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84章 劲敌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84章 劲敌

    作品:《官神

        “当时协议是我签定的,就算我不当市长了,也会大力促成远景集团拿到地皮。www.00ksw.org我陈风可不是言而无信的人。”陈风很清楚夏想的担心,也多少知道一点高成松打压夏想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对夏想和连若菡之间的暧昧关系不是没有意见,只是觉得他还没有结婚,无伤大雅,再说现在官员也好,商人也好,哪一个没有一两个情人?真要要求夏想做得不贪财不好色,又能一心为民,他就真成了完人了。

        人无完人,陈风也就没有在连若菡的事情上多问,假装不清楚就算了。

        说来夏想现在倒和陈风走得越来越近,刚一出来,就先和陈风谈了半天,连曹永国也没有见上一面。陈风又说了一会儿话,才想起夏想肯定有话要和曹永国说,就说:“好了,先放你走,有话就尽管找永国说说。还有,方部长有衣服让你捎给方格。”

        夏想告别陈风,又和江天说了几句话,却没有去曹永国的办公室,而是直接找到了方进江。总是在回曹家,有什么话,还是在家里和曹伯伯说方便。

        方进江正在审核一批干部的提拨名单,听到夏想进来,起身相迎,倒让他的秘书吃惊不小。方部长是组织部长,可是市委所有部门中,最有实权的一个,向来见官大一级,来一个常务副市长,方部长未必就给面子站起来,何况是走到办公桌前面迎接夏想。

        夏想立刻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及时地双手握住方进江的手:“方部长,可不敢劳您大架。”

        “跟我就别客气了,坐。”方进江招呼夏想坐下,盯了他一小会儿,才感慨说道,“遇事不慌,又知道随遇而安,小夏,你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好苗子,我把方格送到你身边,你可要以后好好带带他,让他跟你好好学学。”

        夏想忙谦虚地说:“方部长过奖了,方格其实很聪明,也很有眼色,他到了安县之后,进步不小。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教他的,以他的悟性,过上两三年,就能独挡一面了。”

        “别光捡好听的说,说说他的缺点。”一提起方格,方部长脸上就洋溢着无法掩饰的父爱。每个人都有弱点,方部长最大的弱点就是太爱方格了,只要方格喜欢的,他就一定喜欢。因为方格和自己的关系密切,方部长对自己也是另眼看待。

        “要说缺点还真有,也就是年轻人都有的缺点。”夏想笑眯眯地说道,“总喜欢看美女,最近有点喜欢梅书记,被我批评了一顿,说是梅书记年纪比他大,不适合他,让他找个小几岁的。”

        “这小子没告诉我这件事,小夏你可得好好说说他,千万别找一个年纪大的女朋友。你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必须找年轻的,否则我不同意。”一说到方格婚姻大事,方部长完全就没有了组织部长的形象,就和一个普通父亲没有两样,急急地说道,“他听你的话,小夏,你千万别忘了好好劝劝他。”

        夏想见方进江一脸的急切,不由暗笑,为人父亲者,都是一样的爱之深恨之切的心理,他点头说道:“请您放心,方部长,我基本上已经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而且梅书记和他也不对路,您不用担心。”

        方进江呵呵地笑了,又说了几句闲话,唯有一句也没有提夏想被关押的事情,最后他拿出一包衣服让夏想捎给方格。

        其实当时方格随口一说,本来是给岳方和包月明施加压力,没想到方进江还当了真,一直放在心上。

        夏想又来到秦拓夫的办公室,向他辞行,秦拓夫出人意料地说道:“走,我陪你去一趟安县,给你壮壮威,正正名。”

        夏想一愣:“这个……就不用麻烦秦书记了吧?安县也挺远的,您就别再跑一趟了,安排别人去就行了。”

        “不行!”秦拓夫很倔,“这事是市纪委的人惹出来的,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市纪委的过错。安排别人去我还放心,就我陪你去,给你最大限度地消除不好的影响。”

        夏想深受感动。

        这一次虽然受了点小委屈,但宋朝度借机除掉了沈复明,又帮秦拓夫拿下了房自立,可谓声东击西,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自己这点小委屈不算什么,反而在宋朝度眼中能立下大功一件,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秦拓夫要主动送自己回安县,一是他和自己还算有点交情,二是估计也另有打算。

        果然,秦拓夫让司机开车跟在后面,也没有通知县里,而是坐在夏想的车上,在路上,向夏想交了底。

        “我送你去安县,就是想亲眼看一看厉潮生,和他照个面,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厉害人物。当然比他更厉害的人物我也见过,但都是为官多年的老油条,象厉潮生这么年轻,办事又这么老辣的人,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不由我不动了好奇心。”

        到了安县,夏想的车一进县委大院,就被人一下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一般人眼里,只要是被纪委的人带走的官员,没有一个能平安无事地回来。要么丢官,要么做牢,只有夏想不但出人意料的一点事情也没有,前来抓他的两个纪委工作人员却被省纪委的人带走,据说至少要判个十年八年。

        这还不算,连市纪委一个副书记都翻了船,安县的人就不得不猜测夏想到底是个什么厉害人物?一个副县级干部,他到底有什么强硬的后台,竟然直接掀翻了几个市纪委的人物,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许多人还是头一次听说,纪委人员居然被自己调查的人给弄得人仰马翻,连自己都赔了进去!

