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93章 邱绪峰的城府和怒火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93章 邱绪峰的城府和怒火

    作品:《官神

        夏想不是柳下惠,但也不是性冲动小男生,虽然做不到坐怀不乱,但面对严小时别的意味的暗示,也不免怦然心动,不过他还是强压下心中的冲动,微笑说道:“我有弟弟,也有女朋友,就缺一个妹妹,要不,你当我妹妹,好不?”

        严小时的目光暗了下去,不过片刻之后又恢复了神采:“当妹妹太老套了,我当你表妹,如何?”

        “表妹就表妹,反正我白捡一个妹妹,无所谓。www.00ksw.org”夏想嘿嘿一笑,见严小时娇羞无限,心想不管如何,等高家倒台之后,也要想办法给严小时安排一个出路,她对自己的关心也是发自真诚,自己至少要对得起她的心意。

        严小时临走的时候,开心地说道:“燕市之大,我也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最开心,才觉得,燕市还是一个值得留恋的城市。”

        她走后,夏想一个人在湖畔呆立半晌。严小时的心意他也心里清楚,只是现在的他,不能再招若任何女人了,连若菡为他远走他乡,曹殊黧为他黯然神伤,肖佳表面上对他最是无欲无求,但他了解她,嘴上不说,心里却也有期待。

        湖中吹来的秋风微有凉意,夏想清醒过来,忽然意识到,快到国庆节了。

        刚想到安县应该会有一系列的活动庆祝国庆,电话就响了,一看,是邱绪峰来电。

        “您好,邱县长,我是夏想,领导有什么指示精神?”夏想笑着说,心想不怕你不来电话,来电话,就证明你着急了。

        “夏县长,感觉好点没有?我已经在政府常务会议上,对你的工作提出了表彰,会议一致通过决定,因为你能力出众,决定给你加加担子,由你分管城建和旅游,原先分管的文教和卫生,交给德华县长接手。现在大家对你是望眼欲穿,就等夏县长回来,力挑重担。”邱绪峰是坐在办公室中,给夏想打电话的,声音听上去热切,脸上的表情却是无比僵硬,眼中怒火中烧。

        不打不行,国庆节将至,又到了每年都要向国庆献礼的时候,如果此时达才集团的投资到位,也算是一份国庆大礼,大家都可以好好过个节。但夏想不在,达才集团对县里的提议敷衍了事,连他打电话给沈立春,也是连打三次,沈立春才不情愿地接了电话,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沈立春直截了当地说道:“集团国庆前有一系列的活动,抽不出时间。等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我直接给夏县长打电话,好不好?”

        不好也得说好,邱绪峰是一点脾气也没有。幸好三石风景区的扩建工程还在进行中,他也清楚,不是山水公司不看夏想脸色行事,而是风景区的项目是李丁山主抓。李丁山主抓的项目,就和夏想主抓的没有两样。

        这就是差距,这就是区别!邱绪峰身为县长,感觉到他在安县的地位,甚至还不如一个副县长,怎能不让他心中憋气难受?有心将心一横,宁肯不要投资,也要在政府班子冷落夏想,不过忍了一忍,还是放弃了这种不切际的想法。

        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无论他怎么打压夏想,也难以置他于死地,有李丁山在,他就没办法拿夏想如何。而且惹恼了李丁山,李丁山可以联合盛大把他架空,以后政绩论不到他,政府的事务也要忍受李丁山的指手画脚,他难道还要哭着喊着回京城找后台?

        他都30多岁的人了,丢不起这个人!

        家族的后台再硬,自身也必须有足够的素质,才能在官场上站稳脚跟。京城的太子党多了,为什么没有几个人敢放到外地主政,大多数都在京城的衙门中当个小头头,基本上混到处级干部为止?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独挡一面的能力。不是所有的太子党都能到地方上锻练一番的,有后台只是能比别人先一步打好基础,如果自身的水平不行,在官场上再扶也不扶不起来。

        任何一个地方,就是一个县,也不可能让所有的人常委都迁就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是书记还是县长,如果他惹得所有常委不满,那么他的官也就做到头了。

