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63章 最后的反扑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63章 最后的反扑

    作品:《官神

        但既然接到了电话,表面上的问候还是要装一装的,叶石生就客套几句,假装问候了一下病情。www.00ksw.org

        高成松也没有绕弯,直截了当地说道:“石生,你我多年同事,有件事情我不得不郑重提醒你一下,希望你能引以为戒,不要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

        叶石生听到高成松凄凉加绝望的声音,也是心中一惊,强行压下心中的情绪,问道:“老书记有什么话,尽管说,我用心听。”

        一句“老书记”差点让高成松老泪纵横,他深呼吸一下,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以无比郑重地口气说道:“我落到今天的下场,全是因为宋朝度在背后捣鬼,还有夏想在台前为他摇旗呐喊。宋朝度因为当年和我不和,他被上头闲置就怪罪到我的身上,后来就和夏想走到了一起,两个人一暗一明,一个幕后一个台前,罗列我的罪名,天天向京城送我的黑材料。夏想更是可恶,他诡计多端,陷害了建远,让他以为可以大赚一笔而留在了国内,结果也被抓了起来……”

        高成松最后语重心长地说道:“石生,我们在官场浮沉几十年了,谁敢说清白得象一张纸?谁都会有一点污点,都是为了革命工作,沾染一点坏习惯,有一点私心杂念,都在所难免。可是夏想和宋朝度,抓住我的一点点漏洞不放,非要置我于死地,就是为了满足他们的个人私欲,为了他们能够上位,就不惜牺牲一切,甚至是我全家的幸福!石生,切记,切记,要时刻提防夏想和宋朝度两个人,不可重用,不可提拔,能打压就尽量打压,否则一旦等他们坐大,看你不顺眼的时候,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高成松话说得难听,也有点危言耸听,叶石生自认自己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会被一个副省长和一个副县长的联手吓倒?开玩笑!想要动一个省委书记,必须要上层过半人数点头才行,高成松如果不是独断专行,如果不是在燕省飞扬跋扈,怎么会落到今天的下场?

        放下电话,叶石生无心再看文件,站起身,背着手,在屋中走来走去。尽管他也有自己的判断,认为高成松是在挑拨离间,但不得不承认,高成松的话确实也在他心中留下了一道阴影。

        任谁也不愿意身边有一个时刻拿着放大镜挑别人过错的下属,虽然夏想离他较远,但宋朝度却是身边之人,既是常委又是副省长,少不了要和他打交道。如果真如高成松所说,宋朝度是一个喜欢挑人过错以整治别人为乐趣的人,岂不是相当于在自己身边安放了一颗定时炸弹?

        叶石生皱紧了眉头,联想到夏想和宋朝度联手将高成松扳倒,他实际上是最大的受益者,心中不由自主闪过一丝不安。宋朝度会不会因此而向自己提出什么要求?或是他手中甚至已经掌握了自己的一些不光彩的资料?连高成松这么有背景有后台而且性格又十分嚣张的省委书记,都能被宋朝度斗下台去,自己相比高成松,不管是权谋,还是后台都差了不少,宋朝度会不会也动了别样的心思?

        宋朝度今年才45岁,45岁的省委常委,如果说他没有野心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又深思一番,叶石生忽然下定了决心,想到范睿恒以前一向和高成松走得比较近,此次高成松倒台,他不但没有受到影响,还顺利当上了省长,可见京城高层也有平衡燕省局势的深层考虑。他主意既定,就对外面的秘书段振延说道:“小段,打电话请范省长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段振延恭敬地答应一声,正要打电话给范睿恒的秘书,又听叶石生忽然改变了主意:“不用了小段,你先忙别的吧。”

        叶石生关上房门,亲自拿起电话,打给了范睿恒。

        ……因为清查高建远的领先房产,孙现伟出谋划策,萧伍出面,以并购领先房产的名义和清查组接触,并且提供了早期和领先房产接触时,得到了一手资料,取得了清查的信任,被列入优先出售的对象。同时,因为要排查和高建远有过经济来往的所有公司,冯旭光的佳家超市也不可避免地进入了清查组的目光。好在因为以前夏想提醒得及时,现在的佳家超市和高建远已经没有了任何瓜葛。

        不过以前高建远毕竟当过佳家超市的股东,清查组提出要进一步查帐。冯旭光也十分配合清查组的工作,随后清查组接到了上级指示,因为佳家超市的正面形象,作为燕市重点宣传的企业,在相关问题上尽量放宽标准……得到了上级授意之后,清查组对佳家超市的查帐工作草草结尾。

        冯旭光知道虽然背后也有叔叔出力的缘故,但对夏想的先见之明还是非常感激。如果不是夏想让他主动找高建远以现金换股份,如果不是夏想让他大做公益事业,带动了燕市企业家捐资助学的热潮,今天的一关就算能过去,也要费一些周折。

