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99章 男人的承诺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99章 男人的承诺

    作品:《官神

        夏想笑而不语,看了江天一眼。www.00ksw.org江天明白过来,对朱虎说道:“姐夫,你去外面帮夏县长买一盒烟……”

        朱虎不明白怎么一回事:“我这里有烟,也是好烟。”

        “夏县长就抽云烟,让你去,就快去。”江天冲朱虎摆摆手。

        朱虎眼睛一转,明白过来了:“中,我马上去,好咧。”

        朱虎一走,江天大感兴趣地问道:“怎么个情况?好好跟我说说,我听着好象是天大的好事。”

        江天果然政治嗅觉灵敏,夏想笑着将他的江山房产的成立的初衷和意图一说,补充说道:“我想让姐夫来公司入股,担任主管工程的副总,你怎么看?”

        江天目光连连闪动,夏想丝毫不隐瞒,将他江山房产的意图也和盘托出,可以说,完全向他交了底。其实就算夏想不说,江天也能猜到夏想所作所为的真正目的。但他亲口说出来,和自己猜是两回事。他亲口说出,证明完全对自己信任。

        好事,当然是天大的好事。现在的江天还未上任县长,心中已经忐忑不安,因为他知道,县里和市里完全不一样,他又没有在地方上从政的经验,可以说,能不能在任期内搞好景县,他心中没底。如果没有什么作为的话,以后的仕途就会黯淡了。

        如果将自己和江山房产绑在一起的话,不但可以确保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还能为自己上任景县县长注入一针强心剂。

        江天眼睛亮了起来:“不得不说,夏老弟,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这个点子想得好,也运作得非常好,难得的是,有这么多人为你捧场。不过和他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相比,我现在可是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实在是不值一提。”

        夏想也知道以江天现在的级别,放在江山房产,也不起眼,当然也不能让他白占股份,就说:“姐夫以他的200万资金和人员入股,算百分之十的股份。”

        江天也清楚200万在江山公司里,肯定占不到百分之十,所谓的人员,也不过是一帮民工,既无技术力量,也没有资质,应该说夏想给了一个高价。他就心生感激,和夏想碰了碰杯:“好兄弟,没说的,感谢的话说再多也没用,以后看我的行动,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说一声,我肯定当成自己的事情去办。”

        有了江天的承诺,夏想点头笑了:“以后就是一个战线的兄弟了,同进共退。”

        朱虎回来后,一切就已经谈定,不用夏想开口,江天就告诉了朱虎。朱虎高兴得抓耳挠腮,就差一点就手舞足蹈,连连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江山房产,名字大气,一听就是大型企业集团,说出去真长脸。我是副总的话,好歹也算是副处级干部了吧?终于扬眉吐气了。到底是夏县长有文化,名字起得多好,江山如画,美人如诗……夏县长,是不是还要给我配一个女秘书?”

        话一出口,朱虎就知道有点得意忘形了,急忙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千万不能配女秘书,配秘书的话也要男的,我可是正派人士。”

        夏想还是想笑,只好忍住:“坐下。我可有言在先,进了公司,我不管你是谁,一律要服从公司的安排,否则公司会有相应的处罚条例。还有,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不能乱讲话,如果出了事情,连累了江县长的前途,老朱,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别说当副总了,说不定还会坐牢,谁也保不住你。”

        朱虎打了一个激灵,立刻打了一个立正:“我朱虎该诙谐的时候诙谐,但大部分时间,还是严肃认真,是个值得信任的好同志。”

        江天点点头,知道夏想给朱虎打预防针的用意,也叮嘱说道:“以后收起你吹牛的一套,踏踏实实做事情,别给夏县长,别给我,别给我姐姐丢人!”

        朱虎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

        告别江天和朱虎,夏想想了一想,还是觉得在陈风面前没有底气,不敢向他提出江山房产的事情,就等上一等再说。不过照现在进度来看,江山房产已经绑上了王书记、方部长、江天,还有沈立春、李红江等人,算是初步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按照他的设想,用三到五年时间,构建成一个牢不可破的铁桶江山!

