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09章 各色人等,纷纷亮相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09章 各色人等,纷纷亮相

    作品:《官神

        宋一凡却乘机抱了夏想一下,还在他脸上轻轻一亲,如蜻蜓点水一样,然后又嬉笑着跑开:“祝哥哥姐姐幸福美满一生一世。www.00ksw.org”她跑到远处,伸出白玉一样的小手,在空中划了一颗心的形状,然后又张开嘴巴说些什么,只有口型,却没有声音。

        也不知曹殊黧是不是看了出来,夏想却清楚地知道宋一凡说的是——等我长大!

        一转眼,宋一凡就跑得没有了踪影,她来去匆匆,也没有和旁边的高海打个招呼。

        曹殊黧拉住夏想的手,用指甲在他手心划来划去。刚划了几下,夏想就明白她在写字,而且写的正是宋一凡刚才无声的话。

        他就一脸尴尬,无奈地想,也不知道自己是幸福还是痛苦,怎么遇到的女子,个个都是聪明绝顶之人,让他有苦说不出。

        就只好冲曹殊黧笑笑,悄声说道:“她是宋部长的女儿,从小没有哥哥,所以一直把我当成了哥哥。”

        曹殊黧眨眨眼睛,点头说道:“我相信,也看了出来,她确实把你当成大哥哥一样对待。”

        夏想长舒一口气,正要点头,却见曹殊黧又俯身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可是,一开始的时候,我也当你是大哥哥……”

        夏想差点一头汗水,这一句话的杀伤力太大了,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幸好还是沈立春够朋友,在他最尴尬的时候,及时赶到,帮他解了围。

        沈立春不是一个人前来,还领了他的夫人。

        夏想认识沈立春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他的老婆。

        是一个很知性的美人,第一眼看上去不是惊艳的感觉,但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很平和,再看第二眼的时候就会发现,她的脸上洋溢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知性美,就象一泓秋水,会让人不由自主陷了进去。

        沈立春和夏想握手,说了几句恭喜的话,又和曹殊黧握手,说笑两句,然后他介绍自己的老婆:“我的内当家,关明明。”

        夏想和关明明握手,笑道:“我和立春认识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嫂子。没见到嫂子之前,我觉得立春还是一个不错的朋友,现在才发现,原来他还真是一个自私的人。”

        关明明笑容端庄而贤淑,知道夏想故意一说,就饶有兴趣地说道:“夏县长比我相象中还要年轻不少,嗯,也帅气不少。帅气的男人很多,但有本事的不多。有本事的男人不少,但其中长得帅的又没几个。既有本事又长得帅的男人,也能找到一些,但同时又非常幽默的几乎没有。夏县长不但年轻帅气,而且还能力出众,又幽默风趣,我就想,有你这样男人的存,是天下所有男人的恶梦,当然,也是所有女人的不幸。”

        得,关明明说话可比沈立春犀利多了,不但巧舌如簧,把他夸得天花乱坠,还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夏想就看了沈立春一眼,笑着说道:“我说你自私,你还别生气。嫂子这么漂亮这么优雅的一个女士,被你总藏在身后,连我都不让见,你说你的心理是不是太阴暗了?今天一见嫂子,我才知道世上还有如此优雅的女人。”

        沈立春似乎有点怕老婆,嘿嘿笑着直看关明明,不说话。

        曹殊黧一脸羡慕地说道:“嫂子的举止优雅,处处都精致到了极处,让人羡慕。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你一半的气质就好了。”

        关明明笑得十分开心:“你们两个在一起可不仅仅是郎才女貌,还真是珠联璧合……嫂子就送你们一点小礼物,祝你们白头到老。”

        关明明转过身去,轻轻拍了两下手掌。

        几辆车早就准备好一样,鱼贯而入,一字排开,停在停车场的正中。从车上下来一群人,每个人都手捧一大束鲜花。众人早就排练好似的,一左一右,飞快地将手中鲜花摆在地上,片刻之后组成了一个大大的“心”型。

        “一共是1001朵玫瑰,代表曹小姐是千里挑一的好人材。夏老弟,好好珍惜到手的幸福。”沈立春一抱拳,做了个祝福的手势。

        夏想表示感谢,心想肯定是关明明出的主意,以沈立春的性格,他想不出来会送这么有创意的礼物。

        沈立春上楼刚走,孙现伟就赶到了。

        孙现伟寒喧几句,见旁边是高海陪同,心中一惊,夏想还真是面子不小,市政府秘书长在市政府里面,也是极有份量的人物,现在却甘愿当配角,陪夏想在门口迎宾,这个夏老弟,还真是了不起,让人看不透他的真正实力。

