再建一处度假村的想法,顿时愣住。

        再联想到他的“山水相连”计划被房玉辉等人阻拦,心中明白了几分。

        不过等他听完邓俊杰的全部想法之后,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谭市长热心地前来安县视察,怪不得他特意点名要视察度假村,也怪不得邓俊杰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原来不过是人家的一次演戏,背后早就定好了今天的场景。

        吉成地产又再次跳了出来,到底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什么?将度假村建在山脚下,也亏得他们想得出来?夏想心中的怒气一下被邓俊杰的夸张的表演给一扫而光,反而忍不住暗暗发笑。

        吉成地产和谭龙有关系,似乎也和崔向有关系,但肯定是谭龙介入得比较深。如此说来,实际上主意恐怕是谭龙出的,就是要借安县快速发展的东风,来分一杯羹。

        也可以理解,人家要拉来投资,总不能拦着不是。

        谭龙听了连连点头:“俊杰的想法不错,我代表市委市政府,表示大力支持。”他又看了邱绪峰一眼,问道,“邱书记,你们安县的班子里,干将不少,你身为书记,真是有福了。”

        邱绪峰知道谭龙是逼他表态,只好说:“县委县政府欢迎各届人士来安县投资,邓县长所提的建议,常委会会认真讨论。”

        谭龙对邱绪峰的态度不太满意,就说:“邱书记好象不太支持,能拉来投资就是功臣,你不会嫌安县的投资太多了吧?景县可是对投资期待得很,前几天景县的魏书记还找我,让我在政策上向他们倾斜倾斜,我都没有答应他们……”

        谭市长的力度很大,邱绪峰也只能硬撑,只好说:“有投资当然要欢迎,但再兴建一处度假村是大事,县里也要慎重研究,也是出于对投资商的保护。”

        “我建议,尽快落实,出台一个优惠政策,不要寒了投资商的心才好。”谭龙脸色一寒,不悦地说道。

        “一切都要常委会讨论通过才有定论,现在只是一个不成形的初步想法。”梅晓琳显然对邓俊杰大为不满,“不能光凭邓县长红口白牙一说,就要县委县政府一个承诺,也太草率了。等什么时候邓县长和吉成地产达成了初步意向,有了可行性报告,再按照程序提交到常委会,经由全体常委讨论通过,再正式立项。”

        梅晓琳不冷不热地顶了回去。

        谭龙很不高兴,又问夏想:“你的意见呢,夏县长?”

        夏想一脸严肃:“再投资一处度假村,肯定投资不小,不管是县里还是投资商,肯定都会慎重对待。话说出来轻巧,但真要落到实处,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什么时候等俊杰同志有了意向书,有了可行性报告,什么时候再开始研究也不迟。总不能他说一句话,就得立刻召开常委会,大家都有许多事情在忙。”

        谭龙感觉到丢了面子,不快地说道:“好,我尊重安县县委县政府的意见。我的个人建议是,安县所有领导都团结起来,都有责任和义务为安县的振兴出一份力。”

        言外之意是,不要觉得只有夏想能拉来投资,别人也能!

        随后又到三石风景区视察,谭龙挑了一堆毛病,又提出一堆改进意见,就结束了视察,坐车返回了燕市。

        谭龙提出的意见,由邓俊杰整理出来,交给夏想,他煞有介事地提醒夏想:“谭市长的指示,一定要认真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