        朱虎虽然有点不太稳重,但有李红江和沈立春在背后出谋划策,再加上他一心向上的学习劲头,不愁没有出头的时候。

        临近国庆,曹伯伯经常加班,夏想到了曹家后,只有王于芬一人在家,他说了几句话,就想上楼休息,王于芬却叫住他。

        “小夏,阿姨是看着你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也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不过你要和殊黧订亲了,我有几句话,也不得不交待一下。”

        见王于芬说得非常郑重,夏想也就认真地说道:“嗯,您说,我听着就是。”

        “殊黧是我们的家的长女,从小就娇生惯养,有时候可能也有一点小脾气,你是男人,该让着她的时候就让着她一点,也别和她计较,女孩子,就得多哄哄。”王于芬示意夏想坐下,她也坐在沙发上,直着身子,一副谈心的姿态,“你们认识两年多了,我也看在眼里,也很欣慰。你们脾气也算合拍,没怎么生过气,我也看了出来,你一向也让着她。我这个当妈的,把女儿交给你,也算放心了。”

        夏想听了,只是点头,没有说话。

        王于芬无疑是个聪明的母亲,她不说夏想的坏,只提曹殊黧的不足之处,表面上是抬高夏想,实际上还是告诫夏想,让他多担待一些,让着曹殊黧。

        “说实话,小夏,一开始老曹并不愿意殊黧和你交往,他门当户对的思想比较严重,不象我,我倒是一开始就看好你,觉得殊黧虽然从小娇养惯了,但她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也没有什么傲气,和你挺合得来。其实女人找一个称心如意的男人不容易,当年我为了和老曹在一起,也和家里闹了很多年的不愉快,虽然现在都过去了,但现在想想,还是挺痛心的。所以我就想,只要我女儿喜欢,一定不阻拦她,她愿意嫁给谁就嫁给谁,只要她心甘情愿就行。”王于芬说到动情中,眼中泪光闪动,显然是勾起了伤心的往事。

        夏想也不好劝她什么,只是默然点头:“谢谢您的开明,我会好好对殊黧的,不会让她受到委屈和伤害。”

        王于芬点点头:“我也没想到你能有今天的成就,记得最早你来我们家的时候,我还对老曹说,夏想这个孩子,人长得还可以,就是太老实太腼腆了,不够大方。没想到你后来再来,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一下子变得又开朗又有眼色,几下就让老曹对你另眼相看,也让殊黧慢慢喜欢上了你。你能走到今天,让老曹也感叹,说是全靠你自己的努力,他实际上没帮你什么。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暗地里,他能当上常务副市长,还沾了你的光。”

        “可不能这么说,阿姨,是曹伯伯自己有能力,他努力了这么多年,也该他上位了。”夏想可不敢居功,曹伯伯马上就要成为岳父了,哪里有在岳父面前装模作样的?王于芬能这么说,他不能这么认为,“您这么说,不是让我无地自荣吗?”

        王于芬笑了:“你这孩子,一家人还说两家话?连老曹自己也承认,他间接沾了你的光。他也说,一个人再有本事,没有机遇也升不上去。他又不认识陈市长,要不是你起了重要的桥梁作用,陈市长怎么会想到他?燕市的常务副市长,就连我也知道那是一个多少人打破头都抢不到的位置。”她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好了,不提这些了,都是一家人,再说这些就生分了。我的意思是说,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而是两家人的希望,你们夏家,还有我们曹家,都对你寄予厚望。虽然这么说对你有压力,但我想你心里也清楚,你们家肯定要全靠你,我们曹家,殊黧是个女孩子,她对政治又没有兴趣,殊君性子太任意,不适合官场,也没有什么远大志向,老曹和我都认为,殊黧嫁给你,就等于将我们曹家的命运,交到了你的手上!”

        夏想心中沉甸甸的,正是因为他知道曹家一家人都对他心存期望,正是因为他清楚他如果不娶曹殊黧,会给黧丫头以及全家人造成多大的打击,所以他才忍心拒绝连若菡——他认识曹殊黧在先,早被曹家当成了女婿看待,如果他转身离去,对整个曹家造成的伤害将会无比巨大。

        王于芬今天的一席话,再一次提醒夏想,男儿一诺,重如千钧,尽管男人本性有见异思迁的劣根性,但做人要有底线,他和连若菡在一起已经伤害了曹殊黧,所以必须给她婚姻的保证,必须肩负起曹家的重托。

        “我心里有数,别的不敢说,肯定可以会一辈子对殊黧好,永远不会离开她!”夏想郑重其事地给出了一个男人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