        孙现伟也认识高海,和高海说笑几句,也上楼而去。

        一辆安县牌照的汽车和一辆省电视台的汽车,几乎同时驶入了停车场,梅晓琳和秋爰几乎同一时间来到。

        梅晓琳的到来,夏想没有什么惊讶,早就说好的事情,也在意料之中,秋爰却好象总是不请自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自己的事情特别上心,总能打听出来自己的一举一动,也总是喜欢当不速之客。

        梅晓琳对秋爰不冷不热地点点头,来到夏想面前,又看了曹殊黧几眼,暧昧地一笑:“果然是个大美女,夏县长,你还真是个有福气的人,本事也真是不小……”

        夏想唯恐她说出什么不经大脑的话,忙说:“梅书记能来参加我的订亲仪式,让我非常感动,感谢梅书记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

        “行了,别打掩护了,我又不是坏人,你紧张什么?”梅晓琳对夏想的紧张感到心满意足,又对曹殊黧说道,“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比小夏好。当然,小夏也不差,不过他太优秀了一点,你可要看紧他……”

        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秋爰一眼。

        夏想头大,梅晓琳这不是故意暗示秋爰和自己有什么纠葛吗?她可真够坏的。

        秋爰倒是没什么反应,落落大方和夏想握手,又和曹殊黧握手。

        如果说一开始秋爰还存了借夏想上位的心思,但在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她也知道夏想绝不会看上她。夏想和曹殊黧订亲,她是从曲雅欣嘴中听到的消息,也曾犹豫要不要去一趟,向夏想示好,又怕夏想对她置之不理。

        后来她经过一番考虑,还是决定前来向夏想祝贺。伸手不打笑脸人,夏想再讨厌她,也不至于大喜的日子对她冷言冷语。

        当她看到曹殊黧的一刻起,她才明白,别说曹殊黧不是市长千金,哪怕她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就只凭她的美貌,夏想有这样的一个美人在怀,也不会看上她。和曹殊黧的美丽相比,秋爰知道,她的美丽不过是一朵已经过了花期的花朵,只能靠一些昂贵的化妆品勉强推迟凋谢的时间。

        如果说曹殊黧的漂亮是一朵天然生成的鲜花,她的美就是一朵看似精美但却没有生机的假花。

        秋爰心中生起一种浓浓的悲哀,人比人确实气死人,曹殊黧出身良好,又美丽过人,和夏想站在一起,如一对璧人,她站在二人面前,虽然有着著名女主持人的光环,也不免自惭形秽。

        梅晓琳摆摆手:“好了,不影响你了,我上楼去了。”

        秋爰见状,也忙和夏想打了个招呼:“夏县长,善待眼前人,祝福你。”然后匆匆去追梅晓琳,“梅书记,等我一下。”

        曹殊黧对二人的古怪表现大为不解,一脸置疑地看着夏想:“第一个美女女书记,第二个是美女主持人,我说你还真的运气不错,认识的女人,全是美女。”

        高海在一旁只是笑,不说话。年轻人之间,永远不缺少这样的话题,到了他现在的年纪,基本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了。

        蓝袜睁大了眼睛,也不知想些什么,目光在夏想身上转来转去。

        “我也是刚刚发现,好象突然之间,周围的美女就多了起来,真是怪事,是不是黧丫头?”夏想就只好含糊其词,又故作迷阵,“不过和我的黧丫头比起来,她们总少了一些什么味道。”

        “啊,你连她们比我少了什么味道都知道,是不是尝过了?”曹殊黧气呼呼说道。

        夏想好久不挠头了,今天不得不又挠了一下:“黧丫头,不要污人清白,我行得正站得稳,你别乱猜乱说好不好?”

        曹殊黧开心一笑:“骗你玩的,瞧你心虚的样子,来,快擦擦汗,别让别人看到了。”

        又上当了?夏想叹气,伸手去擦汗,一摸,额头上光光的,没有汗,又见曹殊黧一脸促狭笑容,才明白还是被她捉弄了。

        算了,不和她一般见识,只好摇头笑笑。

        随后又来了一些安县的大小领导,有常务副县长盛大、纪委书记倪正方、政法委书记平吉,还有组织部部长荣芝,再加上李丁山和梅晓琳,安县的常委差不多来了一半还多。

        一一送众人上楼,夏想又迎接了一拨他不认识的客人,多半是曹永国的关系,有熟人有朋友,也有燕市市政府的一些下属和同事,有的曹殊黧认识,有的高海认识,倒是替夏想解了不少围。

        11点的时候,方格和方进江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