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44章 最后反击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44章 最后反击

    作品:《官神

        高建远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正看到可以大赚一笔的前景,现在哪里舍得放弃眼前的大好机会,就问:“爸,什么事情这么急?我的生意马上就要谈成了,不能功亏一篑。www.00ksw.org”

        “谈?谈什么生意,你上当了,被夏想骗了!一直以来在背后暗算我的是宋朝度,而夏想,就是他的马前卒!”高成松急了,恨不得立刻赶到高建远面前,亲眼看着他坐上飞机。

        高建远第一次听到父亲近乎气急败坏的声音,心中一惊,知道父亲是真正慌了神,他还劝慰高成松:“爸,你别急,有话慢慢说,事情未必和你想一样急切。再说夏想想骗我,也没有那么容易,就凭他的智商,就凭他一副色狼模样?他作梦去吧!他其实不是帮我,是因为他看上了严小时,想乘机接近严小时达到他占有她的目的,说不定,两个人已经有了暧昧关系,在我面前就已经眉来眼去了……”

        高建远想打动高成松,让他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有把握,其实从根本上讲,他还是舍不得即将到手的几亿资金。只凭现在手中的两三亿元人民币,到了国外之后,也不够一辈子生活之用。

        高成松是旁观者清,听高建远说得越有模有样,心中就越震惊夏想的诡计多端,几乎将高建远玩弄于股掌之间,而高建远还自以为是地认为他能够掌控一切,真是天真得可以!他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在两天之内,将帐面的钱全部转移到国外,一周之内办好出国手续,一出去,就别再回来了。”

        高成松随即挂断了电话,又立刻拨出了一个电话:“燕歌,派人暗中跟踪宋朝度,要严格监视他的一举一动,随时向我汇报他的动向。必要的话,动用技术手段监听他的所有电话……”又停了一停,还是说道,“还要,同样监控夏想。”

        “夏想?夏想是谁?”燕歌身为公安厅副厅长,也是高成松的心腹之一。说到宋朝度,燕歌还有些印象,但夏想是谁,他一点也想不起来。

        “安县的副县长。”高成松也懒得解释什么,再次强调,“两人都要严密监视,不可放过。如果他们之间有电话联系,一定要将通话内容告诉我。”

        燕歌哭笑不得地放下电话,他一个高高在上的公安厅的副厅长,要动用非常规力量去监听一个副县长,不是大材小用又是什么?一般能够惊动他亲自出面监听的人,哪一个不是厅级以上?夏想也真是面子不小,是第一个惊动他的副县级干部。

        高书记有令必须马上照办,燕歌立刻吩咐小计去亲自监视宋朝度,另外安排人手去监视夏想,同时动用技术组,开始监听宋朝度和夏想的电话。

        燕歌虽然是公安厅的副厅长,但他关系网极广,在国安局也有相当的人脉。

        而此时,夏想对此一无所知,还蒙在鼓里……周日一早,夏想还在睡觉,就被电话吵醒了。本来昨天晚上他想乘机拿下曹殊黧,不料很不走运,小丫头不方便,他只好悻悻地睡下。可能是因为心情郁闷的原因,睡得较死,一直到了早上9点还没有起床,此时,电话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电话是萧伍打来的。

        因为他在和高建远商量再一次会谈时,高建远却突然声称谈判中止,领先房产不再出售,另有安排。具体是什么,高建远不肯透露,只让萧伍以后不必再和他联系了……“什么?”夏想一惊之下,睡意全无,出什么大事了?高建远突然变卦,肯定是有所察觉,难道是他发现了自己的真实意图?不可能,他不可能想到自己是想将他留在国内,而且京中暂时还没有传来要动高成松的消息!

        难道是……高成松的后台向他透露了一些什么,引起了高成松的警觉,从而导致高建远要提前出逃到国外?不行,不能再一次让高建远从容脱逃,从此逍遥法外,一定要想个办法将他留下!

        夏想交待萧伍:“立刻电话联系孙现伟、沈立春,让他们到江山房产总部商议事情。”

        随后他又想打电话给严小时,还没来得及打过去,严小时就已经打了过来,她急切地说道:“夏县长,不好了,建远又改变主意了,他又准备将资金全部转移到国外,而且好象还在紧急办理出国手续……我该怎么办?”

