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28章 齐亚南的眼光和打算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28章 齐亚南的眼光和打算

    作品:《官神

        楚子高一听,顿时双眼放光。www.00ksw.org疗养院和会议中心以后接待的可全是有权有钱的人物,人一多,他的生意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

        齐亚南也立刻想到了这一点,也是小有兴奋:“楚总好运气,早早在森林公园占据了好位置,以后不愁没有钱赚。”

        楚子高实话实说:“全是拜夏县长指点,我哪里有这么好的眼光?再说没有夏县长的关系,远景集团怎么可能让我盖森林居?”

        齐亚南吃了一惊:“夏县长和远景集团也说得上话?”

        “岂止是说得上话?森林公园就是远景集团请夏县长设计的,可以说,夏县长是远景集团的贵宾,对远景集团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对于提高夏想形象,宣扬夏想事迹,楚子高向来是不遗余力的。

        齐亚南才知道,原来不但夏想在官场上有着深厚的人脉,在商场上的影响,也是举足轻重。齐氏集团虽然也是财力雄厚,但和远景集团一比,还是差了太多。

        齐亚南清楚,他向夏想靠拢,算是走对了。如果自己想混吃等死,就当个二世祖就可以了。如果想要有所作为,将齐氏集团继续发展壮大,就得跟近夏想的步伐,努力向他靠近。

        “我有两个想法,希望得到夏县长的支持。”在商言商,发现了商机不能错过,齐亚南就小心翼翼地说道。

        夏想能猜到他想说什么,直接说道:“在我面前,有话直接说,别绕弯子。”

        齐亚南胆子大了起来:“如果远景集团只负责基建部分,将疗养院和会议中心建成之后,承包给我们经营的话,我们愿意出高价。齐氏集团在酒店经营和宾馆管理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当然,也许远景集团有其他深层次的考虑,只想自己经营不对外承包的话,我也想在森林公园内选一处合适的地点,开一家酒楼。”

        说着,他看了楚子高一眼,想了想,又补充说道:“当然不是要和楚总恶意竞争,疗养院和会议中心建成之后,人流倍增,一家森林居肯定满足不了需要。虽然说疗养院和会议中心肯定也有餐厅,但前来疗养和开会的人大多是公费消费,肯定有规定,内部餐厅未必合口,就会有不少人出来吃饭,那么位于森林公园之内的饭店,将会成为首选对象。”

        不得不承认,齐亚南确实也不是无能之辈,眼光也很犀利,看问题很准,将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的赢利模式以及运营思路,分析得入木三分。远景集团建造疗养院和会议中心,赚钱是次要的,利用这样一个便利条件,和省市的一些机关处好关系才是重中之重,所以经营权绝对不会对外承包,而且远景集团也不会贪图小利。

        齐亚南想在森林公园开一家酒楼,倒是可以考虑,对楚子高的饭店虽然有一定的影响,但反过来讲,也有促进的作用。而且夏想从他刚才微一迟疑,就能想到照顾楚子高的情绪的表现来看,他进步不小,至少懂得了谦让。

        官场也好,商场也好,该据理力争的时候也要据理力争,但该要退让的时候,合理的退让,也是成熟的表现。一个人和一个企业,不可能时时占据上风。要懂得以退为进的道理,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夏想就没有说死,笑道:“第二个想法可以考虑,我会向远景集团提一下,看他们的意思了。”

        齐亚南听夏想的口气,就知道事情成了一半。但他也知道夏想现在对他还谈不上信任,更谈不上交心,否则也不会话说一半。不急,来日方长,要让夏县长接受他,需要一个过程,毕竟一开始他给夏想留下了恶劣的印象。

        真是傲慢害死人,齐亚南现是真心后悔当时的冲动。怪不得夏县长一再强调要平等对人,第一印象太重要了。

        齐亚南又坐了一会儿,提出要请夏想吃晚饭,被夏想拒绝了。夏想倒不是故意拿捏,而是晚上确实有事,要见萧伍。

        基本上,江山房产的成立进了最关键的阶段,分配股权。他必须和萧伍面谈,将事情敲定下来,然后就可以申请工商注册,正式成立。

        楚子高对齐氏集团要进入森林公园开酒楼倒没有多少感觉,他也清楚不可能总是他一枝独秀,而且事实也证明,如果一片区域只有一家饭店,最后的结果往往是倒闭。人都有聚众的天性,不管做什么,总是人越多越好。

