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57章 京城第四家族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57章 京城第四家族

    作品:《官神

        梅晓琳忽然小声地对夏想说:“知道他们是谁吗?”

        夏想摇摇头:“我又不是京城人,怎么知道他们是谁。www.00ksw.org看样子,你是知道了?”

        梅晓琳悄悄地一笑:“刚才不知道,现在忽然想起来了,他们是付家的人。”

        夏想一愣,京城四大家族中排名第四的付家?

        以前也听连若菡说过一次,京城四大家族分别是吴家、梅家、邱家和付家,前三家都有过接触,唯独付家虽然在四大家族中排名第四,但一直只是耳闻,没有亲眼一见。没想到今天一来京城,就和付家人不期而遇,而且还是非常不愉快的会面。

        梅晓琳明知道对方是付家的人,看样子没有收手的意思,难道是也故意给付家难堪?夏想暗暗苦笑,得,无巧不巧又相当于被梅晓琳利用了。

        “不过他们只是依附于付家的人,远远算不上核心人物,他们也不姓付……”梅晓琳又小声解释了一句,笑着问夏想,“给你一个当护花使者的机会,要不要好好表现一下?”

        夏想忽然想通了一个问题,就问:“黄毛小子是不是认识你?你们之间是不是有过矛盾,所以他才借故没事找事?”

        梅晓琳笑而不语,既不承认也不否定,意思是,随便你想。

        卷发女孩的父母,男的也是胖得可以,戴一副黑框眼镜,系了一条红花领带,他的脸胖成了猪头一样,几乎成了正圆。女的一身打扮媚俗而臃肿,穿着裘皮大衣,脖间还系一条上好的羊绒围巾——京城和燕市的气温差不多,再说饭店内热气十足,用不着穿得这么厚实吧?还是非得穿成“我有钱,我很有钱”的形象才甘心?

        红花领带男漫不经心地看了夏想一眼,使了个眼色,让裘皮大衣女扶起地上的卷发女孩,才一字一句地对夏想说道:“打了人还狡辩,年轻人,胆量不小。京城不是县城,你就算是县委书记,到了京城,也得低头弯腰走路,因为说不定一个不起眼的人都比你官大!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听说过这句话没有?而且看你的样子,连副科都还没有混上吧?屁都不是的东西,来京城耍横,真是自嫌命长!”

        夏想皱起了眉头,第一次心中生起莫名的厌烦。

        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他当然听说过这句名言,而且还不止一次听过。本来是一句略带调侃意味的话,但话从红花领带的口中说,就变了味道,听他非常气势的口气,好象京城是他家的一样。

        京城大官是多,但和你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说你和首长住在同一样城市,就是首长家的邻居了,就可以对外地的官员大呼小叫了?什么逻辑!对于一些人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夏想从来就是毫不吝啬地打击对方的嚣张气焰。而且凭他的眼力,一眼就可以看出红花领带就算是官场中人,级别也高不到哪里去!

        他就冷冷一笑说道:“京城是天下人的京城,不是京城人的京城,不要偷换概念。另外你说我屁都不是,那么你又是什么?不是我在京城耍横,是你家女儿仗势欺人,拿着酒瓶就要杀人!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级别,但我敢说,你女儿要是动了她一根汗毛,我敢保证你女儿下半生会在监狱中度过。”

        “你是什么东西,敢咒我女儿坐牢?我一会儿就抓你去坐牢!没见识的乡下人,知道京城是什么地方不?真是满嘴跑火车,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杀人?就算杀了你,花个几十万就摆平了,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局长夫人!”裘皮大衣狂妄地说道。

        夏想曾在后世的新闻中见过一个局长夫人的嚣张,当众让学生下硊,还打学生耳光,声称要让校长开除对方。没想到,还真让他又遇到同一类型的局长夫人!看来,一旦到了局长级别,特权思想就开始极度膨胀了。

        梅晓琳突然“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来到夏想身边,向他诚恳地说道:“我到了安县,以为下面的老百姓见识少没素质,所以带你来京城见见世面。没想到京城太大了,什么阿狗阿猫地都向京城跑,时间一长,就显得京城又脏又乱,说不定什么地方就会跑出一只老鼠,让人没了心情。”

        梅晓琳煽风点火的水平一流,话一出口,裘皮大衣气得暴跳如雷:“你个臭女人,我撕了你这张破嘴!”说话间,张牙舞爪地就要冲过来抓梅晓琳。

        夏想想挡上一挡,不料梅晓琳向前一冲,伸手“啪啪”裘皮大衣脸上打了两个耳光,又抬脚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裘皮大衣被打得满脸开花,被踢得弯腰坐在地上,站不起来,嘴里还不停地说:“反了,反了天了。老费,快,快替我打那个臭娘们一顿,敢打老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夏想睁大了眼睛看着梅晓琳,一脸惊讶的表情。没想到梅晓琳也这么凶悍,发起狠来也是出手如风,而且又准又狠。