        她的声音透露出无助和无奈,完全是一副向夏想企求的口气。

        “先别急,小时,先冷静一下。”夏想慢慢恢复了冷静,他现在已经猜到肯定是高建远听到了什么风声,才会如此着急要携款私逃,不管如何,先想方设法将他留下来才是正理,否则前功尽弃,“听我说,你先稳住建远,告诉他,据可靠消息,江山房产已经在暗中筹集资金,基本上已经答应了他要价十亿的条件。不过他们手中的资金一下拿不出这么多,所以一方面在继续压价,一方面也在四处筹钱,现在手中已经有了7亿左右,大概还有一周左右,就能凑够10亿……”

        只能抛出足够大的诱饵,继续对高建远许之以利,才有可能将他留下。当然,还要继续从其他方面继续迷惑他,让他将警惕心降到最低,夏想就又接着说道:“一周时间就能到手10亿元,你让建远自己决定是走是留。我也不是单纯地为了帮他,也是想从中嫌取一些中介费用,当然,事成之后,你也会得到应到的一部分,也算生活有了保障。”

        严小时已经没有了主意,夏想说什么她就听什么,只是连连点头,也不想夏想在和她打电话,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情。

        夏想还想再说什么,正好又有电话打进来,就又交待严小时几句:“等我电话,我们尽快见个面。你先去找建远,转告他我说的话。”

        夏想挂断严小时的电话,接听了来电,是孙现伟。

        “我在楼下等你。”

        夏想急忙下楼,匆忙中只来得及向曹殊黧交待一声,让她自己在家,也顾不上解释,来到楼下,正看到孙现伟的奥迪停在小区门口。他上了车,发现是孙现伟亲自开车,就问:“司机呢?”

        “上车再说。”孙现伟一脸严肃,等夏想一上车,就一脚油门飞驰向前,绝尘而去。

        二人走后,有一个人探头探脑地从门口的小卖部出来,手中拿着一盒烟,望着远去的汽车尾灯,从身上拿出一个对讲机,小声说道:“2号上了一辆奥迪车,车牌号是……,请注意跟踪。”

        过了一会儿,对讲机中传来声音:“收到!”

        “我接到了萧伍的电话,正好在附近有事,就过来接你。”孙现伟从后视镜中向后探望几眼,没有发现有可疑的车辆,才放心地说道,“高建远的反常表现证明了他有所发觉,想及时抽身,是不是他知道了我们的真正目的是想吞并领先房产?”

        孙现伟并不知道有人在跟踪和监视夏想,他不过是觉得事情有异,一种下意识地警惕罢了。因为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他一直非常关注江山房产和领先房产之间的谈判,也信心满满地认为可以合法地将领先房产吞并,而高建远转移回来的资金,正好可以填补领先房产资金来源方面的漏洞。到时江山房产就可以轻松地接收一个没有包袱的领先房产,美其名曰为政府减负。

        没想到,临近成功的边缘,高建远要突然转移资金到国外,孙现伟也是于心不甘,大好机会眼见就要得手,却又功亏一篑,任谁也会心中郁闷难安。

        “有可能,也可能是高书记听到了什么风声,想让高建远到国外去避避风头。”夏想自然也不知道他已经被人跟踪和监听,不无忧虑地说道,“现伟,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在两天内凑够10亿元,哪怕只在帐面上显示一下,也好让高建远动心,再拖他一拖。然后再想办法把领先房产的帐户冻结,让他无法将资金转移到国外?”

        孙现伟想了片刻,说道:“我需要三天时间,10亿元不是小数目,需要多方周转。只要你能拖住高建远三天,我就有把握以10亿元的帐面资金让他动心。然后如果签定了合同的话,就进入审计阶段,他的资金就会被套牢,无法转移!”

        “好,我会想方设法再拖他三天,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你去来做。”夏想坚定地说道,现在到了非常时期,也许一切就要见到分晓了,万一此时再让高建远脱逃,就太让人气馁了,毕竟前期做出了大量的工作。

        走到半路,夏想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我不去公司了,就在前面放我下来。高建远突然变卦来得太突然,我得暗中打听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还有,最近一定要万分小心,防止有人跟踪什么的,我们在算计别人的同时,也要提防别人在背后谋算我们。”

        孙现伟点头:“说得对,高成松毕竟是省委书记,他的势力之大,肯定有我们想象不到的地方。我建议,你换一个手机卡和我们联系,原手机号也保留,但只说工作上的事情。万一,我是说万一有人动了坏心思,要是监听你的话,可能会从通话中监听到有用的信息,到时我们就被动了。”

        到底是孙现伟经验丰富,他以前做医药生意,可能也没少做过一些私下里的勾当,现在事到临头,就又成了宝贵的经验。

        孙现伟和夏想都没有想到的是,孙现伟临时起意,无意中的一句话,竟然让高成松精心安排的监视计划完全落空。如果高成松知道真相后,肯定会郁闷得吐血。

        夏想感谢地点点头,又问了一句:“要和省委书记为敌,要是你担心的话,可以退出。”

        孙现伟哈哈一笑:“什么话?我是胆小怕事的人?胆子小的话,也没有我的今天。再说他们要对付的话,也是对付你,我可是躲在幕后,而且做的全是合法生意,就算要吞并领先房产,也会让一切手续合法化,难道省委书记会制止合法的商业活动?他还没有那么空闲吧?哈哈。”

        夏想放心了,笑骂了一句:“得,反正我是他们的目标,自始至终你都躲在背后偷乐。行,你先去找萧伍他们,我就不露面了,省得被人跟踪的话,跟到总部就不好了。等我换了新号码,给你发一个短信。”

        夏想就在路边下了车,先站在原地假装打了一个电话,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这才收起手机,转身向前走。

        夏想不知道的是,他和孙现伟的谨慎,让他们险险逃过了一难,否则真的就要被身后跟踪的人摸了老底!