        再来一家酒楼也好,带动人气,如果能趁机和齐亚南接近,也是一件好事……楚子高不无得意地想。

        夏想告别楚子和齐亚南,开车来到燕市的瑞特商厦——江山房产成立后,就暂时先租住在此地办公。瑞特商厦位于市中心,属于燕市顶级的商务楼,江山房产一共租了一层用来办公,年租金高达百万。

        这也是孙现伟和沈立春商定下来的结果,一定要有气魄,有气势,才能显出实力。在经营方面,夏想自认不如二人,就索性放手让他们去做。

        他来到12楼的办公区,却被挡在了门外。一个长相甜美,圆脸,一笑就有两个酒窝的前台妹妹拦住了他:“你好先生,请问你找谁?”

        “我找萧伍。”夏想暗笑,没人认识他。

        “请问您找萧总,预约了没有?”前台妹妹不失礼貌,笑容也标准,让人挑不出过错。不用说,肯定是孙现伟挑的人。

        “没有预约,我和他是朋友。”夏想没办法了,有些事情又不能明说,总不能冲一个前台妹妹耍横?他只好找了一个最俗套的说法。

        “对不起,没有预约您不能见萧总。萧总很忙,您有重要的事情,可以先预约一下。”前台妹妹果然不出夏想所料,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夏想没办法,用手一指电话:“我给他打个电话,总可以吧?”

        前台妹妹不太情愿地说道:“请不要影响我的工作好吗,先生?请您先预约,有任何问题,也要按照我们公司的规章制度,否则,您让我很难做。”

        得,夏想刚训了堂堂的齐氏集团的接班人齐亚南一通,然后就被一个顶多20岁的前台妹给批评了,他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也没再和她理论什么。人家也是对工作认真负责,总不能拿出幕后老板的气势,把她炒了?那也太没度量了。

        夏想正要拿出手机打电话,萧伍已经听到声音,从里面跑了出来:“夏县……夏哥来了,快进来。”然后又瞪了前台妹一眼,厉声说道,“扬叶,以后记住夏哥,只要他来,随意出入,知道没有?”

        扬叶吓得一缩脖子,使劲点头,没敢说话。夏想冲她笑笑:“别怕,我是好人。你的工作态度很认真负责,值得表扬。但要注意方法,有些人未必有预约,但也确实有急事,一定要打电话通知萧总,记下没有?”

        扬叶见夏想的态度比萧伍还和蔼,但萧伍好象还很怕他一样,有点弄不明白夏想到底是什么来路,就只好点头:“我知道了。”

        夏想跟随萧伍来到办公室,见他的办公室将近50平米,各式现代的办公用品一应俱全,装修也非常豪华气派,不由笑道:“嗯,不错,有点意思,一定是孙现伟的手笔了。做一些表面文章,如何树立对外形象,相信他最拿手。”

        萧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也有了几分老总的味道,毕竟当年兵,在部队上呆过几年,再加上萧伍本身长得也是不错,当前一站,也颇有几分气势,夏想就夸道:“不错,不错,出去和人谈生意,也是威风八面。”

        萧伍就不好意思地笑笑:“都是因为夏县长,我才有了今天。我以后一定用心做好您交待我的每一件事情……”

        “和我之间不用说客套话。”夏想打断萧伍的话,他不想听到至交好友向他表忠心,他对萧伍的了解,现在远多于萧伍对他的了解。萧伍对他有感激之心和敬畏之意,他对萧伍,是一种淡淡的愧疚,同时对他的为人和做事,也是绝对的信任……话题一转,他又问,“李总、孙总和沈总什么时候过来?”

        萧伍抬手看表:“应该快了,他们早就在路上了。”

        话音未落,听到外面有人哈哈一笑:“夏老弟,我第一。”

        孙现伟到了。

        孙现伟现在很有一种春风得意的神采,不知是情场得意,还是商场得意,又或者是情场商场双双得意,总之一见夏想就眉开眼笑,嚷嚷说道:“夏老弟,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别来可好?”

        夏想一听他开口就说文言文,就笑他:“是不是新找了一个学中文的女大学生?”

        “奶奶个熊,神了,一猜就中,怕了你了。以后离你远点,省得刚做一点坏事就被你发现,太没面子了,太没有神秘感了。”孙现伟一脸坏笑,坏笑中却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行了,别得了便宜又卖乖,小心我鄙视你……”夏想及时打击一下孙现伟的嚣张气焰,不能让他太得意忘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