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25章 博弈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25章 博弈

    作品:《官神

        “哈哈……”高老开心地笑了,“只要你肯卖力就行,我可不管你是为了我还是为了谁?今天我让晋周来,就是想从中牵过线,让你们两个好好沟通一下,别有什么误会才好。www.00ksw.org”

        高晋周今天过来,也是因为上一次订亲仪式,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震憾。

        高晋周很清楚他能空降过来,是因为家族的帮助,但空降过来之后,能不能站稳脚根,能不能打开局面,就要靠自己的本领和手腕了。家族在许多省都有代言人,但最终能升上去的寥寥无几,为什么?就是因为到了副省级以后,想要再进一步,不仅仅是上面有人就行,还需要有切实的政绩,还需要服众。

        下面无人服你,又没有拿得出手的政绩,在当地又没有人脉,就算认识通天的人物,也不可能拔苗助长,直接升到高位。不要说省长或是省委书记,就是任何一个省委常委的安排,京中也要尊重当地的意见,不可能提拨一个没有人脉不能服众的人上来,到了副省以上,自身不够硬,再扶也扶不起来。

        高晋周还年轻,还想大有作为,所以当他见识了夏想的影响力之后,才知道以前完全低估了夏想的份量。对别人来说也许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夏想身上就有可能发生,对夏想,不能以常理来度之,因为他是一个异数,是一个聪明绝顶,既有设计方面的才华,又能在官场上如鱼得水的怪胎。

        高晋周不是没有见过少年得志的人,但他们大多随着年龄的增长,泯然众人矣。夏想是不是少年得志他不清楚,但他对夏想如此年轻,就能在错综复杂的局势中,总能找到最有利的一个位置而大感好奇。从夏想被抓事件,到他从容脱身,高晋周对夏想就由好奇变为琢磨不透,直到他订亲事件之后,他就对夏想直接上升到了佩服的高度。

        没错,一个副省长,从心内深处由衷地佩服夏想。

        自然,高晋周从夏想的佩服,也掺杂着不少高老对夏想过于欣赏的因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夏想的优秀,还有他让人不敢相信的影响力。想想,马省长以省委常委之尊,亲自光临夏想的订亲仪式,就不能用震憾还形容高晋周的心情了,而且看着满座的市委常委,还有堂堂的燕市的一市之长,高晋周不得不承认,他身为副省长,就是举行正式的结婚仪式,也请不动这么多重级人物参加。

        因为高老和夏想的关系,因为高晋周有心想在燕省做出一番成绩,他回去之后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最终下定了决心,在现在家族和夏想的关系不再紧张的情况下,他决心充分利用高老和夏想关系良好的优势,和夏想走近,就算和他成不了知心朋友,也要达到可以互相借助力量的地步,最低限度也不能成为敌人!

        一个副省长怕和一个副县长成为敌人,高晋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一点也不觉得好笑,更不觉得是羞耻,而是一种沉甸甸的压抑感。执掌一方的省委书记就没能把夏想怎么样,他不过是一个排名靠后的副省长,又是空降过来的京城派,没有什么资格在燕省自高自大!

        在燕省的京城派共有三人,他和马万正、钱锦松,其中马省长和钱秘书长两人是常委,只有他是普通的副省长,又最年轻。三个京城派互相之间并不抱团,而且他也看了出来,不管是燕省的本地势力,还是从外省调来的常委,都对京城派有一种本能的排斥。

        马省长还好一些,虽然是京城派,但不是直接从京城空降,而是从外省调来,在燕省经营的时间也最长,有了一些根基。钱锦松身为常委、秘书长,来燕省也时间不短了,基本上还和来时差不多,没有太大的影响力,轻易也不就重大事情发表看法。

        燕省人保守,思想传统一些,比较守旧,地域观念强烈,可能是以前京城空降的人太多,也可能是空降过来的人都太过傲慢,总之几乎所有燕省的官员,都对京城空降的官员,没有太多的好感。高晋周在工作当中也深刻体会到了上有令下不行的无奈,许多官员对他笑容相迎,话说得非常好听,但一转身就把他的指示抛到脑后,等他问起时,再愁眉苦脸地抱怨,列举一大堆理由,总之一句话,困难太多,事情不好办,高副省长,您看着办?