        梅晓琳被夏想盯得有点不好意思,迅速笑了一笑,又绷紧了脸:“看什么看,别以为我好欺负。以前小时候,我在大院里,哪个小孩身上没挨过我的脚?就是前几年我还砸过一家花店,在京城,我惹的事情也不好少,没告诉你罢了。”

        夏想连连摆手:“不听也罢,你厉害,我佩服。”

        几人见夏想和梅晓琳还有闲情雅致闲聊,顿时气急败坏。金丝眼镜在一旁挂断电话,恶狠狠地说道:“有种别跑,警察五分钟就到。”

        在京城,夏想还真心里没底,不过梅晓琳敢折腾,肯定有底气,就以询问的眼光看了她一眼。

        梅晓琳淡然笑了笑,轻轻摆了摆手:“我家住在西直门,跑?跑哪里去?警察来了也好,看看是谁先惹的事,看看警察是不是公正执法。”

        “公正,公正得很!”金丝眼镜的目光透过眼镜上方看了过来,有一丝得意和嚣张。

        一直在旁边手足无措的大堂经理此时才醒悟过来,急忙跑到总台去打电话。刚拿起电话,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警笛声,紧接着忽啦啦从外面进了十几名警察,一下就将夏想和梅晓琳围在中间。

        为首一人个子不高,年纪约30上下,眼睛不大,透露出一股精干的目光。他一出现,金丝眼镜立刻凑向前来,一脸义愤填膺地说道:“马所长,就是他们两个人,先打伤人,又恶语中伤我和杨局长。男的打了我儿子和杨局长的女儿,女的还打了杨局长的夫人……”

        马所长的态度非常好,一边听金丝眼镜说话,一边连连点头:“好,我明白了,请领导放心,我一定处理好这一起恶意伤人的恶**件。”然后一挥手,冲周围的警察说道,“人先带走,到所里问话。”

        夏想无语,京城的警察水平也有限得很,不问事实就直接带人,也真够没眼力的。他看了梅晓琳一眼,见她没有主动出头的意思,心想她倒好,现在成了没事儿人了,到了她的地盘,自己还得替她出头,好象自己不欠她什么?怎么好象总被她利用?

        夏想还没想到对策,马所长就来到他的面前,先是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然后不屑地问道:“县城来的?姓名?工作单位?都报上来。”

        “夏想,在安县县政府工作。”夏想忍住气,答道。

        “什么职务?”马所长以为夏想是暴发户一类的人,听说他在政府上班,不由多打量了两眼,又多问了一句。

        “他估计就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瞧他那模样,能有什么职务?”红花领带插话说道,他今年45岁,是正处,在京城里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才是混得屁都不是,所以也就一心认为夏想更是屁都不是。

        “他是副县长!”夏想还没有说话,梅晓琳抢先答道,还狡黠地冲夏想眨眨眼睛。

        “吹什么牛?哪里有这么年轻的副县长?他多大,有没有25岁?”红花领带惊讶地摘下眼镜,使劲擦了擦镜片,又重新戴上,多看了夏想几眼,又冲梅晓琳不屑地说道,“副县长?我看他连一个村长都当不上!还副县长,吹牛不用上税,也不用吹到天上去。抓,就算他是副县长,也照抓无误。敢来京城打人,就是一个县委书记,也是小鱼小虾,在京城也得夹着尾巴走路!”

        马所长一点头:“抓,都抓了。副县长了不起了?出了你的县,你就是说话不算。”

        几个警察上来就把夏想扭住,夏想也没有反抗,他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就顺从地被人把胳膊扭到了背后,还笑眯眯地对梅晓琳说道:“好了,饭没吃上,先吃官司了。我就发现,京城人民好象不怎么欢迎我……”

        梅晓琳不笑,冲马所长冷脸说道:“放人!”

        “你是谁?是什么级别?”马所长看来在京城也没少吃过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亏,见面就问级别,也是挺有意思。

        “我没级别,我只是问你一句,你放不放人?”

        “不放!没级别还横,一起抓了。”马所长怒了,回对一看金丝眼镜和红花领带,问道,“两位领导,都带回去?”

        一副请示的口气。

        二人一起点头,尤其是红花领带目露凶光,非常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小声说道:“管他是不是副县长,先收拾了再说。在京城还敢打人,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带回去后,好好请他喝茶,出了问题我负责。”

        金丝眼镜看样子官更大一级,轻轻地“嗯”了一声,权势十足地说道:“还有我,小马,由我和杨局长替你担着,你还不放心?等这事过后,我就帮你引见一下付少。”

        “是,是,有费主任一句话,我就放心了。”马所长一脸兴奋,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转身就又换了一副脸孔,“带人,收队。”

        两位夫人分别从地上扶起黄毛小子和卷发女孩,都目光凶狠地盯着夏想,说道:“千万不要轻饶了打人凶手!”