        国内,时刻讲究的平衡之道,唯有平衡,才能长久。

        邱绪峰前思后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在县政府的常务会议上,提出了调整副县长分工的建议,尽管几个副县长还有反对的声音,但在盛大和强江海表示支持后,最后三名副县长只好无奈地接受了现实,夏想一个小年轻,排名迅速上升到第四名,位于邱绪峰、盛大和强江海之后。

        杨德华再一次被彻底边缘化了。

        杨德华没后台,能升到副县长也是靠的机缘巧合,再加上个人能力实在不突出,心中不服也没有办法。形势比人强,又想起盛大几次提出让他早点退下,他也知道,再不识趣的话,说不定真会被安排退休,就无奈地接受了事实:“我服从组织安排。”

        邱绪峰定下分工之后,又犹豫一番,才拿起电话打给夏想。他也知道,夏想的事情是他自己惹出来的,现在倒好,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夏想没事,安县的投资反而危险了。他还清楚,也许自己打电话给夏想是自讨没趣,说不定会被他讥讽几句,但他也没有办法,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面子有什么用?

        打电话给夏想,是在他一个人面前没面子。不打电话给他,没有政绩的话,是在家族面前是在全县人民面前没面子,孰轻孰重,邱绪峰还是分得很清。

        他决定还是要打这个电话,毕竟他也清楚,夏想说不定已经猜到,是他背后向吴家说了他的坏话。但表面上的文章还是要做做的,他也相信,以夏想的城府,应该不会撕破脸面,将矛盾公开化。

        那好,大家就一团和气地继续开展工作了。

        邱绪峰猜得没错,夏想也猜到了是邱绪峰的杰作。他也奇怪,他好象天生就和邱绪峰不对。刚去的时候,是因为李丁山的关系,邱绪峰看自己不对眼。后来又因为梅晓琳的关系,他对自己更是深恶痛绝。现在倒好,又因为连若菡的事情,直接闹出了一场风波。

        二人之间,只差一点就直接翻脸了,幸好都有城府,还维持着表面上一丝礼貌。同在安县为官,大家都知道不可能将矛盾闹到明面上,否则到时谁也不好收场。如果真闹了起来,就算夏想跑不了被调离安县的下场,邱绪峰也会落一个不能团结政府班子的评语,对前途大大的不利。

        邱绪峰会隐忍,夏想也是绵里藏针,二人之间的对决,就看谁更有耐心,谁先按捺不住!

        夏想接到邱绪峰的电话,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他知道邱绪峰必定会打电话给他,不打,就证明他还不够成熟,打了,才真正显示出他面厚心黑。背后黑了人,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打来电话,同时还宣称为他加了担子,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混官场的人。

        至于那些动不动就急赤白脸的官员来说,一辈子也做不到高位。

        夏想听到邱绪峰的假装好意的安慰,一点也不为所动,还是语气恭敬地说道:“我还年轻,恐怕还挑不起这么重的担子,感谢县委县政府的信任,感谢邱县长的重托。不过我现在还是心情不好,总感觉胸口发闷发堵,可能一时半会还无法回去上班。医生说了,让我最好静养一段时间。也正好快到国庆节了,我就向您请个假,国庆后再上班,您说呢?”

        邱绪峰握着电话的手在微微发抖,他伸出右手握住左手,才稍微好了一些——夏想有没有胸口发闷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现在他被夏想气得胸口发闷,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堵在心口。

        太气人了!

        谁都知道夏想被关了几天,养得又白又胖出来了,不但没有一点事儿,还神采奕奕,和休闲度假没有两样。现在倒好,求着他了,却又拿捏起来了,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用来搪塞自己的借口,也太敷衍了。

        换了另外任何一个人,邱绪峰当即就会说:“那你看着办,是工作重要还是休息重要,你自己决定。”什么人会拿前程开玩笑?除非傻瓜,可惜傻瓜也混不进官场,所以在前程面前,有病也得说没病。多少老态龙钟的人死赖在位置上不退,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紧紧抓住手中的权力不放?

        夏想倒好,随便找一个借口就不想上班,连给他调整到了关键位置也不当一回事儿,架子未免太大了一些?

        邱绪峰有火想发,却又不敢发出来。

        如果此事不是因他而起,他还可以理直气壮地以上级领导的口气,批评夏想几句,现在他心中有鬼,面对夏想也就没有了底气。而且现在他这个县长,要权没权,要钱没钱,实在是斗不过夏想和李丁山的联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