        他能怎么办?他没办法!他既不能把人家撤职,又对人家的前途没有发言权,他只能假装一脸严肃,严厉地批评几句了事。

        订亲仪式过后,高老虽然没说什么,但高晋周也知道能让父亲震惊的人不多,那个史老肯定是大有来历的人,他也好奇地问了父亲,高老却只是摇头,不作回答。高晋周知道父亲不说,他是问不出来结果的,也就不再多问,但心里却对夏想更加高看一眼——连让父亲震惊的人都看好夏想,那么他再不和夏想好好处好关系,就等于错失良机,放过宝贵的资源不用。

        当他听说高老要和夏想见面,商量要在森林公园兴建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的事情,他毫不犹豫地向父亲提出要求,他要和夏想见面……夏想听到高老说出要为他和高晋周从中牵线的话,立刻就猜到了高晋周的打算。他并不排斥和高晋周合作,保持一种有限的合作关系,各取所需对双方来说都是好事。他也能理解高晋周的立场,夹在家族和燕省中间,不太好做。

        “高老言重了,我当您是长辈,也不会当高省长是外人。再说我和高省长之间,没有矛盾,也不存在什么误会……”夏想笑着看了高晋周一眼,“您说呢,高省长?”

        高晋周明白了夏想的意思,他没有怪他上一次不出力,也体谅他的难处,他也就报之一笑:“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不过有时候也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夏想心领神会地笑了。

        高晋周前一句是解释上次发生他被抓事情时的无奈,后一句是暗示,他以后也会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也可能不会完全按照家族的意志办事,只要在有利于仕途和不得罪家族之间找到一个平衡,他肯定愿意多和夏想合作。

        “高老,疗养院和会议中心建成后,主要业务面向省里和市里的各个机关。远景集团也总要在省里和市里都有代言人才好,毕竟要和省直以及市直机关打交道——市里人选暂时还没想好,省里不如就让高省长代劳,以后也好开展联络工作,联系省里的大型会议,组织休假疗养,高省长是不二人选。”夏想的提议也是将高晋周和远景集团的利益绑在一起,本来高晋周来燕省,一是为了仕途,二也是为了照顾远景集团,尽管连若菡惹恼了家族,但大家族做事,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就对远景集团撒手不管了。

        当然更深一层的含义是,建好疗养院和会议中心之后,高晋周作为中间人,所作所为不但可以被家族赏识,如果他会做人并且懂得照顾各方平衡,正好可以趁机在各省直机关建立起广泛的人脉,当然,远景集团也可以为他提供各种便利条件。

        高晋周看着夏想清澈如水的眼睛,猜到了他巧妙安排的心思,心想怪不得他人气旺盛,有许多人为他捧场,原因就在于夏想在充分利用各种资源优势时,并不是全为了自己,他知道为别人着想,懂得聪明的退让之道,宁肯让对方多得一些实惠,他得小部分——这也正是他的聪明之处,谁都愿意和大方的人合作,夏想明面上是吃了亏,但得了他的便宜的人都会对他另眼看待,他也在别人眼中落了一个懂事识大体的好印象,久而久之,就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和他合作。

        关系网就因此慢慢形成。

        高老虽然不是官场中人,但多少年的耳濡目染,也是心思剔透,立刻明白了夏想的心思,打了个哈哈说道:“小夏呀,我现在才明白,你要真跟我学设计,才是屈才。你在官场之中,才能大展手脚,才是天地宽广。”

        高晋周也是由衷地感叹:“小夏,我才了解,认识你越久,越能发现你的与众不同之处。行,省里以后如果有大型会议要开,有公费疗养的安排,我尽量说动他们来森林公园——只能说尽量,可不敢保证一定行。”

        “只要我们环境够好,各项设施一流,再多一些健身项目和娱乐场所,再有高省长从中说和,不愁不到时人满为患。”夏想对疗养院和会议中心建成后的前景,还是大有信心的。他相信经过他的设计,一经推出,就能吸引各方的目光。现在休闲疗养的种类远远比不上后世,他只需要设计几个现在没有的项目,就肯定引人注意。

        “还有,其实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的提议,当时还是马省长向我提出的建议,我想抽个时间向马省长汇报一下,他一直比较关心森林公园,非常喜欢这里面的环境。”夏想说完,微笑着看向高晋周。

        高晋周的心脏,不争气地猛烈地跳动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