        卷发女孩还好一些,从地上起来后,躲在后面不再说话,黄毛小子却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把椅子,抡起椅子就朝夏想砸来,嘴中还骂:“妈的,敢打我,去死!”

        夏想被两名警察扭住胳膊,想躲,却被两名警察死死按住,只听“咔嚓”一声,椅子正打在后背之上,顿时四分五裂,碎了一地。夏想后背结实地挨了一下,只觉得一阵巨疼传来,差点闭过气去。

        狠,真狠!

        他顿时大怒,两名警察不但不管,还故意按住他,让他被打上一下,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猛然一抖胳膊,将两名警察甩开,回身一脚正踢在黄毛小子的大腿上,一脚就将他踢到三米之处,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才停一个桌子下面。

        片刻之后,传了黄毛小子杀猪一般的嚎叫:“打,给我打死他,妈的,疼死我了!”

        在眼皮底下夏想被人打了,梅晓琳怒了,本来她想逗人玩玩,没想到对方下手真狠,顿时大喊一声:“今天谁也别想好过了,好,打人是吧?一会儿我不打断你们的腿,我不姓梅!”

        情急之下,红花领带和金丝眼镜都大吃一惊,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而夏想也太凶悍了,当着众多警察的面还敢还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姓梅?难道是梅家人?二人微微一愣,看了黄毛小子一眼。黄毛小子心虚地摇摇头,没说话。

        金丝眼镜不认识梅晓琳,转念一想管她是不是梅家人,人家已经打脸了,难道一听她是梅家人就立刻泄气?付家虽然排名第四,也不是白给的。

        本来他一直自恃身份,没有说出什么狠话。一见儿子被夏想一脚踢飞,也不管是不是自己儿子先动手打人,顿时气急败坏地喊了起来:“小马,你看到了,他动手打人,当着人民警察的面动手打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什么叫法制社会!”

        马所长面子上也有点挂不住,刚才两名警察故意拉偏他心里有数,还是被夏想挣脱,踢了费主任儿子一脚,这一下脸可丢大了?他也是心中来气,一个县城来的小人物,就算你真是副县长又怎么着,这里是京城,动不动都是处级以上干部,你惹不起,真的惹不起!

        他冲两名警察一使眼色,警察心领神会,上前又将夏想胳膊扭住,其中一人拿出手铐给夏想铐上,另一人拿出电棒就要朝夏想腰间捅去……夏想动弹不得,心想要是电上一下,半天都动不了,可是要受罪了。

        眼见电棒就要捅到了腰间,忽然一个非常威严的声音响起:“住手!”

        声音不大,但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权威,一听就是身居高位者惯常使用的命令式的口气。警察手一松,下意识地停在中途,然后回头去看……一个年约40多岁的中年男人,不知何时正站在二楼到一楼的拐角之处,俯视楼下发生的一切。他瘦脸浓眉,中等身材,偏瘦,乍一看还有些文人气质,一眼看去给人的感觉他应该是大学教授一类的学者。但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气势,让夏想顿时在心中有了判断,他一定久居高位,或是出身于大家族之中,因为他举手投足之间就有一种指挥若定的气魄。

        有些东西必须亲身经历才能体验得到,假装是假装不出来的!

        所有人都不认识中年男人是谁,而且他们也没有夏想过人的眼光,尤其是金丝眼镜和红花领带,都恨不得立刻收拾夏想一顿,突然被中年男人打断,心中就非常不满。金丝眼镜抬头看了中年男人几眼,问道:“你是谁?想多管闲事?你认识他?还是认识她?”

        他用手一指夏想和梅晓琳。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也不认识他们两个人,我是不是多管闲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楼上吃饭,听到下面吵吵闹闹,让我没有了好心情,所以我下来看看。没想到,你们自称京城人,仗着京城人的名号欺负外地人?你叫什么名字?你有什么资格代表京城人?”中年男人说话时声音不大,还有一种醇厚散漫的味道,但话说得却是非常刻薄,“就凭你肥头大耳的人模狗样?就凭你脑满肠肥的窝囊形象?说出去你是京城人,我就以自己身为京城人为耻!”

        金丝眼镜没想到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一张口就是刁钻的讽刺,顿时气得涨红了脸,可能又觉得抬头仰望中年男人说话自贬身份,就一口气跑到楼梯,用手指着中年男人的鼻子,怒不可遏地骂道:“你又算老几,该当面骂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区教委主任,是副厅级干部,你是个什么东西,也不去照照镜子,还敢对我出言不逊,我看你是找不自在来了。”

        中年男人本来脸色平静,听了金丝眼镜的话,忽然轻蔑地笑了,然后后退半步,出其不意地一扬手,就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