        夏想下车了,背后跟踪的人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跟踪夏想。孙现伟的奥迪车不是他们的目标。但夏想的警惕性挺高,假装打电话时,后面的人只好把车停在一边,避免被他发现。等他们再看到夏想的时候,夏想已经打完了电话,转身拐进了一条小巷。

        小巷虽然可以通车,但是却是单行道,要是开车由西向东跟着夏想,就必然要逆行。跟踪者一看路口有交警,心想逆行必然惊动交警,交警一拦,肯定会引人注目。跟踪者一共两个人,一个开车,一个负责监视,二人一商量,就让开车者开车绕行过去,监视者下车步行跟踪夏想,以防止夏想突然再乘车逃跑。

        不过二人也不敢肯定夏想是不是发现了他们。

        二人商量好以后,就开始分头行动。监视者下车之后,远远跟在夏想后面,目不转睛地监视着夏想的一举一动。

        夏想还真没有发觉身后有人跟踪。

        他也没有想到高成松会突然之间豁然想通,猜到了是宋朝度在背后策划了一切,也把他当成了宋朝度最重要的马前卒,并且派出了国安人员,对他的所有行动特别照顾。夏想只是直觉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同寻常,但也没有多想,因为上一次许大根跟踪他的事件,他就多少有了点轻视之心,认为只要有人跟踪他,他很快就会发觉。却不知道,这一次跟在身后的是国安人员,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工,跟踪水平和许大根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夏想一直被人跟踪了几条街,丝毫没有发现身后的异常。

        他路上又打了两个电话,然后又来到一处移动营业厅,买了一张新卡。想了一想,又买了一部新手机,装上新卡之后,又给孙现伟发了短信,让他最近一段时间联系他的话,打新号码。

        换好手机,夏想转身出了移动营业厅,想要给曹殊黧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早上出门的时候太匆忙了,她肯定会担心自己,现在不比以前,现在他是她的全部。

        电话一拨就通,小丫头果然着急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夏想含糊其词解释几句,只是反复交待让她不要多想,他一切都好,让她安心在家中呆着,不要乱跑。夏想在电话中不敢多说,如果不是为了曹殊黧放心,他宁愿不打这个电话。

        只是在他将要打完电话的时候,突然眼角的余光一扫,发现一个人在远处的长椅上看似闲散地坐着,只是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来一眼,落在夏想眼中,正被他看个正好。

        他的目光似乎是无意地一瞥,但夏想蓦然心中一紧,下意识感觉此人并不是路人甲之类的陌生人。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感觉?因为夏想小时候跟叔叔练过武,非常熟悉练武人的眼神,有时候不经意间看人一眼,也能看到眼中的警觉和机敏。

        这个人有问题,他的眼神之中没有善意,虽然假装无意间扫过,但明显可以看出,他眼中有审视和监视的意味。真的被监视了?夏想心里一惊,自己不是专业人士,如果萧伍在的话,可以很容易分辨出来眼前的人是不是别有用心!

        不过不管怎样,小心为上。夏想低头一想,拿出新手机给萧伍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你到天下广场这里,远远地跟在我的后面,注意观察一下我的身后是不是有人在跟踪。过来后不要跟我联系,只管暗中发现有没有问题就行。”

        萧伍正在跟孙现伟商议事情,一听到夏想说话有点紧张,急忙说道:“我马上到,您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和平常一样随意走动就行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越放松越好……”

        夏想一听还是萧伍经验丰富,既然他怀疑有人跟踪,今天又是周末,想陪曹殊黧也不太好,索性就逗逗对方,就又给严小时拨通了电话:“小时,我有事想和你谈谈,我在天下广场等你,好不好?”

        严小时正急得团团转,不知该如何是好,一听到夏想的召唤,立刻迫不及待地答应一声,开车就直奔天下广场而来……PS:兄弟们,我亲爱的兄弟们,你们的风骚和威武,果然无人可及。在你们的金手指的指点之下,《官神》一路高唱凯歌,强势杀到总榜第33名,分类榜第11名,感谢大家,你们的支持让我兴奋不已。我一兴奋,爽快的情节就会在笔下流淌……但目前我们的名次还岌岌可危,几票就被人翻盘了。而且说实话,我们离总榜前30名只有20票的差距,离分类榜前8名,也不过40票的差距。几十票对于向来喜欢以少胜多、战争力无比惊人的官神的兄弟们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因为你们在生活中都是做官如有神、赚钱如有神、泡妞如有神以及事事如有神的神人!

        因为我相信你们都是陈庆之一样的传奇人物,可以做到别人无法做到的事情——陈庆之是谁?明天解开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