        所以当夏想的车一出现,片刻之间就传遍了整个县委大院,李丁山正在听人汇报工作,也无心再听,挥挥手让他下次再来,叫上方格,下楼去接夏想。

        邱绪峰正在和强江海商量事情,听到楼下传来嘈杂的声音,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夏县长回来了”,他手一哆嗦,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摔个粉碎。

        夏想没事的消息早就传到了安县,邱绪峰也在第一时间知道了内情,不但是夏想没事,而且是房自立等人出了大事,被省纪委直接拿下!

        连高书记都压不住的事情,让邱绪峰胆战心惊。他知道吴家和高成松关系密切,他向吴家告密,吴家出手的话,必定是要通过高书记。

        竟然连高书记都压不住夏想,夏想他凭什么?简直就是逆天的妖孽,堂堂的省委书记治不了一个副县长,谁会相信?

        没有人相信的事情,偏偏真实的地发生了。

        邱绪峰现在对夏想已经由恨变成了惧怕,他已经知道,对于夏想,他已经无能为力了,打压和牵制,都不再起任何作用。而且经过这件事情,夏想在安县的威望大涨,如果不给他一个好的安排,绝对会影响安县的经济发展。

        达才集团已经明确地表示,夏想在,项目就上马。夏想不在,免谈。而且在夏想不在的这一段时间,三石风景区的工程也明显放缓,杨德华去问,对方答复说,等夏县长回来再说,有技术问题要和夏县长商谈。

        水泥厂彻底失败,三石风景区的投资和度假村项目,全是夏想的功劳,离了他,仿佛都要停止运转一样。邱绪峰气急败坏但又没办法,李书记都不急,他急个什么劲,有什么资格急?

        再加上本来支持他的厉潮生自从上次常委会之后,一直对他若即若离,让他苦恼万分。

        邱绪峰陷入了僵局之中。

        夏想终于还是回来了,他也不知是失望还是惊慌,失手打了杯子,让强江海目瞪口呆!强江海心中大惊,邱县长现在对夏想怕成这个样子,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还怎么施展抱负?

        邱绪峰强行压上内心的烦躁和不安,说了一句:“水太烫了……江海,夏想回来了,我想政府班子最好再调整一下分工,把你分管的城建让夏想接手,也让他名正言顺地可以和投资商接触。”

        谁也不愿意从自己碗中分菜给别人,强江海大吃一惊,急忙说道:“邱县长,城建这一块儿我一直干得轻车熟路,不能让给夏想呀。再说,他又没有城建方面的经验。”

        邱绪峰摆摆手:“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了。夏想管城建比你在行多了,你忘了他以前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工作,天天接触的都是什么人?”

        邱绪峰知道城建这一块猫腻多,好处多,强江海可以从中捞钱。但现在也顾不上考虑他的感受了,夏想不出面,度假村项目要是泡汤的话,责任谁来负?这可是一个带动安县经济的大项目。

        “走,出去迎一迎,也算面子上好看。李书记都出去了,我们不去也说不过去。”邱绪峰也不简单,能屈能伸才是英雄,只伸不屈是条虫。在政治上,从来没有永远的敌人一说,既然他现在斗不过夏想,压不住他的锋芒,又必须要和他共事,那就只有合作一条路可走。

        在前途面前,个人的恩怨甚至女人都不能成为障碍,天大地大,前途最大。邱绪峰暗中告诫自己,一定要忍,忍一时风平浪静,他可以耐心地一直等下去,等什么时候找到一个好机会,再一举将夏想踩在脚下。

        至于梅晓琳和连若菡,就让她们随风远去。不就是女人嘛,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漂亮的女人,但最缺的却是官位。和官位相比,女人确实是无足轻重的点缀。

        最先出来迎接的夏想的,是盛大。

        盛大第一时间听到消息,也顾不上考虑太多,飞也似地从办公室跑了出来,一出门就正好看见夏想正和一个人有说有笑地走来。他大步向前,一把握住夏想的手:“夏县长,可把你盼来了。你受委屈了!”

        夏想知道盛大和他之间的合作,是以相互利用为前提的合作,但刚才一句话情深意切,带着强烈的感情扑面而来,也让他有些感动,就说:“盛县长耳朵好灵,我刚进门你就听到了?”

        “天天在等你回来,耳朵不灵也练得灵敏了。”盛大感慨地说道,才注意到夏想旁边的秦拓夫,忙问,“这位领导是?”

