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12章 有人就是来故意添乱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12章 有人就是来故意添乱

    作品:《官神

        夏想猛然站起,回头一看,王鹏飞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他一身休闲打扮,看上去象是随意散步时,不经意间路过此地的样子。www.00ksw.org

        夏想急忙向前,诚惶诚恐地说道:“王书记,您怎么也来了?惊喜,大惊喜。”

        王鹏飞慢条斯理地说道:“怎么?陈市长来得,我就来不得?我只是听说燕京的盐水鸭做得好吃,又听人你正好在这里举办订亲仪式,就过来看看,无非是想沾光蹭一顿饭吃而已。”

        果然都不是常人,都有充足的理由,夏想心里有数,王鹏飞之所以这么说,一是给自己台阶下,二是也为了不让别人胡乱猜疑,不过他给出的理由实在是不能让人信服,反而更惹人联想。

        可能身为领导都是如此,就故意在真真假假之间,让人琢磨不透之中,才显示出身为上位者的优势。

        夏想就想请曹伯伯下来迎接一下王鹏飞,王鹏飞摆摆手:“没那么多讲究,你没看我穿的是休闲装?我是休闲凑热闹来了,不是被人围着没有自由来了。”他见左右无人,就小声说道,“老秦是不能来了,他本来也想来,被我劝下了。现在是非常时期,还是避嫌为好,对不对?他让我向你带个好。”

        夏想表示感谢。

        二楼已经人满为患,没想到包下一层也不够用。一般级别的人,只能坐在大厅,陈风等人被迎入了包间,夏想也将王鹏飞送入了包间。

        王鹏飞的出现,惊得高海又是心惊肉跳,连陈风和曹永国也是一脸惊讶。王鹏飞朝众人挥挥手,很随意地说:“大家都坐,别站着,今天我们不论官职高低,只按年龄大小就座。既然来为小夏捧场,再来官场上的一套,不是给他添乱吗?照我说,大家既然来了,都别再想着自己是什么身份,是多大官,就想着自己是夏想的朋友,大家都是他的朋友,那就排排坐,分果果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

        陈风和曹永国对视一眼,二人的笑容意味深长。这个夏想,一个订亲仪式,说是谁都不惊动,连王书记也主动前来,这面子可真够大的。

        高海可是清楚王书记在人事方面的发言权,恨不得立刻凑上前来,和王书记面对面地交流。好在他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还是强行压下心中的冲动,心中却想,今天是赚了,赚大发了。

        方进江伸手拉过王鹏飞:“来,王书记坐我旁边……”

        王鹏飞其实从一进门起,就发现市委市政府的几个熟人,他对陈风能来也是微微吃惊,再见到方进江也是坐在里面,心里就暗暗感叹,不知不觉间,夏想小友已经有了一个不容忽视的圈子。只凭在座的各位,谁敢说在燕市的地盘上,能动得了他?

        王鹏飞从容坐下,冲陈风笑了笑,然后就张罗大家:“听说这里的盐水鸭不错,今天可要好好尝一尝?”

        陈风说道:“那王书记就有口福了,燕京的盐水鸭自称第二,燕市没有一家敢称第一。”

        “有好菜,也要有好酒才行。”王鹏飞呵呵一笑,“陈市长最爱喝哪种酒?”

        陈风第一次见到王鹏飞不是一副指点江山的气势,而是谈论吃喝,如同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卸下了伪装,说起了家常,就感觉有点古怪又有点不可思议。再一想自己不也是和周围的人有说有笑,暂时忘记了自己市长的身份?

        陈风忽然感觉浑身轻松了不少,面对王鹏飞时,也没有以前因为政见不和而产生的不快,才相信原来无官一身轻,也是一种不错的感觉。

        众人都说笑起来。

        夏想招呼好众人,和曹殊黧一起来到外面,市里的头头都到齐了,他相信肯定不会再有人来了,毕竟市里其他的常委,别说他不认识,就是曹伯伯和他们也是关系一般……坐在大厅中的人,大部分是市里处级以下的官员,还有一些工商界人士。

        曹永国也从雅间中出来,看了看时间快到了,就对夏想说道:“今天陈市长最大,就由他来主持仪式,你看怎么样?”

        夏想自然没有意见,陈风也最有代表性,就点头说道:“曹伯伯安排就是了,您去请陈市长一下,我和殊黧再招待一下客人。”

        曹永国点头又推门进去,他前脚刚走,夏想就听见人群一阵躁动,不少人纷纷站起,脸带笑容地冲刚刚上来的一个人点头示意:“徐秘书长!”