        很快,夏想接到孙现伟的电话,在他的运作之下,江山房产因为最先和领先房产接触,又因夏想提供的一些真实帐目资料,清查组基本上将江山房产提出的并购申请更为第一优先考虑。而且因为江山房产的商业策略,为国家挽回了巨额经济损失,作为回报,领先房产的出售价格,不会太高。

        夏想大喜,总算没有白费力气,不但将高建远留在了国内,又将他的资金套牢返还了国家,同时也为江山房产争取到了实惠,可谓一举数得。

        高成松离职之后,仍然享受着正省级待遇,住在燕省的高干楼中。他本想返回南方老家,却被告知,暂时不得离开燕省。同时高成松也发现,他的住宅周围多了一些生面孔。一生都在政治斗争中度过的他自然清楚,他已经被监视居住了。

        可以说他现在已经是笼中之鸟,只等最后时刻的来临,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不过高成松越是惊恐,就越对夏想和宋朝度恨之入骨。他思来想去,觉得光给叶石生一个人打电话,不足以起到打击二人的目的。因为据他的了解,叶石生的性格偏软,未必就能下定决心对付宋朝度,关键是,他就算真心要打压宋朝度,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高成松又想到了范睿恒。

        范睿恒以前和他走得还算比较近,但范睿恒的聪明之处在于,不该沾手的东西,他非常谨慎,轻易不伸手。而且他为人圆滑,心机颇深,凡事爱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但却有绝对实力的人。从他此次能够成为自己倒台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就可以看出来,他以前尽管和自己来往过密,但并没有给上层留下不好的印象,而且在燕省之中,他的口碑也算不错。

        高成松对范睿恒的结论是,聪明、谨慎,是一个优秀的政客,如果他和宋朝度为敌,才是宋朝度最强有力的对手。

        纵观整个燕省政坛,也只有范睿恒可以和宋朝度一较高下。

        主意既定,高成松又拨通了范睿恒的电话。

        范睿恒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过来,仍能让高成松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情义,他的嗓音浑厚,是标准的男中音,说话时鼻音很重,如果去唱歌,说不定也能成为一个闻名遐迩的歌唱家。

        “老书记,身体好一点没有?最近忙着一系列省长交接的工作,忙得脱不开身,一直抽不出空去看您,实在是失礼。老书记不满意的话,就骂我两句!”

        明知道范睿恒的话很虚伪,很假,但很久没有听过别人称呼一声“书记”的高成松,差点感动得热泪盈眶。和别人恨不得接到他的电话立刻挂断相比,范睿恒声情并茂的表演,在一瞬间就洞穿了高成松几乎干涸的心田,让他感受到自从走下省委书记的神坛之后,从未有过的温暖。

        高成松激动得差点拿不稳电话,他嚅嚅几下,才努力镇静一点,说道:“感谢范省长的关怀,我现在一切都好。你现在是一省之长,日理万机,工作忙才显示出重要性来,不要挂念我这个老头子。”

        电话的另一端,范睿恒脸上挂着无谓的笑容,心中却想,高成松此时打来电话,多半没有什么好事。不过念在当年的情谊之上,电话可以接,好话可以说,但,事情不能办。

        现在的高成松是烫手山芋,谁也不清楚他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所以离他越远越少,万一被他炸伤,就是自讨苦吃了。

        “老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尽管吩咐。要是有生活的问题,医护人员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告诉我,我批评他们。”范睿恒继续客气地说道,就等高成松说出真正的来意。

        高成松慢慢平息了内心的激动,他也知道以范睿恒的城府,绝对不会出手帮他任何事情。而他打电话给范睿恒,也不是为了帮范睿恒坐稳省长的宝座,而是为了打击报复宋朝度和夏想。

        “睿恒,有一句话我得向你挑明,听不听由你,我只说出来,因为憋在心中不舒服,不吐不快。”高成松没有犹豫,将心中对夏想和宋朝度的痛恨,一股脑地倾泻出来,“千万要提防宋朝度和夏想,他们两个人,心机深沉,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以后一定要小心他们联手搅乱燕省的政局。宋朝度就不多说了,只说夏想,他当年故意接近建远,以打着帮助领先房产的名义,拖建远下水,才让建远一点点滑进了他的圈套,要不,建远现在早就远走高飞了……睿恒,听我一句话,夏想的最高明之处还在于他的虚伪最让人防不胜防,你可千万不要让范铮和他有什么来往,他最善于从哄骗入手,一点点让人上当,最后不能自拔……”

        接完高成松的电话,范睿恒静心一想,联想到夏想最早和高建远接触,再到夏想似乎不求回报的帮助领先房产,再到高建远在京城被秘密关押,直至批捕,仿佛其中一直有一条隐藏的线索在其中指引着高建远,步步陷阱,最终让高建远难逃被抓的噩运——难道全是夏想在暗中策划了一切?

        如果真是如此,夏想也太厉害了,他怎么可能知道高成松必定倒台?他又怎么肯定高建远必将逃向国外?夏想又不是神仙,又不会未卜先知!