        盛大没见过秦拓夫,不过却有眼色,见他又是陪夏想前来,肯定是市委的领导,所以张口就叫出了领导。

        “这是市纪委的秦书记!”夏想知道没有必要隐瞒秦拓夫的真实身份,因为在县委里面,肯定有人认识秦拓夫。

        盛大立刻肃然起敬,恭敬地叫了一声:“秦书记。”

        秦拓夫和盛大握了握手,没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

        第二个跑出来的是梅晓琳。

        梅晓琳倒没有什么激动的表情,见到夏想,只是微微一笑:“出来就好,我就知道你没事。你这个人不坏,也不贪,别人找你的麻烦,算是找错人了。”

        然后才是李丁山赶到。

        李丁山见到夏想,激动不已,双手拉住夏想,上下打量几眼,才笑着说:“都说你胖了,我还相信。现在亲眼一见,确实是胖了一些。真有你的,小夏,换了别人,恐怕会吃不下饭去,你倒好,养得又白又胖。”

        最后是邱绪峰和强江海。

        夏想才又向大家郑重其事地介绍了秦拓夫。

        秦拓夫显然对和大家寒喧兴趣不大,直接提出到李丁山办公室坐坐。李丁山自然没有异议,就头前带路。邱绪峰故意落在后面,和夏想并肩上楼,亲切地说道:“小夏县长,秦书记亲自前来为你正名,可见市纪委对此事是非常重视的,我的意见是,趁秦书记在,召开一次常委会议,请你旁听,也请秦书记做重要指示,你和秦书记商量一下,看是不是可行?”

        这个马屁拍得有点水平,夏想就对邱绪峰亲自出来接他,并且若无其事的样子大感意外,虽然心中厌恶他的阴险,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确实脸皮够厚,能屈能伸,装得跟没事儿人一样,仿佛事情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是一个劲敌,夏想心中对邱绪峰的警惕又提高了不少。真正难以对付的,正是他这样不动声色的对手。

        对他提议召开常委会,夏想是完全赞成的,正好可以让秦书记和厉潮生来一次面对面的接触。他就先小声向秦拓夫汇报了一下,秦拓夫点了点头,夏想就向李丁山简单一说,李丁山也点头同意。

        邱绪峰就如奉圣旨一般,立刻去电话通知各个常委。

        秦拓夫亲眼目睹了安县大小领导,顾不上按照常规的排序,都纷纷出来迎接夏想,他心中也是大有感触。做官如做人,能做到人缘这么好,小夏不简单。怪不得在市委里面也有不少人维护他,原先他还以为小夏靠的是曹永国的光环,现在看来,曹永国在市委里面,也未必有夏想吃香。

        秦拓夫也是越看夏想就越欢喜,这小伙子,能让这么多人喜欢和欣赏,肯定有他的独到之处。别的不不清楚,反正他的牌品确实不错。

        越了解夏想,秦拓夫就对他印象越好。而且因为夏想被抓事件,他一直奈何不了的房自立顿时成为各方势力的炮灰,被打得没有了翻身的可能,说来还是沾了夏想的光。秦拓夫心里清楚,凭他自己的能量,肯定就动不了房自立一根毫毛。

        这么说,不管是谁乘机扳倒了房自立,反正好处是他得了,认识夏想给他带来的是天大的好运。

        在李丁山的办公室坐了片刻,方格顾不上人多失礼,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挤到了夏想身边,好好打量了夏想几眼,见他一切完好,才放心地说道:“夏县长,他们没有打你吧?哼,要是敢打你,我要他们好看。这帮纪委的人,没一个好东西。”

        夏想忙冲他使了个眼色。

        秦拓夫听在耳中,皱了皱眉,问道:“你这个小同志说话太唯心了,纪委的人那么多,怎么会没有一个好人?我们纪委可不比公安局,纪委查的都是大案要案,所以我们的人员都是高素质,从来不搞刑讯逼供那一套。”

        “高素质还诬赖好人?”方格才不管秦拓夫是谁,反正他现在对纪委的人没有一点好印象,“夏县长这么好的人偏偏被抓走,还好意思说?要是纪委真能做到公正的话,全国也没有那么贪官了。”

        这一点秦拓夫还是比较赞成的,点头说道:“要做到绝对的公正是不可能的,任何国家都不行,这和制度无关,是人性丑陋的表现。再完美的制度,也无法改变人性中贪婪的一面。法律是道德的最底线,古人为什么可以做到夜不避户路不拾遗,不是因为法律多完善,而是因为道德高尚。”他被方格一激,突然生发出了许多感慨,就饶有兴趣地问道,“小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格。”方格有点愣头青的小毛病,不过也不是毛头小伙子了,还是有礼貌地问道,“您是哪位大领导?”

        PS:以下不算收费字数:还是求月票,虽然有点罗嗦,还是想和大家说几句。因为我想本书取得更好的成绩,对本书抱有不小的期望,所以希望官神的月票名次,向前,再向前!有了期望,就有足够的动力,兄弟们也清楚,有了动力,才会转化为实际行动,才能始终如一地保持质量和数量,为大家码出更好更多的篇章出来。所以,兄弟们,月票一定要给力呀,不要等到月末才投,现在投,我们的名次就能冲到前面,就能让更多的人看到官神,官神就能走得更远更长……最后没有月票的兄弟,请投上推荐票,官神的每一步成长,都离不开兄弟姐妹们的点滴的支持。

        一个个新老朋友的名字,虽然我不一一列出,但都铭记在心,时刻感动——谢谢!