        “秘书长好!”

        “你好,你好,大家都好。”徐德泉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穿一件白色衬衣,打着领带,身下的裤子笔直,鞋子也是一尘不染,鼻梁上的眼镜也是金光闪闪,擦得锃亮,由此可见,他是一个注重生活细节的话,一开口,就是四川口音的普通话,“大家坐,不要站着,今天又不是市委工作会议,是小夏同志的订亲仪式,我正好路过,就上来看看,向他表示祝贺一下。大家不要客气,今天小夏才是主角,呵呵。”

        居然是徐德泉!

        徐德泉是四川人,头微秃,但精神很好,满面红光,一一和众人打着招呼,又双手虚按,示意众人坐下,好一副左右逢源、人缘极好的作派。

        夏想却心中大为震惊。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和徐德泉居然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见面了。

        夏想是第一次见到徐德泉,虽然他以前一直在市委办公,现在也偶而去市委大楼,但一直和徐德泉没有交集,虽然一直听到他的大名,但对他一直还心存好奇,不成想,徐德泉挑选了一下绝好的时机,在他订亲的时候意外现身……他到底是何目的?

        夏想不得不承认,徐德泉也是一个厉害人物,不但不请自来,还在正处于风口浪尖的时机,选择这样一个和他见面的机会,是示好还是挑衅?

        示好的话,难道他还有妥协的资格?挑衅的话,就是要向他和大家表明,他徐德泉现在安然无恙,一点也没有惊惶失措,更不怕被人查?

        夏想猜不透徐德泉的用意,但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和曹殊黧快步来到徐德泉面前,恭敬地说道:“徐秘书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夏想同志,不要客气嘛,我只是随便过来看看,路过而已,路过……”他笑着伸出手去,和夏想握手,又看了曹殊黧一眼,“果然是天生丽质,十分漂亮,夏想同志,你有福了,可要好好珍惜眼前人,更要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最后一句话徐德泉加重了口气,目光炯炯地看着夏想,眼中流露出了明显的暗示,尽管脸上还是笑容满面,但语气的最后,已经有了一些阴冷的味道。

        徐德泉今天过来,一不是真心为夏想祝福来了,二也不是无意中路过,他就是特意前来,就是要给夏想的大好日子添乱。

        因为他对夏想恨之入骨!

        厉潮生落马之后,他急急去找高成松,向高成松请示下一步怎么走,高成松指示他一定要查明,是谁在背后挑起了事端,是谁最先挑头要调查厉潮生,其他事情不用他操心。徐德泉得到指示后,就和厉潮生的一些关系进行了暗中接触,经过一系列的联系,种种迹象表示,最先对厉潮生产生怀疑,并且最有可能获取厉潮生私生子DNA的人,是夏想!

        夏想……徐德泉本来就对夏想的印象还算不错,因为夏想暗中帮过高建远,他还一直以为夏想和高建远关系不错。但夏想被抓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原来夏想和高建远之间的关系,不但一般,而且高建远显然没有把他当成朋友,一有事就把他抛到一边,甚至还有可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既然是高书记下令抓的夏想,高建远又坐视不理,显然高家并没有把夏想放在眼里,徐德泉对夏想也就没有了好印象,再加上他和陈风等人来往过密,虽然夏想从容从纪委出来,还掀翻了市纪委副书记,徐德泉对夏想的印象就恶劣起来,再有他也知道了是夏想在背后整治厉潮生,他就对他大为不满。

        因为厉潮生事发之后,徐德泉明显感觉受到了威胁。

        尽管他知道厉潮生肯定嘴硬,不会供出他,但他负责私矿的下游销售,厉潮生一翻船,不但影响到了他的收入,而且还很有可能影响到他的前途!

        一切的根源,都在于夏想多管闲事,徐德泉心中高兴才怪。

        虽然说他也相信,燕省是高书记一人的燕省,只要高书记在位,谁也翻不起大浪。但夏想被抓又被放,还有沈复明被抓,都在说明高书记的权力出现了松动,不是说高书记书记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至少暗示着有一股不容小瞧的力量在汇聚成形,在暗中和高书记对抗,而且让人担忧的是,在夏想事件上,显然高书记落了下风。

        夏想被抓,被放,然后就是厉潮生迅速被抓,燕省似乎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