        范睿恒倒没有全盘接受高成松的说法,因为他刚刚和叶石生谈过话。叶书记亲自打电话给他,让他过去,说了半天之后,他才听明白叶书记的意思,是在侧面向他了解宋朝度的为人,以及他是不是了解夏想。

        叶书记问起宋朝度还不足为奇,毕竟他是省委常委、副省长,却问起夏想,就不得不让人惊讶了。试想,一个省委书记和一个省长,在郑重其事地谈论一个副县长,谁会相信影响全省局势的燕省的一二把手,会专门抽出宝贵的时间,就一个副县长的问题郑重探讨?

        好在范睿恒听了一会儿,就隐隐猜到了事情的缘由,因为叶书记话里话外透露的是要提防宋朝度和夏想联手,要防止他们故意捣乱,破坏燕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当时范睿恒还非常纳闷,怎么突然之间,叶书记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他作为省委书记,只要自身正,行事滴水不漏,还怕别人算计?何况宋朝度不过是一个副省长,在常委里面排名又不太靠前,夏想就更不用提了,不过是小小的副县长,更不足为虑。

        当时他应付过去,现在又接到了高成松的电话,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叶石生也接到了高成松的电话。

        对于高成松的用心,范睿恒懒得用心去猜。他心里也清楚高成松能有今天的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不过他的提醒也并非没有一点用处,想到叶石生一脸谨慎的表情,范睿恒嘴角抿起一抹自得的笑容,叶书记还是太谨小慎微了,凡事宜疏不宜防,防是防不住别人的私心杂念的。

        夏想和宋朝度能联手对付高成松,就未必能联手对付叶石生,而他们要想联手对付自己,更是不可能。

        因为他们和自己没有什么冲突,而且范睿恒也有理由相信,不怕夏想和宋朝度联手,也不怕他们对付自己,他有信心让夏想和宋朝度为他所用。

        说不定,还能被他当成用来对付叶石生的最得力的武器。

        想起叶石生的谨慎和不安,范睿恒自信地拿起笔,在纸上写上了叶石生的名字,然后重重地划了一个圈,将“叶石生”三个字围了起来!

        燕省的局势,在高成松彻底卸下所有职务之下,渐渐明朗了起来,各方势力重新划分,不但是燕省,还有燕市,甚至安县,都在平静之下,隐藏着一股渐渐成形的力量。

        7月,曹殊黧正式离校,结束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宣告正式走向社会。同时,在夏想一手帮她策划并且注册成立的遐思设计公司也正式挂牌成立——公司规模不大,注册资金也不过50万元,曹殊黧除了担任总经理之外,还担任了主设计师。

        因为夏想的面子,少不了有达才集团、远景集团以及其他大型公司送上鲜花和礼仪祝贺。刚成立三天,就接到了李红江承包的一处工程的设计业务。

        不提夏想在燕市房地产业内的影响,光是曹殊黧自己的名气,也足以让许多房产公司闻风而动,前来主动送业务上门,基本上不用担心赚钱问题,而要担心的是,曹殊黧能不能忙得过来。

        燕市有名的标志性建筑,都少不了曹殊黧的影子,可以说曹殊黧在燕市乃至燕省的设计界都小有名气,再加上有设计界的泰斗高老的大力推崇,她的名字就已经是一流设计的保证。

        本来说好春天有机会去美国看望连若菡,但整个春天事情之多出乎夏想的意料,一系列令人目不暇接的人事调整过后,感觉刚刚喘一口气的时间,就到了现在。夏想几次打电话给连若菡解释,连若菡也不知是真生气,还是耍小性子,就是不听他的解释,搞得夏想有点头大。

        不过好在连若菡虽然有气,但她还忙着网络的推广和应用,现在她旗下的网络公司借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时机,迅速壮大起来,在美国已经和GOOGLE并驾齐驱,因为有了夏想一些前瞻性的建议,隐隐有了超越GOOGLE的趋势。正是因为忙得不可开交,连若菡对夏想的不满也就冲淡了许多。

        与连若菡的忙碌相比,肖佳更是忙得脚不离地。她的房产中介公司开张之后,因为准确地把握了市场脉络,迅速占领了京城市场。先是在周围形成辐射效应,很快,就在京城的房产界闯出了名声。发展到后来,甚至有房地产公司主动找上门来,让肖佳的公司替他们做销售宣传,因为肖佳的公司影响之广,许多客户都相信她的公司推荐的楼盘。

        肖佳的成就一点也不亚于连若菡,因为连若菡背后有庞大的财力支撑,肖佳却没有,她完全是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取得了今天的成绩。夏想就对肖佳充满了钦佩,觉得她真是一个经营奇才,许多地方无师自通,而且一旦入手之后,很快就能融会贯通,在短时间内消化吸收,并且还能在经营的过程中,不停地学习不停地进步。

        夏想就感叹,肖佳就是一个赚钱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